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66章:悲催的骆一飞
    骆一飞可不知道孙鑫心里所想,哭丧着脸哀求:“班长,你帮我求求情吧,我的手脚都麻木了。”

    整人版正步本来就折磨人,再加上扣着两只海碗,就更加的难捱了,两只大碗份量是不重,可是耐不住抓的时间长呀,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大碗一点点的变重,很快就让他十指僵硬,双臂一阵酸麻,那滋味怎酸爽两字了得。

    “你自求多福吧!”孙鑫叹息一声,拍拍骆一飞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领着三班众人扬长而去,留下骆一飞风中凌乱。

    “班长!”骆一飞呼喊。

    孙鑫充耳不闻,走的却更快了,以钟茗的身份,要惩罚一名新兵蛋子,她不开口说结束,哪个人敢来求情要人?

    别说是他孙鑫,就算是连长唐觉来了,在钟茗气消之前,只怕也不敢轻触霉头的,更别说是他了,所以骆一飞越喊他跑的越快,眨眼功夫就消失无踪。

    于是乎,骆一飞傻眼了,也彻底认命了。

    老老实实的扣着碗站着,从中午休息时间,一直站到下午训练开始,然后惩罚还在继续…

    他就这么抬着腿,倒扣着两只大碗,如扣两座大山,眼巴巴的看着远处新兵训练,生平第一次开始怀念日常训练,第一次觉得能够如往常般进行日常训练,也是一种难以奢求的幸福。

    ……

    操场上。

    众新兵排着整齐的队列,喊着洪亮的口号,挥汗如雨的训练着,只是今天大家的注意力,明显不如往常集中,众人的目光不时的就会投向餐厅门口,看骆一飞这个傻叉被罚。

    三班众人也如同大家一般,甚至比别的班更加上心,因为被罚的是他们班的,是他们平日里一起训练的战友。

    训练休息时间,袁国庆忍不住好奇,问道,“许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骡子不是跟你一起训练大年吗,他怎么会得罪女首长被罚了呢?”

    一群人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致,纷纷看向许言,就连班长孙鑫,也同样竖起耳朵,对此是表现出相当程度的关注。

    许言眼珠子一转,睁着眼说瞎话道:“我不知道呀,今天帮大年培训之后,骡子说带我们看美女,我跟大年看了一眼,觉得这么偷看女首长不好,不符合我高尚的做人准则,就先一步离开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是太清楚。”

    “是吗,这件事真的跟你没关系?”袁国庆一脸怀疑,虽然许言说的义正言辞,可是他怎么觉得这话这么不可信呢!

    “当然!”许言重重点头,而后面色一肃,道:“校长,我告诉你,你可以怀疑耶稣是不是救世主,可是却绝对不能怀疑我的话,这是对我纯洁与高尚的一种亵渎!”

    “拉倒吧你!”

    一群人同时竖起中指,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大家又追问了几句,见从许言这边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多问什么,准备等骆一飞回来,再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时光如水,无声无息的流淌而过。

    下午的训练结束,新兵们欢呼着涌向餐厅。

    悲催的骆一飞终于从苦难中脱身,结束了这场让他死的心都有的惩罚,这一下午的惩罚可把他给整惨了,现在他双腿又酸又麻,站在原地都打摆子,更可怕的是双手,因为不断地用力抓大碗,双手从沉重变为麻木,又从麻木变为抽筋,现在更是鸡爪一般,五指根本无法并拢。

    目光从攒动的人头上扫过,骆一飞在寻找许言的身影,都是这个不讲义的的家伙,若不是他不声不响的离开,撇下他一个人傻叉一样的说着,他也不会被抓个现行,更不会被罚的这么惨。

    忽然,骆一飞眼前一凝,看到许言跟三班众人一起走来,他一瘸一拐的迎了上去,一张脸阴沉如水,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许言,恨不能咬下他一块肉来。

    注意到其愤怒的目光,许言眼珠子一转,不等他开口指责,就先一步迎上去,装模作样道:“骡子,我听说你被罚了,怎么样,没事吧?”

    听到许言的话,骆一飞吐血的心都有了,这个混蛋害他成这样了,现在居然还好意思问,还有那副该死的关切模样是做给谁看呢,以为这样就能撇清关系,让他不追究他了吗?

    这是做梦!

    骆一飞心头狠狠的说着,无视许言伪装的表情,劈头盖脸的怒斥,“许言,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为什么要坑我?”

    “坑你,这话从何说起?”许言诧异道。

    见他到现在居然还不肯承认,骆一飞气的直哆嗦,伸出鸡爪般的手掌,努力的动弹一下食指,想要用手指指点许言,只是五指僵硬麻木,连这个动作都做不到,只得悻悻然放弃,愤声道:“许言,少给老子来这一套,别以为做出这幅死样子,我就会相信你。”

    “不肯承认是吧,那好,我问你,美女军官到我身后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却自己偷偷开溜?”

    骆一飞大声质问,提起这个他就一阵火大,三个人一起去看美女的,结果美女军官来了,他们两个招呼都不打,撇下他偷偷开溜,害他被罚的跟狗一样,这也太不讲究、太不仗义了。

    “偷偷开溜?没有呀!我根本不知道她去呀!”这种程度的问话,当然难不住许言,他一推二五六,不光如此,还装模作样道:“她又回去了吗,那你还真是不幸!”

    “你推的倒是挺干净!”骆一飞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会相信你说的话,你若是不知道她去,会那么巧的离开?”

    “我觉得偷看美女军官不好,这跟我一向光明伟岸的形象不符,而且新兵期快要结束了,应该抓紧时间训练大年,不能将心思放在别的上面,所以就带着大年先离开了,没想到…”

    论口舌之利,两个骆一飞绑在一起,也不是许言的对手,他虽然明知道是许言坑自己,却硬是抓不到他的把柄,直被气的暴跳如雷,粗重的喘息几口,气怒道:“不肯承认是吧,想抓紧时间训练江大年是吧,行,以后你自己训练大年吧,老子不陪你们玩儿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