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28章:先揍了再拿钱羞辱
    “当真?”何欣确认道。

    “我许言一言九鼎,一口吐沫一个钉,说到做到。”许言傲然的话语出口,再次叮嘱身后的战友一句,让他们不要插手,接着冲何欣勾勾手。

    何欣之前被骂的眼黑,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眼见许言打算一挑三,哪里还忍得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朝着许言面门袭去。

    见何欣当先动手,许言唇角微挑,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弧度,原来从开始破口大骂,到后来的说要以一敌三,他一直都在布局,就是要引何欣先动手,现在见他果然受激上当,哪里还会客气,脚下一滑,侧身避过,并还了一拳。

    何欣一招无功,又见许言反击,忙侧身避让,正准备营造下一次攻击,许言骤然动了,单见他脚下猛然一踏,身形鬼魅般前冲,瞬间来到其眼前,一拳直取中宫,何欣慌忙招架,却哪里能够拦得住,被许言轻易瓦解,一拳打在左眼圈上,其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青起来。

    何欣怒吼一声,正要做出反击,又觉腹部一痛,被许言一脚踹在腹部,噗通一声跪坐在地,肠子纠结成一团,痛的冷汗直流。

    许言三拳两脚打倒何欣,紧接着如法炮制,又将另外两人打倒,前后不过一分钟时间,三人便被全然放倒。

    轻易将三人放倒,许言拍拍手掌,傲然站立原地,瞥了一眼倒地呻吟的三人,伸出左手食指,在面前摇摆几下,无限装逼的话语出口,“不堪一击!”

    在何欣三人愤怒的目光下,许言回头冲袁国庆道:“校长,钱带了吗?”

    “带了!”

    “拿来!”

    “你要多少?”

    “都拿来!”

    三班众人一听,顿时激动起来,暗道重头戏要来了,摧枯拉朽的把人打倒之后,再拿钱出来羞辱对方一番,人生快意莫过于此!

    就连袁国庆也是这么想的,他从身上身上掏出一小叠钞票,递给许言并提醒道:“许言,他们伤的也不重,没必要赔偿了吧?”见许言不为所动,又道:“就算是赔偿,也用不一千多吧,拿个一二百意思一下就好了。”

    许言不言不语,从袁国庆手里把钱接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唰唰的数了五张,想了想又拿回两张,目光扫向地上的何欣三人,居高临下的喝道:“以后给老子老实点,再敢欺负大年,就没这么简单了。”

    听许言这么说,又见他挥舞着钞票,骆一飞等人顿时眉开眼笑,一个个饶有兴致的看着,骆一飞更是得瑟道:“一开始他问校长身上有没有带钱时,我就知道他会这么做,让我说中了吧!”

    “先把人打了,再拿钱羞辱一番,这小子真会玩。”

    一群人纷纷附和,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见许言要拿钱羞辱对方,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就差仰天长啸了。

    听到众人议论,何欣三人面色难看。

    尤其是何欣,更是愤愤的盯着许言,心头暗暗想着,要是许言真敢拿钱羞辱自己,自己就跟他拼了吧!

    只是想到许言的强大,自己三人远不是对手,又忍不住纠结起来,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就先把钱收下来,回头再图报复。

    “恩,就是这样,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钱收下来,回头再图报复。”何欣念头电转,很快说服了自己,见许言举着钱,正要伸手去拿。

    恰在此时,许言转过身去,冲着后方喊道:“春,你过来!”

    赵春雷疑惑的上前,问道:“干啥?”

    “你去买点零食啤酒,兄弟们回去庆祝!”许言眉飞色舞道,说着将那三百块交到赵春雷手里。

    啊!

    赵春雷张大嘴巴,一下子愣住了。

    同时愣住的还有何欣三人,以及骆一飞等战友。

    这钱不是许言用来羞辱何欣三人的吗,怎么却交给赵春雷去买零食庆祝了呢?

    “一定是他觉得一千多块太多,所以抽出了几张来买东西,然后用剩下的钱来羞辱三人,一定是这样…”

    不少人如此想着,目光直直的朝着许言另一手看去,却见他将剩下的钱随意一叠,塞进了自己口袋里!塞进了自己口袋里!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众人瞬间石化,这神马情况,剩下的钱不应该是拿来羞辱何欣他们的吗,怎么他却塞进自己口袋里了,说好的拿钱羞辱人呢!

    赵春雷愣了片刻,忍不住说道:“许言,这钱不是用来羞辱他们的吗?”

    “拿钱羞辱他们?”许言恨铁不成钢的盯着赵春雷,没好气的说道:“你脑洞可以再大点、想象力可以再丰富点吗?我钱多的烧手不成,拿钱羞辱他们,他们倒是想,也得我愿意,这钱是哥几个打赢了庆祝用的…”

    许言讥笑的话语出口,如同一记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何欣几人心头,几人脸色涨红,心头那叫一个羞恼,尤其是何欣,一只手尴尬的举在半空,伸出也不是,收回也不是,脸上火烧一般又红又烫,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相比于他们的羞愤,三班众人则好的多,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人群瞬间哗然起来,一个个戏谑的望着何欣,放声大笑起来。

    “兄弟们,走着,回去庆祝!”许言手掌一挥,一群人簇拥着他离开,宛如打了胜仗归去的凯旋之师。

    袁国庆随着人群离开,走出一阵,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那钱好像是他的,要说许言拿来羞辱二班的,他一点都不介意,可是没有说好的羞辱,也没有全部拿给赵春雷去买吃食庆祝,有一大半被许言装进自己口袋了。

    一念至此,袁国庆忙挤到许言面前,提醒道:“那钱是我的!”

    “是啊,我知道!”许言随口说道,绝口不提还给他的事,眼见袁国庆眼巴巴的盯着自己,他眼珠子反问道:“咱们三班狠狠的打击了二班的嚣张气焰,你不觉得这很值得庆祝吗?”

    “是值得庆祝,可那是我的钱…”

    不等袁国庆说完,许言便不容分说的打断他,“值得庆祝就对了,谁的钱有什么所谓,这个时候别谈钱,多煞风景,走,咱们回去庆祝!”

    袁国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