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三十章 闹事
    一帮喝多了的牲口竟然也被苏映雪的歌声吸引,一曲终了,掌声雷动,毕竟是班花兼校花,男生们叫好声此起彼伏。

    不过接下来,苏映雪就不唱了,几个女孩子唱了口水情歌两三首,再然后的很长时间,都进入了beynd时间。

    《真的爱你》、《不再犹豫》、《光辉岁月》《海阔天空》

    这个年代男生ktv的最爱绝对就是这些了,只是这帮人的唱功,李牧实在不敢恭维。

    细心的副班长发现,大家在这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好像除了李牧从头到尾没开过口,其他人都多少唱了几句,一想到李牧赞助了九百块,才换来这一桌的酒水零食,她便趁麦克风清闲的当口,拿起麦克风大声煽呼道:“李牧,就你没开口了,给咱们大伙唱一个吧!”

    由于李牧现在成了一个大帅比,所以女生们就都开始附和了。

    李牧喝了点酒,倒也没有矜持,叼着一支烟站起来,搓了搓自己头顶立着的头发,蓬乱中满是坏小子的模样道:“歌本在谁手上呢,给我点一首不再让你孤单!”

    陈升不是一个偶像派歌手,年纪大而且长得不太好看,再加上唱歌太沧桑也太随意,一直都不是年轻人的菜,喜欢他的大都是有一定阅历的中年人,所以李牧一要唱这首歌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过。

    但对李牧来说,这首歌太有情怀了,词、曲甚至唱腔,都包含着一种真诚的情感,而且伴奏只有一把吉他,就显得更纯朴。

    “让我轻轻的吻着你的脸、擦干你伤心的眼泪……”

    “路遥远,我们一起走……”

    “我不再让你孤单,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李牧的声音本就沙哑而带有磁性,这首歌唱的几近完美,不但惹得不少人感动落泪,更是在一些有心的听者耳中,品味出了一种与李牧的容貌完全不等的沧桑与感慨。

    这其中心里最惊讶、最波涛汹涌的,就是苏映雪了,她好像越来越看不懂李牧,自己认识他三年,所有的印象好像都在这几天被彻底颠覆了。

    整个晚上,李牧只唱了这一首歌。

    酒没再多喝,烟也没再多抽。

    与他一样的是,苏映雪也没再开口唱歌。

    除了两人有些沉默,其他人都越来越起劲,好几个男生喝得眼都睁不开了,但一有熟悉的歌,都还不忘跟着大声唱起。

    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几个男同学结伴去卫生间,没多大会儿,李牧的同桌胡果然便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一推门对众人喊道:“班长被人打了!男的都跟我来!”

    一帮喝多了酒的高中毕业生,肾上腺素产生的速度,比博起还快,一听这话二十多个男生顿时炸毛了,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跟在那男同学身后就冲了出去。

    李牧一看这帮犊子去干仗竟然都还空着手,心里不由感叹:“果然只是愣头青啊。”说完,自己掂了一个啤酒瓶在手里,双手背在身后跟了出去。

    众人一窝蜂的跟在那男同学身后赶到卫生间门口,眼前的情形把不少人都给惊住了。

    ktv的卫生间很大,光是门口的空地就有几十平米,班长和另外两个同学,此刻正被四五个社会青年堵在角落里,那几个社会青年不停的拳脚相向,其中最嚣张的一个还抄起卫生间拖地的拖把,双手握着往他们身上猛戳。

    一看到这边来了二十多人,那几个社会青年也有些愣神,李牧的一个同学大声骂道:“妈的,敢打我们班长,跟他们拼了!”

    几个社会青年也傻眼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多人。

    他们的包间就在厕所对面,一共来了五男三女,他们中的三个男性喝多了结伴上厕所,其中一个把李牧他们班的班长给撞了一下,班长也是喝多了,下意识说了对方一句走路不长眼,结果对方二话不说,直接就大耳光子抽上来了。

    班长身边另外三个男同学还想帮忙,没想到对方一个人回去把另外俩男的也叫了出来,人一到齐直接开打,五个人打四个,这边的高中生根本就不是对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其中胡果然仓惶逃回去,这才把救兵搬了回来。

    李牧心里对这场打斗没什么印象了,上辈子好像自己喝的挺多,到ktv没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才听说班上的男同学前一晚在ktv跟几个社会盲流打架,其中一个男同学的腹部被对方捅了一刀,人虽然没生命危险,但也在市立医院住了大半个月院才痊愈,李牧还跟同学一起去看过几次,印象中,捅人的家伙最后一直没抓到。

    零星的片断记忆,结合眼前的情形,李牧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看来,上一世持刀伤人的就是他们,这几个混混身上肯定是带着刀的,自己得时刻留意这几人的举动,以免重蹈覆辙。

    这几个家伙原本横的不行,但一看这么多人围了上来,一下子一而有些发憷,其中手持拖把的家伙便故作强硬的指着众人,吼道:“没你们的事,都他妈滚远点!”

    面对这么多人,这几个小混混本来就心里没底,还偏要装横,一下子就把李牧这帮喝多了的男同学惹毛了,一窝蜂就要冲上去开打。

    那几个社会青年这才意识到捅娄子了,要是平日里见到这些高中生,他们才不会看在眼里,可是现在这帮家伙明显都喝迷糊了,个个都是一副跟自己拼了的样子,根本就吓不住他们。

    扛着拖把的社会青年立刻将拖把丢到一边,从后腰掏出一把蝴碟刀,将锋利的刀尖对准最前排的学生。

    “都他妈给我退后点,谁往前我捅死谁!”

    小混混也喝了些酒,一看这么多人冲过来,似乎也有些不管不顾了。

    偏偏李牧的这些同学们此刻肾上腺素爆表,脑子里就只想着打丫的,所以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几个跟出来的女同学一看这情形都吓呆了,她们没喝酒,知道对方动刀的性质有多么恶劣。

    那手持蝴碟刀的社会青年也是有些急眼,见人群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抡起刀就要往前扎。

    这个时候,一道人影忽然从侧面突袭到了眼前,他刚想侧脸去看,结果一个啤酒瓶哐的一声在他头顶炸开,他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传来剧痛,整个人几乎都站不住了。

    出手的正是李牧。

    带个啤酒瓶出来还是有用,一个侧面迂回,趁对方不注意,直接在他头顶上把啤酒瓶给干爆了,顿时血就流了下来,流得他满脸都是。

    紧接着,李牧趁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他持刀的手腕,双手用力,咔的一声把那混混的手腕给掰折了,手松刀落。

    那家伙疼的呲牙咧嘴,李牧迅速捡起那把蝴碟刀,又看了一眼另外四个混混,发现这四个家伙都没有武器,便一脚把那个满头鲜血的家伙踹翻在地,心中也恼火这几个混混欺人太甚,便对身后的男同学大吼一声:“一起上给我打!谁敢还手就把胳膊打断!”手机用户请访问://..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