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4章:节操去哪里
    上午八九点钟,暖暖的阳光洒落,驱散了最后一丝寒意。

    野狼团门前,一道少年身影在阳光下拖的很长,赫然正是许言,他贴着警戒线站立,涎着脸对前方不远处的哨兵诉说着。

    “班长,给个机会呗。”

    “班长,我只是想要进入部队,拜托通融一下,让我进去呗。”

    “你们不会是还在生我的气吧,是,我承认,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欺骗你们,害你们受批评,可是我真的没什么恶意,出发点也是为了进入部队,成为像你们一样的英雄,保家卫国为人民服务…你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一群人,胸怀像大海一样宽广,肯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的,对不对?”

    许言喋喋不休的诉说着,不时的就会向前挪动两步,试图跨过警戒线,可是任他舌灿莲花,却丝毫无法打动哨兵,两人一直盯着他,每次看到他跨过警戒线,就会毫不犹豫的上前驱赶,或者是干脆抬高枪口,警告他退出警戒线外。

    “班长,别这么无情嘛。”

    许言刚刚被枪口逼退,老实了没有几分钟,又再次涎着脸靠近。

    先前跟许言有过交涉的那名哨兵,无奈的翻翻眼皮,从哨岗上走下,再次将许言驱赶出去,这一次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无奈的开口。

    “你纠缠我们也没用,我们不可能让你进去的,你想当兵的想法我们特别能理解,可是也请你理解我们的难处,如果放你进去,我们是要受处分的…今年招兵期已经过了,如果你真的想当兵,那就明年再来吧。”这是许言被轰出部队后,哨兵第一次跟他说话。

    三天里,他们已经被许言缠怕了,这家伙就是个无赖,能说会道,察言观色,懂分寸,识进退,你一有发飙的趋势,他二话不说立马服软后退,过一会又悄悄凑了上来,让人不胜其烦,却生不起恼意,这也是许言一直纠缠不休,却没有被强制驱逐的原因。

    一听哨兵开口跟自己说话,许言立时来了精神,拉住的手感激道,“班长,我就知道你面冷心热,是世界上最可爱可敬的人…”

    一番糖衣炮弹,并没有砸晕哨兵,后者有些不耐烦,又要去摸枪,许言忙松开他,拍胸膛道:“班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如果继续纠缠你们,那就太不上道了。”

    迎着哨兵怀疑的目光,许言面色一变,可怜兮兮道:“可是,我真的想入伍当兵,班长,您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交游广阔,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指点小弟一下…”

    “这事得找首长!”哨兵留下一句话走开。

    “谢谢班长,可是你看我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哪个首长好说话,要不回头你给我提点一下…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谢谢班长,你真是个好人!”

    ……

    日升日落。

    眨眼又是两天过去。

    这一天一大早,许言就来到部队门口,看到两名熟悉的哨兵,他自来熟的上前打招呼。

    “两位班长,早啊!”

    “班长,你们整天站岗累不累呀?”

    “班长,这么干站着怪无聊的,咱们说说话呗!”

    “班长,唐觉唐连长什么时候来呀,他真的可以让我入伍吗?”

    许言喋喋不休的说着,惹得两名哨兵暗暗恼火,左侧那名哨兵眉头一挑,低声喝道:“闭嘴,再说话就不帮你了。”

    许言闻言,忙举起手道:“别呀,班长,你们不想我说话,我不说话就是了,千万别不帮忙呀,回头唐觉唐连长来了,你们一定要提醒我…”

    在两名哨兵凌厉的眼神下,许言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默默的等待起来。

    五六天的时间里,许言凭着不屈不挠的精神,以及三寸不烂之舌,渐渐的跟两名哨兵混熟了,也从他们口中得到了一些部队的情况,知道在部队门口死缠烂打是没有用的,必须得首长点头才能进入部队,团长钟鼎那边是不用想了,倒是侦察一连长唐觉,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唐觉,野狼团侦察连连长,军事素质过硬,屡次带领侦察连,在团比旅比乃至军区比赛中夺得名次,是团里的大红人,肩负团里荣誉与使命的同时,也拥有破格招选人才的特权,哪怕是过了招兵期,只要你有过人的天份与特长,只要你能够得到他的认可,一样可以进入部队。

    安静了一阵,许言又忍不住开口,“班长,唐连长什么时候到,他真的能让我入伍吗,他这人性格怎么样,好不好相处,有没有什么特别爱好,喜不喜欢人拍马屁…”

    两名哨兵一脑门的黑线,左侧哨兵眉头一挑,正要让许言闭嘴,恰在这时一辆军用吉普驰驰来,哨兵抬眉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唐连长来了”,接着便眼观鼻鼻观心,如同雕塑一般站的笔挺,就像刚刚说话的不是他一般。

    吉普车减速,并在部队门前停下,许言利索的凑了上去,道:“唐连长您好,我有事找您,可以聊聊吗?”

    唐觉透过车窗看去,看清许言的面庞,有了瞬间愣神,与钟团长一样,他同样感觉许言很是面熟,却一样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唐觉从车上下来,两人走出几步,来到部队大门一侧的空地上,唐觉停下脚步,问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我叫许言,是来毛遂自荐的,我想进入部队。”许言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表明来意。

    听到许言的话,唐觉眉头微微上挑,“今年招兵期已经过了,想要进入部队,下一年再来吧。”

    “就是不想等到下一年,我才来找您的,您掌握有特招名额,可以破格录取一些优秀的人才。”许言顿了顿,拍拍胸膛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优秀人才,而且比你找的所有人都要来的优秀。”

    “你倒是挺自大!”

    唐觉盯着许言,双眸炯炯,如刀似剑,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压迫。

    许言毫不示弱的与之对视,丝毫没有受到他气势影响,并对他的话进行了更正,“这是自信!”

    “我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如此自信。”许言桀骜的姿态,引起了唐觉的兴趣,他看了看手表道,“给你一分钟时间说服我!”

    “我身体素质很好,智商高达一百八,而且辩才无碍,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子。”许言将自己的特长说出,眼见唐觉不为所动,他眼珠子转了转,道:“唐连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我?”

    迎着唐觉疑惑的目光,许言嘿嘿一笑道:“就是我冒充钟团长侄子的事情。”

    “别的事情,我说了您也不知道,可是这件事不同,这件事就发生在部队里,你应该是听说过的,也足以证明我的聪明才智了吧。”

    聪明才智!

    听了许言的话,唐觉瞠目结舌。

    部队就这么大,许言冒充团长侄子的事情,唐觉自然不会没听说,可是正是听说了,他才感到诧异,这明明是无赖的欺骗行径,怎么到了他嘴里就成聪明才智的证明了。

    冒充人家侄子被识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也太恬不知耻了吧,节操呢,他的节操去了哪里?

    “你觉得这件事很值得炫耀?”唐觉反问。

    “当然…不觉得。”许言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不过看事情,不能太片面,而应该多面化,虽然这件事从某些方面来看是不对,可是也从侧面反应出了我的机智,不是吗?”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是人才!我能够通过层层守卫,进入到部队中,跟钟团长面对面交谈,这本身就是实力的一种,这种能力放在企业中可以成为销售骨干,放在部队中则可以成为优秀侦察兵…”

    许言侃侃而谈,唐觉面色变幻,确实有一些心动,许言说的虽然是歪理,可是却也未尝没有道理,可是这家伙恬不知耻的嘴脸,实在是惹人讨厌,因此他再次看了看时间,不耐烦的打断许言的话,“时间到,很可惜,你没能说服我。”

    许言后面的话戛然而止,眼见唐觉转身就走,他忙跟了上去,道:“连长,别走嘛,您听我说完,我这只是特长之一,真正的特长还没说呢…”

    “如果你说的特长,就是这种恬不知耻的诡辩之词的话,我想你是进不了部队的,我们部队需要的是铁血军人,是有毅力有坚持有热血有理想肯牺牲肯奉献的男子汉,而不是你这种仗着有点小聪明耍嘴皮子的人!”

    唐觉说完这番话,人也到了吉普车前,上车,打火,离去。

    许言愣了一下,并没有懊丧失望,反而打蛇随棍上的扬声喊道:“谢谢连长提点,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绝不单单是嘴皮子厉害,还是一个有毅力有坚持有热血有理想肯牺牲肯奉献的真正男子汉!”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