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11章:敲打许言
    连续扔了数次,虽然每次都有进步,可是进步幅度却越来越小,想要超越杜振,基本上没啥希望,这让许言暗暗着急起来。

    他可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唐觉预期,还以为考核标准是在所有项目上,都要超越比试对手呢!

    “连长,我再试一次!”

    许言焦急的说了一句,又要继续尝试,可是这一次却没能如愿,唐觉咳嗽一声,道:“好了,这个项目到此为止!”

    “连长,我还能仍得更远的。”许言急忙开口,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不然的话今年怕是真的无法进入部队了,还怎么赢得跟校花的赌约,抱得美人归,走向人生巅峰!

    唐觉莫文远两人见许言如此焦急,顿时明白其想法,莫文远轻笑一声,解释道:“其实你也不用急,以你的表现…”

    不等他莫文远的话说完,唐觉直接打断他的话,故作不屑的对许言道:“算了吧,你就算是再扔一百遍,也不可能胜过杜振的,这一局你输了,机会已经给你了,不过现在看来,你并不符合特招标准,你走吧,以后不要在部队门口纠缠了!”

    一听唐觉这么说,许言顿时急形于色,恳求道:“连长,不要啊,在扔手榴弹上,我是胜不过杜振班长,可是差距也已经非常小了,你就通融通融好不好,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可以超过他的…”

    眼见唐觉不置可否,许言继续道:“连长,我不是力量型的,而是智慧型的,你再测试一下我别的方面呗,我保证能够出色的完成考核,你不要这么决绝嘛,就算是一项不过关,也得给次复活的机会不是?”

    许言抓耳挠腮,极力的想要说服唐觉。

    周围众老兵一个个瞠目结舌,不明白许言这是唱哪出,不过很快他们便反应过来,知道许言这是觉得自己输掉了扔手榴弹,以为自己的考核不过关,会失去进入部队的机会,一群人神色顿时古怪起来,一个个憋着笑,心头暗想:这小子真滑稽,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有多么惊艳,别说是唐觉不会赶他走,就算是他现在自己要走,只怕唐觉也不会答应!

    众人饶有兴致的盯着许言,见他一改先前的臭屁嚣张,变得献媚而低声下气,顿时像三伏天喝了碗酸梅汤一般,那叫一个酸爽!

    眼见姿态也做足了,唐觉暗暗朝着莫文远递了个眼色,后者顿时会意,轻咳一声,道:“连长,我看这小子表现的也还不错,虽然扔手榴弹没有通过考核,不过差距也不是太大,要不咱们就再测试测试观察观察!”

    唐觉故作为难,如此沉吟片刻,眼见许言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这才点点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再测试测试。”

    许言听了这话,这才松一口气,忙不迭的道谢,并拍着胸膛保证,“谢谢连长,谢谢排长,后面我一定会加倍努力,超额完成考核的。”

    “连长,接下来考核什么?”

    “打靶!”

    唐觉淡淡的吐出这么两个字,当先朝着吉普车走去,莫文远许言两人快步跟上,三人坐上车朝着靶场进发,一群老兵见状,也纷纷追了上去。

    前面的测试许言表现的堪称完美,剩下的就是此次考核的最后一项,也是唐觉最看重的一项——打靶!

    三人心情都颇不平静,唐觉与莫文远是心怀期待,而许言因为前面表现的“不尽如人意”,脸上少了几分随意,多了三分凝重。

    三人很快到了靶场,此时靶场并没有人训练,倒是有十几名老兵正在校枪,唐觉是团里的红人,属于在团里能横着走的人,跟靶场负责人打声招呼,对方立马带着他们来到靶场,唐觉低声对着莫文远吩咐一句,后者面色古怪的离去,取了一把95式自动步枪来。

    “95式自动步枪来,5。8毫米口径,30发塑料弹夹供弹,可分为单点射和连发,连发每次可发射3-5颗子弹…”唐觉嘴里介绍着枪械特性,脚下却是不停,走到一处靶位前站定,将枪交到许言手里,朝着二百米外的靶子一指,道:“从这里打那个靶子,一共十发子弹,超过九十环算你过关!”

    靶位陈设简单,一张毛毯铺在地上,上面有一个凹槽,正是搁枪的地方,正前方200米处,有一个半人形靶牌,与靶位成一条直线。

    许言弯下身子,趴在毛毯上,将枪放在凹槽上,通过准星观察靶牌,发现靶牌正中心有一个红点,距离比较远,看起来有些模糊。

    许言拉开枪栓,打开保险,瞄向靶牌,三点一线,准星向下低两公分,做了一个标准的瞄准动作,却并没有立即射击,而是调整呼吸,让心神宁静下来。

    老爹教过他,越是想成功,越是不能急躁,心要静下来,心静手才能稳,这句话他早就烂熟于心,每一次装逼的时候,他都特别专注,现在这次打靶,关乎其能不能进入部队,他更是不敢有丝毫马虎。

    呼呼!

    轻呼轻吸,片刻之后,许言呼吸渐渐平缓,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这一刻他心中无喜无忧,所有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了对面的靶牌上,而那视线内的靶子,似乎也随着其心神宁静,而变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许言瞄准靶牌,准备射击之时,其身后不远处,莫文远跟唐觉正在低声交谈。

    “连长,让他用那把枪射击,是不是太难为他了,这枪准星有问题,还没经过校准,可是有不小偏差的,他一个新手能不能射上靶子都是问题,更别说是打出九十环的成绩了。”莫文远压低声音道,原来之前唐觉特意交代,就是让他挑选一把有问题的枪。

    “这小子太过疲赖,需要狠狠的敲打一下,不然回头进入连队,尾巴还不是敲到天上去,而且他不是自诩为智慧型吗,那我就看看他有多智慧。”唐觉勾唇道,表情狡诈的像是一只老狐狸。

    见唐觉如此说,莫文远不再多言,转而观看许言打靶,就在其看向许言的时候,唐觉同样在观察许言,其眼底一抹精芒一闪而逝,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在存有敲打许言心思的同时,他心底还有一丝更疯狂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许言能够再次带给他惊喜,虽然这种可能性近乎为零,并不比买彩票中头奖高上多少。

    在两人目光注视下,许言终于动了,其右手食指徐徐移到扳机上面,三点一线死死盯住红点,某一刻,其手指由轻而重勾动。

    砰!

    子弹应声飞出,欢快的朝着靶牌飞去…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