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23章:六月债还得快!
    袁国庆洗漱回来,看到许言正在为骆一飞捶腿,顿时吃惊的张大嘴巴,手中的脸盘拿捏不住,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好啦,看你小子这么上道,飞哥就再教你两手吧。”骆一飞得瑟的摆摆手,从凳子上起身,再次给许言示范了一遍。

    这一次许言看得分明,一些动作要领,还有注意事项,统统记在心里,他闭上眼睛,默默的回忆一遍,然后开始动手,终于叠成了豆腐块,虽然比之骆一飞叠的还有些差距,可是却也方方正正的似模似样。

    “飞哥,你看我叠的怎么样?”许言笑眯眯道。

    “不错,已经出师了,多练习几遍,明天准能应付班长检查。”

    “谢谢飞哥,我去洗漱了。”许言点点头,眼见时间也不早了,宿舍众人陆陆续续回来,端起脸盆去洗漱了。

    待到许言离开,袁国庆竖起大拇指,赞叹道:“阿飞,你可以呀,居然能降服许言。”

    “那是,也不看看我飞哥是谁,降服他一个新来的,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骆一飞得瑟道,说他胖他还真喘上了。

    “怎么回事?”有后来的战友好奇的问道。

    “阿飞降服了许言,刚刚让许言帮他捶腿呢!”

    袁国庆将之前看到的说了一遍,不出意料的引起一番哗然。

    “不会吧!”

    “许言给阿飞捶腿,我没听错吧!”

    “那家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连班长都敢顶撞,不像是容易低头服软的人,我看这事有蹊跷,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眼见大家议论纷纷,惊讶之色溢于言表,骆一飞得瑟一笑道:“你们不用胡思乱想了,那小子才多深道行,翻不出飞哥我的手掌心。”

    “你小子别得意的太早了,小心回头乐极生悲。”袁国庆提醒道。

    听大家这么说,骆一飞也有些犯嘀咕,按照许言先前的表现,应该没这么容易轻易服软才对,现在忽然低头服软,十有八九是有阴谋的,只是到底是什么阴谋,他思来想去却想不明白,只能暗暗留神提防。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清晨,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就在骆一飞松一口气,以为事情要结束的时候,矛盾在最不可能发生的地方爆发。

    依然是早餐结束,新兵们回宿舍休息的时间,骆一飞不经意朝着许言床上一扫,发现他的被子虽然叠的方方正正,可是却一边长一边短,看起来有些别扭,这让他的心咯噔一声,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一念头刚刚生出,随后进来的班长孙鑫,也同样注意到了这一幕,单见他挑眉道:“许言,你就是这么叠被子的?”

    “是啊!”许言点头,按照孙鑫的交代,将被子从上铺搬了下来,放在下方江大年的床上,道:“飞哥就是这么教我的。”

    骆一飞一听这还得了,慌忙解释道:“班长,你别听他胡说,我是按照标准教他的,也告诉过他,被子两端要取一样长,不然容易一边长一边短,他昨天还叠好了呢!”

    “是这样吗?”孙鑫看向许言。

    许言茫然的摇头,道:“有吗,我不记得了,可能是飞哥在我帮他捶腿的时候说的,我没记住吧!”

    此言一出,骆一飞顿知不妙,偷眼打量孙鑫,却见他绷着脸看向自己,道:“骆一飞,日子过得滋润呀,让新人给捶腿,我这个班长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呢…”

    “班长,我…”骆一飞哭的心都有了。

    “别你你我我的,操场五圈。”孙鑫低喝一声,在骆一飞耷拉着连往外走的时候,他又冲着暗自得意的许言道:“还有你,也是一样。”

    “班长,这事不怪我。”

    “你长眼睛出气的,看不出自己叠的被子跟别人不同吗?”孙鑫呵斥一句,同样把许言赶去操场。

    两个难兄难弟一起出了宿舍,到操场跑圈去了。

    “许言,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陷害我?”跑步中,骆一飞瞪着许言质问。

    许言也是光棍,大方的承认,“谁让你不老老实实的教我叠被子,我告诉你,我的便宜不是这么容易占的,昨天你怎么对我的,我要是不让你加倍还回来,我就不叫许言。”说完这话,许言加速超过了骆一飞,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五圈跑完,两人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许言身体素质极好,五圈对他来说问题不大,也就是稍显气喘,骆一飞比他有些差距,在那里大口的喘息着。

    “这一次是五圈,明天如果还是叠不好,我就罚你们跑十圈。”孙鑫警告道。

    许言低眉顺目的答应下来,而骆一飞则恶狠狠的瞪了许言一眼,埋怨他牵连自己,他不知道的是,这才不过是刚刚开始。

    这天训练结束,许言一改昨天的积极,翘着二郎腿,倚靠在桌子上,得瑟的吹着口哨,一副轻松惬意的模样。

    相比于他的轻松,骆一飞脸色则有些凝重,因为明天早上许言叠被子的情况,将决定他是不是受罚,罚跑十圈对于他来说,那可是不小的运动量,在紧张的训练之余,如果再罚跑十圈的话,那明天一天他就难过了。

    面色变幻一阵,心头权衡一二,骆一飞忍不住开口道:“许言,别闲着了,赶紧练练叠被子,不然明天检查不过关,班长又得罚你。”

    “训练一天了,腰酸背痛的,肩膀也有些酸,如果没人给捏捏肩,我怕自己手抬不起来,动作无法做规范。”许言斜乜了骆一飞一眼,勾唇说了一句。

    袁国庆等同宿舍战友,听到两人对话,注意到气氛不对,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并压低声音讨论起来。

    “什么情况?”

    “不知道,听起来好像是许言在拿捏骆一飞。”

    “许言不是昨天就被骆一飞降服了吗?”

    “降服个屁,许言这家伙就是个刺头,班长都降不了他,骆一飞就更别提了,昨天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让我说中了吧,这次有好戏看了。”

    众人挤眉弄眼,并朝着许言两人看去。

    却见骆一飞气鼓鼓的瞪着许言,强压着怒气道:“你别太过分了,叠不好被子,不光我受罚,你也同样跑不了。”

    “随便,不就是十圈吗,我不在乎。”许言撇嘴道,说着伸展了一个懒腰,故意打了个哈欠,道:“训练一天了,还真有些困了。”

    骆一飞拿他没办法,又没有他那般变态的体力,不甘不愿的妥协,“你要怎么才肯好好叠被子?”

    “帮我捏捏肩!”许言一听,也不装困了,也不装腰酸背疼了,大马金刀的往凳子上一坐,眼见骆一飞面色变幻,挑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捏,难道想明天罚跑十圈!”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