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爆笑兵王 > 第75章:令人瞠目结舌的成功
    凌晨三四点钟。

    黑暗笼罩下,野狼团一片静寂。

    夜风吹拂而过,隐约送来了一些声音。

    一处路灯下,三道身影正在训练,一人正在喊口号,另外两人则听令转体,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许言骆一飞江大年三人。

    新兵期结束在即,江大年却迟迟没有进展,许言也不禁有些急了,这不,这才三点多钟,他便拉着两人一起来操场训练了。

    许言喊口号,骆一飞应声转体,而江大年则跟随骆一飞而动,不过动作却总是慢了半个节拍,在两个人的队列里,看起来分外的显眼。

    如此训练了一阵,江大年没什么进步,反倒是许言看出了些眉目,每个人做一个动作之前,都会有所征兆的,骆一飞也同样是如此,左右转体时上半身不摇不晃,靠下半身去完成转体,可是每次动作之时,肩膀都会有细微的反应。

    啪啪!

    许言拍拍手掌,让两人停了下来,说道:“大年,转体的时候,盯着骡子的肩膀,注意观察他肩膀细微反应,判断出他的意图,然后快速的跟上,你的转体动作不能按照往常训练的来,而应该比往常快上一线,跟上骡子的速度,保证能够同时完成转体动作。”

    恩!

    江大年重重的点头,然后睁大眼睛,盯着骆一飞肩膀,判断其动作意图,然而一连转了数十次,他别说是进步了,反而比之前还不如。

    许言无力的扶额,再次叫停两人,让江大年歇歇,由他跟骆一飞做示范,不需要口号,骆一飞随意转体,许言随之而动。

    一开始许言动作还有些生疏,可是十几遍之后,他很快便熟练起来,几乎是骆一飞一动,他立马便做出判断,然后快速的跟随上去,动作干净利索,速度也很匀称,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延迟。

    许言一遍遍的指点,作为模特与样板的骆一飞,都掌握了动作预判,学的有模有样的,而江大年却依然没有掌握,这让两人一阵无力,虽然早就知道他很笨,可是万万想不到居然笨成这个样子。

    在两人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下,江大年瑟瑟缩缩道:“对不起,我…我太笨了!”

    “我还就不相信教不会你了。”许言发狠道,说着冲着骆一飞道:“骡子,脱衣服!”

    “你说什么?”骆一飞怀疑的看着许言,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把上衣脱了,我估计是因为你穿着衣服,所以才影响到他的观察与判断。”许言道,不容分说的命令他脱衣服。

    “你脑袋没坏吧,这么冷的天,居然让我脱衣服?”骆一飞眼皮一翻,直接来个抗拒,现在已经入冬,东海市温度虽然不至于到达零下,可是大早上的也很冷的好不好,要是脱光了衣服,那还不是得冻死,所以他非常坚定的拒绝。

    “不脱?”许言冷然一笑,道:“别忘记了,昨天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只要我再次去整蛊钟茗,你就会答应帮我训练大年,而且是无条件…”

    “那也不能大冷天的脱衣服吧!”骆一飞辩驳道。

    “一切都是为了大年通过新兵期,为了这个,我甚至强迫自己忘记昨天被钟茗抓住时,她告诉我的一些话,我想你也能做出牺牲的对吧?”许言勾唇道,威胁意味十足。

    骆一飞眼眸闪烁一下,哪里还不明白,许言这是提醒他,他已经知道自己坑他的事情了,不由有些心虚,迟疑一下,硬着头皮道:“你说的对,一切为了胜利,为了让大年通过新兵期,脱了上衣示范又算得了是什么,我干了!”

    骆一飞窸窸窣窣的脱了上衣,光着上本身站在寒风中,为江大年做示范,寒风如同刀子刮骨,如此不过片刻,他便嘴唇铁青,冻得直哆嗦,上下牙关得得抖动。

    过了一阵,骆一飞罩不住了,哆嗦着说道,“许言,行了不,我快冻死了!”

    “别急,给点耐心,让大年好好观察学习一下,他看了光着身子的你示范,好像有些收获。”许言笑眯眯道,笑容奸诈如狐,之所以这么干,一方面固然存有帮江大年的心思,可是更重要的则是报复骆一飞,这家伙居然敢坑他,看他怎么玩死他。

    “你不急我急,再这样下去,我就冻成冰棍了!”骆一飞翻翻白眼,怀疑的看向江大年,“大年,你有收获了?”

    江大年很诚实的摇摇头。

    骆一飞闷哼一声,也不管许言怎么说,快速的捡起衣服穿上,这才感觉到身上有些暖意,一双眸子恶狠狠的瞪着许言。

    许言揉揉鼻子,故意道:“不应该呀,动作要领我都告诉大年了呀,咱们两个都能学会,他没道理学不会,难道是剧本打开方式不对?”

    装模作样的说了几句,许言又道:“大年,我让骡子动手打我,你仔细观察他的动作,看看他动手前的征兆。”

    “让我打你,你确定?”骆一飞怀疑道。

    “确定,来吧!”许言肯定的点头。

    “嘿嘿,长这么大,还没听到过这么贱的要求,不过既然是你要求,我当然得满足你!”骆一飞大喜过望,却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背转过身子,掩嘴偷乐起来。

    老天开眼呀,真是老天开眼呀!

    许言这家伙故意耍他,大冷天的让他脱光衣服,害得他差点冻成狗,现在却主动要求他打他做示范,真是老天开眼了,送给他这么个好机会,看他怎么收拾他。

    骆一飞颤抖着,有被冻的,当然更多的是激动,然后在江大年的注视下,他霍然转身,一拳朝着许言眼眶打去。

    砰!

    骆一飞的拳头,悬在了许言头顶。

    而许言双腿麻花般一盘,直接盘坐在地,一只拳头落在骆一飞腹部。

    骆一飞脸上窃笑,伴随着腹部的绞痛,很快化为了扭曲与痛苦,他睁大眼睛看着许言,没想到他居然会还手。

    许言摇头叹息,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徐徐的伸出手掌,在骆一飞脸上轻轻一推,后者应声倒地,而他则回头问江大年,“大年,这就是动作预判,看明白了吗?”

    本来许言只是随口一问,谁知道江大年却点头道:“看明白了,我看明白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