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流氓高手II > 同人外篇:梦神故事
    老无书友一群滴强悍书友创作,连载中~~

    第一章.天涯是黄瓜

    在星际世界里,有这么一个人,他风度翩翩,风liu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几乎任何美好的词都可以形容这个男人,他,就是梦神俱乐部的老板,天漄。但是,无论认识或不认识天漄的人,每当梦神比赛的时候,粉丝们喊得最多的口号,不是貌若天仙的领队悦儿,不是一脸正派但是内心却很阴险的队长海星,也不是婀娜身姿让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小萝莉宝宝,还不是猥琐至极的希望,更不是让女人嫉妒得发狂的人妖shinhwa,而是,梦神的老板天漄。然而粉丝们却不叫他帅哥或者是什么赞赏的话,因为,他们把梦神俱乐部的老板天漄叫——黄瓜。

    原因是……

    天涯是中大工商系的大一新生,大家都知道,刚上大学,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逃离了高三时那整天背东背西的日子,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精彩起来了。

    现在不是以前了,科技是发达的,信息的传播也不像古时候那样传个信息都要快马加鞭,弄得和一个美女ooxx的时候她刚好来了那个一样让人不上不下的,只要一个手机短信,就算av女皇武藤兰重出江湖的事分分钟也就知道了,更别说还有电脑这个可以让男人做某些或者看某些热血沸腾的事了。

    天涯知道,只要熬过了高三,以后的生活就可以变得多姿多彩了,不用再看老头子的脸色了,也逃离了他的魔掌了,以后的天下就是他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涯在宿舍门前放肆的狂笑着。

    突然,一块被某个牲口快啃光的西瓜皮从楼下以完美的垂直重力的姿势落了下来,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量,砸到了天涯的头上,同时,还传来了那个牲口的声音:“你娃是不是得了精神病还是昨天把芙蓉姐姐上了,笑得那么浪,再给老子笑我把你切了数年轮。”

    天涯顿时差点嗝屁,没想到中大的人都那么高,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怪不得这些年来,中大老是出了很多牲口级的牛逼人物,最多的还是在星际里。收拾好东西,进了安排好的宿舍。刚好,里面已经有一个新人来了,更让天涯目瞪口呆的是,这个最新进来的同学已经把电脑安装好了,而且,他居然在——*。猥琐,非常之猥琐。

    “好啊同学。”天涯同志首先打了招呼。

    “好啊!”这位貌似很叼的同学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天涯差点暴走。“刚才我正聊得很开心,突然下面就有一个煞笔在发浪,刚好我把西瓜吃完,就顺便丢了下去,估计是把那人给砸到了,不然现在也不会那么安静。”

    天涯顿时暴怒,战斗指数瞬间达到两三万,但是他的语气还是很平静:“也就算说,刚才的西瓜皮是你丢的了,刚才那些话也是你说的了?”

    这位同学转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因为他看到了快要暴走的天涯,还有,刚刚被西瓜皮砸到的衣服,上面还残留着西瓜那鲜艳的液体,更绝的是,这个人的两眼中间,还有一颗西瓜种子,看起来有点像二郎神。但是他知道二郎神是一个很牛x的人物,可以跟孙悟空一拼的都是很强大的,所以现在这个人也很强大,就是不知道黄不黄?据说有一句话叫很黄很暴力的说。

    天涯快疯了,很明显刚才的事就是这个人做的,可是人证物证都在了,他居然还不承认,他,他,他居然在我天涯面前无视我。叔叔可忍,嫂嫂不能忍,**gbd,今天要是不给他点教训是不行了,我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同学顿时清醒了,因为他觉察到了危险。再仔细一看,面前这个人双眼通红,显然已经是生气极了,再联想到他刚才问的话,才知道刚才的西瓜皮是丢到了他的身上,他就是刚才自己骂的那个人,额,看来还是自己的舍友。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他的努力平息了再说。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对天涯道:“哈哈,刚才对不起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正所谓不砸不相识,我想我们一定很有缘,所以我的西瓜皮也正好砸到了牛逼的头上。我想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既然我们那么有缘,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就在华天……”

    天涯想这是哪跟哪啊,这货也太能扯了吧,砸个西瓜皮都能被他说成有缘,哪估计砸个板砖都能被他扯到是外星人上面了。本来天涯都准备要真人pk了,可是一听到他说要请吃饭,还是传说中的五星级饭店华天,顿时火就消了,刚想答应的时候,就听到——

    “华天不远的小吃一条街的传说中的一盘菜能吃八碗米饭记录的小铺。对了,认识一下,我叫沉沦。”沉沦很是道歉的说。

    “我,我顶你个肺啊!人怎么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啊!”天涯两眼一黑,差点气晕了过去。

    沉沦嘿嘿一笑:“人不无耻枉少年!同学你可不要晕了,不然我就得给你做人工呼吸了。”

    听到这话,天涯直接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天涯最终还是没有生气,毕竟大家还要在一起过四年呢,低头不见抬头见,别闹得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而沉沦也最终请天涯吃了晚饭,不过却是在二食堂,传说中吃个小菜都能吃出小强来的二食堂。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吃到。

    等到晚上的时候,宿舍的人都来齐了,有趣的是,一个姓朱,一个姓杨。很快,大家都认识了,既然晚上没有什么节目,当然,就剩下聊天这一话题了。聊天也分很多种聊法,例如网络中就有很猥琐的*。在宿舍里,男生聊得最多的是什么,我想只要是个男的都会知道了。

    四个男的就很牛叉的说着自己碰上的艳遇啊什么的,沉沦这家伙就非常装逼的说:“你们说的那些算什么,就知道嘴上说说,一点实际动作都没有,象我,就曾经和一老外发生了强烈的性关系。”

    天涯就道:“是吗是吗,说来听听!我长那么大还是cn呢!”

    沉沦就说了:“有一次,我和我朋友去商场买东西,你们都知道的啦,商场那些地方人是很多的,一不小心就会发生点小摩擦,刚好,我就那么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外国妞,很年轻浪漫风骚的那种。那女的就火了,说了一句*you,我高兴了,也说了一句too,就这样咯!怎么样,很黄很暴力吧?”

    “靠,我x,你个煞笔!”天涯说。

    聊着聊着,就没什么话题了,女人也说了,艳遇也说了,嗯,大概是没什么话题了吧。大伙都不说话,就这么沉闷着,准备睡觉。

    正当大家准备洗洗睡了的时候,天涯说话了,“你们有人会打飞机吗?”天涯的意思是,你们都会玩星际吗,没想到大家都理解错了。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男的都不会打飞机的话,全世界都会鄙视这个男的了,所以呢,只要是个男的都会打飞机啦,我拜托你不要问那么白痴的问题。”沉沦鄙视的说。

    天涯以为他们都会玩星际,所以就继续问了:“那么沉沦你技术怎么样呢?多久打一次啊?”

    沉沦思索着,“嗯,这个问题呢,你问得很有深度,就我来说,都是左右互博啦,有的时候用左手,有的时候就用右手,要么来说就看***打飞机,大概么,就一星期来一次,感觉很不错的说。其实也没有技术不技术的问题,打飞机也就这样了。”

    天涯哈哈一笑:“我靠,我是在问你会不会玩星际,老子懒得去管你什么时候*呢,你丫扯到什么地方去了。额,原来沉沦你一星期*一次啊,理解理解。真的男人,不解释。”

    沉沦顿时火冒三丈:“你娃纯粹是在误导,我,我,我跟你拼了!”

    劈里啪啦,咚咙锵锵,天涯和沉沦顿时开打,只见沉沦用出了传说的一招抓奶龙抓手,把天涯弄得欲仙欲死的;天涯也不落下,使出了绝招猴子偷桃,沉沦立马感觉自己快到变成了新世纪的tj了。

    闹完之后,天涯和沉沦就呼呼大喘气的躺在床上。这时,那个叫猪的同学说话了,“你们觉得女人要是想那个了,而又没有男人在身旁,她们会怎么样呢?

    “用手。”姓杨的说。

    “用茄子,又滑又好用。”沉沦说。

    天涯想了一下,就说:“我靠,原来你也是一个猥琐的人。但是你的这个问题呢,问得很有深度,据我多年的观察试验总结,用黄瓜最好,为什么说用黄瓜呢,因为当你用完之后,感觉肚子饿了的话就可以把黄瓜洗洗吃了,再来就是你不想吃的时候还可以把挂切成片做面膜,怎么样,是不是很有道理?”

    高,很高,t有上海金茂大厦那么高,**gbd原来天涯也是一个高人。一伙人心里都这么想。

    天涯继续道:“顺便再从新认识一下,我叫天涯,爱好打飞机,id就是黄瓜!

    第二章黄瓜人妖泪水不得不说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医院里,很多人在看着那红色的手术室,默默的在等待着,等待着新生命的出生,父亲焦急的在走廊里逛来逛去,很是担心。突然,那红色的字体变黑了,也就是说,手术结束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我的孩子怎么样了?”那个快当父亲的人用着焦急的声音问着医生。

    医生看了看他,“恭喜你,两个人都平安,你当父亲了,是个带把的!”

    “哈哈,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我当父亲了!医生,谢谢你!”男人高兴的说着,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医生那有点难以言语的神情。

    孩子一天天长大,父亲就看着这么一个小生命慢慢成长,但是,孩子越大,他就越觉得不对劲。孩子是男的没错,但是,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女生的东西,怎么说呢,有一件事可以说明。那是在孩子十三岁的时候:

    “爸爸,我今年十三岁了,可以带胸罩了吧?隔壁的妞妞都带了呢。”

    “不行。”

    “那我可以用卫生棉了吧?”

    “不行。”

    “那我可以穿着裙子了吧”

    “不行。”

    “爸爸为什么你老是说不行?”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因为你是个男的。”

    ……

    ……

    ……

    我叫shinhwa,今年二十岁,现在在中大上学,文艺系的学生。我有着令无数女人羡慕的皮肤,我的皮肤很白,有一种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一捏就能捏出水来。从小我就长得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总是有很多认识不认识的男人跑过来和我搭讪,我不知道我长得怎么样,我想应该能令人喜欢吧。我非常喜欢跳舞,我的舞技很好,是文艺系的高材生。而且我有一手令人羡慕的绝技,那就是,我模仿的女声非常象,仿佛我本来就是个女的似的。

    “啪!”

    shinhwa的头上被拍了一下,shinhwa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是一个男的,是今天元旦晚会上和自己合演“霸王别姬”的另一个主角,他就是霸王项羽,我是虞姬。

    “你在想什么呢,快到我们表演了,你准备好了没有?”霸王说。

    “额,我知道了!”shinhwa说。

    ……

    ……

    ……

    今天有元旦晚会,从小到大都看厌了,无非是什么歌唱啊,跳舞啊什么的,都没有什么新意,我还是去网吧玩星际算了。天漄想了想之后就去了大前门网吧。

    不知不觉已经是九点了,天漄才从网吧走出来。

    长沙的夜色也是很美的,街上的灯光不断闪烁着迷离的光彩,灯光下的背影一个又一个的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这些人总将走去哪里,去往何处。生命,是不是终究是一个老天爷开的玩笑而已?校园里却不是这样,在大舞台那里,可谓是人山人海,人们不断在叫喊着,发泄着他们的情绪。

    天漄看着他们,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气就准备回宿舍了,正当天漄准备迈开脚步走的时候,他往舞台看了一下,就这么回头一目,天漄就愣住了,准备迈开的脚步也停住了,仿佛被人点了穴一般一动也不动。

    到底,天漄看到了什么?

    舞台上现在演的是“霸王别姬”,只见霸王和虞姬在对唱着,虞姬的声音就像魔音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尖叫。那优美的舞姿,飘逸的神采,仿如来自天籁的声音,把天漄定住了。还有,那娇滴滴的嘴唇,细腻的肌肤,黄金分割的身材,更绝的是她的眼睛,那眼睛,仿佛能把一切都说出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吸引住了天漄。

    天漄懵了,真的懵了,不单是懵了,天漄还有一种冲动,一种把这个女人搂在怀里的冲动。天漄动心了,从小到大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动心了,台上虞姬的一举一动,都能把天漄那心里最原始的yu望勾引出来。天漄突然明白了,这个女孩,就是他一直等待的女孩,他要得到她,然后爱护着她,保护着她,怜惜着她。

    就这样,天漄不要命似的冲了上去。

    正当节目结束的时候,表演的两个人做结束动作的时候,突然,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孩跑了上来,他一上来就抱住的虞姬的双腿,单腿跪了下去,说了他表白的话:“姑娘,请你嫁给我吧!我爱你,从一看到你的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了你,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是这样,我只知道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就非常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遇见你,并且在那一瞬间就爱上了你。我这不是鲁莽,这是我的心里话,我想你的到来就是上天对我眷恋,让我在这个万人共聚的地方向你表白,所以,请嫁给我吧,我是真的爱你。我的名字,叫天漄。而你,就是上天赐予我的精灵!”

    台下台上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而是……正当大家和台上的主角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又跑上来一个男生,也是有点小帅的那种,他也和第一个男生那样,对虞姬表白了。

    那个跑上来的男生拉着虞姬的手说:“小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泪水,今年二十一岁,身高八尺,腰围也八尺,额,不是,我说错了。没有女朋友,家里还算有点钱,父母希望我快点结婚,他们好早点抱孙子。我从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爱上了你,你的一切,都深深吸引了我,就像磁石遇上铁一样。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为了兄弟,我可以插别人两刀,但是为了你,我可以插兄弟两刀。所以,请嫁给我吧,看在我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答应我吧。”

    天漄本来以为他这么说这个女孩就一定会答应他的,没想到却跑出来个程咬金,**gbd,跟我抢女人,活腻了。“喂,小子,这个女孩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吧,别在这里瞎掺和了。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滚!”

    泪水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正所谓威武不能屈,为了老婆,一定要反抗到底。“这个女孩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别以为你长得帅就了不起,你再怎么帅也没我帅,再说了,知道什么叫公平竞争不,我说了,为了老婆我可以插兄弟两刀。所以,你别惹我,把我惹急了我会让你知道当年你老爸为什么不把你射到墙上。”

    天漄怒了:“看来你是要和我争了,我再说一次,请你离开,否则……”

    泪水也不干了:“怎么滴你就说吧,为了她,我不介意大开杀戒。”

    “看来我们只见注定要死一个了,那好吧,你接招吧,天马流星拳!”

    “没错,你去死吧,还我漂漂拳。”

    shinhwa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他看着这两男的,无语了!shinhwa不说话,并不代表别人不说话,他身旁的霸王就说:“额,我相信你们都是真心的,也佩服你们的勇气,但是,很抱歉的说一声,她,是个男的。是个男的,是个男的,是个男的……”

    shinhwa同时也用男声说了一句:“没错,我的确是个男的!”

    “啊啊啊啊啊啊!!!天亡我也!”天漄和泪水有默契的长叹一声。顿了顿,他们又同时说了一句:“我不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校的人都笑了起来。

    “兄弟,我想我们现在已经被全校的人都知道了,咱们以后可没脸活下去了,咱们办?”在中大的一个小角落里,两个猥琐男在说着。

    “我也不知道,你不要再问我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居然是个男的,你叫我以后怎么混啊?你个死泪水,老子恨死你了。”天漄委屈的说。

    泪水也火了:“**gbd,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先上去说的,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他是个男的啊。靠,你装什么委屈啊,至于吗?不就是被人笑话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算了,啥都不说了,全是眼泪啊!”

    第二天,中大的bbs上有个叫“我爱小兰兰”的人发了一篇帖子——天漄泪水shinhwa三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顿时,这篇帖子就被置顶了,瞬间访帖量达到了五位数。内容大概是这样的:据内部消息说,天漄泪水shinhwa三人是背背,经常玩3p,然后天漄和泪水就趁着元旦晚会的机会在全校面前向shinhwa表白,因为他们都喜欢shinhwa。

    “啊!啊!啊!”七舍楼房顿时传来了三声惨叫,而且还是男声,楼下路过的人都在猜想着是不是哪个牲口正在被芙蓉jj**米。

    天漄郁闷的大叫三声之后就准备想跳楼自杀,幸好沉沦同学拉住了他。把天漄按在床上之后,沉沦也躺在自己的床上说:“天漄,我理解你,虽然你是一个背背,但是我是不会鄙视你的,拉拉无罪,背背有理,你就放心吧,只要你不对我有什么企图,我是不会象别人那样看不起你的。”

    天漄郁闷死了,“沉沦,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你那么了解我,肯定知道我的性取向是很正常的。”

    沉沦也知道天漄是个很正常的人,但是为了取笑天漄,他还是说了一句:“天漄,真的男人,不解释!”

    正当天漄准备对沉沦做出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的时候,从他们的楼上也传来了一声惨叫:“啊!啊!啊!”听到这么一个惨叫,天漄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没错,这个惨叫三声的人就是泪水。

    之后天漄就去找泪水,正当天漄走到泪水房间门前的时候,就听到泪水在气急败坏的说:“这个帖子是谁发的,我要杀了他.”

    再之后,天漄和泪水就一起走到了天漄的宿舍,同时,天漄和泪水就在学校的bbs上声明自己都是清白之身,但是瞬间就被无数的帖子用无数的方法证明着他们都是背背。

    就这样,沉沦和泪水认识了。

    第三章希u望和人妖的故事

    shinhwa真的很郁闷,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是他的麻烦还是不断的来,不就是被两个无耻男给猥亵了一下,学校的人至于那么夸张吗,现在还不肯平息。每天都有那么一些人给他发sao扰短信,更让shinhwa郁闷的是,长沙那间有名的同志酒吧也打电话给他,问他是不是要去那里上班,工资可以加倍。

    靠,靠,靠。

    shinhwa还是很郁闷,但是无论他怎么样,今天还是有事要去做的。因为离家有点远,今年不想回家过年,所以shinhwa就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打算今年自己一个人去打工,早点独立,家里的人也同意了shinhwa的做法,还鼓励着他,所以shinhwa就找好了工作,因为快放假了,一放假就得去上班,今天是面试时间。

    来到酒店,主管就问了shinhwa有什么特长啊什么的,有没有做过此类工作什么的,shinhwa都说了,还说了自己的特长,就是女音的事。

    那个主管想了一下,就说:“那你想当传菜生呢还是在前面当服务员?如果是传菜生的话你就这样上班好了;如果你想当服务员的话就得麻烦你一下了,据你的情况来说你有一手女音,而且你长得比较白细,如果打扮一点,当个女生就可以去当服务员了,而且你上班的时候必须要用女声,服务员给客人点菜可是有提成的哟,你好好想一下。”

    shinhwa心想了一下,当端盘子的没什么兴趣,如果是当服务员的话那还可以,不就是打扮装女声嘛,没什么的,就当自己在台上表演算了。然后shinhwa就和主管说自己要当服务员。

    主管就带shinhwa去换衣服,然后主管又把自己化妆的口红啊什么的都给了shinhwa,说先让shinhwa去上2个小时的班先适应一下。然后shinhwa就开始化妆,化好之后,主管看了一下就惊呆了:他哪是什么男的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嘛,你看她那双眉目,炯炯有神,眼神中仿佛还带着一点幽怨,那柔软的娇躯,令人兽血沸腾。连自己都嫉妒了呢,皮肤比自己好,长得比自己漂亮。为什么他不是个女的呢?真是可惜了呢。不过没什么关系,相信他上班一定能为酒店带来更好的生意。

    shinhwa看着主管,心里有点发毛,因为他从主管的眼里看到了和那些男人一样的眼神,仿佛就要把自己吃了一样。然后,shinhwa看到主管突然伸出手来抚的自己的下巴,就像一个男的在调戏一个女的那样,只不过现在是女的在调戏他这个男的。

    “主管,没什么事了吧,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就先去适应一下了。”shinhwa还是忍不住了说,他怕主管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会现场把他脱了衣服玩*。

    主管也回神过来了,发觉自己失态,就对shinhwa说:“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吧!”说完之后就忍不住在想,丫手感真好,要是能和他玩*的话也不错。

    还好shinhwa不知道主管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立马跑路。听到主管说话之后,shinhwa就走了,他怕不走就来不及了。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所以上班的时候shinhwa也不觉得陌生,只不过在一起上班的人都不相信shinhwa是个男的,只要shinhwa不用男声说话的时候,众人都以为shinhwa本来就是个大美人。

    快到时间了,也没什么客人,本来shinhwa以为没什么事了,就准备等下班的时候就来人了,而且来的还是一对情侣。shinhwa一看到这对情侣就忍不住发笑了,男的瘦如柴,女的胖如象;男的一面猥琐,女的长得和芙蓉一样。还真是一对绝配呢。

    他们进了包间之后领班就让shinhwa去给客人点菜,说是让他早点熟悉这里的情况。shinhwa就拿着菜单去给他们点菜了,走到门前的时候,shinhwa听到那个男的叫那个女的一声:“美丽,今天你想吃什么菜呢?”美丽,那个女的居然叫美丽,shinhwa都快吐了,如果那女的能叫美丽的话这个世界的母猪都能去竞选世界小姐了。**gbd,长得和一条母猪一样也能叫美丽,真是可惜了呢。

    在点菜的时候,shinhwa发觉那个猥琐男就很猥亵的看着他,看得shinhwa心里直发毛。点完菜之后shinhwa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听见那个女的骂那个男的:“看什么看,人都走了你还看,是不是嫌老娘长得不如小姑娘漂亮,我就不见她哪里比我漂亮,她有的我也有,你又不是没见过。你还看?”

    shinhwa很想说了一句:我有小jj,你有吗?然后再大笑三声。

    或许是因为那男的看了自己的缘故,上菜的时候那个美丽总是在刁难自己,然后要这个要那个,让shinhwa不得不跑来跑去的。

    “小姐,这虾是活的吗?”胖女人问。

    shinhwa说:“是啊,是活的啊,刚才你不是看过了吗。有什么问题吗?”

    “没,我还以为不是呢。”

    shinhwa真想把这女的先x后x,但是一想到她那个水桶身材,估计吃了大力金刚碰碰丸都不顶事。

    “小姐,这鱼是刚才我看到的那条活鱼吗?”美丽又发难了。

    “是,是的,这鱼是活的。”shinhwa回答说,他t的都不想干了。

    “小姐,这苋菜是新鲜的吗?”美丽继续问。

    “是,是新鲜的。”shinhwa想哭的心都有了。

    “那你……”

    “我,我也是活的!”shinhwa真的想死的心也有了。

    正当shinhwa想要说你是不是我的对头过来玩我的吧的时候,那猥琐男就对美丽道:“你至于这样吗,刁难小姑娘干嘛?”

    shinhwa:“……”

    ……

    ……

    shinhwa郁闷得想杀人,走在校园的路上,shinhwa看谁都不顺眼,仿佛身边每一对路过的人情侣都是在酒店那对,每一个男的都是那个猥琐男,每一个女的都是那个胖水桶,看了都想吐。走着走着,突然,shinhwa踩到了一块香蕉皮,然后,就这么自然的,摔了下去。

    时间倒回2分钟前。

    该来的还是要来,命中注定会相遇的两个人就一定会走到一起。即使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是一个貌似猥琐的眼镜男,也并不会改变这致命的邂逅。

    希u望从西苑买回了一斤香蕉和一斤黄瓜,准备回去啃一顿。回去的路不近,希u望还是忍不住,一边走路一边啃着香蕉。刚啃完香蕉,希u望就很没道德的往路上一丢,然后,希u望看见一个靓丽的身影正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再走几步,就踩到了希u望刚丢的香蕉皮,希u望看到那女生快要倒了下去,希u望双手一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上去,在那个女孩快要倒下之前,右手从她的腋下顺着下去搂住了她的腰身,然后经过离心力的作用,希u望搂着那个女孩转了一圈。

    当希u望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感觉天都要塌的下来,时间在他们之间已经完全静止,希u望已经感觉不能呼吸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你看那双眼,那眼中仿佛有水纹在波动着。是我唐突了佳人吗?希u望心里想着。为什么她那么幽怨的看着我呢,是了,她是在怪我这样轻薄她吧?但是,我已经忍不住了呢。她真的好漂亮,就像一个精灵一样,她就是那天使,洁白无暇,从她的眼中可以看出她的难受,是什么,让她如此委屈?希u望就这么的,轻轻地,嘴对着嘴,闭上眼睛,吻了下去。对希u望来说,这一吻,等待的,仿佛已有千年。只是,在吻上她那一瞬间,希u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个女孩为什么有点眼熟。

    shinhwa想死的心都有了,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摸女孩的胸都能让她怀孕,今天真是倒霉到底了,酒店碰上了那一对“绝配”的刁难还不说,走路的时候都能踩到香蕉皮。shinhwa以为自己快要倒下去了,shinhwa都在倒下的一秒之间想到了自己悲惨的结果,但是想象出来的结局没有实现,一只忽然而来的大手搂住了他转了一圈。然后shinhwa就看到了救自己的这个人,原来是元旦晚会上把自己当成女的表白的那个牲口。正当shinhwa想要开口说谢谢的时候,就看到希u望那口大嘴亲了下来。

    “完了!”这是shinhwa心里的第一想法。

    “好甜好爽的感觉!”这是希u望的第一感觉。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正在很罗曼蒂克相吻的两个人,同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希u望吻了shinhwa了,希u望吻了shinhwa了!”然后两人听到了有照相机拍摄的声音。

    希u望顿时醒悟,他当然知道这个shinhwa是谁,原来他吻上的这个女的,就是元旦晚会上自己被众人取笑自己表白的那个女孩shinhwa,但是shinhwa不是女的,确确实实的是个男的,因为在shinhwa洗澡的时候希u望还曾经偷看来着。也就是说,他吻的不是女的,是男的。

    而后两人顿时分开,希u望看到身边周围顿时围了好多人,他们有的在用相机拍摄,有的在用手机拍摄,也就是说,刚才的这一幕,已经被他们拍到了,也就是说,一直被人误以为自己是背背的证据已经足够了。完了。

    希u望顿时羞愧难堪,恼羞成怒的希u望把气撒到了shinhwa的头上:“我呸呸呸!你个死人妖,为什么装女人亲我?”

    人妖shinhwa两眼一黑:“我顶你个肺啊!你怎么能那么无耻,是你强逼吻我的,你怎么,你怎么能含血喷人,你,你,你……”

    人妖shinhwa想跟面前这个男的拼了,占了自己的便宜了还这样说,我要杀了他。不过打打杀杀不是人妖shinhwa的作风,于是人妖shinhwa就说:“小子,有种单挑星际,老子用原子弹弄死你。”

    一听到打飞机,希u望的兴趣就上来了,“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我要用神族?”

    周围的人问:“为什么你要用人族啊?”

    希u望很牛叉的道:“我要用叉叉插死这个死人妖。”

    不过说完之后希u望就后悔了,因为他感觉自己这么说好像是要真人表演似的,不过说出的话就像射出的精,收也收不回了。希u望看到,有人居然用dv在拍摄了。约好时间后,希u望和人妖shinhwa就溜了。

    第四章人妖vs希望,孽缘的开始

    早晨的空气总是新鲜的,而且每天早晨总是一个男人最坚硬的时候,一柱擎天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总是要有些东西要发泄出来,快了,快了,感觉来了,然后希望立马起床,因为他发觉自己应该去嘘嘘了。然后希望就真的去嘘嘘了。

    回来之后,希望打开自己的电脑,上了中大的bbs,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希望双腿一直,倒了下去。希望倒下的声音惊起了正在睡觉了同学,这个人迷迷糊糊的走向希望倒下的地方,第一眼吸引这个人的不是倒下的希望,而是在希望的电脑上中大的bbs,“希望与人妖shinhwa不得不说的故事”,“希望人妖有一腿”,“希望人妖有n腿”,“希望是背背”……一眼看去数都数不清,全部都被置顶了。然后这个人就打开自己的电脑,看起了帖子。

    希望人妖有一腿的帖子:希望暗恋人妖shinhwa已久,终于,在某年某月,在众目睽睽之下,希望吻了人妖shinhwa,以下有录像为证……

    希望是背背的帖子:事实证明,希望的确是个背背,据目击者说,希望曾经在某某旅店带着两男的夜宿不归,以下是某旅店老板说明……希望还宣称要把人妖shinhwa活活叉死。

    正在这个人看得有滋有味的时候,希望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向了这个人。这个人也发现了希望,以为希望正要对他作出什么禽兽的事,就赶紧跑到了门外,“希望,我一直以来以为你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没想到你真的是一个背背,你不要过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说一句,就算你是背背,我真的不会嫌弃你的,真的男人,不解释。你是不是想把我ooxx了,我告诉你,没门,我不是背背,你,你不要在过来了,再过来我就叫了。”

    希望趁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一把拉住这个人,然后把这个人丢在了床上。听到这个人的话,希望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你叫啊,我看你怎么叫,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然后,希望就张牙舞爪的向这个人扑了上去……

    “希望,你要对人家负责,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这个人温柔的说。

    “你放心吧,我的小沦沦,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们再来一次吧!”希望也是一脸温柔。

    “好啊,我们再来一次。”这个人也同意了。

    “嗯!”“啊!”“哦!”“oh,yes!”“丫灭跌!”“一库!”

    啪!

    正当这个人想得欲仙欲死的时候,头上就被希望狠狠的拍了一下!然后这个人就听到希望说:“你在想什么东西呢?看你一脸猥琐样,肯定是在想什么很黄很暴力的事!”

    这个人顿时非常尴尬,他总不能说刚才在想和你希望ooxx的事吧!原来什么都没有发生,是自己在幻想而已,原来,自己也有点背背的潜质!我呸呸呸!

    然后希望就对这个人说起了昨天的事。

    “原来你是把shinhwa当成女的啦?”这个人说。

    “靠,要是我知道是他我打死都不亲他,害得我名誉扫地啊,我一世英名啊,就这样毁了!”希望悲愤着说。然后又说了今天约好打飞机的事。

    时间到了,希望和这个人就去事前约好的网吧,到了网吧一看,人妖shinhwa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

    二话不说,希望就进了shinhwa的主机,希望真的就像他昨天说的那样,选了神族,而人妖,选了人族。地图:luna!

    希望的出生点是右下角,人妖shinhwa就在右上角。

    希望想起了昨天的事,所以希望造了第七个农民之后就造了水晶,野兵营rush?再看人妖,人妖选择了正常开局,所以,很无奈的,shinhwa被希望****了第一把。

    第二把,人妖出生在左下角,希望在上一把人妖的位置,右上角。第二把,希望以为人妖被上一把吓到了,这把肯定是造n个枪兵和地堡在家里等自己自投罗网。所以希望就很嚣张的双基地开局。希望看到人妖这么久还没来探路,以为自己真的猜对了,然后希望又补了一个水晶,放下了第二个基地。

    希望的那个农民想出去溜溜,看看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但是刚走到一个路口,就看到,两个兵营直立立的在那里,还有快到一队的枪兵。8bbrush?我顶你个肺啊!然后,希望就看到人妖的枪兵在自己的家里打枪。

    这个人看不下去了,“你们俩能不要那么快啊,一个出叉叉rush,一个8bbrush,害我一点快感都没有。”

    人妖和希望都没有说话,直接开始了第三局。

    希望出生在左上角,人妖出生在右下角,两人都是正常开局。几分钟后,两人都没有什么进攻,都顺利开启了第二个基地。几分钟后,两人的大部队同时就像那钢铁洪流一样走了出来,要么被叉死,要么把敌人叉死。在地图中央,两只部队相遇了,就像老虎遇上狮子,谁比较猛谁就比较厉害。希望的部队是九个叉叉和八个龙骑外加一个闪电兵,人妖的部队是一队的枪兵和两个坦克外加半队的布雷车。

    一时间,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希望的闪电兵一开始就给人妖的部队放了一把闪电,但是人妖把部队控制得很好,只有四五个枪兵被电到了,然后人妖就看到希望的叉叉冲了上来,人妖的枪兵也顶了上去,坦克也架起了,要知道,叉叉是一个皮多肉厚的家伙,一百块大洋买来的东西也是不错的。所以一开始人妖的枪兵就被叉死了一小半。人妖的布雷车在枪兵和坦克的掩护下埋下了地雷,希望这时候可没有ob,没有ob的结果就是看不到地雷在哪里,所以呢,希望就尽量的去打布雷车,终于在死了三辆布雷车之后埋下了三颗地雷,炸死了三个龙骑和五个叉叉。双方的第一次交手以平手结束,希望还剩下五个叉叉和四个龙骑,闪电兵也没事;shinhwa还剩下两个枪兵三梁布雷车,坦克没损失。

    回到家后各自又继续发展。希望想这回算是碰上高手了,希望玩星际已经有5年了,用他师父的话来说,他现在的水平可以在超级联赛混了,只不过只能排在中等而已。能在超级联赛混是什么意思?能和希望打平手的人是什么水平?也就是说,人妖shinhwa的水平也能在超级混了。虽然希望不想承认,但是这也没办法。

    看到自己的钱数,希望就放下了第五个兵营;而同时,人妖开起了第三片分矿。希望是想暴兵弄死人妖,但是却不知道人妖现在的情形,所以希望就继续等,等自己的ob去look一下再说。

    不看不知道,这货居然开了三矿,**gbd,那么嚣张的人,怎么能忍。希望就立马派兵而去。刚好人妖的雷达一扫,看到希望的部队冲了出来。这一战,就决定了胜负。人妖也把兵派到了三矿那里。顺便在三矿那里造了两个地堡。

    可是左等右等,还是没看到希望的兵。发生了什么事?人妖用一个枪兵出去看情况,枪兵的脚步还没走到一半,就看到自己门前的分矿被袭击了。**gbd,诱敌之计?人妖又把部队开往分矿,分矿只有三个地堡就没有什么了,绝对抵挡不了希望的兵。想也不想,人妖就把全部部队拉往了分矿,顿时,分矿就展开了强烈的战斗。

    正当人妖以为可以前后包击的时候,希望的一个运输机飞到了三矿,丢下了一个闪电兵和两个叉叉。双线攻击?

    gg,人妖打出了gg两字。高,是在是高,他肯定是计算了自己用雷达扫了一下,然后让自己以为他的兵会打三矿,等自己把兵开到了三矿之后却去打分矿,然后等自己撤回部队是时候却用一个运输机偷袭三矿。败得不冤。不愧是一个高手。

    再来,不过地图已经不是luna了,是一幅类似失落的神庙的地图,只不过平衡性好了很多。

    人妖出生在六点,希望出生在十二点。

    双方和前一盘一样,都是正常开局。在开了分矿之后,人妖把兵开到了希望分矿不远的地方,静静等待。希望也发现了人妖的兵,但是希望却没有什么动作,家里的兵也不出来,ob走到了人妖那里,看到了埋在部队两旁的两颗地雷,希望只是嘿嘿一笑,不理人妖的兵在那里大喊大叫。然后,在人妖看不到的地方,一个运输机飞了出去。

    这个人看了双方都没有什么动作,忍不住打了一声哈气。但是,正当这个人以为双方没开打的时候,这个人突然双眼一亮。

    十二分钟,希望和人妖都不开打,双方也都开起了三矿。希望和人妖的人口都已经达到了150以上,希望是兵是两攻两防,人妖的兵却是三攻一防,人妖在希望门前的兵也退回了三矿那里。希望也是闷头发展,突然,希望放下了第四片分矿,分矿开起到一半,人妖的雷达一闪。部队立马冲了出来。

    人妖只是用一个运输机飞去了希望的四矿那里,然后部队却是开往了三矿。

    希望看到人妖的运输机,就马上停了四矿的开起,然后说了一声,你上当了。

    三矿顿时成了整个战场焦点,硝烟四起,无数的部队不断的赶来,一队又一队,双方的兵是死了一个又一个。突然,人妖的布雷车在火兵的掩护下,埋下了3颗地雷,希望当然知道这三颗地雷埋下的结果。在地雷埋下的一瞬间,希望的闪电兵在布雷车的地方闪了两下,布雷车只来得及埋下一颗地雷就全部都死了。一颗地雷成不了什么气候,人妖也看到情势对自己不好,就慢慢的把部队退了回来。乘胜追击,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希望的兵也追了出去。与此同时,在分矿那里,人妖的两队枪兵护士火兵组合冲了过来。

    就知道你会双线,希望也不紧张,分了一点兵就继续追了下去。希望的三矿马上就清净了,好像刚才的战场不是在这里一样,那些倒下去的尸体就像从来没有似的。部队不多久就回到了人妖的分矿那里。希望也不攻进去,就在门前叫嚣,只见一个叉叉在那里大喊大叫:“你丫出来单挑啊,刚才你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象缩头乌龟一样了,你出来啊,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人妖的兵也不示弱:“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就本事你进来啊。等我把武功练好了我们在单挑。”

    希望的叉叉就笑了:“练什么练,我看你娃是在练葵花宝典吧!”

    就在双方互骂的时候,希望看到人妖的两个运输机飞了出去。希望也不管,反正三矿那里还有两个炮塔,主基地就不用说了,成不了什么气候,不多久,希望就看到那两个运输机飞了回来。而也在这个时候,希望放下了第四个矿。

    希望正美滋滋的想,等四矿开起之后,自己想出航母出航母,想出光明执政官就出光明执政官,想什么有什么。基地一形成,希望就把分矿的农民派到了四矿那里。三矿还有一大堆资源没采,主矿已经完了,四矿又开起,哈哈,等下可以把人妖虐得欲仙欲死的了。希望又看到了那两架运输机飞了出来。是去打我四矿吗?没门,希望分了一点兵去了四矿。

    正当希望以为自己已经赢定了的时候,却没有听到正在ob的这个人说了一句:“希望,很傻很天真;人妖,很好很强大;等会打起来的时候,一定,很黄很暴力!”

    突然,希望听到电脑传来了一声,当然,不是什么**的声音,一种人族的鬼兵和一种人族终极武器的声音。希望顿时晕了,人妖什么时候放下的建筑,原子弹的位置又在哪里?正当希望看到原子弹的位置的时候,原来是在三矿那里,希望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那里看不到鬼兵的存在,因为ob都被拉出来了,还好一颗原子弹还弄不死基地,把农民拉出来就行了。没什么损失,三矿那里也没什么东西。正当希望准备把农民拉走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声。**gbd,怎么会,他怎么能弄两颗原子弹,在找了一下地方,是在四矿那里。但是现在四矿那里走不开了,因为人妖的两个运输机运来了八个枪兵。在原子弹落下之前肯定走不开了。怎么办?

    gg,希望打出了gg,在原子弹落下之前打出了gg之后立马退出游戏,他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了,怕以后看到人族会做噩梦。

    “哈哈哈哈,希望你个傻呆比,居然真的被原子弹炸了!”这个人取笑着希望。

    希望顿时不解:“他怎么会有两颗原子弹?”

    人妖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就对希望解释:“我造了那些兵后就放下了建筑,之后我一点兵也不造,就等造原子弹,所以呢,冲出去的那些兵就是我全部的兵力了,如果你冲进来的话我就输定了,本来我只是赌你不敢进来的,没想到我赌对了。所以,你活该被原子弹炸!哈哈,你真的被我的原子弹炸了。”

    就这样,希望和人妖相识了。

    第五章胡子男彭风登场

    在相识之后,中国人的思想就是大吃一顿增进感情,只不过在吃饭的时候多了几分笑意而已。

    吃到一半的时候,人妖就说:“我说希望,咱们的事怎么办?”

    希望纳闷了:“什么怎么办,我和你能有什么事!”

    人妖急了:“我是说你吻我的事,你是不是得像个男人一样对我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广大校园同志负责?”

    希望道:“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够个性,我喜欢!”

    ……

    ……

    ……

    一转眼寒假就来了,冬天的寒意总是让人很不习惯,哪怕是在这里或是那里住了很多年,有的东西不是你说想习惯就能习惯的。cn的人总是羡慕那里一夜七次狼的生活,但是却不知道在背后那些所不为人知的事。

    希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很不喜欢冬天,总觉得每一个冬天的到来,就像那正在ooxx的时候而被人强迫停下一样让人十分不爽,热情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爽不爽的。所以冬天希望最喜欢的事就是躺在床上玩小jj,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希望只不过是懒在床上看片而已,用希望的话来说,这是男人才看的片子,也是希望同学最爱看的片子,叫——新白娘子传奇!有的时候希望还喜欢看小叮当啊一休哥啊什么的,只不过只有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看而已。

    感觉自己看了很久,连希望都感觉自己有点烦了,所以希望就决定去找人妖。

    人妖这会还在上班,过了不多久,就下班了。希望家里比较有钱,所以今年希望也决定不回家过年。人妖一下班,妆还没卸就走出了酒店,想回宿舍在卸妆。刚一走出门口,就看到希望走了过来,刚想打声招呼,就听到希望很是甜蜜的叫了一声:“我的小shinhwa,你下班了啊,我等你好久了,来,给哥哥啵一个先!”刚好不好,人妖的同事正好也走出来,也正好听到希望说的话。

    看到同事很诧异的看着他们,人妖想死的心都有了,心想这下完了,一世英名就这样给希望毁了。希望也不解释,就将计就计的搂住的人妖的腰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剩下一脸惊讶的同事。

    走在路上,希望对人妖道:“shinhwa,我们去zuo爱做的事吧!”

    shinhwa郁闷的看着希望,“靠,别说得那么暧i,说得我和你好像有什么似的。”

    希望嘿嘿一笑:“呵呵,我们不是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吗?要不你去做变性手术跟了大爷我吧,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shinhwa气愤的道:“草啊,老子是个心里和生理都正常的男人,不像你一样是个背背。”

    之后,希望和人妖就去了旅店——旁边的一家小餐馆吃饭。

    “shinhwa,等会我们去玩几把吧!”吃饭的时候希望对人妖说。

    “行啊,去哪里?”

    “bos网吧!”

    bos网吧和生命网吧是长沙岳麓山下两个最有名的网吧,每个长沙星际玩家都知道,在这两个地方,不是一般人都能去的,这两个地方已经是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早先wcg的中国冠军王绯雨在曾经在bos网吧里训练过,现在那里还残留着王绯雨的头像,和当年被王绯雨带起来的一些高手,像黄万亿高明田雷等人,这些被人熟知的高手无一不是传奇。而生命网吧就更了不起了,不为什么,就因为一个人,人称猥琐宗师的方少云,曾经就是生命网吧里的常客,据内部消息说和当初生命网吧的老板娘有一腿,但是事实是怎么样就没有人知道了。但是现在那里还有方少云去上网时上机的位置,要想去那个机子上,还得付多一倍的价钱。而现在希望和人妖去的地方,就是王绯雨曾经训练过的地方。

    ……

    ……

    ……

    沉沦和黄瓜准备去打飞机,走着走着,突然黄瓜的电话响了,黄瓜一看这号码,忍不住就有点笑了。按下接听键,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点沧桑的声音,“天漄,是我,老无,你现在在干嘛?”

    “我没干嘛,准备去玩小姐!”

    “我顶你个肺啊!这么好玩的事你居然不叫上我,你现在在哪里,我打飞机过来找你。”

    “那好啊,我给你找个芙蓉姐姐怎么样?”

    “额,这个么,我个人是比较倾向春哥的!”

    “靠,你够****,李宇春你也要。好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别打搅你大爷我的好事。”

    “没,就是我和你老爸商量了一下,这几年的电子竞技发展得不错,特别是星际,我知道你是玩这个的,所以我们就决定两年之后成立一个俱乐部,名字就叫梦神,准备在电子竞技大干一番。到时候你的学业也应该差不多完成了吧,所以呢,梦神的经理就交给你了。你怎么想?”

    天漄想了想之后,就说:“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是还有两年不是吗?”

    “那先不说这个了。对了,我的记录还没有被打破吧?”

    “靠,你这个牲口还好意思说,现在每一个来中大的人都知道在西苑有一个无敌的传说,那就说在n年前有一个牲口用三块钱的小菜吃了8碗米饭的传奇,只不过没有人能想到那个人就是你而已。不过说真的,你的记录现在还保持着呢!”

    “哼,想我老无是谁啊,那可是无敌的代名词。”

    继续扯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之后黄瓜就挂了电话,和沉沦走进了网吧,开了sc,进了一个叫shinhwa的主机开始了游戏。2v2。

    黄瓜用的是神族,沉沦这货用的是人族,好笑的是,对方也是神人两族。在比赛的时候,黄瓜和沉沦大杀八方,把对方杀得是丢盔弃甲,更让天漄高兴的是,对方人族那个貌似很煞笔的人总是被自己用叉叉活活插死。只不过黄瓜不知道,在对方退出之后,希望和人妖那边却发生了争论。

    镜头转到另一边。主角是希望和人妖shinhwa。

    只见人妖在破口大骂,“希望你这家伙干什么去了,你没看见对方的神族过来叉我来了吗?你看人家,把我活活插死了,平常和你对练的时候你不是很牛吗,用神族把我叉得欲仙欲死的,现在人家比你厉害了,你就不行了?”

    希望也愤怒了:“你还好意思说,人家那个人族都到我家来打手枪了你还在家里造农民,人家射了一大堆子弹就把我弄死了你还在那里观望不来救我,我鄙视你。”

    说完之后希望和人妖就愣住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发觉整个网吧都静了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们,也就是说,刚才他们那么大声的说话已经被这些人听到了,还有的是,刚才他们两人的语句里有些暧i的感觉。或者更直白的说,整个网吧里的人都把他们两个人当背背了。然后整个网吧的人突然看见这两个人跑了出去,远处还传来了一句话,“我们不是背背。”

    不说希望和人妖讨论得怎么样,就说黄瓜这边。

    打了一会2v2之后黄瓜感觉没劲,就去了1v1玩。22玩的是配合,11玩的就是技术了。黄瓜自认为自己的技术是很不错的,至少,用老无的话来说现在的水平可以去ga了。突然黄瓜感觉有点东西要从下面喷涌而出,快感来了,然后,天漄就去了wc。

    出了wc后,黄瓜看见一个很有个性的男人走了进来,嘴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看到这么个****的男人天漄感觉有点意思,就跟着这个男人的脚步走了过去。惊讶的是,这个大胡子嘴上带着****笑容是男人也是玩sc的,看了猥琐大叔的id,killl,天漄就回到了座位,准备找这个大叔pk一下。

    killl这个人,其实天漄要是知道猥琐宗师的历史的话就知道了,这个killl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方少云在中大的时候,和他经常在生命网吧里玩2v2的,后来也参加训练现在江湖人称神仙眷侣之一的柳逐浪的师傅之一的彭风彭大淫人!但是可惜的是,天漄只知道方少云和他的两个pl。所以……

    彭风的生活其实也比较滋润的,至少他可以在媒体面前说点和方少云以前的风liu史,顺便赚点外快,更别说他现在还是柳逐浪的师傅之一了,徒儿比较孝顺,所以彭风的生活是很不错的。彭风一直以为自己很出名,至少他和方少云做过兄弟,也是柳逐浪的师傅之一,江湖上也应该是风清扬一类的人了,也属于那种“高人”了。但事实上,彭风也有点名气,只不过是在星际世界里的人知道而已。但是天漄却不是,至少现在还不是。所以在游戏的时候,黄瓜把这个id叫killl的大叔杀得那叫一个痛快。

    彭风是一个菜鸟,至少在1v1面前是的,哪怕是现在已经玩星际都几十年了,但是彭风的技术却是没有一点转变。所以在玩sc的时候他认为他的id已经是全世界皆知了,每个人和他玩的时候都应该让他一点,或许他心情好的时候会介绍他的兄弟方少云和对方对练几把,但是面前这个新兵蛋子明显不知道他彭风是何人,彭风就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彭风就向黄瓜走了过去。

    看到面前这个有点小帅的男孩但是id却很****的叫黄瓜的人,就忍不住问:“同学,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黄瓜正玩得高兴,突然那个killl的大叔却走到的自己的面前,还很搞笑的问自己认不认识他,真是白痴,他以为他是谁啊。所以黄瓜就很个性的道:“呃,这个,大叔,你很有名吗?没有名的话就不要到处问别人认不认识你,再说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又不是到了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地步,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你以为你是方少云啊?还是你以为你是柳逐浪?”

    彭风都快被气疯了,彭风都准备想把面前这个家伙丢给lulu让他知道什么叫不能得罪他的后果,但是彭风毕竟是忍住了,至少现在年纪大了,打打杀杀的日子已经不是年少时候了。所以彭风异常的平静了下来,用着一种很平静的声音对着黄瓜道:“黄瓜同学,其实我不是谁,我只是一个叫方少云的兄弟,一个叫柳逐浪的师傅,一个叫lulu的队友,顺便在说明一下,我的名字,叫彭风。”

    说完之后,彭风就突然听见“啊”的一声,那个叫黄瓜的的人和他旁边的一个小伙晕了过去。

    彭风是何许人也,黄瓜或许不认识他,但是他也听过方少云的故事,知道柳逐浪有很多师傅,其中一个叫彭风的。也就是说,面前这个胡子邋遢,笑容****的大叔就是方少云的兄弟柳逐浪的师傅,彭风。

    “英雄啊!”黄瓜和醒过来的沉沦抱着彭风的腿大叫着。

    彭风看着这两个失态人,忍不住笑了:“怎么样,知道我是谁了吧,大牌吧!”

    黄瓜站起来高兴的道:“大,绝对的大牌!彭大牌,介绍方少云给我们认识吧,我们要拜他为师!”

    ;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