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宝谛独辉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交朋友
    苏雨为人灵巧,自有一段风流。知道鹿角哥哥失踪,苏雨为她着急。夜独泓事情比较多,关于黑蛋的资料,都交给苏雨,苏雨认真收下相关材料,算是跟夜独泓做完了任务交接,苏雨会为鹿角寻找哥哥的,她告诉鹿角,不要悲伤,天无绝人之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这些话,鹿角记在心里,可还是迷茫,因为夜独泓也是这样告诉她的,可仍旧没有找到哥哥。

    鹿茸来到鹿角面前,他用发誓的口吻对那鹿角说,你在,我就在,你难过,我也难过。鹿茸的这些话,鹿角是懂的,但鹿角怎么听怎么不舒服,这鹿茸,对鹿角说起话来,像是朗诵一样,好肉麻,好不舒服。

    鹿茸却是真心的,鹿角不开心了,鹿茸的这个心啊,也就不开心。关于黑蛋,鹿茸做过很多努力,他告诉夜独泓,黑蛋在窑上工作,他告诉夜独泓,黑蛋这个黑蛋那个,他其实给夜独泓提供了不少关于黑蛋的信息,尽管他没有见到过黑蛋。此时此刻,夜独泓又将这些消息、线索等材料,交给了聪慧的苏雨。

    夜独泓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处理,他需要离开苏雨,做自己的事情。苏雨常跟夜独泓在浮区相聚,此时鹿角需要别人帮助,苏雨就在此地帮助鹿角,夜独泓做他的事情就好,苏雨这边能自行料理。

    鹿茸是铁定跟着鹿角的,鹿角也不排斥鹿茸,鹿茸要跟着,就让他跟着,鹿角不排斥鹿茸。鹿茸能看到鹿角,就高兴,只要能在鹿角身边,鹿茸就开心。

    夜独泓独自前行到一个土坡前,这个土坡的后面,就是黑蛋工作的那个窑,他看了一眼窑,希望苏雨能真正帮到鹿角,帮助鹿角找到她的哥哥,那个鹿茸,夜独泓也希望他能改掉过去的许多毛病,不再做跟着杨冬时做的那些恶事,夜独泓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闹市里面,人多口杂,许多人说话,街道上声音哄哄的,这是一个陌生的闹市,夜独泓去过数不清的闹市,一个闹市跟一个闹市,都是不同的闹市,但彼此又那么相似,似乎每个闹市都有煮花生,每个闹市都有啤酒,夜独泓一个人坐在一条长凳上,他面前的方桌上,放着并不算丰盛的菜,其中就有煮花生,其余的四条长凳上,空无一人。

    夜独泓一个人吃花生,一个人夹菜吃菜,一个人喝酒,他习惯这样了,即便有许多朋友,他也不经常跟朋友说话,只一个人做事,习惯了,太多的人,太过吵闹,一个人虽有些孤寂,内心倒清净,这样过一生,倒也安静。

    夜独泓坐在凳子上,他是交过朋友的人,跟许多人交过朋友,但总有许多时候,他是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吃菜,朋友,只是身外的人,只是一些短暂停留在自己视野中的人,交朋友,是一个似乎徒劳的事情,因为在交朋友的时候,以为朋友可以跟自己一直在一起,其实,朋友,只是过客。

    啤酒喝了三瓶,淡蓝色的鸡尾酒喝了一瓶,夜独泓站起身,拿起手机,走出饭馆,这一家小饭馆,挺干净,不像有些地方,吃饭的饭店,如同茅厕一样不干净,到处是脏东西,处处是苍蝇。

    夜独泓喜爱干净,不干净的事物,他不喜欢,但他总能看到肮脏的事物,常在江湖走,视野是开阔的,看的东西就多,好的坏的,全看在眼里,优的劣的,全听到耳中。

    酒是好东西,酒使人不孤独,人孤独的时候,可以与酒相伴。

    门口走进来三个人,一人手里握着一杆枪,一人手里拎着一个麻袋,一人手里抓着一个人,他手里的人,是一个侏儒,长得不大,是个女人,拎过来,坐下来,将那人塞入麻袋,绑上口,就吆喝人来点菜。

    夜独泓看他们打扮,都是江湖中人,是四海为家的人,夜独泓又见他们胳膊上有纹身,纹的都是同样的标致,便判断他们是同一个流派的。听他们说话,夜独泓得知他们是搞魔术的,刚才那个侏儒女人,是用来表演魔术的,那其实是她们的朋友,那个朋友,已经吃过饭,平时没事,就在麻袋里睡觉。他们共同行走江湖,以表演魔术为生。

    那几个人,是表演魔术的老手,他们称不上是表演魔术的大师,但绝对是表演魔术的行家,他们就是行家,他们靠这行吃饭,他们没有别的本事,只会耍魔术。

    门口又进来一个人,他手中拿着一块冰,一路拿着冰,手居然不嫌冷,那冰也不化。来到这三个魔术师身前,他坐下,表示来晚了。

    看得出,他们这是要去表演魔术,他们说话当中,夜独泓获取了信息,他们这是要去千芳宫表演魔术呢,千芳宫中召开庆祝大会,庆祝杨冬从善,杨冬从善是件大事,除此之外,还庆祝杨冬的生日。这些魔术师,跟千芳宫的人及杨冬都不认识,他们就是花钱办事,别人花了钱请他们,他们收了钱去表演魔术。

    这饭店是个了解社会的好地方,坐在一个地方不用动,就会有形形色色的人进来,他们言谈,他们饮酒,从他们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大概可以判断他们的人生状态,夜独泓就是这样,了解了许多人。

    从这几个魔术师身上,夜独泓看到了许多信息,也听到了许多信息,突然听到他们抱怨的话。原来,他们表演魔术,有一个队伍,队伍一共是五个人,而今天只剩下四个人,那一个人,失踪了。这个失踪的魔术师,据那四个人议论,是被一种动物带走了,带走做什么了,鬼才知道。

    夜独泓兴趣来了,他站起身,走到这几个魔术师身前,这几个魔术师,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浑身黑色,比炭还黑。

    夜独泓听他们说的起劲,就过来,表示自己对他们的话题很感兴趣,也想来谈一谈。那几个魔术师,都是大方人,有人来谈话,也算是交朋友。他们常常结交朋友,跟一些陌生人,说些话,聊些天,聊着聊着,就都成为朋友,这就是交朋友,交朋友交朋友,就是需要交流,如果没有交流,还怎么交朋友。

    夜独泓跟他们交流,夜独泓就发现,他们对那动物的了解,比自己要多,夜独泓就认真听,听这几个魔术师来讲那怪兽的事儿。

    如果那怪兽,是老虎、狮子什么的,弄走了人,是可以理解的,而人们口中描述的这种动物,可以在火里面生活,没有翅膀,却能够飞在天上,还能瞬间将人带走,这看似违反科学常理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他们的生活中,他们直呼惊奇,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夜独泓提出了要去千芳宫的打算,这几年,千芳宫逐渐开放了门户,最初的时候,千芳宫中只许女儿进,不是女儿身,不能进千芳宫的门,这是千芳宫自古以来的规定,这千芳宫简直就是一个女儿国,然而近些年,千芳宫开放了,开放了大门,许多男人也可以进去,哪怕你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糟老头子,也是有机会进入千芳宫的,一睹宫中女子芳容。

    当然了,进入千芳宫,还是有条件的,是有比较高的门槛的,比如这次,是为杨冬举办生日,杨冬是个大名鼎鼎的角色,他虽是通缉犯,但他的名声是超过很多影视明星的,而且杨冬从善了,不再在江湖中作恶,这次的庆祝大会,引来了许多人。

    夜独泓请求加入这个魔术队伍,夜独泓的目的是混入千芳宫,了解情况,了解什么情况呢?刚才夜独泓听这几个魔术师谈话,得知,那怪兽似乎跟千芳宫有关系。这个怪兽,被夜独泓称为一号怪兽,夜独泓这次,要跟着这几个魔术师去千芳宫,一探究竟,打探打探,探索一下,看看那怪兽,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这四个魔术师,开始并没有表示同意夜独泓加入进来,他们听夜独泓说会表演魔术,就对夜独泓有了兴趣。他们的魔术队伍,就是他们的团队,已经说过,原本是有五个人的,失踪了一个人,现在是四个人。正好夜独泓说他会表演魔术,并且愿意加入进来,这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他们想想,终于同意夜独泓临时加入他们的队伍。

    夜独泓能够跟这几个魔术师相识,他还是蛮高兴的。一方面,他可以跟着这几个魔术师进入千芳宫,千芳宫没有邀请夜独泓,但他可以以表演魔术的方式,计入千芳宫,从而进一步了解关于那怪兽的信息。还有一方面呢,他还可以跟着这几个魔术师学习魔术呢,看得出来,这几个魔术师都是慷慨的人,愿意教夜独泓一些魔术,他们从来不说什么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这是愚蠢的说法,这是门户之见,这是狭隘的思想,是可耻的思想,他们可从来不说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因此,夜独泓肯定能从他们这里学会一些魔术,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夜独泓这次有望更多的了解那扑朔迷离的怪兽。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