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54章:洗脚水!
    钟茗微微蹙眉,越加好奇起来,利索的展开卡片看去,一段话映入眼帘,“蛋糕味道不错吧,是不是感觉味道怪怪的,怪就对了,因为那是我用洗脚水做成的,哈哈,任你狡诈死鬼,也得喝老娘洗脚水…”

    洗脚水做成的!洗脚水做成的!

    看到这个消息,钟茗面色大变,本来轻飘飘的卡片,似乎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自其手中坠落而下

    啊!

    高分贝的尖叫声,自钟茗嘴里发出,她捂住嘴巴,风一般的冲向洗手间,趴在盥洗池前干呕起来。

    “上尉,你没事吧?”

    小唐跟上去关切道,回应她的是一连串的干呕,以及一遍遍疯狂漱口的声音。

    热闹的办公室,转瞬只剩下一个人,此人壮硕如牛,叫做魏重,他眼眸闪烁一下,揣测的话语出口,“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干呕起来了,不会是怀上了吧?”

    小唐从卫生间走出,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翻翻眼皮,没好气的剜了魏重一眼,道:“你胡思乱想些什么,钟上尉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怀上呢。”

    小唐说完这句话,便看向桌上卡片,魏重也是如此,两人对视一眼,小唐将卡片拿在手里,先是看了看封面上的字,而后又翻开卡片看里面内容,一张卡片看完,她的脸色同样大变,将卡片往桌上一扔,同样捂住嘴巴冲进了卫生间。

    “一个个的这是怎么啦?”魏重摇摇头,颇有些摸不着头脑,喊了两句见没有人回应,他也抄起卡片看去,看清了卡片上的内容,知道蛋糕师洗脚水做成的,顿时明白两人为什么这般反应了,不过他人如其名,口味比较重,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并没有如两人般离开,而是摇摇头道:“蛋糕是洗脚水做成的,我吃着怎么不像。”

    魏重说着又用塑料刀切了一小块,以塑料碟子接着送入口中,细嚼慢咽仔细的品味一番,低喃道:“味道挺好的,没有什么不妥呀!”

    钟茗在卫生间干呕一阵,漱了七八遍口,口腔都快麻木了,这才勉强压住胃里的翻腾,脸色煞白的从卫生间走出,然而刚一回到办公室,就看到战友拿着塑料刀,切了一块洗脚水做成的蛋糕,送进了嘴里细嚼慢咽,还不忘品头论足,于是她脸色一白,又捂住嘴巴冲进卫生间。

    呕!

    一连干呕了好几分钟,接着又漱口十几遍,钟茗胃都快吐出来了,直到吐无可吐,这才脸色煞白的回到办公室,与她同时出来的还有小唐。

    “我说你们也太夸张了,不就是洗脚水做成的蛋糕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魏重鄙夷的瞥了两人一眼,又切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道:“我觉得味道挺好的呀,比什么草根树皮好吃多了,野外生存拉练的时候,什么东西没吃过,那时候要是能有这么一块蛋糕,不知道会有多幸福呢!”

    听到他一再的提起这事,钟茗额头上青筋暴突,忍不住呵斥道:“闭嘴!”

    “看看,就你这素质,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特种兵?”魏重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句,接着说道:“这点程度算什么,我告诉你,在特定的时候,连有尿喝都是一种幸福,更别说是吃洗脚水做成的蛋糕了。”

    魏重似乎没看出钟茗的不爽,兀自喋喋不休的说道:“有一次我们在沙漠拉练,那时候开始训练之前,第一件事就是接住自己的尿存起来,因为随着训练进行,身上的水分大量蒸发,尿就变成咸的,不能喝了…”

    钟茗额头上青筋暴突,怒喝:“我让你闭嘴!”

    眼见钟茗面色不善,恨不能把自己吞下去,魏重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迎着钟茗杀人的目光,他顿时如坐针毡,哪里还敢继续呆下去,缩缩脖子开溜,走出几步又折返回来,抄起桌上的蛋糕,讪笑道:“这蛋糕我帮你处理掉!”

    目送此人离开,钟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再次拿起桌上的卡片,逐字逐句的看了一遍,然后其面色越加阴沉起来,如果到现在她还看不出,这蛋糕是用来整许言的,那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可是,正是因为明白了原因,她才越加不爽与恼羞起来,如果不是她节外生枝,半途拿走这只蛋糕,那么中招的就是许言了,一想到自己居然为许言挡了枪,她就憋屈欲狂,就跟吃了一坨热翔似的,抽自己的心思都有了。

    她这边憋屈欲狂,那边那名同样中招的小唐,却还在耳边不识趣的追问,“上尉,这蛋糕是谁给你的,跟你得多大仇呀!”

    多大仇?

    钟茗哑口无言,欲哭无泪,根本没法回答。

    难道告诉她,其实她跟做蛋糕的人无冤无仇,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称得上是攻守同盟,两人同样都想整许言,可是却因为自己的贪吃,让得对方的计划失败,而她则是为许言挡了枪!

    嗤嗤!

    钟茗大口喘着粗气,越想越是憋屈气愤,最后便将这笔账,也算到了许言头上,攥拳怒吼:“许言,我饶不了你。”

    ……

    许言对这些事一概不知,此时的他正忙着培训江大年,努力帮他确立方向感,只是收效却微乎甚微,这家伙就像是天生少了一根神经线,在别人眼中再容易分辨不过的左右,放在他身上却总是出错。

    一番水深火热的练习之后,一群人目光呆滞的回到宿舍,都快被江大年给蠢哭了,骆一飞忍不住道:“许言,我看还是算了吧,大年根本不是那块料,咱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这一提议,立马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袁国庆赵春雷等人也纷纷应和,“是啊,大年天生就没长这根神经,咱们就别做无用功了。”

    “没有人生而知之,他只是基础差点,慢慢来,给点耐心,会好起来的。”许言宽慰道,虽然他心里也打鼓,可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因为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江大年事了,还关乎他能否通过考察期成为正式军人,关乎他能够赢得赌约泡上校花。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