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74章:猜对开头,却没猜对结果
    “这次没话说了吧!”

    眼见许言变色,钟茗一脸快意,人赃俱获,看他还怎么狡辩。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许言,低估了这家伙的无耻,哪怕是有照片为证,许言也没那么容易承认,他盯了相机画面一阵,左右翻动了几下,见并没有别的照片了,眼珠子一转,一拍脑门道:“我说首长您怎么会误会我,居然以为是我塞了排气筒,原来是因为这张照片。”

    “没错,这张照片上的人就是我,这上面的动作也是塞排气筒的动作,可是我却不是在塞排气筒,而是在模拟与揣测塞排气筒的人的姿势,好研究透他的动作与发力点,以便于更好的掏排气筒…”

    尼玛!这也太能扯了!

    钟茗瞠目结舌,见许言都被自己抓了现行,而且又有照片为证,居然还振振有词,咬定了他是乐于助人,这等厚颜无耻,绝对是古今少见,所以她果断放弃了说服他的打算,直接使用强硬手段。

    “许言,你这个颠倒黑白的无耻之徒,今天我要是不狠狠教训你一番,我就不叫钟茗!”钟茗摩拳擦掌的上前,一步步朝着许言逼近。

    许言一步步后退,心头暗暗叫苦,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忽然他面露喜色,指着钟茗身后说道:“首长,后面有人找你!”

    “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钟茗撇嘴冷笑,上一次许言就用这个招数骗过她,这一次居然还想如此,真当自己是笨蛋吗?

    这边钟茗冷笑上前,那边团长的勤务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道:“钟上尉,狼牙大队那边有急事找你,打电话打到团长那里了,要你立即回电!”

    许言何其机灵,一听勤务员这么说,趁着钟茗愣神的功夫,一溜烟的跑走了,钟茗不甘的望着他离去,面色变幻几下,终是没有追赶,而是从勤务员说中接过电话,快速的联系了龙牙大队。

    一分钟后,电话挂断,钟茗傻眼了,原来龙牙特战大队那边,有一项特别任务,要求她立即去执行。

    虽然恨不能立即去收拾许言,可是无疑任务更重要一点,钟茗狠狠顿足,却不敢怠慢,直接跳上车子,打火就准备离开。

    只是这一打火,她这才想起排气筒被塞,还没完全清理出来,这让她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昏厥过去,黑着脸从车上跃下,捡起许言留下的枯枝,快速的将排气筒清理出来,这才跳上车打火启动。

    车子咆哮着冲出,钟茗透过后视镜,看到镜中的自己,又是一阵火大,原来为了节省时间,她动作比较大,弄了一脸的泥土,看起来灰头土脸的,别提有多狼狈了。

    “为什么会这样!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钟茗心头咆哮,总觉得剧本的打开方式不对,明明是她抓到许言现行好不好?明明是能够狠狠收拾他一顿,出心头一口恶气的好不好?怎么结果却变成这样了呢?让许言逃过一劫不说,还得她亲自掏排气筒,弄得灰头土脸,世上最憋屈的事,只怕也莫过于此!

    钟茗粗重的喘息着,越想越是气怒难平,某一刻,其咬牙切齿的低喃出口:“许言,这次算你走运,等我出任务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

    许言一溜烟的跑走,却并没敢回宿舍,而是悄悄躲在暗处,一边观察钟茗那边动静,一边暗暗思忖应对之策,直到看到钟茗开车离开,他紧绷的神经,这才松弛了下来。

    “赞美命运女神,那个女暴龙有事离开了,吓死本宝宝了!”

    许言长出一口气,在胸口上拍了几下,眼眸中尽是庆幸,别看她之前跟钟茗分辨,巧言如簧滔滔不绝,其实心里一点都不轻松,手心都被汗水打湿了。

    搓了搓双手,将掌心的汗水擦干,许言眼底的庆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恼怒,骆一飞这家伙,居然跟钟茗一起设计他,害他被抓个现行,若不是运气好,恰好钟茗有事离开,肯定被收拾惨了,这笔账他定要找他算清楚。

    许言风一般的掠回宿舍,一脚将宿舍门踹开。

    砰!

    房门豁然洞开,发出一声巨响,三班众人大吃一惊,不由的抬头看去,却见许言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喷火的目光在室内一扫,然后落在骆一飞身上…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许言并没有冲出去,身上的怒气开始逸散,目光也变得游移起来,原来在骆一飞旁边,还坐着另一个人——班长孙鑫,他正挑着眉头,目光不善的盯着许言。

    “许言,你吃枪药了,要拆了宿舍吗?”孙鑫呵斥。

    “班长,你听我解释,是我太过气愤了,所以…”

    许言试图解释,可是还没解释完,就被孙鑫不耐烦的打断,“太过气愤,太过气愤就能踹门吗,就能破坏公物吗?你要记住你是一名军人,而不是社会上的流氓地痞,部队没有教你怎么进门吗,滚出去,再进一次!”

    哈哈!

    在宿舍众人轰然大笑下,许言讪讪然的走出宿舍,耷拉着脑袋站在门外,有气无力的喊了声报告,在得到班长孙鑫的首肯下,这才重新进入宿舍,望着众人戏谑的眼神,他头顶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如虹气势全都化为了气闷…

    于是乎,他也如同钟茗般,猜对了故事的开始,却没有猜对故事的结尾,在胜利近在眼前之时,却因为意外的变数,而遭遇了滑铁卢。

    如此一直等到午休结束,下午的训练开始,许言硬是没找到机会去找骆一飞的麻烦,好不容易熬到训练结束,什么火气怒气的,全都被时间消磨殆尽,现在再去兴师问罪,也没有任何气势可言,许言索性也不提这一茬了,找上骆一飞道:“骡子,我按照你说的做了,希望你遵守诺言,积极的配合我帮助大年!”

    “那是当然!”

    这是之前就约定好的,再加上骆一飞坑了许言,正心虚着呢,自然是不会拒绝,忙不迭的应下,并偷眼打量许言,见许言神色如常,不由暗暗舒了口气,还以为许言不追究这事了呢。

    却不知道这货记仇着呢,当初团长轰他出去,他都能编个团长女婿的身份来口头上占便宜;他借着叠被子之机拿捏许言,许言宁愿自己受罚也要拉他垫背…今天骆一飞这么坑他,害他差点被钟茗收拾不说,又被班长孙鑫呵斥一通,他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示,可是暗地里却快气炸了,早已想好了无数招数,誓要整得他滴血流脓!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