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24章:损人不利己
    “你没吃饭吗,就这点力气,还当兵的呢,连个娘们都不如!”

    “啊,你谋杀啊,用这么大力干嘛,会不会捏呀你,也不是我说你,训练训练不行,捏肩捏肩也不行,真不知道你能干成点什么…”

    宿舍里许言特有的大嗓门不时传出,对身后捏肩的骆一飞,那叫一个横挑鼻子竖挑眼,把昨天骆一飞对他的,统统讨了过来。

    骆一飞拉长着脸,额头上青筋蠕动,对许言恨得牙痒痒的,瞧瞧这家伙得瑟的嘴脸,让他捏肩捶背也就算了,嘴里还不停的嫌弃着,要不是怕明天被罚跑十圈,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哪里还用得着受他的鸟气。

    这边骆一飞极力忍耐着,那边同宿舍的战友,却一个个饶有兴致的看着,袁国庆更是笑嘻嘻道:“一飞,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降服了许言了吗,怎么现在却给他捶背了呢?”

    骆一飞心头暗骂,嘴上却不肯认输,嘴硬道:“都是战友,革命同志,应该有来有往才对,昨天许言帮我捏肩捶背,今天我当然要还回来。”

    切!

    一群人撇嘴不信,有几个甚至还竖起了中指,对骆一飞的话嗤之以鼻,狗屁的有来有往,看他那一副吃大便般的恶心样,要说他是自愿的,恐怕是鬼都不相信。

    果然,就像是响应众人所想,许言在指使了骆一飞捏肩捶背捶腿之后,还不肯作罢,又指着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道:“去把我的脏衣服也洗了!”

    这一下骆一飞不干了,怒视着许言道:“许言,你别太过分了,昨天我让你捏肩捶背,现在统统都还给你了,你别得寸进尺。”

    “我就是喜欢得寸进尺,你不服气?”许言瞥了骆一飞一眼,无视他愤怒的目光,道:“别弄得多委屈似的,你就说自己干还是不干。”

    “不干!”

    许言眼睛微眯,再次确认一遍,“你确定?”

    “确定!”

    “行呀,那你就等着明天罚跑十圈吧!”许言淡淡说了一句,从凳子上起身,走到自己的床铺下,双手在床沿一按,身形一纵窜了上去,竟是不再理会骆一飞。

    骆一飞愣了一下,面色变幻两下,心底隐然有些担忧,不过嘴上却不肯示弱,“罚跑就罚跑,不就是十圈吗,谁怕谁呀!”

    “你们两个不会是认真的吧?”袁国庆看看许言,又瞅瞅骆一飞,不确定的问了一句,眼见两人都不吭声,他竖起大拇指道,“好样的,果然够爷们,我给你们点个赞!”

    “你们两个可别认怂呀。”别的战友纷纷应和,一群人嘴上如此说,不过谁都没有放在心上,并不觉得两人会当真。

    只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第二天许言果然如他所说那般,依然故意不把被子叠好,结果自然是毫无疑问,两人被罚跑了十圈。

    听到罚跑的命令,骆一飞脸都白了,而宿舍里众人也齐齐变色,一个个神色古怪的盯着许言,谁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玩。

    十圈跑完,休息时间也结束了,两人大汗淋淋的喘息,许言还好一点,虽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可是精神却还算不错,还有工夫挑衅的看着骆一飞,而骆一飞则惨了,直接累成狗,不断地吐舌头,看向许言的目光,又是忌惮又是无奈,这家伙就是个疯子,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为了整他居然连自己都豁出去了。

    不光是他如此想,宿舍里别的战友,也对许言心存忌惮,看到骆一飞凄惨的模样,不少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心底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得罪许言,这家伙就是个疯子,整起人来不要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典型的损人不利己。

    孙鑫一直在一旁盯着,看到许言骆一飞两人跑完,他暗暗算了一下时间,忍不住有些心惊,这两人的体能与速度,一点都不像是新兵,骆一飞的体能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了,然而许言竟比他还要变态几分。

    心头如此想,孙鑫表面上却不露声色,道:“体能不错。”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许言毫不谦虚道,大口的喘息着,嗓子都快冒火了,居然还有心思回嘴。

    眼见许言现在还敢顶嘴,孙鑫面容一肃,道:“明天被子再叠不好,罚跑十五圈!”

    听到这话,三班众人顿时大惊,骆一飞更是哆嗦了一下,今天不过是跑十圈,就差点要了他半条命,如果是跑十五圈的话,他非得交代了不可。

    训练休息时间,骆一飞彻底老实了,对许言那叫一个有求必应,什么捏肩捶背捶腿,外加洗衣服,被整的没一丝脾气。

    骆一飞这边刚洗好衣服回来,许言又指着自己的鞋子,颐指气使道:“去,把我的鞋子也给刷了!”

    骆一飞恶狠狠的瞪了许言一眼,强忍着怒气又把他的臭鞋拿了出去,来到水龙头前闷头刷了起来。

    好不容易把鞋子刷好晒了出去,骆一飞抹了一把汗水,无力道:“鞋子也刷了,你现在满意了吧,明天可以好好叠被子了吧?”

    “还不错。”许言先是给予肯定,接着话锋一转,又道:“至于叠被子,明天看你表现啦。”

    做了这么多,许言还是不松口,骆一飞忍不住爆发出来,怒道:“许言,你别太过分了,我只是让你捏肩捶背捶腿,你不光让我做了这些,还让我帮你洗衣刷鞋,到底还想怎么样?”

    “我不是说过吗,我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我会让你加倍还回来的。”许言咧嘴说道,这家伙记仇着呢,因为团长拒绝了他的毛遂自荐,把他给轰出了部队,他都能编排出一个自己是对方女婿的谎言来,昨天骆一飞让他捏肩捶背,他要是肯善罢甘休才怪!

    “许言,我告诉你,你别欺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逼急了我,大不了一拍两散,明天一起跑个十五圈,我不好受,你也别想好过了。”

    “好啊,那就试试看,哼,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既然你这么说,我还偏偏就故意不叠好了,明天咱就跑十五圈,看看谁先撑不住,我估摸着我跑个二三十圈没啥问题,应该还能支撑几天,倒是你…”许言顿了顿,扫了骆一飞一眼,怀疑的话语接着出口,“不知道明天那一关过不过得了?”

    “你…”骆一飞气鼓鼓的瞪着许言,郁闷的想吐血。

    争执中,两人谁也没注意,班长孙鑫无声无息出现在窗外,听到许言嚣张的话语,其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咳嗽一声,走进宿舍。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