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红缨记 > 尾声(大结局)
    三个月后。

    此时的江湖已经是春夏之交,席卷了整个秋冬的东方不败大任务早已经烟消云散了。但是各大门派的元气依旧没有恢复,那些挂掉的或者被迫归隐的NPC大都没有现身,只有少数人曾踪迹缥缈的隐现。他们仿佛是过冬蛰伏的动物们一样,缓慢而悄无声息的醒来。

    现在依旧是江湖的大黑暗时代,各种任务、绝学已经成了稀有之物,只有极少数人才这个运气接触到。不过人们已经看到了曙光,就在前两天,峨眉的灭绝师太忽然现身,这让整个峨眉甚至整个江湖都欣喜若狂。这意味着以前的NPC已经开始回归了。玩家们所期待的武学大进步时代终于又要降临了!

    阿飞也去峨眉见了那灭绝师太,只可惜这个灭绝师太已经不记得他了。这是一个全新的灭绝师太,早已经没有了半年前在峨眉的记忆。她不记得步行嫣嫣,也不记得苦命的阿飞,甚至对峨眉派出现了这么多的男弟子都很诧异。当听说这是孤鸿子的所为时,她沉默了很久,似乎无法相信这一切。

    玩家们终于体会到了这种人物转换的冲突之处了。NPC的归来,并不会意味着一切如常。相反,这往往也意味着江湖的重新洗牌。

    在这样的洗牌风波中,一直活着的NPC,或者复活后还能保有以前记忆的NPC,就会占据着某种天然的优势。不过即便是这些人,在醒来之后也会发现江湖和以前大大的不同了,一切都起源于三个月前那场无名海岛的混战事件。

    在那事件的第二天,游戏中第一大帮会的帮主兼华山派大师兄云中龙,就公开宣布辞去所有的帮会和门派职务。他将帮主之位传给了苦菊,至于华山派大师兄的位子,则是在一周之后的公开比武中被兰陵王拿到。

    这个事件让江湖一片哗然,纷纷想云中龙是不是又被洗白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卸掉了一切负担的云中龙却混不在意,当晚就去敲风衣玲的门,约她出去看星星了。

    这一次风衣玲没有拒绝。不久后江湖传言,云中龙就是因为风衣玲才这么做的。这无疑又让江湖劲爆哗然了一次,此事堪称是现代版的不爱江山爱美人。从此之后,这两个不知廉耻的男女(阿飞言)便开始了公开炫幸福的卑劣举动。江湖各大名胜都能看到他们成双成对的身影,他们流窜作案,很多单身狗为此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于是单身狗们扬言要砍了这一对狗男女。只可惜他们也只是嘴上说说。那云中龙虽然不是帮主了,但他的武功和积威却还在。虽然他在那场纷争中失去了内功,但那一手独孤九剑却不是盖的,即便不用内功也能干掉大部分的高手。更可怕和离奇的是,某一天他和风衣玲在四处游荡江湖之时,竟然开启了一个古怪的任务,任务的结局是云中龙获得了传说中的绝学内功——嫁衣神功!

    整个江湖当即嫉妒的如痴如狂,人家云中龙在泡妞的同时武功还在一日千里的进步,这简直是没天理了!

    得了神功的云中龙越发嚣张,整日带着风衣玲继续祸害江湖上的各种购物店,看不顺眼便是一顿爆揍,更是扬言要挑战苦命的阿飞夺回天下第一云云,只是后一句话一直没有付诸实施。人们但凡见这了对狗男女都是绕着路走。即便是躲不开了也是小心谨慎的应对,好吃好喝的侍奉好了再恭送他们离去,云中龙的传奇生涯却因此更加盛名。

    阿飞其实对嫁衣神功并不吃惊,这门功夫是需要有人做出牺牲的,云中龙或许有办法,但是短时间是不可能追上他了。阿飞吃惊的是云中龙的这些决定。不过联想到以前的一些蛛丝马迹,他发现云中龙早有预谋了。在最近的好几次接触中,云中龙都是单身行动,而指挥云中城帮会的都是苦菊,或许他在有意识的培养苦菊接班。

    但人们就好奇了,为什么不是兰陵王接班呢?按理说兰陵王的武功更胜过苦菊,而且计谋手段也要强一些。

    很快人们便得到了另外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在云中龙隐退的当天,兰陵王脱离云中城,加入了龙凤客栈,成为了龙凤客栈的副帮主!而步行嫣嫣特意只保留了一个副帮主的位子,将原本两个副帮主全部降为堂主,并公开宣布兰陵王的职权与她这个帮主一致。龙凤客栈从此开启了双巨头模式。有了兰陵王的加入,龙凤客栈终于能真正的与云中城分庭抗礼了。

    此时人们才明白了这一切江湖的内幕。兰陵王不是不做云中城的帮主,是因为他早就心有所属。或许云中龙、苦菊和兰陵王,三个人在私底下早已经有了这个默契,他们没有用暴力的方式来实现权力的更迭,而是用了这种方式实现了和平分手。

    鉴于兰陵王与步行嫣嫣的眉来眼去早就江湖风闻了,当年步行嫣嫣公开招揽兰陵王的举动依旧历历在目,因此这一次变故也不算是天崩地裂。只是江湖局面的变化总是来得太快,以至于让人有些目不暇接了。

    相比起云中城和龙凤客栈两大帮会的“平稳动荡”,另一大帮会兄弟会则是要剧烈的多了。由于众所周知的走火入魔,大剑神的武功大大消弱。从江湖公开的消息来看,他最终损失了小无相功和金刚不坏神功,这倒是挺符合系统关于走火入魔的设定。如此一来,大剑神的大半功力几乎是废了。而不久阿飞又得到了一个消息,大剑神在复活之后,似乎还自行废掉了剑神剑法。

    阿飞不禁感慨唏嘘,他知道大剑神是用这种法子与卓不凡做了真正的割裂。废掉剑神剑法只是表面上的,内地里大剑神实际上是最终叛出了一字慧剑门。或许他是害怕卓不凡用门派系统来跟踪他的行踪,自从得知天山童姥都被卓不凡害了之后,大剑神终于也开始忧虑了。

    他忧虑的事情还有更多。由于无名海岛事件的曝光,他基本上确定了蒙面克的身份,包括他陷害金环刀的过往。很快兄弟会出现了剧烈的动荡,一些人看不惯他的作风宣布退出了兄弟会,其中不乏一些高手。便也在此时金环刀冒了出来。他利用以往的威望收拢了一批原本兄弟会的玩家,成了一个新帮会与兄弟会对着干。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实现他对大剑神的报复。

    江湖还是很愿意看这种大戏的,多年前大剑神和金环刀还是好兄弟,他们一起成立了兄弟会,纵横江湖多年,那是何等的风光!如今他们反目成仇,狗血的相互伤害,无疑给这场大戏增加了很多作料。

    双方着实做了好几场帮会战。只剩下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的大剑神,在武功上的削弱不止一点两点。在连续两次败给了金环刀,并被挂了一次之后,他忽然间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学云中龙卸下帮主的位子,将其让给了双刀,然后整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看到大剑神也玩辞职,人们都怀疑,这个江湖是不是要迎来一波“退隐流”的新玩法了?但大剑神这个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挽救了摇摇欲坠的兄弟会,也让这个江湖随后出现了一个行踪诡秘的“吸功狂魔”。阿飞知道,大剑神还在继续努力着重新崛起的道路,他不会甘心失败,他在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行走江湖。等到某一天他的武功再度变强了,就会选择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像大剑神和云中龙这种人,他们之间的争斗和胜负都不是一时的,会长达数月数年乃至更长。只要还有人在,他们的争斗就不会停息。这倒也正应了那句有名的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去,比如凤雏骑驴,阿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了。而当日在山洞中的NPC,也都和岳不群一起消失了。虽然有人传言曾在华山见到了林平之,但这个传言无从考证。

    这期间大剑神也不是没有去找过阿飞的麻烦,在卸任帮主位子之前,他曾经集合了整个兄弟会的精英施展过一次对阿飞的截杀。

    那也是阿飞在海岛事件后的第一次出手。

    这一战他一个人打十二个人,对手包括大剑神、双刀、剑君十二恨、笑四少和小龙人等高手。鉴于没有其他玩家目睹这一次截杀,因此胜负之数并没有被江湖所知。据说阿飞全身而退,也就是在这一战之后,大剑神做出了隐居幕后的决定。

    于是江湖原本的三大高手,竟是都脱离了帮会的玩法,这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某些趋势。而人们对阿飞的武功更加感兴趣了,不少人都知道海岛事件之后阿飞的武功不减反增,但究竟增到了何处程度却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在一个月之后,阿飞在公开场合的第二次出手,总算是给大家解了惑。

    这一次阿飞面对的却是NPC!

    一心复仇的明教光明左使杨逍,带着波斯总教的风云三使,在杭州城的楼外楼堵住了阿飞。据说杨逍之前故意放出一个消息引阿飞出现,然后四人埋伏在暗处忽然出手,准备一起围杀他。

    目睹这一战的玩家足足有近万人,楼外楼整整一层的桌椅板凳都被打烂了,枪气纵横十几丈,动静之大惊动了半个杭州城!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风云三使两死一伤,杨逍更被惊艳一枪轰掉了半条胳膊,重伤遁走!此战阿飞大获全胜!他提着红缨长枪,站在楼外楼的最高处目送杨逍逃遁的画面,巩固了他在后黑暗时代“三帮一苦”中的超然地位。

    眼尖的玩家们发现,阿飞的内功比以前更高了。甚至精通乾坤大挪移的杨逍都不敢与之对掌。有人认为阿飞当时完全可以杀了杨逍的,但最后却有意放走了他。便有人去问阿飞原因,阿飞只是说自己虽然获胜但内力损耗极大,不足以杀了杨逍。

    江湖日报对这个说法报以怀疑的态度。著名撰稿人万里云说,阿飞的玄冥真气已经练到了六级,内力生生不息哪有不足的道理?或许对以前灭了整个明教的举动有些内疚,所以他故意放过了杨逍。但有玩家反驳,说阿飞只是想留下杨逍,给自己的江湖增加更多的乐趣。

    阿飞对这些说法都没有表态。他只是想,杨逍下一次还会带谁来呢?黄药师吗?那货可真是强,自己可能干不过啊……

    ------红缨记------

    又过了一两个月,杨逍没有再出现。但长枪门却是热闹了起来。这一天,大师兄赐你一枪纠结了一支队伍,集合了苦命的阿飞、三戒、常言笑、左手刀、百里冰、秋风雨、狐狸未成精等一干精英。他们受客卿长老墨不语的指示,准备去福建沿海找一个人。

    起因是这样的,据说有玩家在福建沿海的那块区域见到了一个NPC,拽拽的模样像极了厉若海。这个消息让长枪门上下甚是激动,墨不语当即决定,组建精英团队去打探一下。若是传言属实,一定要将厉若海迎回长枪门。

    若有厉若海在,长枪门的影响力就会更大。尽管它现在已经是魔山八门的第一位,更有阿飞这个金字招牌不断忽悠新手玩家加入。但是墨不语却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要长枪门压过华山和峨眉,做江湖第一大门派!

    这个野心着实不小,赐你一枪和阿飞都认为十年八年之内是不可能。而且即便是日后规模上去了,散漫的门派作风依旧是个大问题。但无论如何,迎回厉若海的事情却可以一试。

    没多久,这个“迎回亲人厉若海小队”简称“迎亲”的队伍便出发了。在准确的情报支撑下,他们顺利的抵达了一个海边的小村子。这就是传闻中见到疑似厉若海的地方。兴奋的大伙儿当即将这个小村子翻了一个遍,结果没有一点儿发现,用三戒的话说,连厉若海的一根毛都没有找到。

    众人都很失望,心想这应该是一个假情报了。那常言笑便安慰道,即便不是假情报,大伙儿找到了厉若海也不见得能够将他迎回去,参考峨眉的失忆妇女灭绝师太就成了。新出现的厉若海,可是对大伙儿一点都不熟悉的厉若海啊!

    人们当然知道此节,只是原本的情怀已经根植在长枪门众人的心中。那三戒手里拿着厉若海的丈二红枪,只是唉声叹气。

    为了寻回厉若海,他们甚至带来了厉若海原本的兵器,但看起来这次要失望了。

    便在人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忽地一个声音远远道:“你们是什么人,怎地有我邪异门的兵器?”

    这熟悉的声音让众人一惊,大伙儿转头看去,却见一个高大英俊颜值爆表的男子,正负手站在一棵大树下冷冷的看着他们。他虽是空着手,但站在那里的身躯异常的笔直,浑身的气势冲天而起,仿佛是一柄随时都会刺出的长枪!

    这副容貌令人过目不忘,对长枪门的人尤是如此。

    他是厉若海!

    厉帅!

    大伙儿都惊呆了,一瞬间那过往的记忆喷涌而出。那三戒大喊一声:“厉门主!”旋即整个人便是哭爹喊娘的扑了上来。这个厉若海却是皱了皱眉,伸手一巴掌便把三戒拍到了地上。他刚要说话,又有两个姑娘玩家哭喊着“亲人呐”就朝他身上蹭着求抱抱,厉若海脸都青了,喝道:“好胆,竟敢来我邪灵的地盘撒野!”说着便是以手作枪,燎原枪法小试牛刀,将几个不知好歹的玩家都刺倒在地。

    赐你一枪见状及时阻止了众人的情绪爆发,他强压激动,整理衣服上前见礼道:“前辈,我们是来带你回家的!”

    厉若海一愣,旋即阴沉着脸道:“胡说八道,我的家在邪异门!何来回家之说!”

    赐你一枪早有心理准备,也不失望,而是将以往的事情慢慢的说了一遍,尤其是着重歌颂了双方联手的那段可歌可泣的岁月。他一面说还一面打量着厉若海的反应,那厉若海听着却甚是诧异,良久打量了一下众人,忽地冷笑道:“这么说来你们都是用枪的……嘿,我会委身你们这个小门派?厉某实在想不通!”

    “那是因为东方不败!”赐你一枪道。

    厉若海却是仰天一笑,道:“可现在没有东方不败了,我也不认识你们。你们走吧!”

    众人哪里肯走,还要再说,厉若海却是冷笑一声,脸色转怒道:“且不说你们所言真假,即便是真有此事,你们还以为厉某现在还会跟着你们回去吗?别自以为是了!”

    赐你一枪语塞。大伙儿也都是不说话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面沉如水。

    是了,当年的厉若海之所以肯栖身长枪门,大半的原因是东方不败。但现在没有了东方不败的压力,厉若海还会前往长枪门吗?这可是一个没有以往记忆的厉若海,他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只会根据自己以往的性格决定自己的行为。这样的厉若海是不可能加入长枪门的,即便是众人说破了天也无济于事。

    就像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对你说他是和你生死多年的好兄弟,现在咱们继续愉快的玩耍吧!这换成任何人都不会接受的。

    阿飞叹了口气,说实话他也很失落。

    能够见到厉若海原本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是系统该死的设定却让这一切变得尴尬了。那厉若海又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了三戒手中的丈二红枪上,冷冷道:“不过厉某的兵器不允许旁落他人之手。诸位,我要取走了,免得你们拿着它招摇撞骗,破坏我邪异门的名声!”说着他直接动起手来,竟是要抢走丈二红枪。

    众人连声“哎呀”,不得不和厉若海撕巴起来。此时的厉若海,虽然不是当日在秣陵城下大战东方不败的厉若海,却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五绝高手。加之众人不想伤他,斗起来更是缩手缩脚。在赐你一枪“抓活的”的口号下,阿飞甚至弃了红缨空手与之对招。

    结果可想而知,那厉若海的空手功夫也是极强,他瞅准了一个空挡,终于从三戒手中抢到了红枪,顺便一脚踢飞了不敢还手的三戒。不过他也被阿飞拍了一掌,借势飞出几丈,站在远处冷冷一笑。

    “丈二红枪我取走了!胆敢再上前一步,格杀勿论!”

    一道枪气在地上划过,留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这句话吓住了众人的脚步,大伙儿万般无奈,心想这算是个什么事呢!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大伙儿看向阿飞,阿飞只能捏了捏手腕,掏出红缨道:“我早就说你们的法子不行了吧!别废话了,让我把他打晕了带回门派再说!”

    众人一愣,心想这倒是个法子。

    那厉若海却是怒极反笑,一抖丈二红枪道:“好胆!哪里来的夯货,竟想把厉某人打昏带回去,就连庞斑浪翻云都不敢说这个大话!好,今日我就大开杀……”

    说到这里他忽然间身子一震,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长枪兀自做了一个朝前举起的姿势。众人都等着他下面的话,但是十秒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厉若海依旧是保持这个姿势不变,仿佛被人点了穴道一样。

    众人都惊呆了,又等了一会那赐你一枪大胆上前,轻轻的戳了戳他。结果他依旧没有反应,连眼珠子的神采都没有变化。大伙儿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纷纷看着阿飞,道:“阿飞,你刚才不会一巴掌把门主冻僵拍死了吧!”

    阿飞喷口老血,道:“我要是有这本事,我就是第二个东方不败了!”

    “那厉若海是怎么回事?系统出错了?”

    “我觉得是掉线了。”

    “胡说八道,NPC怎么会掉线!”

    “这些高级NPC都是真人扮演,掉线也不足为奇。”

    众人七嘴八舌却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赐你一枪无奈,只能指挥大伙儿先将变成木头人的厉若海带回去再说吧!于是三戒和常言笑将雕塑般的厉帅哥抬了起来,像抗木头一样抗起。厉若海此时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了,保持那副举着长枪的姿势纹丝不动。大伙儿担心他醒来之后又要胡闹打架,便是找了根结实的绳子将他捆了一圈。

    这个解决方案倒也不错,众人心想即便这货不领情,带回去先在长枪门的小黑屋关个几天,再晓以大义,说不定就成了。

    走不多远,三戒忽然间感觉到硬邦邦的厉若海动了一下,口中发出“咦”的声音,竟是苏醒过来了。这一下三戒和常言笑吓了一跳,两人失手把厉若海一扔,那厉若海刚刚苏醒就被扔到了地上,结结实实的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大伙儿也都是发了一声喊,有人叫“醒了”也有人叫“他又上线了”,一时间各自掏出兵器,结结实实的将他围了一圈。

    那厉若海撅着屁股慢慢爬了起来,鉴于身子还被绳子捆住了,这个动作有些缓慢。好半天他才坐起来,看了众人一圈,忽然间脸拉的极长。

    “混蛋小子们,竟然敢把我捆起来!快些给我解开!”

    众人都是一愣,忽然间觉得厉若海的语气有些熟悉。

    厉若海见众人一动不动,又是大怒,道:“发什么呆?是门主我回来了!阿飞、一枪、三戒,快点给我解开绳子!否则回到了门派,我让墨不语抽你们的大耳刮子!”

    众人足足愣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来,那阿飞大叫一声,颤抖道:“你,你是哪个厉若海?”

    厉若海怒道:“自然是我这个厉若海。”

    “你这个厉若海又是哪个厉若海?”

    厉若海大怒,道:“是为了给你出气,捅了楚留香一枪的厉若海,也是和东方不败死磕过的厉若海。现在知道了吗?你们若是再不给我松绑,我就罚你们今天加班练功!”

    众人这一下登时惊喜交加,这些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寻常的厉若海绝对不可能清楚。而且他说话的语气和神色,和以前的厉帅一模一样!

    原来真是那个厉若海回来了!

    于是大伙儿欢呼一声一拥而上,赶紧将他扶起解开了绳子。几个人抱住他又跳又笑,厉若海心知前因后果,他叹了口气,终于是张开手臂抱了抱众人。

    这个举动让数月的别离和生疏烟消云散。众人实在想不到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之前的厉若海明明是一副陌生的样子,难道这都是装出来的吗?

    厉若海深深地看了一圈众人,却也是感慨唏嘘。他摇头叹口气道:“这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意。我本来已经没有了这个记忆,但是在拿到丈二红枪之后,系统便是触发了我的回归任务。这丈二红枪,凝聚了我的武道精华,原是我留给你们作纪念的。不过我的记忆也在它上面,拿到了它,以前的我就回来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想必方才那短暂的断线行为,应该是系统找到扮演厉若海的真人,将记忆重新植入的过程。还别说,真有点像系统断线。

    大伙儿一个个喜形于色,别提有多高兴了。厉若海将众人都看了一遍,感慨满怀,大赞众人武功大有进步。尤其是苦命的阿飞,甚至都可以与他一战了。那阿飞得意洋洋,忽然想起一事,激动的问道:“厉帅,你说你的长枪上有你的记忆,那旁人若是也留下一些东西,是不是他们也可能回归了?”

    厉若海点点头,道:“这是系统的设定,原是没错的。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留下这样的东西,如果我对你们的认可度不高,死后什么都不会有……”

    阿飞却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放出了赤兔马,纵身一跃骑了上去。赐你一枪赶紧道:“你要作甚?今晚还有给厉帅的庆祝酒宴呢!”

    阿飞却兴奋道:“我去几个地方转转,很快就回来!”说着他一拉缰绳,赤兔马恢恢一声,扬蹄飞腾而去。有人甚是不解,不知阿飞到底要去做什么,百里冰却是轻轻道:“他是去找郭襄和何足道了。别忘了,何足道曾经留下一尾琴,而郭襄则是留下了倚天剑……”

    众人这才恍然,一个个感慨唏嘘。那厉若海眯了眯眼睛,看着阿飞远去的背影,却道:“小姑娘,这小子还是像根木头一样吗?”

    百里冰一愣,只是淡淡一笑。过得一会,远处那马蹄声忽又响起,竟是苦命的阿飞又回来了。却见赤兔马奔腾如雷,如一团火一般飞速而返。到了近处却做了一个潇洒的急停转身,那马背上的阿飞轻舒猿臂,将百里冰拉了上去,口中却笑道:“差点儿把你忘了。走吧!”

    说着他带着百里冰又风风火火般的去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

    ------

    烟花四月,草长莺飞!

    火红的赤兔马化作了一道溢彩流光,仿佛穿梭云端。百里冰坐在马前,紧紧的抓住阿飞手臂,迎面暖暖的风让她深深迷醉,好一会儿她才轻声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阿飞纵马一笑,朗声道:“我们要去峨眉金顶,昆仑绝壁。还要去诸葛神侯府,大内皇宫。江湖这么大,有太多的地方要去转转了!”

    百里冰轻声一笑,道:“那我们说不定可以碰到云中龙和风衣玲那俩人呢!”

    “何止啊!”阿飞哈哈大笑,“若是去了古墓派,还能看到杨过和小龙女呢!说不定还可以看得到慕容复和阿碧,李寻欢和孙小红,张丹枫和云蕾,哦,还有叶孤城、楚留香,还有令狐冲那一家子……你说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百里冰不知道,她抬起头看着前面的江湖,目光中满是向往。

    《全书完》

    ------附红缨记的感言------

    终于完本,感言不多。

    有读者“威胁”作者君说,只有完本的作者才有发言权,所以我为了可以说一些感慨,强迫自己坚持写完啦!

    其实只有几句话:

    1.写这本书就是一个意外,不得不说人生就是由很多意外组成的。

    2.本书的主角,很多人说是苦命的阿飞。其实作者君心里真正的主角是那些武侠人物。阿飞只一个引子将他们串起来而已。这里面牵扯到一些情怀,相当于写原著的后传了,毕竟这是作者君想要的结局。只可惜限于作者君太懒,还有一些人物没有写,比如步惊云、聂风、无名、雄霸、石破天、胡斐、陈家洛、韦小宝和他的七个夫人们……

    3.因为没有大纲,所以很多地方写的一地鸡毛。

    4.写完就不用熬夜了,也不用出差的路上还埋头码字了,最重要的是,再也不担心读者们用打赏和送月票这种卑劣的方式给我压力了。耶!

    5.最后,作者君的第二个宝宝即将出生了,恭喜我吧!在照顾新宝宝期间,无新书计划。至于原来的捕妖记作者君也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感谢读者,真佩服你们,这么冗长和混乱的书都能读下来。最后喊一句:自由的人生万岁!(未完待续。)22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