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厨道仙途 > 第239章 受人欢迎的仙厨
    面对众人的热情,宋皓不厌其烦,偏偏还不好恶语相向,人怕出名猪怕壮,他现在算是体会到名人的烦恼。

    无可奈何,正想着怎样逃之夭夭。

    而就在这时,人群突然骚动起来,像着两边分开,一队修士映入眼帘,为首的是一相貌威猛的大汉。

    “是千影宗主,他怎么来了?”

    “这还用问么,自然是听见这儿出现了仙厨。”

    “也对,仙厨地位超然,原本就是各宗门势力的座上客,如今来到此处,那烈铁空忝为地主,是应该亲自接待的。”

    ……

    周围,众修士的声音传入耳朵。

    宋皓则大惊失色,千影宗主,不就是那侏儒的兄长么?

    自己此行,想要灭杀的,就是这家伙……然后,他你居然来亲自迎接我来了。

    老天爷,你确定这不是在逗我?

    宋皓此刻的心情,真的是难以用言语来描述,那感觉,就如同哔了狗。

    他认不出我,他认不出我。

    宋皓的小心肝儿,噗通噗通直跳,在心中祈祷。

    虽然来之前,他已经推论过,对方认出自己的可能性不多。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别忘记,这可是在龙潭虎穴里,一旦身份暴露,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身陷重围,能否杀出去,可不太好说,到时候,只能启动随机传送符!

    满心忐忑,当然表面上,宋皓可不会表现出什么,毕竟那只是就最坏的情况来说,实际上,对方能否认出自己,可还不太好说。

    而这一眨眼的功夫,烈铁空已来到面前了,满脸堆笑,冲着宋皓抱拳行了一礼:“贵客远来,烈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对方表现得极为客气,而将这般态度看在眼里,宋皓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对方果然不认识自己。

    “烈道友不用客气,在下不请自来,还望不要介意。”

    俗话说,入乡随俗,此时混迹在这群修士之中,宋皓说话也变得这样文绉绉地,若是让自己那些损友晓得,不被他们嘲笑个一年才奇了怪了。

    “呵呵,道友客气了,像你这样的仙厨,肯驾临此处,让敝派蓬荜生辉,道友若是不弃,不如随我去贵宾楼如何?”烈铁空十分热情的邀请着,而看他的表情,竟有一分忐忑,仿佛害怕宋皓不同意似的。

    “也好。”

    与同龄的大学生相比,宋皓较为早熟,也颇为懂得察言观色,得到对方的邀请之后,他即便早已做下抉择,还是装模作样的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才点头同意了。

    “哈哈,那太好了,那便由本宗主亲自带路,送你去贵宾楼好了。”

    烈铁空十分欢喜,态度更是热情以极。

    “请!”

    一队千影宗的修士在前面引路,烈铁空则亲自在一旁陪着,与宋皓像前面走去了。

    围观的修士除了羡慕还是羡慕,他们来到这里,虽然也有免费住宿,但设施服务,也不过与普通的五星级宾馆差不多,哪里能与仙家标准的贵宾楼相比呢?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于是有修士感叹着。

    “哼,有什么好气的,你又不是仙厨。”

    “就是,这可是羡慕不来的。”

    ……

    议论声此起彼伏,随后众人渐渐散去了。

    只留下那孑然一身,穷困潦倒的老者,望着宋皓消失的方向,他的眼中满是怨毒,自己觉不会那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

    “你等着。”

    他喃喃的说了一句,跺了跺足,随后也于人从中,消失掉了。

    ……

    另一边,烈铁空一改暴躁的性格,正满脸陪笑的,带着宋皓前往贵宾楼。

    “不知道道友仙乡何处,在什么灵山洞府修炼呢?”

    “那个……陆某只是散修一个,四海为家,谈不上什么仙乡洞府。”宋皓淡淡的说。

    这个他可不敢信口胡诌,一不小心,很容易露馅儿的。

    “哦,原来道友是在外云游,那你是师承哪位前辈呢?”

    “我师尊是……啊,那个,没有,我是散修,没有师傅。”

    宋皓冲口而出,话说到一半,却又突然改口,仿佛差点失口说出什么秘密,一脸的心有余悸。

    当然,他这么做,都是故意。

    真真假假,扮猪吃虎,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师傅,既会有所顾忌,也对自己接下来的行事,大有好处。

    不得不说,宋皓演戏还是很有天分的,对方不虞有他。

    就此认定,眼前这小家伙,不是出身于名门大派,就是某世外高人的弟子,只不过极少外出,经验浅薄,于是越发下定决心,要与其交好了。

    态度变得更加的热情。

    而宋皓则打起精神,一心装纯,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扮猪吃虎,他也没想到,福祸相依,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成为敌人的座上客。

    如今,敌明我暗,要怎样利用这个优势,神不知,鬼不觉的达成自己的目的呢?

    一时间,苦无良策,不过时间还很多,自己可以从长计议。

    不着急。

    ……

    就这样,十多分钟过去,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些宫殿式的建筑,雕梁画栋,华丽异常。

    “这儿就是贵宾楼,道友请。”

    很快就已临近,细碎的脚步声传入耳朵,从那宫殿中走出一名身穿华服的美貌少女,大约十六、七岁年纪,冲着烈铁空敛衽一礼:

    “参见宗主。”

    “静师侄,这位陆道友,乃是本尊的贵客,你要好好伺候,绝不可有分毫怠慢,否则……”

    对方话没有说完,但威胁警告的意味儿,已是十足。

    少女吃了一惊:“宗主放心,师侄一定尽心。”

    对方偷偷打量了一眼宋皓,但除了有一点小帅意外,却实在没有看出这如同邻家大男孩一般的少年,有何过人之处。

    当然,她也不敢一直无礼的将对方盯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宗主既然如此吩咐,自然有他的道理,自己不用清楚,乖乖的照做就是了。

    “陆道友,老夫还有事,就将你送到这里,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对我这位师侄说,千万不要客气。”烈铁空的态度热情以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