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最后一个使徒 > 第十五章 往援
    那个叫做卢的大个子很快的就将满满一大盘食物摆到了杜瑜琦的面前,热情的笑道:

    “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发誓麦加现在一定还在昏迷当中!一定是神灵将你带到我们面前的,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面前这满满一盘子食物卖相看起来虽然不大好,外观仿佛是咖喱鸡,但杜瑜琦一入口后就觉得十分鲜美,里面还有劲道极好的不知名肉块,咀嚼起来相当美味,杜瑜琦本来就异常饥饿,西里呼噜的吃完了一大盘子,卢又给他满满的来了一大勺,呵呵笑道:

    “这可是我特地用从赫顿玛尔买来的葡萄酒,加上西海岸出产的黑章鱼须混合制作的美味,里面还有添加特殊的作料天界珍珠粉呢,来来来多吃点,不要客气。”

    一群人一面吃一面聊天,杜瑜琦去旁边倒水的时候,就发觉黑斧随手抛在旁边的机械手套上面写着“诺顿科技”的字样,忍不住觉得似乎又有些眼熟,便询问道:

    “这位诺顿好像是一个人名?”

    卢立即认真的道:

    “这可是数千年来最伟大的一位科学家了,就是他一手推动了小晶体的能量生活化,乃是晶体科技的奠基人,虽然他已经去世好几百年了,但他的智慧散发出来的光芒依然照耀着我们。”

    “呃,原来是这样。”杜瑜琦点了点头道。

    一个死了几百年都还能够被人轻易回忆,并且感恩的人,用伟大两个字来形容也真的不为过,然而他越发觉得诺顿这两个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了,不过也依然是回忆不起来,便干脆不去想了。

    吃饱了以后,杜瑜琦便将自己获得的那一把太刀顺手放在了篝火旁边,自己则是去周围找了找草药,抛开浑身上下筋骨的酸痛不说,只是手上的这几个大血泡也是需要治治的。

    等他回来的时候,便见到了黑斧脸色有些凝重的拿着自己的这把太刀端详,然后询问杜瑜琦道:

    “你的这把武器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在遇到你们之前,曾经遇到了一头十分诡异强大的怪虫,好容易才将它想办法杀掉,在那怪虫的临时巢穴里面我找到了两具尸体,这把武器就是在其中一具尸体旁边找到的。”

    杜瑜琦便很干脆的将之前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黑斧听了以后默然了半晌,追问了两句尸体的穿着打扮,然后闭上了眼睛,痛苦的坐在了旁边的火堆边,猛的捂住了脸,肩膀轻颤,看起来情绪很不稳定了。

    倒是卢和其余的人都很是有些震惊的道:

    “可以再说说那怪虫的样子吗?”

    杜瑜琦干脆将自己身上的“虫壳护甲”取了下来,随手抛了过去道:

    “唔,这玩意儿就是从那怪虫身上拔扯下来的,我见这玩意儿还算轻巧,就拿来临时做了个防护自己的东西。”

    卢顿时便拿过了那虫壳护心镜翻来覆去的看,最后看向杜瑜琦的眼里面已经有敬重惊叹之色:

    “没错的,你遇到的就是戮蛊的成虫啊!这玩意儿极其凶残,从幼虫的时候起就会互相吞噬,以自己的兄弟姐妹为食,实在是太难缠了!据说只会在深埋在地下的一个遗迹里面见到,其凶狠疯狂程度远在其余的怪物之上。”

    “一旦受伤,其流淌出来的体液甚至可以腐蚀武器!难怪那些赤哥布林见到你就跑,它们畏惧的显然就是这个,甚至我们一般遇到都是得绕着走,你是怎么弄死它的?

    杜瑜琦耸耸肩,苦笑道:

    “我遇到这怪物的时候,它就已经被重创了,看起来状况很不好的样子,追杀我都很勉强,最后也是我利用地形和一台坏掉的伐木机甲才将之干掉......黑斧怎么了?”

    麦加耸耸肩:

    “黑斧一直都喜欢着一个女孩儿。”

    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大个子,有些惋惜的道:

    “可惜,那女孩家的邻居是一家商人,这要钱不要命的家伙为了赶时间,居然从那个被诅咒了的哈穆林地区周围经过,结果回家的时候就病倒了,顺便将可怕的瘟疫传播到了镇上......这女孩儿死前恳求黑斧照顾他弟弟。”

    说到这里,麦加叹了一口气:

    “若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用的这把剑,就是黑斧存了三年的钱买来的,据说是虚祖国都素喃最有名的铁柱武器行出产的精品,属于罕见的传承装备,叫做神秘的银湖水仙武士刀。”

    “就在三个月之前,黑斧将这把武器送给了那女孩儿的弟弟小飞做生日礼物,而我们这次被突袭的时候,小飞所在的后队遭受的攻击力度是最强的......”

    听了麦加的话,杜瑜琦也是只能叹息,走到了黑斧的身边将这把武器递了过去,低声道:

    “请节哀吧,我看他的伤口乃是在胸口,所以......走之前应该没有受到太大的痛苦。”

    黑斧摇摇头,隔了一会儿才哽咽道:

    “谢谢,能得到确实的消息我就满足了,这把剑我拿着也没有用,送给你吧,严格说起来的话,还是我应该感谢你为他复仇。”

    既然他这么说,杜瑜琦也并不矫情,重新将剑收下,双方继续交谈了一会儿之后,杜瑜琦将自己手上的几个大血泡挑掉,将采来的草药嚼碎敷在了上面,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顿时就好了太多,然后便裹着一床毯子沉沉的睡去。

    ***

    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轰隆爆炸声,当然不消说,杜瑜琦乃是最后醒来的,他手忙脚乱爬起来的时候,其余的人可以说已经是全副武装,严加戒备,黑斧已经是活动着机械手套大吼道:

    “敌袭,敌袭!这爆炸声分明是戈尔他们使用感电手雷时发出来的,咱们得赶快去救人!”

    一干人立即连营地都来不及收拾,匆匆奔跑向了事发处。

    这时候杜瑜琦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昨天经过他的治疗,又喝下炼金恢复药剂的人经过了一夜的休息之后,居然差不多都能自行走动了,这样的恢复速度,真的是令他啧啧称奇。

    杜瑜琦却不知道,他在这里对这样的恢复水准觉得格外的惊奇,其余的人也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因为炼金药剂虽然愈合得快,也会出现诸多的后遗症和副作用,当然,圣职者也具有一些基本的战地救护手法,不过却都是口授相传,依靠经验来累积,并没有系统化的进行传授,不像地球上急救学都是厚厚的一大本书。

    非但如此,倘若说没有经过清创,缝合的伤口利用炼金药剂来治疗,就会导致异物生长在肉里面,在当时或许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时间一长就会形成痛苦的疮溃症状,正骨的手法不好,那么愈合以后就会形成畸形或者功能受限。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