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电梯 > 第16章:戴绿帽者人恒戴之
    大理境内,有一处湖泊,非常清澈,无风的日子,没有丝毫波纹的湖面,就像是一面镜子似的,能倒映出天空的景色,美轮美奂,故此,这处湖泊被称之为小镜湖。

    寻常,小镜湖的日子都是非常宁静的,就仿佛那没有丝毫波纹的湖面一般,小镜湖旁边,有一栋竹子搭建起来的小屋,屋中住着一美人,当真如诗如画,只是这些日子,静谧的小镜湖,倒是多了些欢声笑语,因为小镜湖,来了个男人,大理镇南王,段正淳。

    段正淳的四大家臣,寻常日子只是在附近干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也算是拉起警戒线,防止有宵小之辈前来打扰自家王爷的雅兴,而段正淳,则和阮星竹,成天颠鸾倒凤,日子过得好不快哉。

    只是,相距小镜湖不远处,一行六人,五男一女,正朝着小镜湖这边走过来,正是东方玉一行人。

    “东方先生,你这测算之能,尽管早就心里有数,可每次还是觉得震惊,你从来没来过小镜湖,更不知道它的方位,可你居然知道我父王就在这里”,开口的是段誉,陪着东方玉一路打听小镜湖的所在,很是费了一番工夫。

    对于段誉的话,东方玉笑而不语,只是旁边的木婉清,却是耐不住性子的模样,手里把玩着一块,恩,智能手机,只是,屏幕一片漆黑。

    “喂,姓东方的,听段誉说你这个东西卖给他七百两银子,可才用了一两天就坏了啊,不行,你得帮我修好,不然就赔钱”,显然,木婉清也是尝过智能手机的趣味,开口对东方玉说道。

    “对不起,这个我现在真的无能无力”,木婉清的话,让东方玉一叹,没有办法,手机没电了,自己还能怎么着?在这天龙八部的世界里,可没有充电的地方。

    几人走走说说,很快便有个人跳了出来,拦在众人面前,可还不等他说话,段誉反倒是高兴的叫了起来:“朱叔叔”。

    原来这出现的人,正是段正淳四大家臣之一的朱丹臣。

    “公子,小姐”,看到段誉和木婉清,朱丹臣开口叫了一声,神色有些尴尬。

    没办法,说得难听一点,这个时候他们王爷正在外面偷情,遇上儿子和女儿跑过来,这要见到了,王爷的脸往哪搁?

    “朱叔叔,我父王在不在这里?”,段誉欢喜的叫道,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

    “那个,公子,王爷本来在这边盘桓了几日的,可他清晨说有急事,早早的就离开了,你们找王爷有什么事?告诉我就行了,等王爷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帮你转达”,想了想,朱丹臣还是觉得别让王爷和公子见面的好,便编了个借口。

    “啊?父王他走了?”,段誉倒是没想到朱丹臣会骗自己,一脸失望的神色,旋即把目光放在东方玉神色,其他人也一样,显然,他们等着东方玉再测算一下段正淳的行踪。

    “走了?难道段正淳在小镜湖,中间还会离开些日子吗?”,东方玉,也是微微一怔,心下正奇怪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远处传来呼喝之声,还有战斗的声响传来。

    “糟了”,听得身后的动静,朱丹臣的脸色一变,转身疾跑,段誉,慕容复和东方玉等人,也跟了上去。

    只见场内,足有七八个人混战,一个年约五旬左右的老者,双脚残疾,拄着一对铁拐,正压得一个同样四旬左右,玉面金冠的男子几乎抬不起头来,不是段延庆和段正淳又是谁?

    段延庆的实力,不是段正淳能比的,而另外一边,四大恶人的其他几位,有叶二娘,岳老三,云中鹤,也压得段正淳另外三位家臣抬不起头来,等到东方玉几人赶过来,自段正淳而下,四人全都负了伤。

    “爹,恶贼,休伤我爹”,情况紧急之下,段誉连称呼都不一样了,急切之下,手指曲弹,瞬息间几道凌厉的剑气便射了出去,给人以断玉分金的感觉。

    四大恶人,慕容复自然是不陌生,毕竟他扮演的李延宗,便是西夏一品堂里的军官,和四大恶人可算是朝夕相处了,此刻,看到这样的情况,慕容复也拔剑出鞘,再加上风波恶和包不同,战局片刻间便扭转了过来。

    “这些功力,可别浪费了”,四大恶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死了千百次都不足惜的,所以,东方玉趁乱出手了,擒住淫贼云中鹤,北冥神功运转,不过片刻间,便将他的内力吸得一干二净。

    “化…化功**……”,云中鹤,惊骇的看着东方玉,嘴里吐出这么一句,便被东方玉一掌拍死了。

    化功**!?

    不得不说,这个功夫的名字当真是令人闻之色变,余下三大恶人,抽身后退,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些伤势,段延庆的脸色更是难看的盯着东方玉和慕容复等人:“这是我们大理段家的家事,你们是谁?为何要插手?”。

    “在下慕容复,与段兄乃知己,岂能袖手旁观?”,慕容复手持利剑,平静的说道,一身功力,轻易将叶二娘和岳老三压制住。

    “北乔峰,南慕容的慕容复?”,人的名树的影,当日可输在萧峰手中,听得眼前的人是与那萧峰齐名的慕容复,段延庆心下吃惊,再加上那会使六脉神剑的小子,今天看来讨不得好了。

    “阁下又是何人?莫非是星宿老怪的门下?”,段延庆的目光,又落在东方玉的身上,开口问道。

    “要说起来,那丁春秋叛徒曾经也算是我师兄,我的名字,叫做东方玉,今天前来,正是为了段先生你来的”,东方玉开口说道,汲取了云中鹤的内力,东方玉的内力,又强了四五成。

    “东方玉?神算如鬼的东方玉?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听得东方玉的名头,段延庆微微一惊,这些日子,东方玉的名头可谓响彻武林了,倒是那叶二娘,听到东方玉的名头,反倒是眼睛一亮。

    “东方兄?你找这恶人做什么?”,段誉,倒是诧异的望着东方玉,他不是来找自己的父王,解决和婉妹之间的婚事吗?怎么又变成了找这个大恶人?

    慕容复,持剑而立,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没有插嘴。

    “诸位,可否听我讲一个故事?”,东方玉笑了笑,没有回答段誉,反倒是开口环视一圈。

    “你说”,段延庆的眉头皱了皱,但还是点点头。

    “这件事情,该怎么说呢?”,点了点自己的眉心,组织了一下词语,东方玉便开口了:“这件事情,还要从段正淳先生说起”。

    “我?”,段正淳微微一愣。

    “恩,大家都看得出来,段正淳先生虽然现在已经到了不惑之年,可长得,恩,还是挺好看的,年轻的时候,就更是英俊,再加上家世与武功,他要花心起来,自然没几个女人挡得住,所以年轻的时候,倒是惹下了许多风流债”。

    “东方先生,慎言!”,这番话,让旁边四大家臣脸色很难看,要不是看他和段誉是朋友的份上,刚刚又出手帮忙,他们几人估计都要动手了。

    这番话,说的段正淳面露尴尬之色,那阮星竹也是狠狠的掐了他后腰。

    “其实,男人嘛,花心一点也不奇怪,可偏偏,段正淳先生的夫人,却受不了,隔三差五的为了这件事情闹别扭”。

    这个话,让段正淳想起了刀白凤,尴尬之余又是有些愤怒和吃惊,家丑不可外扬,东方玉当众说出来,可让人有些受不了,当然,吃惊的是他居然连自己的家事都知晓得这般清楚,神算如鬼,当真能达到这般恐怖的境地?

    段延庆,听着这番话,鼻子冷哼一声,自然是对段正淳这般模样很看不起。

    “直到有一天,这刀白凤夫人,一气之下,居然跑出了王府,心中怎么想的?你既然敢在外面找不三不四的女人,那我就敢在外面找男人”。

    这番话,让段正淳脸色立马大变,这,自己夫人,曾经还干过这种事?可仔细想想,这似乎还真是夫人的性子。

    “恰好,那一晚,刀白凤夫人,在天龙寺外,看到一个丑陋,且双腿残疾的乞丐,她也当真心狠,那天晚上,居然还就真和那乞丐,发生了一晚的关系……”。

    噗!

    这番话,让段正淳口吐鲜血,脸色苍白,阮星竹和四大家臣,惊呼出声,急忙去扶他,段誉,更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呆若木鸡,难以置信,自己的母亲,曾经竟然干过这般疯狂的事情?

    “哈哈哈,段正淳,你这小子成天到晚勾搭女人,给别人戴绿帽子,原来你老婆,也早就给你戴了一顶绿得发亮的帽子了啊”,岳老三,听到这里,倒是很解气的模样,笑出声来。

    “住嘴!”,一声厉喝,竟不是四大家臣和段誉开口,而是段延庆,只见段延庆,脸色剧变,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

    “老…老大…你这是怎么了?”,岳老三和叶二娘,面面相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不明白那段正淳被戴了绿帽子,老大干嘛这么大的反应。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