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18章:说好的军人风骨呢?
    PS:抱歉,系统抽了,之前更新的第16、17章,只显示十分之一,刚刚调整过来,请大家重看一下,很搞笑的,顺带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

    哈哈!

    孙鑫气怒的话语出口,不出意外的引发一阵爆笑。

    江大年的脑袋耷拉的更低了,孙鑫绝望的摇摇头,放弃了纠正他的想法,摆摆手让他回到队列中。

    这个人天资太差了,这都训练一个多月了,连最简单的左右转都分不清,也曾鼓励过,也曾期待过,也曾愤怒过,最后统统化作了失望,若不是今天许言刚刚加入,他甚至连与之较真的兴趣都没有,这个人没得救了,连里已经知道,正在研究对他的处理方案,应该很快就会把他从新兵连调离了吧。

    随着江大年入列,训练继续进行,孙鑫故意不去看江大年,来个眼不见心不烦,更多的将注意力放在许言身上,见他各个动作干脆而标准,丝毫不输于那些老兵,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训练了一阵,眼见别的班都停了下来,孙鑫说了一句休息五分钟,一群少年欢呼一声,或坐或卧委顿一地,转瞬间整个操场,便只剩下江大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在原地转个不停,孤寂的身影似乎已经被整个世界遗弃。

    眼见不少人看向这里,孙鑫黑着脸低喝,“坐下休息!”

    江大年哆嗦一下,慌忙坐了下来,不过哪怕是坐了下来,他双手也一直紧捏着,嘴里也在左右左右的念叨着。

    天资不好就用勤奋来填,他就像是一台永不知疲倦的机器,不放过任何一分练习的机会,哪怕是别人已经休息了,他依然在捉摸着左右,只是上天像是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哪怕是他勤奋超过别人十倍,却依然无法分辨出别人眼中最简单最基本的左右。

    “三金,你们班大年还分不出左右吗,要不要我帮你训训?”远远的二班班长冲着这边喊道。

    孙鑫脸色阴沉下来,不客气的冲着二班长喊道:“你管好你自己的兵就行了,我的兵不劳你费心,要是你闲着无聊,我不介意陪你练练。”

    二班长似乎知道孙鑫厉害,缩了缩脖子,不再吱声了。

    “班长,二班长怕了你了。”骆一飞见状,笑着拍了个马屁,袁国庆等人也纷纷起哄。

    孙鑫之前被调侃,正憋了一肚子火呢,眼见骆一飞等人还在不知羞的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喝道:“笑什么笑,很好笑吗,都被人家指着鼻子骂娘了,你们还有脸笑,都别休息了,统统给我起来,继续练!”

    马屁拍到马屁股上,骆一飞等人顿时傻眼了,一个个不甘不愿的站了起来,只有许言坐在原地没有动弹,袁国庆低声唤了一句,许言却充耳不闻。

    “都起来了,就你还坐着,你脸大是吗?”孙鑫瞪着许言道。

    许言翻翻眼皮道:“班长,您不是说休息五分钟吗,这不时间还没到嘛。”

    “休息取消!”

    “为什么?”

    “因为你们队列练得不好,这是对你们的惩罚。”

    孙鑫给出了解释,只是这个解释,许言显然并不满意,他不服气的嚷道:“队列练得不好,又不是我的错,凭什么罚我?”

    “不服气是吧!”孙鑫冷哼一声,一字一顿道:“因为你们是战友,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是生死关头可以相互为对方挡子弹的搭档兄弟,如果连一起受罚都不愿意,以后如果上了战场,还能指望你为战友挡子弹吗?”

    孙鑫慷慨激昂的话语,并没有唤醒许言的热血,也没有迎来他的羞愧与低头,相反他不屑的撇了瞥嘴,嘀咕道:“我又不上战场。”

    是的,他没想过上战场,甚至是连两年义务兵,都没想过要当完,他之所以进入部队,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三个月内成为军人,然后逃回去追求校花,至于别的,对不起,他根本没想过。

    先是江大年左右不分,接着被二班长调侃,现在又被许言顶撞,孙鑫的怒气直往上飙,凝视着许言冷冷道:“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不过来到部队,就要遵循部队的规则,一人犯错集体受罚,如果你觉得自己受到了牵连,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的班不欢迎不团结战友、不服从命令的人。”

    “许言,快起来!”听孙鑫说的严重,骆一飞忙给许言使眼色,让他不要跟班长硬碰硬,这样下去没好处的。

    只是他显然是想多了,许言一开始确实有些不服气,不过见到孙鑫发怒,而且连离开的话都说出口了,他哪里还会继续顽抗,好不容易进入部队,还没来得及成为正式军人,更没有追上校花抱得美人归,要是因为这点小事跟孙鑫闹翻,从而被赶出部队,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单见许言眼珠子一转,慢悠悠的从地上起身,迎着孙鑫愤怒的目光,微微摇头道:“看看,多大点事,至于发这么大火吗,我就是问问为什么罚我,你直接告诉我原因就行了,我弄明白了原因自然会起来,又没说不愿意受罚,你又是规则又是离开的,多吓人呀,人家小心肝现在还噗噗乱跳呢,好坏呀你!”

    孙鑫:“…”

    众战友:“…”

    一群人瞠目结舌,风中凌乱,下巴差点掉了一地。

    事情转折太快,以至于他们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看许言之前的架势,不是要负隅顽抗的吗?退一步说就算是不负隅顽抗,你起码也得意思性的反抗一下,然后在班长的威压下不得不服从,事情应该是这样才对嘛,可是结果呢?

    没有,没有负隅顽抗,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不甘不愿,什么都没有,在大家都为他捏一把汗的时候,他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事情引向了另一个方向。

    我就是问问为什么罚我,又没说不愿意受罚!

    听听这是什么话,说好的硬碰硬呢?说好的军人风骨呢?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时,许言已经麻溜的回到队列中,眼见众人瞠目结舌,他义正言辞的喝道:“还都愣着干嘛,赶紧练呀,难道还等着别人嘲笑。”

    孙鑫:“…”

    众战友:“…”

    众人再一次石化。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