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63章:撒泡尿庆祝一下
    “骡子,一会你听我口号做左右转体。”

    “大年,你不要理会我,只要盯着骡子就好,他往哪里转,你就往哪里转。”

    许言分别对着两人吩咐一句,将三人的分工明确了,由他来喊口号与观察,骆一飞做动作引领与示范,而江大年则跟着练习。

    昏黄的路灯下。

    骆一飞江大年站成一列,许言站在两人侧后方,双眸炯炯有神,紧紧的盯着两人,嘴上喊道:“向左转!”

    刷!

    骆一飞应声转体,动作干净利索,非常漂亮的一个转体。

    江大年的动作同样漂亮,甚至比骆一飞还要规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方向又转错了,听到口号之后,他条件反射朝着自认为的左边转,然后就跟骆一飞背道而驰。

    骆一飞刚刚转体过去,正准备观察江大年,却听身旁一阵骚乱,江大年匆匆调整方向,怯懦道:“对不起,我…我又转错了!”

    呼!

    骆一飞吐出一口浊气,没好气道:“你怎么搞的,不是让你跟着我的动作吗?”

    “我一紧张就自己转了。”江大年结结巴巴的解释。

    “这出错的本能还真强大!”骆一飞无力吐槽,心头不妙的感觉涌来,虽然早就知道,进行动作预判不容易,肯定需要花费一番苦功,可是现在看来,他对局势估计还是太乐观了,江大年需要克服的不光是动作预判的问题,还要将自己错误的习惯掰正,这势必是一场苦战,一场苦战呀!

    江大年脑袋耷拉下来,颇有些手足无措,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许言眼眸闪烁一下,道:“大年,你不用紧张,放轻松点,你现在还分不清左右,会转错方向很正常,没有什么好介意的。”

    安慰了江大年几句,见他身体放松一些,许言又叮嘱一句:“你不要理会我的口号,我的口号是喊给骡子听的,你只需要观察他的动作就行,不要怕转错,也不要怕跟不上节奏,错不要紧,慢慢的改正就好,咱们有足够的时间!”

    接下来,许言继续喊口号,骆一飞随着口号动作,江大年盯着骆一飞的动作,开始的时候江大年经常转错,后来错误越来越少,虽然这个进步,并不能让许言满意,可是毕竟是在进步着。

    昏黄的灯光洒在三人身上,光芒越来越暗,反倒是天边渐渐亮堂起来,静寂的部队里,有零星的动静传来,一些人已经起床。

    这声音初时不过星星点点,很快便蔓延到整个部队,晨露笼罩下的野狼团,像是一只沉睡的野狼,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远处有身影走来,许言拍拍手道:“好啦,早操快开始了,咱们歇一会吧!”

    听到许言的话,骆一飞长出一口气,无力的蹲在地上,吐槽道:“许言,我想撞墙,大年的笨刷新了新高度,我感觉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曙光。”

    “我觉得还不错,大年今天早上进步不小呢,一开始是经常转错方向,后来转错的几率大大缩减。”许言道。

    “你就拉倒吧,这也算是进步?”骆一飞撇嘴道:“本来今天早上,是打算帮他训练动作预判的好不好,可是结果呢,一早上时间过去了,他动作预判一点没学到,反倒是静跟自己的错误本能战斗了,你说跟着别人动作做,真的有这么难吗,需要花费一早上时间,来习惯与适应吗?”

    眼见江大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许言朝骆一飞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说了,然后安慰江大年道:“大年,你别听骡子胡说,其实你做的已经挺好了,虽然还没有开始动作预判的练习,可是现在转错的概率已经大大降低,相信很快就能完全做到零差错,到时候再稳扎稳打,把动作预判给搞定,就可以通过新兵期考核了。”

    “真的吗?”江大年骤然抬首,希冀的望着许言,得到其肯定回答后,他重重点头,道:“我会努力的!”

    “加油!”许言攥拳。

    “加油!”江大年同样攥拳。

    骆一飞翻翻眼皮,一个人走到一旁,闷闷的想着心事,江大年今天的练习,可以说是错误百出,他真的看不出有任何可以称道的地方。

    许言鼓励了江大年几句,让其好好想想,总结一下训练的得失,而他则走向了骆一飞。

    骆一飞看到他走来,忍不住道:“许言,你真的觉得他有希望成功吗?”

    “有希望呀,当然有希望!”许言肯定道。

    “他这么笨,一早上的时间,连跟着我转体,都能多次转错方向,这么笨的人,我真的看不出啥希望来。”骆一飞持反对意见。

    许言面色一肃,郑重道:“骡子,以后不要说大年笨了,我们既然决定帮他,就应该充分的相信他!”

    “那也得他让我们看到希望才行!”

    “你一直做示范,是没有观察到,每一次你骂他,或者是表现出不耐烦的时候,大年就会紧张,身体就会绷紧僵硬,出错的几率就会升高。”许言顿了顿,继续说道:“他左右不分,在班级、新兵连甚至在整个部队里,骂他、呵斥他、嘲笑他的人已经很多了,不需要我们再重复了,我们要做的是鼓励与信任,是让他重新树立起信心来。”

    “人跟人是不同的,有的人需要敲打,有的人需要鼓励,你属于前一种,你这人比较欠,容易骄傲与翘尾巴,需要不时的敲打;而大年则属于后一种,他本身就很勤恳,而且极度不自信,骂他呵斥他只会让他越加怀疑自己,从而起到反作用,只有鼓励他,让他重拾信心,才能起到良性的促进作用。”

    骆一飞思忖一阵,觉得许言的话有道理,正要点头认同,忽然意识到这货偷偷骂自己,眉头一竖,反唇相讥道:“大爷的,你才欠呢!你才需要敲打呢!”

    路灯灭了又亮,亮了又灭,眨眼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许言骆一飞抓紧一切时间训练江大年,而经过无数次的转体练习后,江大年总算是做到了不再转错,可以完全不在意许言的口号,只盯着骆一飞的动作而动,虽然每一次转体都会慢半个节拍,可是这也足够让两人惊喜了。

    “非常好,终于做到不出错了,接下来就重点练习动作预判了。”许言不吝夸奖。

    骆一飞同样喜形于色,差点激动的热泪盈眶,肾上腺激素大量分泌,一股尿意自膀胱涌出,他兴奋的说道:“太不容易了,真是太不容易了,你们先练着,我去撒泡尿庆祝一下!”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