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49章:艰巨任务
    哎!

    莫文远嘴唇蠕动几下,想要开口相劝,不过终是放弃了。

    江大年实在是太笨了,笨的让所有人没脾气,新兵期过去两个多月了,连最简单的左右都分不清,这样的兵怎么留下来?最好的结果恐怕就是弄到农场养猪,或者是去炊事班做个炊事兵,混完两年后打包回家,战斗连队那是不用想了。

    就在两人陷入沉默之时,敲门声响起,笃笃两声之后,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只脑袋从外面探了进来,正是来找连长汇报近况的许言。

    “报告!”许言先是立正,敬了一个军旅,大声喊了一声报告,然后不等连长回应,便直接走了进来,涎着脸道:“连长,我可以进来吗?”

    唐觉本就心烦意乱,见到许言进来,一脸的猥琐与惹人厌,其眉头一蹙,冲着许言撒气道:“谁让你进来的!”

    “连长,我是来向您汇报近阶段表现的。”许言并没有被他吓到,而是涎着脸说出自己此行目的。

    唐觉拿他没办法,翻翻眼皮不置可否,许言见他没有拒绝,开口将自己这几天的表现说了,接着道:“连长,按照您的指示,我已经成为了班级老大,相信很快就能通过考察期,成为一名正式军人…”

    “等等!”唐觉挑眉,打断许言的话,“谁说成为班级老大,就算通过考察期的?”

    “你说的呀!”许言理所当然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唐觉蹙眉,一脸的疑惑。

    “前几天我来问你们,怎么才算通过考察期,排长竖起大拇指,让我先成为这个,不就是让我成为班级老大吗,这个你当时也默认了的。”许言振振有词道。

    唐觉一脑门黑线,也懒得听他胡说,没好气道:“不回答就是默认了?这是谁告诉你的,我没心情听你胡说八道,赶紧的给我滚蛋。”

    “那考察期…”许言询问。

    “这个我自有考量。”

    唐觉一句话刚说完,许言就急了,慌忙说道:“连长,你不能这样子,你们明明答应了我的,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唐觉正要发作,把许言给轰出去,却听他说道:“连长,我无惧任何挑战,可是你总得给我个奋斗的目标与方向吧。”

    唐觉心头一动,不由的想起了让他头大的江大年去留问题,本来部队不应该抛弃落后新兵的,这不符合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奈何江大年太差了,进入新兵连这都两个多月了,到现在依然左右不分,这样的素质是不可能通过新兵期的,本来他是打算放弃江大年的,不过现在却改变了注意,许言不是自视甚高吗,他不是自认谋略过人吗,那就把这个头大的问题交给他好啦。

    一念至此,唐觉差点抚掌赞叹,这想法真是太妙了,可谓是一举双得,即给了江大年最后一个机会,又能给许言找点事做,不让他整天惹是生非。

    唐觉打定主意,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许言身上扫过,笑吟吟道:“你确定自己无惧任何挑战?”

    许言心头一突,感觉到几分不妙,可是话都说出来了,输人不输阵,说什么也不能示弱,便硬着头皮道:“当然!”

    “那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唐觉道:“江大年是你们班的战友,他左右不分,严重拖新兵连后腿,作为他的战友,你有责任帮助他进步,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你帮他把方向感确立起来,新兵期结束会操前,我亲自进行考核!”

    许言脸色骤变,怎么也想不到,唐觉居然交给他这个任务,想到江大年的笨拙,他哪里敢答应,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他太笨了,左右不分,这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这么说,你是承认做不到了?”唐觉阴测测问了一句。

    许言虽然心头一百个不愿意,却也知道要是不接受这个任务,只怕连长立即就会让他好看,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明知其中困难,他却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道:“那我试试吧!”

    “那你可要努力了,我会把这项任务,当做你能否通过考察期的重要依照。”见许言臭着一张脸,唐觉心头的烦躁,一下子消散大半,笑眯眯调侃道:“你不是一向自诩谋略过人吗,帮战友确定方向感这点小事,应该难不住你吧?”

    “当然!”许言梗着脖子道。

    “那就好。”唐觉点点头,故意说道:“这件事关乎不小,往小了说关乎江大年去留问题,往大了说关乎部队的荣誉问题…以江大年现在的表现,是肯定不能留在新兵连的,而新兵连从来没有抛弃过一名新兵,本来我还有些头大呢,现在由你来帮江大年确立方向感,我就放心了,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一定能够顺利完成任务,成功帮江大年确立方向感,在通过考察期的天枰上添加一颗重量级砝码的,对吧?”

    望着唐觉狡黠的笑容,许言心头一阵烦闷,唐觉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这事不光关乎江大年去留,还关乎他能否通过考察期,他可以说不对吗?

    看着许言闷闷不乐的离开,再加上困扰自己的难题也得以解决,唐觉忍不住开心起来,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临时起意的一个念头,却改变了江大年的命运,而这个决定也成为他此生最得意的三大决定之一,其满意程度还在破格招收许言入伍之上。

    许言苦着脸离开,完全没了来时的兴奋,江大年那是什么人,根本没有方向感好不好,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一有时间就在念叨左右,可是依然无法分辨左右,要帮助这样的人,在不到一个月里确立方向感,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哎,这算是什么事,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帮助江大年确立方向感,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

    许言苦恼的轻叹,唉声叹气一阵,很快便坚定起来,他并不是一个轻言认输的人,越是难以完成的任务,他越是想要挑战。

    之前因为跟校花的赌约,哪怕明知道招兵期已过,他却毅然决然的来到部队;之后又为了打动唐觉,在部队门前站了半个月军姿,风雨无阻;现在在江大年的问题上,他同样选择迎难而上!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