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电梯 > 第17章:四大恶人除名
    好吧,段正淳这小子,数十年来,到处勾搭女人,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子,更让多少男人被他扣上了绿油油的帽子,就如那钟万仇一般,打又打不过对方,势力又没有对方大,只能龟缩躲在万劫谷,可即便这样,那段正淳也要挖地道下去和他老婆私会。

    今日,段正淳知道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玩了,还是个双腿残废,容貌丑陋的家伙,哪里受得了这般屈辱,竟是一口鲜血喷出来,神色萎靡。

    “东方先生,你之所言,可属实?当年,天龙寺外,与我发生一夜关系的女子,竟然是他段正淳的老婆”,段延庆,瞪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东方玉问道。

    好吧,段延庆这句话,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呆若木鸡,东方玉故事里,那上了段正淳老婆的残疾乞丐,竟然是这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这句话,更是在段正淳胸口上补了一刀。

    “啊!”,一声悲愤欲绝的大叫,那段正淳竟然是昏死了过去,嘴角鲜血长流不止,出气多入气少的样子,显然已经快要不行了。

    “爹!”,段誉惊骇不已,急忙调动自己体内浑厚的内力,来稳住段正淳的伤势,木婉清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却帮不上忙,四大家臣和阮星竹,在旁边手足无措。

    看着段正淳的模样,东方玉没有丝毫愧疚之色,要知道,在古代,深仇大恨不外这屈指可数的几种,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从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这段正淳风流不羁,让人羡慕,可是真要设身处地的放在这个年代,坏了多少女人名节,又不愿娶人家,这般人真该被千刀万剐。

    “不错”,东方玉的面相段延庆,有些感慨说道:“其实,段先生你一直觉得自己很不幸运,被命运做弄了,延庆太子,如若没有当年之乱,这大理皇位都是你的,可你现在双腿残废,人不人鬼不鬼的,更认为是段正淳兄弟两夺了你的皇位,可是……”。

    说到这里,东方玉话锋一转,道:“你却不知道,段正淳两兄弟膝下只有段誉这一个男丁,偏偏,这个男丁还是那刀白凤和你生下来的,这皇位你虽然丢了,可最后却是你儿子坐了,岂不一样?你这多年的仇恨,这样看来,当真是没有必要了”。

    “他……他是我的儿子……?”,段延庆紧紧的盯着段誉,他不敢相信,这学会了六脉神剑的小子,竟然会是自己的儿子,我段延庆,竟然还有儿子了?

    “东方兄,你在说谎对不对,我怎会是这大恶人的儿子!”,段誉,听到这个话,忍不住尖叫起来。

    寻常之人,蹦出个陌生的父亲,一时半会的都会受不了,更别说段誉对段延庆的印象本来就差到了极点。

    “在你大理,堂兄妹之间婚配,并不奇怪,现在你可知道为何我说你能与木婉清相爱了吧?”,东方玉看着段誉,开口说道。

    “我当初还道东方兄你料定了婉妹不是我爹的女儿,没想到,真相居然是我并非我爹亲生,哈哈哈……”,段誉,一时间难以忍受这样的打击,不由得癫狂大笑,疯狂的跑了出去。

    “段誉”,木婉清看着段誉的模样,心下担忧,跟了上去。

    也亏得这个时候的段正淳还在昏迷之中,否则,一时半会的再遭受这个打击,相信活活气死都是有可能的。

    段延庆,也呆若木鸡的楞在原地,一直以来,都在明察暗访当年和自己发生一夜关系的女子是谁,却没有丝毫头绪,没想到,今日居然是真相大白,自己居然还有个儿子,如东方玉所言,此番想想,自己这些年坚持的仇恨,还当真是没有必要了。

    “哈哈哈,人生如梦幻泡影,世事如戏,造化弄人啊”,最后,段延庆忍不住仰天大笑,多年执着的仇恨,一旦散去,竟然是顿悟了,对着东方玉行了一礼,道:“多谢东方先生为我指点迷津,我段延庆多年来造孽甚多,对不起天下,从即日起,便入天龙寺,出家为僧,希望天龙寺,能收容我这个罪人”。

    “恭喜段先生放下心结,重获新生”,东方玉,也为段延庆高兴。

    虽然他这些年来作恶多端,可能迷途知返,也算是一桩幸事,要说起来,这段延庆也是个可怜之人,当年皇宫大乱,好不容易逃得一命,本来是想去天龙寺求救的,那天龙寺枯荣大师,俗家身份可是他伯父,只是,那枯荣大师却不愿大理再起变故,没有见他。

    “老大”,就这么一会功夫,四大恶人的云中鹤死了,为首的段延庆,竟是被人渡化了,叶二娘和岳老三忍不住开口叫出声来。

    “你们两位去吧,从今日起,江湖上再也没有我恶贯满盈段延庆这号人了”,看着叶二娘和岳老三,段延庆有些唏嘘感慨,说话间,迟疑了一下,又对叶二娘说道:“二娘,你孩子的事情,或许可以请东方先生推测一二”。

    撂下这句话,段延庆拄着一对铁拐,离开了,没有了仇恨的包袱压在身上,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

    “东方先生”,其实不用段延庆提醒,叶二娘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了,有些踟蹰,叶二娘开口了。

    看着叶二娘,其实长得还是很好看的,只是脸上几道疤痕将她的容貌破坏了,此刻,叶二娘完全不像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无恶不作”,只是一个想知道自己儿子下落的母亲。

    “唉,其实,叶二娘你与段先生一般,这一生作恶太多,我其实是不想帮你们的”,也不用叶二娘开口,东方玉先开口了,这倒是说得实话,动不动抢了别人的小孩,玩弄一天之后又杀掉,这叶二娘简直比段延庆还要恶毒几分。

    只是,想到现代社会,多少母亲,就算是白发苍苍了,也坚持着登寻人启事,想要找回多年前丢失的孩子,这番事情,又触人心神。

    “还请东方先生指点迷津,只要知道我孩儿的下落,叶二娘,愿一死赎罪”,叶二娘,噗通一声跪在东方玉面前,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地上泥土飞溅。

    “叶二娘,那萧峰萧大侠的事情,你可听说了?”,心下微叹,东方玉开口问道。

    “我听过”,虽然不知东方玉为何说起这个,但叶二娘还是点点头。

    “你与那玄慈方丈之间的事情,不用我明说出来吧?他是那萧远山的仇人,萧远山自己的儿子,被玄慈方丈弄走了,你说,他是不是也要把仇人的儿子弄走来报复呢?”,东方玉继续问道。

    “是他!?原来是他!?”,这句反问,立马让叶二娘恍然大悟。

    要说起来,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也算一流高手,能轻易抓破自己的脸,把孩子抢走,有这般功夫的人,江湖上屈指可数,那萧远山,的确有这样的武功,更有这样的动机。

    啊?这无恶不作叶二娘,居然和少林玄慈方丈,生了个孩子!?

    东方玉和叶二娘这边的谈话,让慕容复几人面面相觑,今日跟着东方玉走一遭,当真看到了太多的武林秘辛了,完全超出他们想象,这几个人,甚至心中有了些不真实的感觉,我们是处在同一个世界吗?为何今日所见所闻,几乎颠覆了寻常对武林知名人物的定义?

    大理镇南王的老婆和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搞过一夜,而且还生了个儿子,叶二娘和少林玄慈方丈有一腿,也生了个儿子?这些事情要是抖出来,在江湖上绝对是飓风级的爆料啊。

    “那请问东方先生,我儿子现在何处?”,叶二娘,激动不已的追问道。

    “那萧远山,当时倒也心狠,抢了你儿子,就直接丢在少林寺,让他玄慈每日和儿子在一起却不自知,你若是想看自己儿子,便去那少林寺,找个叫虚竹的和尚,虽然武功平平,可他在少林寺,倒是活得很轻松舒坦”。

    世人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这是苏东坡的诗句,意思便是说不指望孩子有多么聪明,愚钝一点都没关系,只希望他一生开开心心,无灾无难就行了,叶二娘,心境也是这般,听到孩儿能与父亲同住少林寺,活得开开心心的,这比什么都让人觉得开心。

    “多谢东方先生指点”,得知了孩儿活得开开心心的,叶二娘满心欢喜,重重的磕了几个头,急不可耐的转身跑了。

    “喂,姓东方的,我岳老二可没什么要你帮我测的,我可走了”,四大恶人眨眼间就在东方玉手里折了三个,岳老三有些怕东方玉了,说话间转身跑掉。

    “岳老三,你别可再让我知道你做恶,否则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扭断你脖子”,看着岳老三有些憨厚的样子,东方玉心下发笑,朗声叫道。

    这番话,说得岳老三差点栽倒在地,心中暗自打定主意,再也不作恶了,那家伙的手段神鬼莫测,自己作了恶能瞒住他吗?躲?他的测算之法,自己能躲得了吗?

    “好了,此间事了,我也该走了”,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清楚了,东方玉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毕竟四大家臣看着自己的眼神,可不怎么友善。

    慕容复笑着点点头,大理段氏出了这档子事,他也不好待下去,准备和东方玉联袂离开,只是此刻,突然一道声音在东方玉身后响起。

    “东方先生,请留步”。

    (PS:今天在义乌小商品城到处找货源,当真累,巨大的市场,出来的时候差点连自己停的车都找不到……)。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