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为何召唤我 > 536.这些情报真的有用吗?
    一番波折后,白亦总算在缇斯嘉尔以及魂甲使等人的帮助下,换回了自己用的最久的那具圣银盔甲,自从他失踪之后,这副盔甲便被小母龙阿雅小心的保存着,每天都要擦拭一番,有时还会当抱枕一样搂着睡觉,以至于白亦换回身体后,甚至还能隐约的嗅到一股香味...

    接着他又回去了自家的客厅,虚空行者们正围在那里探讨着这次匪夷所思的时空穿越,难免就会提及那个关于祖母的经典悖论,无意中就让谈吐间充斥着:“你妈死了”“杀你老母”这种十分不雅的词汇,听着让人十分别扭。

    穿越时空究竟会对后世造成多大的影响?白亦也很想知道,于是也参与了讨论,并且要缇斯嘉尔去图书馆找来史书,又反复不停的与众人核对记忆,特别是关于魔法师,是他着重核对的对象。

    “你现在脑海里是否有召集全国画师,为你绘制卡片的记忆?”白亦询问道。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魔法师一边摆手,一边义正言辞的否认道。

    白亦又转向传教士,向他询问关于第一圣徒尤拉的事。

    “说出来还真的有些羞耻,我小时候一直以尤拉为偶像,后来更是毅然决然走上了苦修传教的不归路...”传教士颇为感慨的说道,“但你之前不也分析过了吗?你遇见的那个年轻神棍只不过是尤拉的仿制品...嗯?这个说法好像有些不太准确,那个时间点尤拉还没出生呢...应该说是尤拉的模仿者?也不对...怎么感觉这么别扭?”

    就在虚空行者们进行探讨的时候,小猫女仆阿蒂则坐在旁边,眯着眼睛,聚精会神的试图与上头的军神沟通,而盘踞在她头顶的大嘴花,竟然也有样学样的摆出一副拟人化的坐姿,看着十分乖巧,完全不像平日里的凶悍,像是不愿打扰她的思绪一般。

    很快的,缇斯嘉尔抱着一大堆史书回来了,主要是针对古罗瑟部分的,众人一同帮忙核对了一番之后,发现史书并未出现什么变化,与自己记忆中的历史相符。

    “难道说...我其实什么都没影响吗?”白亦有点好笑的问道。

    “我认为影响应该是有的,只不过被那位天使消弭掉了,她似乎用某种方式将历史又拉回了正轨?”学者在旁边开口说道。

    “一个连蕾迪茜雅练手神术都忌惮万分的货色,你觉得她能支配改变历史的伟力?”白亦有点不信,那头天使留给他的印象除了笨就是呆,不像是有如此伟力的大能。

    “这可不一定了,这是不同的领域,也许并不一定要看力量的多寡。”学者解释道。

    “好吧,就算是她做的,那弥雅呢?为什么不把同样不属于那个时间的弥雅送回来呢?而且比起天使究竟做了什么,还是怎么救回弥雅更重要吧?”白亦有点急切的说道。

    “这个...你为什么不问问更专业人士的意见呢?”学者说着,向着一旁的阿蒂投去目光,白亦也顺着扭头,结果发现之前还正襟危坐,满脸认真的小猫女仆,此时却像是在卖萌一般在地上咕噜咕噜的滚来滚去,连带着微型大嘴花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地上打滚...

    “这或许是她独特的沟通方式?”学者一把拉住了准备暴起发难的白亦,替阿蒂开脱道:“她应该不会想着在这种场合还卖萌的。”

    “好吧,那么再说回天使的话题,我让阴影调查的事呢?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有些结果了吧?”白亦又对着刺客妹子说道。

    此时的刺客妹子因为不太能融入虚空行者的讨论范围,正在旁边与珊塔和安娜两个小萝莉玩耍着,正拿着白亦先前蜕皮换下来的小猫布偶,逗弄着两个小萝莉,在感觉到白亦在看自己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给他露出一副灿烂的,傻乎乎的笑容。

    你傻笑个什么劲啊?我要的东西呢?

    刺客妹子扔过来一只储物袋,白亦连忙伸手往里一掏,结果居然抓出来一大把女性的贴身衣物?这阴影组织是怎么了?怎么会用这些东西来传递重要信息?

    就在白亦有些纳闷的时候,刺客妹子鬼魅的一般的把储物袋和他手里的布料抢了回去,满脸羞红的说道:“给错了,那是我装自己衣服的...这个才是...”说着,又重新递给白亦一只储物袋。

    你要自己的衣服有什么用啊?白亦强行按捺住吐槽的冲动,总算从第二只储物袋里掏出了一堆信件,这才是阴影组织从教会那边替他搜罗到的关于天使的情报。

    比起之前那些没营养的调查结果,后来的这些秘密情报要有营养一点点,可也只是一点点罢了,关于天使召唤的具体运作方式没有查到,关于天使的强项和弱点也没有,里面只是更加详尽的描绘了天使是如何如何圣洁,如何如何美丽...

    要说比较有用的内容,先是关于历代天使降临的记录,那里面记录着曾经下界的天使的名字和时间,以及他们征用了哪位信徒的身体,其中第一次有记录的天使下界是在罗瑟帝国覆灭后60年左右,也就是神恩教刚刚起势,圣徒尤拉的故事刚刚开始的那段时间。

    看来神恩教能在势力混乱,邪教林立的乱局中异军突起,果然是借助了天使的力量,而教典里面对此的记录则比较隐晦,只说神向世人撒播光明,并未提及天使的出现。

    更有一点奇怪的是,这位第一次降临人界的天使并未留下名字,连带着被夺舍的信徒也没留下名字,这有可能是年代久远,记录失传的问题吧?

    再后面降临的天使,则间隔了快200年时间,下界的也不是什么天使长,只是一位普通的天使,下界的目的似乎也只是帮忙传教,并未发生过什么战斗便匆匆返回了。

    再之后的天使降临事件,便是民间都能搜罗出来的一些故事了,甚至有很多信徒目睹过天使的降临,陆陆续续有十余位,都是普通天使,而他们下界的目的很统一的都是撒播福音,一般呆个3天便走了,不像白亦遇见的那位一样,带着很明确的目的下界,还在人间滞留了很久,而她的名字也并未出现在记录当中。

    自从神恩教确立其宗教统治地位后,便再没有天使下界了,距今约莫有一千多年没出现过了。

    比较有趣的是,那些曾经被天使夺舍过的信徒,并未就此死去或者变成植物人,天使离开之后他们又重新变回了正常人,健健康康的活到了应有的岁数,并因为天使的青睐而在教会中身兼要职,可以说是风风光光的过完了一身。

    看起来天使似乎很温柔?被天使夺舍是件光荣而幸运的事?可白亦却觉得这是因为他们下界后并未战斗的缘故,之前他与天使战斗过之后,露露的寿命便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如果教会这次召唤下来的天使与他大打出手的话,那些信徒恐怕很难善终。

    除了这份降临记录之外,另一份还算有价值的情报便是关于圣城坎宁中修建的法阵,情报中很详尽的描述了这些法阵的修建记录,包括位置,所用材料,工程进度,参与施工的人员等等,应有尽有,甚至连某位主教收受了建筑商多少贿赂的情报都记录了。

    从这些情报中可以看出,教会修筑的这个召唤阵绝非罗瑟时期那个升天法阵可以媲美的,它的范围之大,近乎覆盖了整个圣城坎宁,从阴影描绘下来的俯瞰图来看,即使还未全部完工,但也能看出其构造也与升天法阵有着很大区别,虽然其中能依稀看见一点升天法阵的影子和思路,但绝对不是那种需要活祭才能发挥作用的玩意。

    而工程进度虽然受到了贵族抵制与法师协会材料禁运等等因素的制约被脱缓了很多,但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漫长,这法阵的完成度已经非常高了。

    白亦想拿着法阵的俯瞰草图与其他虚空行者交流探讨一下,可他们却兴致缺缺的样子,还是关于时间的话题更为诱人。

    没办法,还是先看看军神那边有什么说法吧?白亦又扭头看向自己的小猫女仆,结果阿蒂不知道是不是在地上打滚太久有些累了,居然就这么躺在地板上呼呼睡着了?而且还在轻轻打着呼,看起来睡得很香?

    这下谁也拦不住白亦了,他快步上前一把拧起阿蒂,将她逼近墙边,双手壁咚一下摁在墙上。

    阿蒂随之惊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说道:“啊~主人,没...没有睡着...”说罢,又注意到白亦的姿势,小脸居然微微一红,小声嘀咕道:“主人是打算下手了吗?”说罢,居然微微踮起脚尖,朝着白亦嘟起了嘴唇。

    “你可长点心吧!你的好姐妹正身陷危难呢!”白亦一边咆哮着,一边伸手向拨电话号码一般戳着阿蒂的脸颊,搞得小猫女仆发出阵阵可怜的娇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