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电梯 > 第18章:给你讲个《天龙八部》的故事
    东方玉回过头来,开口之人,正是阮星竹,此刻有四大家臣照料段正淳,阮星竹是走到了东方玉的跟前。

    “东方先生,你能测算过去未来,能否知晓我的两个女儿,现在下落何处?”,阮星竹,眼神充满了希冀的看着东方玉,道:“当年,我将两个女儿寄养在农妇家里,可回过头,那出农妇家已经没有了,我两个女儿也丢失了多年了,不知东方先生,能否测算出来?我必感激不尽,为先生立长生牌”。

    “慕容公子,你知不知道,阿朱的身上有块金锁片?”,东方玉,转过头来对慕容复问道。

    “金锁片!?”,这个话,让阮星竹眼睛一亮,希冀的目光望向了慕容复。

    “阿朱!?”,这番话,让慕容复思及阿朱的身份,心中一动,点头说道:“阿朱当年来到燕子坞的时候,便是孤儿,我记得她的确有一块金锁片,上面还刻着字呢,好像是: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不错,是我女儿,是我女儿”,听到那金锁片上面刻的字,阮星竹忍不住哭出声来,又悲又喜的叫道,同时紧紧的盯着慕容复,道:“慕容公子,不知我女儿,现在何处?”。

    “阿朱啊,她已经下嫁于和我齐名的北乔峰,去了关外,过着牧马放羊,与世无争的日子了”,慕容复,开口答道,虽然对于萧峰的武力感到可惜,但阿朱能有这样圆满的结局,慕容复心中也为她高兴。

    “那就好,听闻那乔峰大侠是盖世英雄,那就好”,听得阿朱的下落,阮星竹欣喜安慰,旋即又对东方玉问道:“那我另外一个女儿呢?在哪里?东方先生能否测出一二?”。

    “星宿海,丁春秋座下,有一个名为阿紫的弟子”,东方玉开口答道。

    “啊!?”,与阿朱相比,这阿紫的处境仿佛刀山火海之中,听得阮星竹惊呼出声,脸色一片煞白。

    东方玉可没有时间在这耗费,道出了阿朱和阿紫的下落之后,便离开了小镜湖,慕容复一行人,也陪着他一同离开。

    “东方先生,接下来要去哪里?”,慕容复开口问道,一路所见,对东方玉的测算之能,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敬佩了。

    “我自是回擂鼓山了,慕容公子,难道要一直陪着我?不去做你那光复大燕的大事吗?”,东方玉,偏过头来,看了看慕容复,笑而问道。

    “东方先生不是说我一生忙忙碌碌半辈子,竹篮打水一场空吗?我又何必去做无用之功?”,慕容复,笑而答道。

    “哦?”,东方玉脚下一顿,诧异的看着慕容复,他难道真的能放下光复大燕的执念不成?

    “东方先生,我父母给我取名一个复字,便是希望我能够光复大燕,他们更从小就告诉我,我是鲜卑慕容氏,一辈子都得为光复大燕而努力,莫非,我这一生真的无论如何,都不能成功吗?”,慕容复,神色倒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唉……”,看着慕容复的模样,东方玉心下微微一叹,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慕容复终生为了光复大燕而努力,一时间,让他放弃,真的能做到吗?

    “慕容公子,可愿听我讲个故事?”,沉吟了许久,东方玉突然开口问道。

    “哦?东方先生但请直言”,慕容复认真的点点头。

    他也知道,东方玉要说起故事,就是要说自己测算的事情了,就如同之前在小镜湖中,讲述那段延庆的事情。

    “包先生和风兄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听一听,前面有个茶棚,我们去坐坐吧”,指了指不远处路边的一个茶棚,东方玉开口,一行四人,坐了下来。

    “我要给你们将的故事,恩,叫做天龙八部……”,清了清嗓子,东方玉开口说道。

    “天龙八部?难道还真的是讲故事?连题目都有?”,这番话,让慕容复三人一愣,面面相觑,不过倒也没有打断东方玉,悉心静听。

    喝了口茶棚伙计端上来的茶水,东方玉开口而道:“话说那大理无量山上,有一处剑湖宫,上面有一个武林门派,叫做无量剑派”。

    “无量剑派?这不是个小门小派而已吗?怎么好端端的说道哪里去了?”,东方玉这番话,可以说完全牛头不对马嘴了,包不同张了张嘴,就要发问,却是被慕容复一个眼神制止了。

    一路讲过,直接讲到段誉小子,跌落崖底,进了琅嬛福地,得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武功。

    “琅嬛福地?和我舅妈家的琅嬛玉洞是什么关系?逍遥派?北冥神功?凌波微步?段公子的确会凌波微步,莫非就是这番机缘?还有那北冥神功,能汲取天下高手的内力为己用?难怪段公子年纪轻轻,竟然有一身浑厚的内力,这北冥神功,比那江湖上人人闻之丧胆的化功**更胜一筹啊”。

    一段故事,很快吸引了慕容复几人的注意,结合东方玉的故事,慕容复心念电转,再结合现实中的东西,倒是一时间感觉懂得了许多东西。

    “话说人体的筋脉承受力是有限的,韧性也只能慢慢的适应,那段誉汲取了太多的内力,难以掌控,终日癫狂,没有办法,只能去那天龙寺,寻找高僧化解……”。

    天龙八部,一开始说出来,主角几乎都围绕在段誉身上,听得那段誉,机缘巧合之下,竟然习得六脉神剑,即便是慕容复也羡慕得紧了,自己这一身功夫,可是从小到大,苦练而来,其中艰辛可只有自己知道,这段誉,短短数个月,居然从一个不会武功的书生,成了一流好手。

    “再后来,那鸠摩智便压着段誉,到了姑苏燕子坞……”。

    “咦?鸠摩智大师和段公子,到过燕子坞吗?”,说到这里,包不同忍不住了,低声对风波恶问道。

    风波恶也一副茫然的模样,摇头,便是从来没在燕子坞遇到过鸠摩智和段誉,这讲的和现实,又有些出入了吧?这故事里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慕容复也是茫然,之前还以为东方玉只是在给自己说段誉的事情,可到了这里,却又发现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觉得莫名其妙,思绪很混乱。

    “诸位,暂且放开其他,这只是个故事而已”,看得出慕容复几人心中的想法,东方玉笑了笑说道。

    “东方先生请继续”,尽管心绪杂乱,但慕容复还是点点头,没有做声打断。

    然后,就听到了阿朱扮了个所谓的慕容老太太,风波恶几人不禁莞尔,这番任性玩闹的个性,倒真的是阿朱的性子,再到后面,被鸠摩智追杀,逃到了曼陀山庄,见到了王语嫣,段誉便狗皮膏药般纠缠。

    然后,又说到段誉离开了燕子坞,却遇上乔峰,用六脉神剑斗酒,两人喝得不分上下。

    “堂堂六脉神剑,被段公子使得时灵时不灵,而且只能用来斗酒,当真是暴殄天物啊”,虽然知道现实中的段誉武力值和自己公子几乎不相上下,可听得故事中这般脓包窝囊,包不同还是不禁低声鄙夷道。

    “包三哥,莫要说话,若真如东方先生所言,那段公子体内的内力难以控制,即便习了六脉神剑,难以控制,也不奇怪”,慕容复,低声对包不同摇摇头说道。

    再然后,是杏子林的事情,和东方玉所言差不多,只是现实中杏子林事件没有段誉跟随罢了,再然后,听到段誉带着中了悲酥清风的王语嫣逃跑,躲在水房,却遇到个叫李延宗的家伙……

    “这…这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可为何,从东方先生嘴里说出来,却仿佛顺理成章,就该发生这些事情呢?”。

    “若是我,真的如故事中一般,在水房中发现表妹和一个陌生男子这般,又会如何做?”,慕容复,听到自己出场,设身处地的想想,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估计会和故事中的自己一样,这不禁让慕容复心下惊骇,浑身冷汗涔涔,这难道就是命运?还是说,东方先生连自己的个性居然能把握得如此通透?

    故事说到这里,慕容复等人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茶座更安静得可怕,就只有东方玉的声音和他喝茶的声音罢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