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76章 买车翡翠玩
    纽约三月平均气温只有一到九度,早上尤其冷,位于曼哈顿上西区的六层楼,都开着暖气。

    韩宣刚起床,头发有些乱,睡眼惺忪,只穿个灰色小内内,光脚往衣帽间走去。

    房间有二十多个平方,周围是敞开式衣柜,老人专门给孙子留的,这次知道他要过来,准备了不少新衣服,旧的那些也挂在这里,看到它们韩宣一阵无语。

    中间玻璃柜台里还有些手表盒,从迪士尼米老鼠卡通表,到万国、宝玑、江诗丹顿,大大小小四五十个。

    男孩拿了几件衣服,站在试衣镜前比划,很快挑了件红白格子毛衣,在外面加上绵羊皮翻领小皮衣,选顶白色洋基队棒球帽,反扣在头上,抬腿往外。

    厕所窗户没关好,一阵冷风吹进来凉飕飕的,韩宣低头:“裤子......”

    洗漱完,沿二楼楼梯往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放在拐角,自从鉴定过是真品,它的待遇便鸟枪换炮,现在用个玻璃罩着,底下垫层金色绒毯,怎么看都高贵。

    三年多时间,这里变化并不大,和上次过来差不多,清代粉彩花瓶依旧摆在客厅里,太阳从窗户照进来,绿意盎然,差点刺瞎韩宣眼睛。

    “什么东西?”走过去伸手,感觉像是翡翠,高度三十厘米左右,宽也有二十厘米,这东西他知道,但这么大的还是头一回见。

    “童子观音翡翠摆件,在香港出差时候买来的,有个老东西死活要跟我抢,还不是落我手里了。”老头抖抖报纸,表情很自得,似乎跟他说的那人有过节。

    西方很少见到翡翠,韩宣差点忘了这种东西,往后价格一年翻一倍。

    现在嘛,华夏刚开放,人们兜里没钱,当不成冤大头,缅甸白菜价卖这个,放下摆件来到爷爷面前坐下:“能多买点。”

    掏出胸口的祖母绿宝石指指:“我看以后比这个贵。”

    韩老爷子漫不经心道:“东西是清代的,7.7公斤,要不是看它够大,做工也好,我才不会买,300万美元呢。台北有个慈禧的翡翠白菜当成是镇馆之宝,那才值钱。”

    “我不管,你买不买。”

    “买!用卡车拉来堆你房间,看你晚上睡哪。”被孙子撒娇给逗乐了,老头合上报纸起身,推着他往餐厅走,嘴里开口:“先去吃早饭,那些翡翠我让人去办,知道你眼光好,等下再去趟下城,最近几天没事,都陪你。”

    “对了,我奶奶呢?”韩宣坐在桌边,拿块煎蛋三明治,边吃边问道。

    “去旅游了,南美洲还是哪的,都多大人了,天天跟朋友聚会,不管她。”

    “那是奶奶会享受。”

    “屁,丢我一个人在洛杉矶,忙完回家连热汤都喝不到,跟你爸一样,白眼狼。”

    “等她回来我会告诉她的。”慢条斯理喝口温牛奶,男孩坏笑。

    “……別!”

    ……

    因为联合国总部在这里,纽约便成了世界的外交都会。

    各国驻联合国外交官不得不住在纽约,韩宣就看到了某个异常熟悉的红色国旗。

    现在欧美很少有新闻正面报道它,都是怎样贫穷和落后,这让男孩有些失落,期待它能沿着前世轨迹蓬勃发展。

    爷孙俩忙完事情,从下城回来,像是有什么重要会议,第一大道四十二街附近的联合国大楼附近,街道设了很多路障。

    警察也荷枪实弹,在周围巡视,令到本就拥挤的交通更加堵塞,给商业气浓厚的纽约,蒙上另一种氛围。

    尔虞我诈的外交都会。

    不远处那条仅仅五百米长的华尔街,有着两千多家银行、证券、保险、股票交易等公司。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被宣布解体,这帮西装革履的金融企业家惊喜发现,原来盛宴才刚开始,团团围过去,准备吸干它最后一滴血。

    不过这些现在和韩宣没关系,堵车堵得心烦,对老头抱怨着:“早知道让本杰明开直升机送我们,这里车太多了,还有我们要去哪?”

    “有个好东西要买,店主上个月就告诉我了,一直没时间去,今天刚好。”韩老爷子没叫小约翰过来,自己开车。

    旁边警察还算客气,让宾利从公交车道上先走,反正公交车还堵在后面。

    其他司机见怪不怪,因为这里是纽约,好像有钱人享受特权是应该的。

    有个黑人堵车耽误自己事情,和警察争论不休,老警察觉得他有袭警嫌疑,立马拔出枪,周围很快静下来。

    往前道路变得通畅,十多分钟后到达曼哈顿艺术古玩中心,韩宣往外看去,两边有不少画廊和古董店,还有家博物馆建筑十字路口拐角。

    和在潘家园玩时候不同,这里没什么小摊贩,至少也是几平方的店铺,卖些“工艺品”给游客。

    从二十多层老楼旁巷子开进去,将车停到地下停车场,搭电梯上到三楼,门刚打开,几百平店铺进入韩宣视线。

    里面跟珠宝展览会一样,各种古董锁在橱窗中,纯白灯光打在上面,玻璃看起来很厚实,拐角监视器跟着他们俩移动,黑衣大汉将铁门打开,发出轻响。

    不知怎么的,韩宣脑袋蹦出昨天电影里某种交易画面,幸好还有其他顾客端着香槟闲逛,这才打消他的顾虑,心里感觉好笑,自己可是亲孙子。

    最前面放着个二十多厘米青铜器,男孩看了眼就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朱雀造型特征太显眼了,走过去瞧瞧,上面明码标价,六十五万美元。

    韩老爷子除了做生意,就这么一个爱好,大概是以前来过,专挑新货仔细看。

    男孩来到他旁边,里面是件明洪武釉里红牡丹菊花大碗,别问韩宣为什么认识,标牌上用中英双文清楚写着呢。

    再不认识,底下还有日文。

    “这东西我知道,89年时候在香港卖了2035万港币,现在才卖220万美元?”韩老爷子嘴里嘀咕着。

    男孩接口说道:“现在汇率一比七点七五,算下来还便宜了?”

    “差不多吧,拍卖价格有虚高。”对孙子说完招手:“女士?请把这个拿给我看下。”

    “先生,你真有眼光,前两天刚到的,很多人都来问过它。”

    韩宣听到她说话,摸了摸下巴。

    “这下像在潘家园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