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电梯 > 第2章:神功入手
    瀑布倒挂而下,在山谷下形成一个湖泊,东方玉顺着树藤下来,正好看到段誉躺在湖边的大石头上,这小子果真是精通佛法的,就这样还能安心睡着,就这番心性便不是常人能比的。

    “东方兄,多谢你下来搭救”,被叫醒的段誉,看到东方玉和垂下来的树藤,欢欣的说道,说话间就要顺着树藤离开。

    “等等,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今日合该我们有一番机缘”,东方玉自然不会离开,既然昨晚就胡诌了自己天下第一神算的名头,东方玉索性就作势掐指运算一番。

    “机缘?”,段誉面带好奇之色,莫非?他真有这般神奇?能掐会算?

    “我们找找看,这山谷中定有机缘”,东方玉开口说道,旋即两人在这悬崖下的山谷中找寻起来,约莫花了大半个时辰的样子,段誉大声呼唤,原来拨开一片滕蔓,发现了一扇石门。

    接下来,自然无需多言,两人进入洞府,找到了玉像,栩栩如生的玉像,黑宝石作眸,当真足以以假乱真,若不是东方玉早就知道只是玉像而已,说不定还真的要以为是真人了。

    至于段誉,早就跪倒在地,磕头嘴里大呼神仙姐姐了。

    “好了,段兄,这不过是一尊玉像而已”,从玉像脚下的蒲团中,果真掏出一个包裹,东方玉将段誉拉了起来。

    打开包裹,一副画卷,正是北冥神功与凌波微步两门功夫,只是看着秘籍上什么无妄位,什么手少阳三焦筋络,东方玉抓瞎了,神功到手,可是这些筋脉,穴位,以及步法中的八卦宫位,自己完全看不懂。

    “还真有机缘?东方兄你真乃神人啊”,好不容易将痴迷的眼神从玉像上移开,看着东方玉手中的两门功法,段誉即惊且佩。

    “这番机缘是我们两人的,段兄,我们来研究一番如何?”,自己看不懂,不代表旁边的段誉看不懂啊。

    两人捧着卷轴,仔细研究,当然,更多的是段誉给东方玉讲解,花了足足两个时辰左右,东方玉才将北冥神功的运行路线和凌波微步的走法记住。

    顺着树藤离开之后,段誉还要去救钟灵,便告辞了,东方玉却没有跟着一起走的意思,段誉是主角,此行有惊无险,可自己初学北冥神功,一点功力都没有,结果可就难料了。

    “东方兄,不知我此行,能否将钟姑娘顺利救出来?”,只是,在离开之前,段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询问道。

    “他还真信我天下第一神算的名头了?”,东方玉心下暗笑,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道:“过程曲折,逢凶化吉,有惊无险”。

    “好,多谢东方兄,有缘再见,我定与你共饮几杯”,得到东方玉的回答,段誉面带笑容,欢喜的去了。

    练习凌波微步,顺带着下山,速度倒是很快,走得一会儿,东方玉非但没有疲惫,反倒是精神奕奕。

    猝遇强敌,以此保身,更积内力,再取敌命……

    这一段话,是写在凌波微步后面的,与天下其他步法不同,这凌波微步走起来不但不会消耗内力,反而能够源源不绝的滋生内力,虽是步法,却也可当内功心法,故此,东方玉以凌波微步下山,倒是越走越觉得神清气爽。

    山下不远处,有个城镇,东方玉走得进去,街道上繁华喧闹,很快看到一个酒楼,只是摸了摸口袋,身上还有一些人民币的零钱,可人民币能买吃的吗?

    “难道?只能把它典当了?”,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就只有一部手机了,东方玉迟疑着。

    在古代,手机虽然不能打电话,可录音,拍照,摄影,指南针计算器这些功能却是能用的,这,堪称神器了吧?

    “这位兄台,看你器宇不凡,可否上来陪我喝上几杯?”,就在东方玉想着是不是要去将手机典当的时候,突然头顶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

    抬头望去,一个约莫三旬左右的汉子,正坐在酒楼二楼的窗户口,对自己说话。

    “多谢了”,不管如何,填饱肚子才是主要的,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大中午的,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吃。

    上得酒楼,只见汉子面前摆了两三碟小菜,还有一壶美酒,酒桌上,放着一口快刀。

    “小二,再切两斤牛肉,打一壶女儿红过来”,招呼着东方玉坐下,汉子开口呼道,很快,店小二麻利的摆上一副酒盏碗筷,端上酒肉。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说实话,今日我囊中羞涩,若不是你,或许我就得典当些东西换钱果腹了”,也不客气的坐下,自己可没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东方玉抱拳行礼道。

    “哈哈哈,你叫我风波恶就行了,我看兄弟在酒楼前徘徊,定是囊中羞涩,谁没个困难的时候,正好我也一个人独饮独酌没意思,就叫兄弟上来陪我,来,先干一杯”,汉子性格非常豪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风波恶?江南一阵风的风波恶?”,同样饮了一杯,东方玉微微一愣,又是个有名的人物呢。

    “哦?兄弟也是武林中人?我看兄弟不像有功夫在身的样子,而且这穿着打扮,恕我眼拙,不知兄弟哪里人?”,听东方玉一口就能道出自己在江湖中的万儿,风波恶倒是好奇的看着东方玉。

    “我是方外之人,从海外而来,说起武功,不怕风兄笑话,在下学武至今,不到一天,至于如何知道风兄的名头,却是掐指算来的”,好吧,忽悠段誉都忽悠习惯了,东方玉习惯性的就把这样的问题归纳为自己掐指运算。

    “学武不到一天?掐指运算?”,风波恶愣了愣,旋即很有兴趣的模样,道:“自古相传,便有奇人异士,能掐会算,趋吉避凶,我一直都以为那只是传言而已,没想到东方兄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那你帮我算算,我老风以后会遇到什么事?”。

    “也好,今日承了风兄一饭之恩,我便帮你算上一算”,东方玉作势掐算,片刻之后,道:“忙忙碌碌半辈子,竹蓝打水一场空”。

    “什么意思?”,风波恶眉头微皱,一听就知道不是好话,也亏得风波恶性格豪爽,若换了别人,怕是翻脸了。

    “风兄英姿不凡,只是看模样,风兄还有主子,当真是心存大志的人中龙凤,只是,运势使然,风兄的主子所谋划的事情,总归不过一场空而已”,东方玉开口言道。

    “你……”,风波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了,能算出自己还有一位主子,难道是真有几分本事?可这番断言,却是万万不能接受了。

    “非也非也,四弟,这等江湖术士之言,岂能相信”,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响起,却是一道略显肥胖的身影走了过来,一屁股在酒桌胖坐下。

    “三哥”,风波恶叫了一声,来者身份呼之欲出,正是慕容世家四大家臣之一的包不同。

    “江湖术士,总是先开口,将事情说得险恶无比,然后再告诉你说化解很难,这才能讹你更多的钱财,这种幼稚的小把戏,四弟你也是老江湖了,莫非也信?”,瞥了瞥东方玉,包不同嘴口刁诈。

    “既然包三爷认为我是江湖术士,那我便无话可说了,风兄,此地我也无颜面再留下去了,告辞”,虽然还没吃饱,可坐在这里受气,东方玉却是不愿,站起身来,抱拳离去。

    “哼哼哼,面上无光兮,只能离去”,东方玉离开,在包不同看来,是被自己揭穿,脸上无光才走的。

    怒,不得不说,尽管从原著中就知道这包不同一张贱嘴让人很不爽,可东方玉亲自体会,还是忍不住心头发怒。

    咬咬牙,也不去争辩,这毕竟是杀人如草的江湖,包不同嘴虽然贱,可手底下的功夫却不是自己现在能比的。

    “东方兄,别走,我老风替我三哥给你赔不是了”,风波恶倒是汉子,起身道歉。

    “风兄,你我相交,贵在知心,以后有缘再见吧,另外,看在朋友的面上,我提醒风兄一句,过些日子,你们主子或许有个小劫,或许是被人莫须有的污蔑,你们还是提前做好准备”。

    脚步微顿,留下这句话之后,东方玉决然的走下了酒楼。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