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71章:好兄弟,两肋插刀
    不是吧!

    骆一飞身体一僵,眼前一阵发黑,晕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似乎又要悲剧了。

    “老天,你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骆一飞哆嗦了一下,想到钟茗的可怕,顿时觉得人生黯淡无光,世界也失去了爱。

    在极度的慌乱之下,他竟做起了鸵鸟,头颅埋在双臂间,暗暗念叨,“佛祖保佑,她并没有发现我,只是随便喊了一句,想要在诈我出去,一定是这样,一定要是这样的…”

    嗯?

    眼见骆一飞躲在暗处,迟迟没有出去,钟茗眉头一挑,轻哼一声道:“我数到三,如果再不出来,那就不用出来了。”

    一!

    钟茗开始数数。

    这一下骆一飞躲不住了,也无法再自欺欺人了,他苦着脸从原地站起,在钟茗锐利的目光下注视下,一步步的朝着她挪去。

    “首…首长好!”骆一飞结结巴巴道,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塞我的排气筒。”钟茗凝视着骆一飞,咬牙切齿的声音自牙关中挤出,带着森然的气势,朝着骆一飞压去。

    骆一飞哆嗦了一下,眼见钟茗怒气勃发,他连忙摆摆手解释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我的排气筒被塞,而你又凑巧在这里路过,你以为我会相信吗?”钟茗反问,也不给他再次开口的机会,直接摆摆手,道:“别废话,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把排气筒给我清理出来,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骆一飞闻言,哪里敢怠慢,慌忙蹲在车屁股后,苦着一张脸,张开鸡爪般的手指,吭哧吭哧的往外掏。

    他的手本就不方便,再加上泥土塞的太深,如此掏了一两分钟,效果却极其有限,这让他不由急了起来,抓耳挠腮的,一头一脸的汗水,就没有断过。

    钟茗在一旁看着,见他掏了一大堆土,里面居然还有许多,其脸色越加难看几分,冷冷道:“你倒是挺能塞的!”

    “首长,真不是我塞的!”骆一飞哭丧着脸解释,为了增加说服力,他举了举自己抽搐的手道:“你看看我的手,下午抓碗抓的,连五指都不能并拢,吃饭拿筷子都成问题,这里面这么多泥土,怎么可能是我塞的呢。”

    听了他的解释,钟茗眸光闪烁一下,露出几分思忖之色,之前在气头上,又见骆一飞在旁边偷看,便先入为主的以为是他干的,现在听到他的解释,又见他双手确实很不灵便,不由的便相信了。

    “不是你还有谁?”钟茗反问。

    “这…”骆一飞迟疑一下,不知道要不要说出许言。

    钟茗察言观色,立时便看出其心思,柳眉一竖,厉喝道:“说不出来了吧,因为就是你塞的,我惩罚了你,你怀恨在心,趁着我不注意,塞了我的排气筒,你好大的胆子!”

    “不是的,不是我,是许言,是许言干的!”见钟茗声色俱厉,一副暴怒的样子,骆一飞也是被罚怕了,此时哪里敢隐瞒,也顾不得什么义气不义气了,直接把许言给捅了出来,好兄弟嘛,不就是关键时刻两肋插刀用的。

    钟茗一愣,旋即急切的追问:“是许言,你确定?”

    “确定,就是他让我来这里的。”骆一飞连忙点头,并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是其中一些细节做了调整,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许言身上。

    “臭痞子,这次我看你往哪里逃!”听完骆一飞讲述,钟茗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等了这么久,忍耐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一个机会,一个收拾许言的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终于到了。

    钟茗内心激动,却强自按耐住,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再次做确认,“好,既然你说是许言干的,那你肯不肯指证他?”

    骆一飞一愣,露出迟疑之色。

    “怎么,你不愿意!”眼见骆一飞不乐意,钟茗闷哼一声。

    这闷哼声音不大,却让得骆一飞身躯一震,想到钟茗的可怕之处,哪里还敢有所迟疑,连忙道:“当然不是,那家伙那么可恨,就算是没有您吩咐,我也要找机会收拾他,不过他一向能言善辩,又非常的狡猾,我虽然知道是他干的,可是却没有亲眼所见,就算是我肯指认他,他也不会承认。”

    钟茗点点头,一样是心有戚戚焉,许言的无耻与毒舌,她可是领教过的,若非有人亲眼所见,只怕还真会如骆一飞所言,未必能够指控得了许言!

    想到这里,钟茗顿时烦躁起来,明明知道是许言干的,却还不能收拾他,这比没找到机会,更要令人沮丧与苦恼。

    她心情不好,看向骆一飞的目光,顿时也就不善了起来,阴测测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既然无法证明是他干的,而我又抓到了你,那就只好委屈你了,你是抓一晚上碗呢,还是想蹲在这里玩一晚上泥土呢?”

    骆一飞面色狂变,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差点吓尿裤子,连忙开口求饶:“首长,千万别呀,这事真不是我干的…”

    眼见钟茗不为所动,只是斜乜着自己,骆一飞福至心灵,忙道:“首长,是不是我能证明是许言干的,你就放过我?”

    “如果你能指控他,自然是没什么问题!”钟茗勾唇说了一句,旋即怀疑道:“不过,你不是说自己没法证住他吗?”

    “我是没法证住他,可是我有办法引他再犯。”骆一飞咬咬牙说道:“许言太过狡猾,如果不能抓现行的话,他肯定不会认账,所以我们应该考虑的,不是如何证明他,而是想办法引他再犯。”

    “哦,看来你有办法。”钟茗感兴趣道。

    “那是!”骆一飞重重点头,接着道:“今天是不行了,明天中午休息时间,我想办法引他来的,你就在这里守着,抓他现行好啦!”

    “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的话,哼…”

    钟茗冷哼一声,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出口,可是其中的威胁味道,骆一飞却能感受到,他拍着胸膛道:“首长,你就放心吧,我保证能够引他来的!”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