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45章:勤也补不了的拙
    刘威喘着粗气,心头气怒难平,本来是来找许言算账的,结果被他忽悠了不说,在后面的交手中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现在手臂酸麻肿痛,连抬抬手都疼,哪里还有脸继续待下去,连场面话也没留,灰头土脸的离开。

    随着刘威离开,人群渐渐散去,钟茗先一步离开,不过却并没有远去,而是躲在暗处继续观察。

    却见三班众人咋呼着将许言围住,骆一飞更是大步上前,在许言胸前擂了一拳,道,“许言,有你的,这身上的伤跟真的似的,怎么弄上去的?”

    “就是,这身伤太逼真了,要不是亲眼看到你跟刘威交手,知道他没有打中你,我都以为这伤是真的呢!”袁国庆也跟着说道,说着掀开许言衣服,在他身上的淤青上,捏捏点点的,充满了好奇。

    嘶!

    许言倒吸一口凉气,拍开他的手道:“滚蛋,什么跟真的似的,本来就是真的!”

    “真的!”袁国庆低呼一声,在许言胸前淤青上又捏了捏,惹得许言一阵龇牙咧嘴,他这才发现新大陆似的道:“是真伤,你这是怎么弄的?”

    “真伤?不会吧?”听到袁国庆的话,骆一飞眼珠子一转,故作不信的上前,又在许言身上捏了几下。

    “嘶,痛死老子了,你故意的是吧!”许言怒视着骆一飞喝道。

    见许言如此模样,众人哪里还不知道,他身上的伤痕都是真的,一个个顿时好奇起来,袁国庆开口问道:“许言,你这身伤是怎么来的?”

    “是啊,这身伤是怎么来的?”骆一飞附和道,一群人也纷纷竖起耳朵,对他这一身伤同样好奇。

    “刘威打的!”许言道。

    “拉倒吧你,这话骗骗别人还行,却骗不了我们,赶紧老实交代。”骆一飞翻翻眼皮,撇嘴表示不信。

    眼见瞒不住,许言眼珠子一转,道:“好吧,这边也没有外人,我也就不瞒你们了,其实我身上的伤,是被疯狗咬的!”

    切!

    众人齐齐竖起中指,本来见许言一本正经,还以为他能爆出什么猛料呢,谁知道结果还是胡诌。

    这边三班众人不信,另一边钟茗则柳眉倒竖,粉拳不由自主的收紧,眼眸中有怒气浮现而出。

    疯狗咬的,疯狗咬的!

    钟茗听到这话,差点没被气晕过去,她之所以留下来不走,就是想看许言痛苦的狼狈样,结果狼狈样没看到,反而看到许言骂她疯狗,这让她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无疑。

    “混蛋,你才是疯狗呢,你全家都是疯狗…你给我等着,要是不让你跪地求饶,我就不叫钟茗!”钟茗低声诅咒一句,气鼓鼓的离开。

    “到底是怎么弄的?”孙鑫挑眉追问。

    “真的是被狗咬的。”许言一本正经的说道:“今天上午我去厕所的时候,遇到一只跑散的军犬,不容分说的就扑过来,在我身上一阵乱抓乱挠,我使劲浑身解数,这才侥幸逃脱出来…”

    许言还没说完,孙鑫便摆手打断他:“得了,别胡扯了,真当我眼瞎,连军犬挠的跟人揍的都分不清?我看你还是被揍得轻,身上疼的不够厉害!”

    许言打蛇随棍上,孙鑫话语刚落,他立马顺杆子上:“哎呦,班长,我身上疼死了,全身每一个毛孔都疼,我申请住院。”

    孙鑫瞬间无语,定了许言一阵,这才闷声道:“不准!”

    “可是我真的好疼,全身八万四千个毛孔都疼,起码得住院调养一个月。”许言苦着脸道。

    “一点皮外伤,你还想住院一个月!”孙鑫瞪大眼睛,看白痴一样看着许言。

    “那半个月怎么样…至不济一周吧…三天不能再少了…”许言在一旁讨价还价。

    孙鑫一脑门的黑线,没好气道:“一天都不准,还有精神跟我讨价还价,我看也伤的有限。”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孙鑫终究不放心,带着许言检查了一下,确定没事之后,买了瓶云南白药膏,递给他道:“拿着这瓶药膏,自己涂涂抹抹吧。”

    “班长,我背上也有伤,自己够不着呀!”许言为难道。

    “够不着,就让战友帮忙。”孙鑫道。

    许言一听这话,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反对道:“不要,他们一个个大老粗的,肯定抹不到好处,我才不让他们抹呢,我要让医护兵妹妹帮我抹!”

    孙鑫一下子气乐,没好气道:“那要不要我专门给你配个医护兵守着?”

    “这感情好!”许言搓手道,一脸的期待。

    “别做春秋大梦了,赶紧回去训练。”孙鑫笑骂一句,抬腿欲踢许言,还配个医护兵呢,等成为首长再说吧!

    没有住院休息,没有医护兵妹子贴身伺候,甚至连休息半天也没有,许言简单的涂抹一下药膏,又被孙鑫带到操场训练,身体由开始的麻木,渐渐的恢复了一些知觉,酸疼麻热辣各种滋味涌来,潮水般冲刷着神经,让得他坐立难安。

    好不容易熬到训练结束,许言整个人都瘫软了,回去连洗刷都没有,烂泥一样的躺在床上,片刻功夫便进入梦乡。

    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时分,是被身上的伤疼醒的,从床上小心翼翼的坐起,许言再次涂抹了一些药膏,并徐徐的揉搓均匀,直到药膏完全渗透进皮肉里,肌肤上热辣辣的疼感传来,他这才盘膝坐在床上,按照父亲曾经教他的办法,轻呼轻吸的吐纳,随着呼吸吐纳,他的心渐渐宁静下来,身上的疼痛似乎也减弱了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许言准备睡觉的时候,意外地听到床下有动静传来,片刻后一道身影爬起,轻手轻脚走出门外,看身影赫然是江大牛。

    “这家伙大半夜的去干嘛?”许言眼眸闪烁一下,忍不住心头好奇,在江大年离开后,悄然跟了上去,却见他站在走廊上,双手微微捏起,在昏黄的廊灯下,练习左右转向,嘴里还左右左右的念念有词。

    见江大牛大半夜的起来,只是为了练习左右转,许言顿时兴致大减,也没有出去打招呼,低喃一句“这个笨蛋倒是挺勤奋”,摇摇头又回去睡了。

    左右的低喃与脚掌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走廊中不断响起,并没有惊动别的新兵,也没有在许言心头留下什么,可是他的勤奋却贯穿了时光。

    对于许言来说,看到江大牛半夜起来练习,也不过是发出一句“这个笨蛋倒是挺勤奋”的感慨,却不知道江大牛为之付出了多大的毅力与坚持。

    他不想离开新兵连,不想拖班级后退,为此不惜付出了远超常人无数倍的努力,在众人沉浸在梦乡中时,他已经爬起来训练了,然而即使这样,他依然难以分清众人眼中最简单的左右,现实残酷的令人心寒…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