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25章:乐极生悲
    “班长!”

    看到孙鑫走了进来,袁国庆招呼一声,忙站了起来。

    伴随着他起身,三班众人也呼啦啦的跟着起身,这其中也包括许言骆一飞两人,许言心虚的打量孙鑫,暗暗祈祷他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话。

    只是他显然要失望了,孙鑫不光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在众人站起之后,他冷厉的目光,便直直投向许言,阴测测道:“听说你体能不错。”

    许言一听这话,眼皮跳动一下,难得的谦虚道:“班长您说笑了,我一个新兵蛋子,入伍还没有几天,哪有什么体能可言,新兵连随便出一个,都能甩我一大截。”

    那低眉顺目的样子,哪还有丝毫之前的张扬。

    如此姿态一出,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众战友的注目,众人一个个面色古怪,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他变脸,可是每一次看到,他们都会目瞪口呆,并在心里暗骂一句无耻!

    许言可不管战友们怎么想,他涎着脸跟孙鑫套近乎,“班长,你怎么这时候来了,是有什么指示吗?”

    “如果不来,我怎么能听到那么精彩的对话?怎么能知道我们三班卧虎藏龙?绕操场跑二三十圈,我们三班可是出了个了不起的军事尖子呢!”孙鑫可没这么简单被他蒙混过去,轻哼一声道:“来,让我看看你怎么跑二三十圈的。”

    “班长,不要吧!”许言一听这还得了,忙苦着脸解释,“班长,我就是随口说说,哪能真的跑二三十圈,今天跑了十圈,都累的我双腿打摆子,到现在还哆嗦着呢,要是真的跑二三十圈,我非得进医院不可。”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故意醉酒般摇摆了几下,以此来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如此滑稽的动作,引得宿舍众人忍俊不禁,就连孙鑫也不禁莞尔,眼见许言急形于色,敲打的效果已经达到,又不能真的罚他跑二三十圈,他转而问道:“被子会叠了吗?”

    “会了,今天骆一飞同志不辞劳苦手把手的教我,我已经学会了。”许言忙道,这时候可不敢耍滑头,哪怕是以他的体能,要是真的跑个二三十圈也吃不消。

    “叠给我看。”孙鑫说了一句,眼见许言抱被子下来,又加了一句,“如果叠得好,让我满意了,跑圈就算了,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哼…”

    “保证能叠好。”

    许言拍胸膛保证,为了不被罚跑,哪里敢有丝毫怠慢,将江大年的被子转移旁边床上,把自己的被子放上去,按照叠被子的技巧,一丝不苟的叠了起来。

    单见他将被子展开压平,将被子宽的三分之一沿着长的平行线折叠,折叠好又仔细的压实理平,紧接着将被子一面折叠过来,以手在被子内压实,眼见折叠处平坦无凹凸,这才取被子一端,以双手压出条印,接着沿着条印用手捏起来,把条印弄得更明显,这才把被子折叠过去,折叠好后则开始进行修边,以拇指和食指捏住,另外三指压在被子上面,把直角边线修出来…

    一步步一丝不苟的进行着,总算是叠好了一半,许言吐出一口气,又开始折叠另一端,用同样的办法修出内测边,并把上边线修成直角…

    如此忙活了三四分钟,许言这才算将被子叠成,眼见被子四四方方,并没有什么不妥,他这才从床边离开,让一旁的孙鑫审核。

    孙鑫审视了片刻,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不是叠的挺好嘛。”

    眼见自己的成果,得到了孙鑫认可,许言高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到胸腔里,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短短三四分钟时间,他额头上依然冒汗,感觉比在操场上跑五圈还累。

    眼见危机解除,许言顿时又轻松起来,贼兮兮瞥了骆一飞一眼道:“都是飞哥教的好!”

    “哼!”

    骆一飞闷哼一声,可不觉得这是夸奖,眼角四十五度望着房顶,心头那叫一个郁闷憋屈。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无缘无故的被连带受罚,只不过是想要找回场子,却又被迫跟许言绑在一起,被连累罚跑了十圈不说,还帮许言捏肩捶背,外加洗衣刷鞋子,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看出骆一飞的不爽,孙鑫又瞪了许言一眼,道:“好啦,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还得早起训练。”

    孙鑫走后,整个宿舍顿时喧闹起来。

    骆一飞刚吃了大亏,闷闷不乐的躺回床上,许言却不愿意放过他,故意挑拨道:“飞哥,不高兴啊,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会这么小气吧?”

    “好啦你许言,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训练一天也都累了,早点休息吧。”袁国庆摇头说了一句,宿舍里渐渐安静下来。

    翌日清晨,沉睡的宿舍,被嘹亮的号角声唤醒。

    新一天的训练开始了,这一天许言没有迟到,被子也叠的似模似样,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中午训练结束,连长唐觉把孙鑫叫了去,询问许言在三班的表现。

    唐觉开门见山,直接问道:“孙鑫,许言这几天表现如何?”

    “军事方面确实是个尖子,任何军事动作一学即会,军姿队列等等都无可挑剔…”孙鑫先是给予充分肯定,接着苦笑道:“就是人有些疲赖,不是盏省油的灯!”接着他又把许言身上发生的好笑事说了,重点提了其用叠被子整蛊骆一飞的事。

    一听这事,莫文远顿时乐了,“如此损人不利己的整人方式,一般人还真是玩不来,不过这倒是像他的手笔!”

    孙鑫笑着道:“是啊,这小子确实是朵奇葩,做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这种行事风格,如果放在班级或者连队对抗,甚至是军事演习上,一定会很好玩。”

    “你给我盯紧了,该罚罚,该训训,该敲打敲打,千万不要让他惹出乱子来,尤其是不要让他到外面连队惹祸。”唐觉郑重提醒道。

    “是!”孙鑫应了一声,略带欣慰道:“这小子虽然无耻疲赖爱惹事,不过总算是还有点节制,都是班级内部的事,并没有波及到外面班级与连队。”

    “总之你盯紧了。”唐觉再次叮嘱一句,直觉告诉他,许言不会这么安分。

    事实上唐觉的担心是对的,就在他跟孙鑫谈话的时候,许言就捅了大篓子,跟二班的人打了起来。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