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6章:因为老子愿意
    建设永远比毁灭来的艰难!

    在给人留下坏印象之后,再想让对方改观,无疑要花费更多的努力。

    许言现在便是如此,被发现作弊已经过去十天了,这十天里他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每天在部队外站军姿蹲马步,极力的想要弥补自己缺失的信誉,脸上身上的汗水从没断过,却依然于事无补,唐觉再也没有多看过他一眼,似乎已经对他死心。

    蹲完半个小时马步,许言喝了些盐水,略微歇了几分钟,深深的望了一眼部队,又重新站了起来,这一次是站军姿。

    单见他两脚分开六十度,两腿挺直,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挺胸、收腹、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后张,身体微微前倾,使重心压在前脚掌,站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姿。

    许言稳稳的站在原地,不摇不动,宛如一尊雕塑,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腔,以及面颊上无声流淌的汗水,证明他是一个人。

    有人说站军姿,是一切军事动作之母,可以将体内的气跟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骨骼最佳的协调兼顾,将气与力完美的舒展,形成了一体最大的合力,站成一棵挺拔的劲松。

    许言现在感觉自己就是那棵劲松,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按照父亲一直教他的办法,他似乎真的感觉到体内有气流动,一股从小腹顺着两腿向下,使两腿挺直夹紧如柱,双脚虎虎生威,紧紧抓住地;一股从小腹向上,散至两肩与头顶,使肩平头正顶住天,眼盯前方不斜视,风吹沙迷眼不眨;一股收腹提臀,护住身体,使身体如钢铁一般坚固…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双腿也沉甸甸的,像是灌了铅一般,全身更是无一处不酸疼,可是他却咬牙坚持着…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认输”这个词,唐觉越是无视,越是激起他的斗志,对方不是不屑一顾吗,那他便坚持到对方认可为止!

    眨眼又过去了几天,这一日许言正在站军姿,天上忽然飘起了小雨,雨水合着汗水模糊了双眼,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许言挺立如松,双眸一眨不眨,眼眸深处,有一股不屈的狠劲闪烁…

    就在许言咬牙坚持之时,一辆写着东海晨报字样的商务车,从部队门口驰过,车上一名时尚的美女记者,不经意间看到雨中的许言,忽然冲着开车的司机喊道,“停车!”

    “怎么啦?”司机踩下刹车,车子靠路边停下。

    时尚女记者朝着许言方向一指,道:“倒回去!”

    “寻常军人站军姿而已,没什么可采访的吧!”司机撇嘴道,对此不以为意,不过却依言将车子倒了回去。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许多人都有当兵情节,如果咱们采访到了猛料,并将之报道出来,相信民众会感兴趣的。”

    女记者眼眸闪烁,一瞬间便想起了好几个标题,比如“揭秘部队真实生活”、“雨中军姿展军人之魂”、“问题军人雨中受罚”之类的,越想她就越觉得有深挖的价值。

    车子倒回到许言身旁,车窗随之摇下,女记者透过车窗,冲着许言问道:“你好,我是东海晨报的记者张岚,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许言甩甩脑袋,将脸上的雨水甩落,定睛朝着女记者看去,却见她看起来二十一二岁,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却难掩其玲珑凸凹的好身材,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要经常四处奔走采访,她保持长期锻炼的身体,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露在套装外的肌肤,雪白的令人目眩。

    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眼瞳,精致没有丝毫瑕疵的五官下,是一双东方罕见的碧色眼瞳,翡翠双瞳深邃如梦,带着难以言表的诱惑,既有少女的青涩,又有几分成熟女性的妩媚,青涩与妩媚在其身上完美的结合,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片刻的失神之后,许言便回过神来,眉头不悦的蹙起,虽然张岚是美女不错,可是对方的态度,却让他很是不爽,想要采访他却连车子都不下,也未免太大牌了一点,再加上在部队外连续站了近半个月的军姿,却始终无法打动唐连长,许言心头也有几分急躁,因此面对张岚的问话,他眼皮一翻,直接选择无视。

    见许言看着自己发呆,张岚好看的眉头一挑,眼底多了几分不屑,以为许言跟那些觊觎她美色的臭男人一样,被自己的美貌给迷惑了呢,便直接问道:“你是军人吗?”

    “不是!”许言淡淡开口。

    听许言这般说,张岚越加兴致高昂,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站军姿?”

    雨点飘落而下,落在商务车顶,又反弹在许言脸上,让他本就有些酸涩的眼睛,越加不舒服起来,面对张岚的询问,许言不耐烦道:“我要站军姿,请你们不要打扰我。”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采访你一下怎么啦,耍什么大牌,以为自己是大明星不成,我告诉这是很好的上报出名机会,许多人求着我们采访,我们还不采访呢,你别不识好歹!”司机不忿道。

    一听这话,许言顿时恼了,眼见张岚笑吟吟的,虽然没有赞同,却也没有制止司机的话,显然也是这个态度,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勾唇道:“你们想知道什么?”

    如果是大嘴或者潇洒在这里,一定会知道这时候的许言绝对不能招惹,最好是有多远躲多远,不然的话指定要倒霉,只是张岚两人并不知道这些,还以为许言心动了呢,两人对视一眼,张岚问道:“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站军姿?”

    “老子为什么写道德经?”许言不答反问。

    “为什么?”张岚一头雾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不明白他这话,跟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因为老子愿意!”

    冷冷的话语出口,许言转身走开,留下张岚目瞪口呆,继而恼羞成怒。

    “你给我站住!”张岚勃然大怒,作势要下车找许言理论。

    司机连忙拦住她,劝道:“张岚,算了,跟这种没教养的人没什么好说的,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报社还等着咱们的稿子呢!”

    在司机阻拦下,张岚嗤嗤的喘了几口粗气,狠狠的瞪了许言一眼,愤愤道:“你给我等着,我一定曝光你的丑态!”

    张岚愤愤的回到办公室,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打开电脑便开始编辑新闻稿,很快一篇讨伐许言的稿子落成,洋洋洒洒一两千字,对许言极尽抹黑之能事,说他是部队的蛀虫,抹黑了军人形象等等。

    仔细的检查两遍,张岚满意的点点头,敲响了主编室房门,并将稿子交给他审核,希望可以将之报道出来,然而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转折。

    主编对张岚拍下的照片非常感兴趣,只是对于她的稿子不认同,态度坚定的要让她修改,甚至连标题都定好了,叫做“部队外的劲松”,稿子的内容,也由原来的讨伐许言,变成热血少年心存大志,为进入部队保家卫国,而在部队外劲松般坚持…

    听到主编的话,张岚一下子傻眼了!

    她是要抹黑许言,是要他好看的好不,怎么能赞扬他呢!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