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电梯 > 第5章:拜师无崖子
    得了段誉给的七百两银票,东方玉暂时不用为钱而发愁了,花了十两银子,买了匹小毛驴,骑驴而行,优哉游哉,就这么过了五六日,东方玉来到一座山谷前,山脚下立着一块石碑,擂鼓山。

    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虽然到手了,可差不多半个月过去了,自己的功夫依旧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层次,一方面是自己只有内功心法,没有战斗用的招数,另外一方面,也是自己缺少名师指导。

    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中,主角通常捡到了武功秘籍,都是闭门造车般努力一年半载,出山就成了绝顶高手,可是到了东方玉这里,才发现根本没这么简单,就对着一本秘籍,独自一人想要练成几乎是不可能的,你丢几本初中的教科书,试问小学毕业的人有几个能自学成才的?

    像鸠摩智这般,能够对着秘籍就练会的,那是因为人家武道境界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学会,也不过是触类旁通罢了。

    练了半个月,对进境并不算满意,东方玉便思考着给自己找一个名师,思来想去,想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擂鼓山,无崖子!

    无崖子不是摆出了珍珑棋局,就想挑一个满意的青年才俊作为传承吗?自己送上门去,在东方玉看来,希望应该也有六七成吧?值得一试。

    进了擂鼓山,找了一圈,东方玉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这让他有些抓瞎了,虽然知道无崖子在这擂鼓山,可是躲在山腹里面,自己不得其门而入,一年半载找不到人都不奇怪。

    “无崖子前辈,请赐一面”。

    最后,实在想不到什么办法,东方玉只有一边走一边喊了,就这么过了约莫两个时辰,整个擂鼓山几乎都走了一遍,喊得嗓子都沙哑了,终于,眼前一花,一个年约七旬左右的老者,出现在东方玉的面前。

    “小子,你是何人,如何知道我师尊在这里的?”,老者,眼神虽说平淡,可隐隐中却露着一丝森寒之色。

    “前辈莫非就是聪辩先生苏星河老先生?在下名唤东方玉,是想来找无崖子前辈拜师的”,东方玉很是谦逊的行了一礼。

    “拜师?”,上下打量一番东方玉,苏星河微微沉吟片刻,转身道:“那你跟我过来吧,收不收你,让师尊自己决断”。

    话音一落,苏星河速度很快,转身离去,东方玉脚下连点,凌波微步施展开来,跟了上去,这些日子,凌波微步已经练得纯熟了许多,东方玉的速度还算很不错的。

    “凌波微步!?”,虽然说苏星河不会,但眼力还是有的,看到身后东方玉的步法,眼神微微一缩,脚下不由得加紧了一些,只是速度再快,东方玉就跟不上了。

    “奇怪,这小子的内功修为差得一塌糊涂,仿佛才练了一两年的庄稼把式而已,可是,他从哪里学来的凌波微步?”,很快,就试探出了东方玉的极限,苏星河心中暗自诧异。

    山谷偏僻的角落,有个暗门,跟着苏星河走进去,光线昏暗,拐了几个弯,来到一间石室当中,一盏豆大的油灯,并不足以驱散石室中的黑暗,一道人影,凌空悬在空中,正是无崖子,用一根绳索将自己挂在半空。

    “晚辈东方玉,见过无崖子前辈”,自己是过来拜师的,东方玉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恩,虽没有潘安之貌,但也算耐看了”,无崖子的声音,富有磁性,尽管已经将近一百岁了,可声音还是很好听的,只是这话,说得东方玉脸色一黑。

    虽然知道逍遥派收弟子,都要帅哥美女,可也没有一开口,就说自己长得不够帅的吧?也幸亏自己长得还算对得起观众,不像虚竹,直接被无崖子嫌弃:只是个相貌平平的小和尚。

    “小伙子,你如何知道我在这擂鼓山的?又是从哪里听说过我的名头?而且,你身上的北冥神功是从哪里得到的?”,一大堆的问题,终于算是进入主题了,偏偏关注东方玉的相貌还在首位,可见逍遥派对容貌真的有很高的要求了。

    “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是我从前辈的故居中得到的,至于如何知道前辈的行踪,不瞒前辈,在下略通占卜指数”,东方玉是打定了主意,扯着神棍的名头了。

    “故居?”,无崖子微微一怔,显然没领会到所谓的故居是指哪里。

    “无量山,琅嬛福地”。

    “你,居然能去得了琅嬛福地,看来,是秋水让你来的吗?”,无崖子的话语,带着复杂的情绪,有感慨,有愤怒,有悔恨……

    “前辈,琅嬛福地已经是渺无人烟,只有一尊玉像了,李秋水前辈,在下无缘得见”,东方玉开口澄清道,想了想,李秋水已经跑去西夏当王妃的事情,还是不说出来打击他了。

    “哦?连她也走了吗?也对,她的性子急躁,不可能一个人呆在那里的”,微微一叹,无崖子有了些兴趣的看向东方玉,道:“占卜指数?我逍遥派所学甚杂,琴棋书画,星相占卜,医学,农学,花草等等无数,可占卜之法,也不能算尽天下事,你小小年纪,莫非已经能够得窥天机不成?”。

    “回禀前辈,在下占卜之术,不敢说能尽知天下之事,但至少,武林秘辛我知道很多,常人难及”,东方玉知道自己的容貌,不能打动无崖子,那就只能尽可能从别的地方展现自己的才能和价值了。

    “哦?武林秘辛你都知道有哪些?那我们逍遥派,你知道多少?说出来听听看”,无崖子,好奇问道,苏星河也为之侧目。

    “据我所知,前辈除了李秋水之外,还有一位师姐,名唤巫行云,此刻坐守天山缥缈峰,为灵鹫宫主人,前辈师尊号称逍遥子,行踪成谜,李秋水前辈主修乃小无相功,可催动模拟天下大部分武学,巫行云前辈主修的是八荒**唯我独尊功,威力甚大,只是每三十年要返老还童一次,前辈所学,乃是北冥神功,这也是晚辈想来拜师的缘由”。

    无崖子心下惊诧,武林之中,听说过逍遥派的人都少,这个年轻人,对逍遥派的事情居然如数家珍?莫非,世上真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卜算之法?

    想了想,无崖子脸色微沉,继续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知道我为何会被吊在这里?”。

    “前辈吊在这里,是因为……”,缘由?东方玉自然是知道,只是说到这里,却是一顿,李秋水和丁春秋偷情被发现,这些事情可不能当众说出来,东方玉迟疑了一下,改口摇头说道:“晚辈不知道”。

    “哼,江湖术士,还自夸自己知道武林许多秘辛,连丁春秋那叛徒打伤师尊,抛落崖底的事情也不知道,还敢大夸海口?”,苏星河冷哼一声,觉得东方玉是来招摇撞骗的。

    苏星河只知道这些,却不知丁春秋为何打伤无崖子,抛落崖底。

    无崖子伸手摆了摆,示意苏星河住口,上下打量东方玉一番,旋即纵声一笑:“哈哈哈,好好好,如此美玉,难得的是少了份年轻人的焦躁,知进退,锋芒能露能收,今日,我便应了你,收你为我无崖子关门弟子”。

    “师尊!?”,苏星河一愣,不明白东方玉答不出来,为何反倒要收他为徒。

    “拜见师尊,弟子一定学好武功,杀了丁春秋这个叛徒为师父报仇”,东方玉大喜,重重的跪了下去,郑重其事的给无崖子磕了九个响头。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