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宅行天下 > 第十三章 留名于史!(大结局)
    建安二十五年,一代霸主曹艹曹孟德率军击孙权,于半途头疾犯,大军还朝。

    曹艹膝下有子,曹昂、曹丕、曹彰、曹熊、曹冲等等,众子之中,他最为喜爱曹昂。

    虽当面不曾夸得曹昂半句,但是曹艹时常对身旁众人自豪笑道:“此子似孤最甚!”

    只可惜天不佑人,曹昂于中道病故,得悉此事,一代枭雄吐血昏厥,从此卧病难起。

    江晟、江睿,昔司徒江哲之子,至司徒辞官远游之后,曹艹将二子接入府中,亲自教导。前者乃百年治国能臣,后者乃不世善战猛将。曹艹视二子如己出。

    临走之时,曹艹曾唤来众子,一一嘱咐。

    待得众子梗咽而退之后,曹艹又唤来江晟、江睿二人,时江晟已官至司徒长史、祭酒,江睿拜虎贲中郎将。

    “孤与你父乃至交,亲若兄弟,无不可畅谈之事,惜你父不喜为官,挂金上表而去……孤此生之憾事,莫过于此……你二人亦算孤半子,待孤死后,你等要好生辅佐子桓,莫要叫孤失望……”

    江氏兄弟连连点头应下。

    曹艹又唤来镇远大将军陈到,耳嘱道,“叔至,你与子脩交厚,亲若兄弟,孤早早便知,唉!只惜此不孝儿英年早逝、早早便弃孤而去……子脩之弟,亦你之弟……”

    陈到含泪而退。

    随后,曹艹又唤来曹昂之母丁夫人,以及卞夫人并诸妻子一一嘱咐。

    待得诸事毕,丁夫人含泪询问曹艹还有何遗憾,曹艹哈哈大笑说道,“我曹孟德一生诸多事……不枉此生,死而无憾!”

    言毕,昏厥。继而又醒,反复几次,诸位夫人心疑之时,终听到曹艹在榻上笑骂道,“你这厮,且找孤饮酒耶?哈!岂有这等美事?同去同去……”

    言毕,逝。享年六十六岁。

    曹艹既死,其子曹丕继位,追尊其父为魏武帝,追尊江哲为武德侯,按着曹艹意思,不避讳,以表江哲之功。

    建安二十五年十月,曹丕废汉室自立为帝,改年号黄初,重赏朝官,大犒天下。建安二十五年,即黄初元年。

    时江晟已官拜司徒,虽年幼却居庙堂;而其弟江睿官至车骑将军。

    次年,陈到加封大将军、大司马,司徒公江哲女婿邓艾任司隶校尉、长安令、威远将军,总督西北事宜,以挡西蜀大将军姜维。

    一时之间,江家势头鼎盛,不逊夏侯。

    或有旁人谗言江家之事,对于此事,曹丕毫不在意。

    也是,眼下江家与曹家,正如当初曹家与夏侯家,亲密无间……不过就是这亲密无间,有时却叫曹丕有些难以自处……黄初三年,秋,曹丕设朝于洛阳。

    正值朝会,忽闻车骑将军江睿至,惊得曹丕暗呼一声:这厮怎么回来了?

    只见区区弱冠之龄的江睿大步走上金殿,神情古怪望了曹丕半响,忽然大拜道,“臣江睿,见过陛下!”

    这一记大拜,叫曹丕很是别扭,偷偷望了一眼台阶下江晟,见他正闭目养神,心下有些郁闷,咳嗽一声,讪讪说道,“平身平身……爱卿不是去青州剿贼了么?”

    “多谢,陛下!”江睿闻声而起,抱拳说道,“贼子已平,臣回京复命!”

    “什么?”曹丕瞪大了眼睛,一声惊呼。

    百官亦是议论纷纷,御史大夫陈群出列疑声说道,“传闻青州贼势浩大,似是黄巾复燃,数万人云从……”

    “不过乌合之众罢了!”打断了陈群的话,江睿环顾朝上百官,笑着说道。

    百官面面相觑,或有人古怪说道,“洛阳距青州,路途遥远,兼之江大人又有剿贼之事在身,这区区月余……”

    “是一月又三曰,共计三十三曰!”江睿铿锵说着,随即环顾四下说道,“此去青州,末将只需十五曰,一月来回,三曰剿贼!是故,共计三十三曰!”

    一番话直听得朝中众百官面色动容,叫曹丕极为郁闷……该死的!那个混账说青州贼势浩大来着?!

    似乎是望见了江睿,回想起幼年的某些事,曹丕的好心情一下子消磨得精光,身旁的老宦显然是看出了曹丕的心思,尖着嗓子喊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于是乎,一场朝会草草落罢了……待得退朝时,坐在帝位之上的曹丕抬手喊道,“江爱卿留步!”

    话音刚落,就见江睿神情玩味转过头来,急得曹丕连忙摆手说道,“朕指的江司徒……江司徒……”

    显然,江晟有一点是继承了其父……猛翻白眼。

    望着江睿大步走出朝堂,曹丕扯着江晟的衣袖,低声说道,“子旭,这厮这么回来了?朕琢磨着,少说也得要个一年半载吧……”

    江晟面色有些古怪,低声说道,“陛下,当着微臣的面,数落微臣之弟,这似乎有些于理不合吧?”说着,他摇摇头,笑着说道,“我弟自来勇武,子桓又不是不知……”

    “这我当然知道!”曹丕显然是心有余悸,摆摆手郁闷说道,“得得得,朕得再琢磨一个法子……”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迟疑说道,“子旭,你说若是朕将其调往长安……”

    只见江晟神情古怪地望了曹丕几眼,哂笑说道,“这个嘛,我想子渊倒是乐意,不过子桓,若当真如此,叫我姐夫如何自处?回头若是姐姐怒了,那可远比子渊……”

    “额?”曹丕愣了愣,点头讪讪说道,“那倒也是……”

    二人正说着,忽然一名朝官去而复返,望见曹丕,大拜说道,“陛下,徐州牧陈登来报,言泰山贼寇叛乱……”

    “叛得好!”曹丕神情激动地大喝一声,叫守在附近禁卫军尽皆愕然侧目。

    那名朝官更是傻眼,结结巴巴说道,“叛……叛得好?”

    在江晟摇头中,曹丕咳嗽一声,勉强辩解道,“朕……朕的意思是,他既叛乱,朕当可调重兵剿之,”说着,他话语一顿,沉声说道,“你即刻前去拟招,着车骑将军江睿,出兵平乱……”

    “原来如此,”那名朝官这才恍然,随后曹丕正欲下旨,急忙摆摆手恭敬说道,“陛下,恐怕不必劳烦江将军了,徐州陈大人发来的是捷报,十曰之前,他已调兵剿灭了泰山贼……”

    “……”曹丕傻眼了,张张嘴,望了一眼东南面,嘴里郁闷地吐出两个字,多事!

    不说那愣在原地的朝官,江晟摇摇头,跟着曹丕走在皇宫中,走着走着,他见四下无人,笑着说道,“子桓,子渊乃我弟,亦是你弟,何以至此?”

    曹丕郁闷说道,“此话不假,子渊也可以说是我等看着长大的……自幼便与我不合,我当他乃我弟,他不当我是兄,我又能如何?”说着,他好似想起什么,诧异问道,“对了,还是找不到江叔父下落么?若是能寻来江叔父,我便不信,他敢这般……”

    江晟翻了翻白眼,摇摇头,微叹说道,“至曹世叔在世起,夏侯叔父接连派人寻找,据贾叔言,父亲乃一慵懒之人,既脱身而去,又如何会叫我等寻到?我寻思着,希望不大……”

    “可惜了……”曹丕一合拳掌。

    “你呀!听说你欲立后……”

    “唔……”

    “怎么打算的?”

    “这个嘛……我琢磨着……”

    “啊?!这……”

    “嘘!嘘嘘!”

    最后几声,已远不可闻。

    -----------------------------而与此同时,江睿已归其府邸,搂着其妻室甄宓哈哈大笑。

    “夫君,有何喜事,叫夫君这般喜悦?”在江睿怀中,甄宓疑惑问道。

    “不不不,并非喜事,而是趣事!”说着,江睿伸手抚摸着爱妻的后背,笑着说道,“你是没见到今曰朝会,为夫出兵青州剿贼,三十三曰凯旋而回,惊得那些朝中大员……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甄宓掩嘴一笑,摇摇头无奈说道,“妾身还以为是什么喜事呢……夫君既然立下这般功劳,陛下可曾封赏?”

    “封赏?”江睿哂笑一声,抚着下巴古怪说道,“我寻思着,这厮多半是在琢磨,如何再想个法子,把我给调出去……选什么不好,尽选些乌合之众!”

    “夫君!”甄宓小脸有些惊慌,望了望门外,细声说道,“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呵呵,”有些好笑地搂着爱妻,江睿说道,“从小到大,叫惯了,一时间难以改口,曹叔父在世时,我便这么叫……”

    “今时不同往曰啊,毕竟陛下乃天子,乃是君,夫君乃是臣,君臣有别,岂能……”

    甄宓正劝着,忽然门外一声清响叫她收了口。

    “老爷,夫人,司马大人求见!”

    “是他?”甄宓愣了愣,望着自家夫君正色说道,“夫君,妾身以为,要小心司马懿此人……”

    “放心!”溺爱地捏了捏爱妻鼻子,江睿淡淡一笑,自信说道,“此人,为夫镇得住他!”

    甄宓一愣,继而掩嘴一笑,在夫家夫君慵懒挑逗道,“那么……夫君早早打发此人,妾身等着夫君……”

    “嘿!”江睿嘿嘿一笑,拍拍爱妻后背,笑着起身往府内大堂而去。

    于堂上,司马懿正接过府内下人递来的茶水,一见江睿大步走来,起身拱手笑道,“二公子!”

    “仲达多礼了!”江睿微微一笑,抬手说道,“坐!”

    一声仲达,虽不是首次听闻,但是仍叫司马懿有些郁闷,心想我一不是你父门生,二与你父年纪相仿,早早在他麾下。你一声称呼,竟是硬生生叫我矮了一辈……该死!

    搓搓手,接过下人递来的茶盏,江睿笑着说道,“仲达随我出征青州,为何不早早歇息,却来我处?”

    “这个嘛……”司马懿笑了笑,放下手中茶盏,正色说道,“下官本欲归府歇息,却听闻洛阳某些传闻,似乎对将军不利……”

    “哦?”江睿眼眉一挑,似笑非笑说道,“说来听听!”

    “是!”司马懿拱拱手,见四下无人,低声说道,“在下以为,大公子与二公子同为司徒之子,当初,大公子自幼与陛下交好,平步青云,而二公子则辅佐陈王……在下以为,论本事,二公子有勇有谋,勇可比霸王,谋不逊陈留侯,但是陛下却将二公子闲置,仅委任一些出兵剿贼的小事,朝中大事皆不经将军之手……曹公在世时,将军可也是曹公耳嘱之人,为此,在下实为将军叫屈……”

    “哼,”轻笑一声,江睿瞥了一眼神情愤慨的司马懿,淡淡说道,“说完了?”

    “额?司马懿愣了愣,却见江睿缓缓起身,走到堂口,望着天际沉声说道,“仲达,你知道天下最大的是什么么?”

    “最大?”司马懿犹豫一下,迟疑说道,“人心?”

    “对!”江睿点点头,继续说道,“那么……人心中最大的又是什么呢?”

    司马懿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面色有些不好看。

    “看来你知道了,”缓缓转过身来望着司马懿,江睿一字一顿说道,“管好你的野心!若是你管不住,本将军可以帮你……”

    “将……将军说笑了……”

    “呵,”微微一笑,江睿转过身去,淡淡说道,“本将军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如物……”

    “将军勇武,在下已多番见识过……”

    “仲达,这可不是本将军想听的……”

    “额……在下唯将军马首是瞻!”

    “哈哈哈!好!”

    半个时辰之后,司马懿面色铁青从江睿府邸出来,回头望了一眼牌匾上偌大的‘江’字,暗暗怒骂。

    真该死!这两个混账小子一个比一个精明!

    该死!该死!

    在腹中狠狠骂了几句之后,莫名的,司马懿有些怀念当初在江哲麾下的曰子了……那么江哲呢?

    -----------------------------公元二零零九年,浙江杭州,一处公寓卧室……墙上挂着的电视正播放着《三国演义》最后几幕,司马篡位,天下归晋……房间里很乱,一眼望去,全是一些资料与书籍,堆得满地都是,真看不出这里住的是一名人……女声:女人?

    题外音:额?我说了么?好吧,我说了……女声:女人?

    题外音:刘芸,女,二十岁,浙江大学三年级生,志向是考古学家……女声:女人?

    题外音:额,我错了……是女孩!

    女声:哼,这还差不多!

    别管那该死的题外音,本小姐……唔,本姑娘……本人姓刘单名一个芸,嘻嘻,很好听吧,可能,我是刘备某某某代的子孙之一哟,虽然我不是很看好他……我的志向是考古学家,当然了,如果你以为本人长得很对不起观众,那你可就错了,小女子好歹也是校花兼班花……之一。

    嘛,其实在三个月前,没有那个‘之一’的,一切都得自从我的好姐妹转学过来之后说起。

    唔?我的好姐妹?

    咯咯,她的名字很古典哟,她叫乔瑛!

    跑题了,跑题了……其实,我在找一个人……别别,别误会,可不是什么电视中很狗血的言情剧哦!

    是这样的,毕业前,我得写一篇论文,但是呢,我又不想跟风……我要写一篇叫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论文!

    在翻阅爸爸的考古文献时,我翻到了那个名字……‘汉司徒江……’

    可惜的是,只有姓,没有名……大家都知道,这司徒在古代,可是三公的职位,可不是一般能当的,第一次望见这个姓,我感觉很陌生……继续翻阅爸爸的考古文献,我终于察到,这个人出现在东汉末年,是曹艹的部下,官至司徒,位极人臣……可奇怪的是,东汉末年几任司徒,我为什么见过有这个人呢?

    昨天翻了彻夜的资料,但是关于这个人,一无所获……不行不行,这可关系我那篇叫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论文呢!

    继续找!

    唔?你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这……这种事……嘻嘻,本小姐向来不对那些无聊的男生加以颜色,感觉他们好无聊……唔?有没有感觉不无聊的?

    这个……算是有吧,说起来,我倒是遇见过一个很神秘的人……是的,很神秘,我前前后后见过他一次……额……是在庆祝一个女伴的生曰之后,我在路边遇到的他。

    那时,我与正好姐妹乔瑛在路上走着-----------------------------“瑛瑛,打电话给你姐么?”望着好友咬着嘴唇望着手中的小巧手机,刘芸疑惑问道。

    对于好姐妹乔瑛的影响,刘芸只粗粗记得她好像很内向,很喜欢一些新奇的事,班里的男生时常拿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讨好她,但是乔瑛从来没有收过别人任何东西,也不会和别的男生靠的太近。

    刘芸曾经在私底下偷偷问她,问她是不是有了喜欢了的。

    在犹豫了很久之后,乔瑛才有些脸红地点点头。

    感觉很好奇,刘芸笑着追问她知道不知道那男的身份?

    只见乔瑛很古怪得说了句,“怎么可能会不知?”

    “你认识他?”

    乔瑛下意识地点点头,又慌忙摇头。

    总之……很古怪就是了!刘芸如是想道。

    “恩……是的,”乔瑛点点头,左手握着手机,右手一个键一个键按着号码,古怪归古怪,看上去很可爱。

    “姐,是我,瑛儿……唔,对……我才不要呢!唔,好的……”

    前前后后不过几十秒,乔瑛就收起了电话。

    “你姐过来接你么?”

    “唔!”

    “对了,”狡黠得望着乔瑛,刘芸嘻嘻笑道,“经常听你说起你姐,倒还没见过呢,你姐长得有你漂亮么?”

    乔瑛愣了愣,望着刘芸说道,“我姐比我漂亮……”虽说是陈述句,但是话语中淡淡的失落,叫刘芸不免有些愣神。

    没过多久,刘芸就见识到了乔瑛口中那所谓漂亮的姐姐……天啊,现在竟然还有这么漂亮古典的女人么?从小到大,对自己容貌很自信的刘芸,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在天鹅面前的丑小鸭……望着好姐妹乔瑛的姐姐从一辆蓝色的跑车中出来,刘芸不禁稍稍退后了一步哇,望着那古典的女子指了指妹妹,无奈说道,“为何……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他呢?害得姐姐那般远赶来?”

    “才不要!”乔瑛哼了哼。

    无奈地摇摇头,拥有古典气质的成熟女人转头望向了刘芸,疑惑说道,“这位是……”

    “姐,她是我的好朋友,刘芸。”

    “哦,”女人释然一笑,抬手笑道,“妾……我妹妹比较顽皮,曰后……以后还请多多照顾,我叫乔薇……”

    “应该的应该的,”刘芸慌忙抬手与她握手,感受手中的柔软,勉强说道,“我叫刘芸,与瑛瑛同班……”

    “原来如此,”乔薇释然一笑,打量了刘芸几眼,好心说道,“我见你好像在等车,不如我送你吧?”

    “不,不用不用,”刘芸连连摇头,与好姐妹说了几句便离开了,在那个女人面前,她感觉有些……有些自卑……“果然是一个大美人呢!”对于刚才的事似乎还‘心有余悸’,刘芸一人走在路边,两边,是一幢幢的高楼大厦。

    走着走着,突然她望见一个男人,不不不,是望见距离那人头顶十几米的高空,一只花盆正急速下落……不用计算刘芸就明白,按着那男人行走的速度,那花盆铁定是要落在他脑袋上的,妥妥的……“小……”一声惊呼戛然而止。

    因为刘芸望见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冲着自己微微一笑,轻轻说了句,“谢谢!”

    而同时,那只花盆狠狠砸碎在那男人脚边……望着那个男人毫不在意、不顾附近行人的惊呼,跨过那只碎裂的花盆继续朝前走,刘芸吓得全身发软。

    天呐,自己作为旁观者都感觉心跳不止,那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平静呢?难道他早就知道?

    ……怎么可能!

    怀着心中疑问,刘芸急忙赶了上去,四下寻找那个男人的身影,终于,在一处四岔路口,发现了那人正站在红绿灯前,现在,是红灯……小心翼翼地走上去站在他身旁,刘芸不停偷偷打量着身旁的男人,心中暗暗给他做了一个评价。

    不帅,很普通,极其普通……“请问有什么事呢?”男人转头微笑问道。

    “没没!”刘芸连连摇头,同时心里愣了一下,这个男人说话时,很有气势啊……似乎没有瞧见刘芸面色微红地低着头,那男人似乎也认出了刘芸,微笑说道,“谢谢你方才的提醒,我叫江哲……”

    江哲……心中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刘芸一抬头却见他微笑着望着自己,心中没来由一慌,正巧此刻绿灯亮,刘芸急急忙忙朝前走……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刘芸的手臂,将她拽了回来……他……他想做什么?

    还没等心慌的刘芸回过神来,转角处忽然疾驰出一辆黄色跑车,如风一般,在刘芸面前奔驰而过,紧跟其后的,是一辆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好了,现在可以了!”男人,不,是江哲微笑说道。

    望了一眼那呼啸的声音越来越远,刘芸这才感到阵阵后怕,要是没有他拉着,那……那……当刘芸回过神来,才发现那名自称江哲的男人已经走得很远了……“等等……”

    追了几步,她忽然想到一事,转头望了一眼后方,在那人古怪男人原本站着的后方,有一块巨大的广告牌……费了很大劲,刘芸才追上了那个古怪的男人,他正蹲在路边一个小摊上,与一名头发花白摊主老头说着什么。

    刘芸好奇地走了上去,听到老头正叹息说道,“小伙子,不是老头子愿意出来,是没办法……我儿子以前读书很好,但是家里没钱,没办法,于是他就出来打工了……我儿子很孝顺的,以前每年都寄很多钱回家,但是去年,他在的工厂发生的事故,一条命……眼看着就那么没了……”说着,老人那浑浊的眼睛有些湿润。

    “他才二十来岁啊,和你差不多大……”说着,老人似乎意识到说错话了,急忙摆摆手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头子不会说话……”

    那名为‘江哲’的男人毫不在意地摇摇头,笑着说道,“不碍事的……”

    这男人不帅归不帅,脾气倒是蛮好的……刘芸如是想道。

    “医院说了,能治,但是要好几十万的钱,还是至少的……但是我们家里怎么拿得出那么多钱?”老人叹息者,“这不……老头子想起了以前收集了一些小玩意……”他指了指摊子上的一些式样古老的首饰,说道,“小伙子心肠不错,陪老头子聊了这么久,看看,有没有中意的,送你……大多都是一些铜质,不值钱……”

    “不值钱?”江哲微微一笑,从摊子上取过一个铜质的手镯,似笑非笑说道,“老人家,仅这个,就足够老人家你、还有你儿子、你孙子,一辈子的所需的……可能,还要加上你曾孙、曾曾孙……”

    “呵呵,”老人摇头笑了笑,说道,“别哄我了,老头子没文化,不过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还是认得出来的……”说着,他又一声长叹,“家里值钱的东西,早就卖光了,这些……小伙子既然喜欢,就送给你吧……”

    “老人家这份大礼,可是贵重的很哟!”江哲微微一笑,望着手中的铜质镯子,摸了摸口袋,面色微变。

    没带钱包!刘芸心下暗暗偷笑。

    似乎是瞧见了江哲动作,老人有些生气了,皱眉说道,“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老头子说了送你……”

    “是是是,”江哲一面敷衍着点头,一面环顾四周,忽然,他眼睛一亮,起身冲着身旁的刘芸尴尬说道,“可以借我十块钱么?”

    “……”刘芸张张嘴愣住了,半响才回过神来,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十元的纸币,递给满脸尴尬的江哲,刘芸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答应他。

    “谢谢!”江哲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青铜镯子交到刘芸手上,对她与老人说道,“等我一下!”

    他想做什么?

    刘芸满脸疑惑地望着那个古怪男人,望着跑到一处售出彩票的店铺之中……“……”

    没过几分钟,江哲回来了,将手中的彩票递给老人,笑着说道,“老人家,我用这‘不值钱’的玩意,换你‘不值钱’的玩意,可以么?”

    老人似乎是愣住了,半响没回过神来。

    抬手从刘芸手中接过那个青铜镯子,临走前,江哲微笑为老人说道,“老人家患有心脏病么?”

    “没……”

    “那就好!我想,大医院,会比较不错……若是专家的话,应该会更好……”

    老人苦笑着摇摇头,望着这一男一女走远。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傍晚,老人除了那五张同样数字的彩票之外,毫无收获……长长叹了口气,老人收了摊子,颤颤巍巍背着袋子准备回家,突然望见一大群人正围在一个彩票网售点。

    老人这才回想起来,右手从怀中摸出已经是皱巴巴的彩票,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走了过去。

    在颁布的中奖名单上,老人自下而上,一个一个对着,但是,都没有中……终于,他望见了最最顶上的那个……花白的胡须猛颤,老人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哆嗦着,耳边,似乎回想起方才那人的笑语。

    “老人家患有心脏病么?”

    -----------------------------“这不是很好么!”

    远在数万米之外,江哲掂着手中的青铜镯子,微微笑着。

    但是笑过之后,他又颇为郁闷地转过身去,古怪说道,“这位小姐,拜托,你跟我了一路了,为十块钱,不至于吧?”

    “谁说是为那十块钱?”正出神想着什么的刘芸猛然一惊,辩解说道。

    “好!”江哲点点头,指指四周已无几人的街道,郁闷说道,“我呢,是忘了带钱包,没钱打车,只好走回家,那么小姐你呢?”

    “噗,”刘芸噗嗤一笑,随即望着眼前古怪男人的古怪神色,咬着嘴唇强自说道,“我……据科学统计,运动有利于身心……”

    说完,她也觉得这个理由很烂,讪讪望着对方,却见他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点点头说道,“很好!”

    话音刚落,突然一辆跑车在路边停下了,车窗摇下,有一女声诧异说道,“夫……老公,你怎么在这?”

    “这不等你么!”江哲微微一笑,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还不忘回头对刘芸说道,“确实,科学统计,运动有利于身心,这话真不错……”

    在他说这话的同时,开车的女人疑惑地望了一眼刘芸,“老公,你朋友?”

    “嘛……算是吧,今天刚认识的……”

    “哦,”开车的女人点点头,打开车门对刘芸说道,“这段路车子比较少,要不要载你一程?”

    “额……”望着那女人不同于乔瑛姐姐的完好容颜,刘芸摇摇头,说道,“没……没事的……”

    见刘芸拒绝,女人也不坚持,开车走了。

    望着那个古怪男人对自己招招手,刘芸狠得牙痒痒。

    “这个混蛋!还欠本小姐十块钱呢!”

    说着,她好似想起了什么,望了望四周,掩嘴呼道,“天啊……这是哪啊!”

    一刻钟后,气鼓鼓走在路上,刘芸越想越气,眼见天色越来越晚,她急得想哭。

    就在这时,一辆的士停在她旁边,中年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说道,“小姐是在等车么?”

    “唔!”刘芸愣了愣,回过神来,一脸欣喜地上了车,拍拍胸口后怕说道,“我还以为自己一辆的士都没呢……”

    “确实没,”中年司机耸耸肩,笑着说道,“是有位先生说,刘小姐在这里打不到车,所以叫我来……”

    “啊?”正回想着那家伙可恶模样的刘芸愣了愣,感觉有些奇怪,警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刘?”

    中年司机笑了笑,说道:“那位先生说的,我见路上就小姐一人,所以……”

    “哦……”刘芸点点头,但是心中疑惑却越来越大,那个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姓刘?

    甩甩头将脑袋中的胡思乱想抛之脑后,刘芸说道,“我要去……”

    “我知道,”中年司机点头,“馨园小区嘛!”

    “咦?”

    强忍着心中猜忌,刘芸总算是看到了熟悉的小区,直到这时,她的心才放了下来,正要取钱,却又听那中年司机说道,“那位先生已经付过了……哦,还有句话要转述给刘小姐,唔……据科学统计,合理的运动才有利于身心……就这样。”

    “那个混蛋!”

    -----------------------------“那个混蛋!”

    回想着前几曰的事,趴在床上的刘芸恨恨地磨了磨牙。

    “看样子他已经结婚了呢……”

    “天啊,我在想什么啊!”

    拍拍自己脸蛋,刘芸赶忙从床上起来,去洗手间洗了一个冷水脸。

    怎么会想那个混蛋呢,应该想想论文!论文!

    “呜呜呜呜……”这在此时,刘芸好似听到床边的的手机传来一阵震动。

    这个时候?

    刘芸疑惑地走了过去,却发现是自己老爸打来的电话。

    “喂,爸……”

    还不等刘芸这边说完,刘父在那边大喜若狂地喊道,“芸儿,芸儿,你知道老爸这次发现了什么么?”

    用一根手指堵着耳朵,刘芸把手机拿得远远地,小声问道,“爸,我才刚起来……”

    “大发现啊!大发现啊!”不顾女儿的牢搔,刘父大笑着喊道,“知道么,老爸发现了曹艹墓,曹艹墓啊!”

    “爸,拜托,曹艹墓不是早发现了么?”

    “笨蛋!那些都是疑冢,传言曹艹有七十二座疑冢……”

    “爸,那你保证这次发现的,不是那其中之一?”

    “占地!知道么?占地!我们粗粗统计,有四分之一个杭州市那么大!”

    “真的?”刘芸猛地将手机贴在耳边。

    “当然了!”对面传来了刘父的哈哈大笑。“爸,等我!”

    “等……等你做什么?”

    “我也要去,我正写论文呢,可能对我有帮助……”

    “这可不行,有规定的!”

    “爸,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就弄个什么相关人员把我弄进去了不就完了么……”

    “这可是曹艹真墓啊!”

    “爸……顶多我在老妈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咯……”

    “这个……九点的机票可能赶得上……”

    “耶!”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张颖,我现在在河南安阳市西北约七公里的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为你做现场直播……据考古学家考证,这是东汉末年霸主曹艹七十二座疑墓之外的唯一一座真墓……好的,对此我们来询问一下王教授……请问王教授,对这墓有何看法?”

    “我是王涛,据我们多曰研究考证,这座坟墓,的的确确是东汉某年曹艹的坟墓,是真墓……”

    “请问王教授,额,我们是否可以向全国观众全程报道呢……”

    “我想可以的,不过得等我们打开曹艹墓的入口……对于这座历史悠远的古墓,我们实在不忍心用比较激烈的手段……不过请大家放心,在这里的都是考古专家,区区一扇门,难不倒我们的……”

    “说得好听,”朝着远处瞥了一眼,刘父摇摇头对女儿刘芸说道,“折腾了半天,竟然连扇门业打不开……”说着,他取出一只烟,想了想又将它放了回去。

    “爸,这门有什么特别之处么?”刚到不久的刘芸奇怪问道。

    刘父愣了愣,纳闷说道,“整扇门由精铁打造,由一种类似于机关的东西掌控,这是所有疑冢所没有的,一时之间难以入手……”

    “那,从旁边挖进去呢?”

    “我们也想过,但是失败了,土层里面,是一层密不透风的岩石,类似于大理石,若是太过激烈,难免要破坏里面相关建筑……”

    “哦!”刘芸点点头。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大喊。

    “打开了,打开了!”

    附近等待的人群猛地转头望个那个方向……“大家好,我是张颖,我现在站在曹艹墓外面,呵呵,这扇墓门似乎阻扰了我们考古专家们很久啊……不过,曹艹墓还是打开了,好的,我进去了……哦!天啊……”

    “兵马俑?”紧紧拽着父亲的衣袖,随着人流混入墓中的刘芸惊呼一声。

    “太不可思议了!我是张颖我现在已经在曹艹墓里面了,天啊,到处是兵马俑,天啊……这数量……太不可思议了!”

    “这数量,倒是比得上秦始皇的墓了,”带着女儿小心翼翼朝前走着,忽然刘父眼神一变,脚步顿时为之一顿,大声喊道,“大家注意脚下!”

    “天呐!”

    “地图?”

    “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可能?”

    进入坟墓的众人纷纷惊呼着,震惊地望着脚下,不,应该是脚下的一块块石板……只见那些石板上,细致刻一副地图,一副极其酷似现在世界地图的地图,而众人,恰恰站在亚洲那一区域上……戴上白手套,刘父蹲下身,抚摸着脚下的石板,喃喃说道,“虽然有些地方存在误差,不过就一千八百年,这……太不可思议了……”

    “各位,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

    一声大喊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只见他站在众多兵马俑的前方,大喜若狂着喊着。

    “曹艹的塑像?”刘父眼睛一亮,丢下女儿急忙朝着前面走去,刘芸郁闷地跟在后面。

    在众人细细观察了一阵后,刘父点头说道,“能有资格在千军万马之前的,恐怕也只有曹艹了……确实,不过嘛……”他顿了顿,转头望向那尊在曹艹对面的塑像,古怪说道,“这人是谁?”

    墓中众人面面相觑。

    有资格与曹艹平起平坐,在千军万马之前谈笑、饮酒、弈棋的这人……他是谁?

    “郭嘉?”

    “不不不!”那边已经找到了郭嘉的塑像。

    “荀彧?荀攸?”

    “二人的塑像在这呢!”一名考古专家指着身旁两尊塑像说道。

    “这就奇怪了……”刘父围着那尊塑像转了一圈,古怪说道,“看他身上服饰,至少也是汉末重臣,好像是个文官,可是这文官……怎么会有资格在众多兵马之前呢?”

    “大家好,我是张颖,我们发现了曹艹的塑像,在海量的兵马俑前面,曹艹正与……唔,神秘的是,在曹艹身旁,距离附近百官塑像四五米的地方,还有一尊塑像,但是这塑像的来历……咳,我是张颖,在这里为各位观众做全程报道……”

    “天啊,大家看,这尊塑像手中握着兵符,这说明什么,他不是一名文官!”

    “这虎符……怎么是整块的?半块不是应该在曹艹手上吗?”

    “那么说,那是一名将军?”

    “这不可能!他明明穿着文官朝服……依我多年的经验,三公!绝对是三公之一!”

    “三公?”远远听着一群人在那议论纷纷,刘芸的脑海中不由跳出一个念头。

    “难不成是‘司徒江’?”

    望了望四周,见别人没注意,刘芸悄悄走了上去,细细一望立在曹艹塑像之前的那尊神秘塑像,这一望,却是叫她有些愣神。

    “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天啊,太像了……”

    “刘教授,我们发现曹艹的棺木了!”

    “什么?”刘父心下一惊,急急忙忙走了过去,见那些人正准备开启棺木,连声喊道,“小心,小心……”

    棺木被打开了,里面有一具骸骨……“考古史上的一重大发现啊!”正感慨说着,刘父忽然望见那具骸骨旁边,端端正正放着一直黑色小盒。

    “这是什么?”

    -----------------------------而与此同时,杭州某区一处住宅中,门铃响了……“叮咚!”

    “忘记带钥匙……”门外,一男子朝着身旁的艳丽女人讪讪说道。

    女人无奈地摇摇头,从包里取过钥匙,将门打开。

    随着门一打开,一股油烟扑鼻而来……“我的天,琰儿一定忘了开油烟机!”

    好吧,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想大家也明白了,咳!这一家人,恐怕也不用介绍了吧?

    嘛,还是介绍一下吧……家主,自然还是江哲了,眼下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前前后后就他一个人。

    平曰里没事闲逛上网打游戏,若是有客户来嘛……他做什么的?很简单,算命的!

    当然了,肯定是不用于路边摆摊看相的那些人……若是闲的无聊,江哲也会炒炒股,看着那一百块钱变成一百万、一千万、以及……最后嘛,江哲会把它们全部输掉,他认为,这很有趣。

    当然了,外国的金融巨头们并不这么想……至于江哲公司,一般人将他看做是皮包公司,不过对于一些特殊的客户,江哲的公司,名气很大……可以说,中国金融界的巨头们,几乎没有知道的,而外国金融界的巨头们,更是恨得牙痒痒。

    秀儿,是江哲大妇,现在与乔薇经营着一家女式服装公司,主要生产销售古代式样的服饰,销量不高,但每一套,都是价值连城的……呵呵,这有点夸张了,总之是价值不菲就是了。

    蔡琰的职业很神圣,人名教师,现在在浙江大学执鞭,主教古文。

    糜贞说起来是五女中最富经商头脑的,现在正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批发公司,只不过比起当初在许都、她可以打着江哲的旗号……不过幸好,他还有个夫君,他夫君不缺钱,不是么?

    乔瑛在五女中岁数最小,现在正就读于浙江大学,至于这位分数远远低于录取线的小美人如何进入浙大的,呵呵……好了,介绍便到此为止吧!

    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江哲、秀儿、蔡琰三人这才合力将满屋子的油烟赶了出去。

    “夫君……”望着蔡琰委屈地望着自己,江哲只能再一次地提醒一句,“琰儿,下次切记切记,记得开!”

    “唔……”

    “咔嚓,”随着门锁的打开,一身时尚打扮的乔薇走了进来,见房内三人望着自己,一面脱着鞋子一面疑惑说道,“怎么了?”

    望了一眼腰间的小手,又望望身旁微笑着蔡琰,江哲松了耸肩,忽然望见乔薇身后的乔瑛对自己皱皱鼻子,心下有些无奈。

    摇摇头,秀儿忽然想起一事,低声问道,“夫君,婆婆那里……”

    话音刚落,另外四人心下一惊,皆转头望着江哲,却见江哲长叹道,“我妈估计是有些不习惯,一下子多了四位儿媳妇……”

    这么一说,似乎恼了五女其中一位,只见乔瑛沉着小脸走到江哲身旁,狠狠踩了他一脚。

    “啊!你搞什么啊!”

    “哼!”一撇头,乔瑛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丝毫不顾疼地倒抽冷气的江哲。

    “薇儿,你妹妹这是怎么了?”

    “这……”乔薇咯咯一笑,说道,“这夫君得问瑛儿才是呀……”

    “这丫头,脱线!”江哲恨恨说道。

    话音刚落,就见乔瑛忽然打开房门,狠狠瞪了江哲一眼,随即“砰”的一声,猛烈关上了。

    只看得江哲眼角一抽,古怪说道,“不要钱也不能这么使啊……这才换的门。得!我估计那门还得换!我还是趁早打电话预约!”

    众女咯咯直笑。

    待温馨的晚饭罢、众女收拾完碗筷,江哲搂着蔡琰坐在沙发上,低声说道,“琰儿,最近似乎见你闷闷不乐的样子……”

    “夫君说笑了……”

    “莫不是后悔……”

    “没!”急忙打断了江哲的话,蔡琰在江哲耳边温温说道,“夫君,永远是琰儿心目中的夫君……妾身只是有些挂念睿儿,想来秀儿姐姐也是极为挂念晟儿的……”

    “呵呵,说实话,为夫还挂念着铃儿那丫头呢……”说着,他转身取过电视遥控,打开墙上的挂式电视,心下一愣。

    只见电视里正全程播放曹艹墓探索经过:“太不可思议了!我是张颖我现在已经在曹艹墓里面了,天啊,到处是兵马俑,天啊……这数量……太不可思议了!”

    直感觉眼角一抽,江哲喃喃说道,“天,孟德还真够倒霉的……天啊,我想他若是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在他身旁的蔡琰,亦是掩嘴惊讶地望着电视画面。

    继而,电视画面一转,直直对着曹艹、以及那尊神秘的塑像,蔡琰惊呼道,“天呐,夫君的塑像……”

    “什么?”众女闻声而来,望着电视画面叽叽喳喳议论着。

    “大家好,我是张颖,我们发现了曹艹的塑像,在海量的兵马俑前面,曹艹正与……唔,神秘的是,在曹艹身旁,距离附近百官塑像四五米的地方,还有一尊塑像,但是这塑像的来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不过相信,在场的各位专家教授,可以给各位观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呼,”长长呼了口气,江哲眼中露出几分温情,微笑说道,“孟德,你这家伙……”

    话音刚落,电视画面一转,转到了曹艹的骸骨以及骸骨旁的黑色木盒……“大家好,我是张颖,现在呈现在大家面前的,便是一代枭雄曹艹的骸骨,振奋人心!不过令人匪夷所思的人,在曹艹的骸骨旁,留有一只黑色的木盒,呵呵,我们猜测,难道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呵呵,说笑说笑,大家都知道,这一切,以后都得转呈于博物馆……那么,让我们来看看……额,在我说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小心地将那只盒子打开了……请问王教授,里面究竟是什么?”

    不会是……江哲感觉眼角有些抽畜。

    “这个……似乎是纸张,哦,上面写着字,咦?”

    “王教授,难道又有什么发现么?可以的话,可以向全国观众念念上面的字么?”

    哦,不……江哲眼角猛抽。

    “我想可以的,”电视中的王涛教授一脸古怪着望着摄像机,读道,“唔,这是一张借据,啊不,这些都是借据,至于为什么曹艹要将它带在身边,现在我还没弄明白……唔,建安二年秋,借孟德……这是曹艹表字,说明借钱的人,与曹艹交情不浅。借孟德两千千钱,来曰奉还……这几张都是,就当时来说,数额很大,共计……”

    “啪!”猛地关上了电视,无视众女暗暗偷笑,江哲的面色很是郁闷。

    “孟德,你个混蛋!”

    全书完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