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22章:大丈夫能屈能伸能忽悠
    一圈、两圈、三圈…五圈!

    众人一开始还能指责许言几句,后来就没力气了,好不容易跑完五圈,一个个脚下发飘,骆一飞袁国庆几人略微喘息几口,摩拳擦掌的走向许言,可是还没来得及走到他身前,集合的号角再次吹响,休息时间结束,训练再次开始。

    “我去,这是要练死我们!”

    一群人无力的哀嚎一声,拖着疲惫的身体,投入到接下来的训练中。

    好不容易捱到训练结束,众人又累又饿,也不顾得追究许言,在孙鑫带领下匆匆去了餐厅,一顿饭吃了大半,大家精神这才恢复了一些。

    骆一飞瞅了一个孙鑫不在的档口,忍不住发难,“许言,你这个害群之马,自己不叠被子,认罚就行了,搞这么多事干嘛,还得连累我们陪你一起受罚。”

    见骆一飞目光不善,而且众人也纷纷看来,许言眼珠子一转,道:“话不能这么说,我这是为大家争取权益,如果能够成功,以后大家就可以不用叠被子了。”

    “你省省吧,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骆一飞撇嘴道,对许言的话嗤之以鼻,当兵的在部队不叠被子,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许多事情,都是由不可能变为可能。”许言先是反驳一句,见大家撇嘴不信,继续忽悠:“而且,纵观上下几千年,变革的道路,从来没有一帆风顺过,期间都要伴随着曲折、险阻,甚至是鲜血…”

    见许言恬不知耻的将不叠被子,跟历史上那些伟大的变革相提并论,骆一飞翻翻眼皮,没好气道:“得了吧你,别扯这么多没用的,你就说害我们被罚,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补偿吧。”

    许言面色一肃,道:“我们是战友,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战友…”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打断骨头连着筋,那是形容亲兄弟的。”袁国庆插嘴道。

    “对,是形容亲兄弟的,我们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我们同吃同住,一起训练一起受罚,一起上战场杀敌,我们是可以彼此将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与兄弟,我们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许言口沫横飞滔滔不绝,眼见大家被镇住,话锋一转又道:“罚大家跑圈的不是我,是万恶的班长,他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我们要反抗压迫与剥削…”

    骆一飞等人目瞪口呆,之前大家就知道许言能忽悠,可是却没想到居然这么能忽悠,这是要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的节奏。

    骆一飞分辨道:“班长罚你,那是你做错了事,罚我们是因为受你牵连。”

    “我们应该分清矛盾的主次,我们跟班长之间的矛盾,那才是主要矛盾,是阶级性矛盾,我们之间的矛盾,都是人民内部的矛盾,都是次要的微不足道的…”

    许言正说着,袁国庆忽然低声提醒一句,“班长来了!”

    许言一听,顿时不吱声了,一群人开始埋头吃饭。

    孙鑫在许言对面坐下,见众人低头扒饭,好奇道:“远远的看你们在嘀咕,说什么呢,说出来给我听听。”

    许言蹭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什么阶级矛盾,什么团结对外,什么反对压迫,统统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报告班长,我在反思您之前的话,我觉得你说得很对,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作为一名合格的士兵,且不管以后会不会上战场,首先要搞好自己的内务,刚刚我正在询问骆一飞同志,叠被子的一些技巧。”

    唰!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许言,不敢置信的盯着他,眼珠子差点掉一地。

    个别人甚至还揉揉眼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甚至会以为眼前换了一个人,这变脸也太快了吧,前一刻还在蛊惑大家反抗班长压迫,下一刻就一本正经的承认错误,这变脸速度与演技,不去演电影实在是太可惜了。

    “是吗?”孙鑫怀疑道。

    “那必须是呀!”许言拍胸膛道。

    “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为了满足你迫切上进的想法,我决定给你增加点压力,明天早上学会叠被子,四四方方,豆腐块一样,如果做不到,就给我等着领罚吧。”孙鑫勾唇说道,不给许言反驳的机会,又点名道:“骆一飞你盯着他,教给他叠被子技巧。”

    “是!”骆一飞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兴奋起来,让他盯着许言,看他怎么拿捏他,报之前被牵连之仇。

    一天训练结束,新兵们回到宿舍。

    三班众人纷纷去洗漱,宿舍里只剩下许言跟骆一飞两人,许言拉着骆一飞,正在请他指点叠被子技巧。

    骆一飞将自己的被子展平,背对着许言,折折压压扯扯的,不几下被子便被叠好,四四方方的豆腐块一般,露了一手叠被子的绝活。

    许言照做了一遍,因为有些动作要领没看清,而且尺寸方面也没有概念,叠起来总感觉有些不对称,想到明早班长会检查,问道:“你这是怎么叠的,教教我呗。”

    “飞哥这手绝活可是练了好久的,一般人我轻易不告诉他。”骆一飞故意道。

    许言何等聪明,一听骆一飞这话,立马就明白过来,涎着脸套近乎,“飞哥,咱们可是亲兄弟般的战友情谊,对我你不会藏私吧。”

    被许言马屁一拍,骆一飞顿时有些飘飘然,说了一声看好了,将被子拆开,再次演示了一遍,折叠、压实、压条印,修边…很快又将被子叠成。

    这一次许言看清楚了动作要领,可是一些尺寸还是不太清楚,要说自己摸索肯定也能摸索出来,可是那势必会浪费不少时间,许言当然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直接问骆一飞道:“飞哥,你这手绝活真是太高了,我都没看清怎么弄得,一张被子就被你叠好了,能不能再给小弟示范一遍。”

    “训练一天了,腰酸背疼的,叠个被子手臂都酸,这身子骨是越来越差了…”骆一飞眼珠子一转,嘴上说了一句,故意在肩膀上敲打几下。

    尼玛,还蹬鼻子上脸了!

    许言心头暗骂,不过想到现在还没学会叠被子,不适合发难,强忍着怒气道:“飞哥,要是不嫌弃的话,小弟给你捏捏肩。”

    嗯哼!

    骆一飞不客气的答应下来,大马金刀的往凳子上一坐,任由许言帮他捏肩,嘴上“力道轻了点”、“太大力了”之类的嫌弃着。

    许言眼眸中寒芒闪烁,心道:“你小子给我等着,回头等爷学会了叠被子,让你加倍的给我还回来。”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