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电梯 > 第24章:回归
    玉面如冠,长须如绦,神色恬淡,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居然无人看到他是如何出现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彷如大海般深邃,看模样,似乎有七八十岁了,但宝相庄严,肌肤却如婴儿般红润。

    “你无需如此,执着太久,便是魔念,何需如此苦苦放不下?”,男子的声音,富有磁性,听起来非常的舒服,此刻,正站在李秋水的面前,低头看她,绝世风采,让人自惭形秽。

    李秋水,听得这个声音,豁然抬起头来,美眸瞪得大大的,惊讶,欢喜,震惊,一片复杂:“你…你……”。。

    “无崖子!?”,童姥,神情也很激动,上前几步呼唤道,难以置信,不是说他已经油尽灯枯,命不久矣吗?看这幅模样,哪里看得到一丝老态?

    “师父?”,东方玉,也是愕然的看着面前这个形象大变的无崖子,都有些不敢确定。

    这真的是自己的师父?那个双腿残疾?只能将自己吊在半空中,老态龙钟,行将朽木的师父?这简直就像是两个人。

    “你这是何苦?”,无崖子伸手,在李秋水的面庞上轻轻抚摸,旋即,好几道疤痕浮现出来,仿佛几条狰狞的蜈蚣一般,却是童姥曾经在她脸上留下的疤痕。

    “不!你别看我!不要!”,自己的易容术被无崖子解了,李秋水不由得尖叫出声,手捂着自己的脸颊,不断后退,不敢让无崖子看自己的模样。

    “无崖子,你没事了?”,童姥,神色激动的上前几步,本来从东方玉嘴里得知他只剩下一年左右的寿命,童姥一直都很担忧的。

    “巫师姐”,无崖子,对着童姥行了一礼,风度翩翩:“劣徒在天山叨扰你几日,刚刚他动手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武功的确比以前长进了不少,多谢巫师姐教导有方,师姐教徒弟,却是比师弟要强得多了”。

    “都是本门弟子,何须言谢,况且,你这弟子,我也看得顺眼”,童姥,很是爽快的摆了摆手。

    “师父,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吗?”,东方玉,仔细的盯着无崖子问道。

    自己离开擂鼓山并没有多久,师父本来都已经差不多交代好了后事,无端端,怎会突然如此精神?更何况残疾了数十年的腿,为何突然能走能跑?这令东方玉心中,涌起一股子不安的感觉。

    “秋水,我来见你,是想要告诉你,当年是我负你,你的苦,我也明白,对不起,我没有给你任何幸福,白白耗费你一生的时间”,对于东方玉的话,无崖子没有回答,反倒是对李秋水开口道歉,说话间,深深的对李秋水鞠躬。

    “你,你这是做什么……”,无崖子突然这般郑重其事的道歉,李秋水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

    “巫师姐,你对我的恩情,我此生是无以报答,一直以来,你都像一个大姐姐般照顾我,来生若有机会,我定百倍还你”,转过身来,无崖子对童姥说道,同样是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无崖子,你无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你怎么样了?身体是不是已经痊愈了?”,童姥也不是傻瓜,无崖子这般交代遗言似的话语,让她也觉得深深的不安,结合之前东方玉的话,童姥也觉得很不对劲了。

    “玉儿”,最后,无崖子将目光放在东方玉的身上,道:“我也不是个合格的师父,你武功修炼一途,我身为师父,所做的却不多,幸好你还算聪慧,想来以后,这江湖便是你的天下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父你对我的帮助已经足够了,只是你的身体……”,东方玉开口说道。

    不过,东方玉还没说完,无崖子便抬手止住了他的话,道:“为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让我把话说完”。

    旋即,无崖子面对天山悬崖,重重的跪下,开口朗声道:“我身为逍遥派掌门人,一生任性妄为,毫无建树,实在是愧对整个逍遥派,更是愧对师父的期望,今日我临终在即,特此罪己,还望逍遥派后辈子孙,莫要学我”。

    咚咚咚……

    话音方落,无崖子重重的对着天边叩了九个响头,旋即,俯身不动。

    “师父?”,东方玉心下一紧,上前几步低声呼道,可无崖子的身形,彷如磐石,没有丝毫回应。

    “无崖子!”,童姥和李秋水,脸色都是一变,急奔过来。

    此刻的李秋水,武功自然比童姥要高得多,更何况她那登峰造极的凌波微步?一掌直接按在童姥身上,李秋水直接把童姥打飞了出去。

    “别碰他,他是我的!”,李秋水,一把抱住了无崖子的尸身,尖声叫道。

    “无崖子,你个负心人,怎么能就这样走了!?我还有好多好多话和你说呢”,一把推开围上来的婢女,童姥口吐鲜血,大声厉叫道。

    “无崖子,你为何如此狠心,抛下我一个人就走了?你都不在这个世上了,我李秋水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对于童姥的厉叫,李秋水没有理会,只是紧紧的抱着无崖子的尸身,低头深情的说道。

    不要!

    东方玉大叫道,可他的动作,如何能快得过李秋水?她竟是抱着无崖子的尸首,直接从天山巨峭壁顶上跳了下去……

    李秋水死了,陪着无崖子殉情了,虽说生前她干了许许多多的荒唐事,可她对无崖子的感情,却是刻骨铭心的,伴随着李秋水的死,天山上的厮杀自然也落下了帷幕。

    童姥没死,可亲眼见着李秋水和无崖子死在自己面前,当年几个师门同辈就只剩自己一个了,童姥接下来的日子,郁郁寡欢,却也只是活了半个多月,便忧郁而亡。

    约莫大半年后,以师门晚辈之礼,为童姥守孝之后,东方玉换上一袭黑色长衫,下了天山而去,逍遥派的事情,让灵鹫宫的婢女首领和苏星河一同打理。

    不过几天,一袭黑色长衫的东方玉,便只身来到了星宿海。

    “你这毛头小子,也敢来为无崖子那个死鬼报仇,我念你还算同门师弟,饶你一命,快快离去吧”,被东方玉找到了的丁春秋,手摇一把鹅毛扇,满脸嗤笑说道。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岂是你这样的黄口小儿能抵的?快快离去,不然,老仙就算是打个哈欠也能把你吹走”。

    “死到临头了,还不赶紧下跪求饶?”。

    “无知小辈,岂需要老仙出手?我摘星子对付他足矣”。

    星宿海的诸般弟子,一个个阿谀奉承,当真恨不得敲锣打鼓了。

    “一群跳梁小丑”,星宿海这些弟子,让东方玉皱了皱眉头,脚下一点,如鬼似魅般出现在丁春秋面前,手掌呈爪型,向着丁春秋扣了过去。

    神色一凝,丁春秋抬手便洒出一片毒粉……

    说实话,丁春秋武功虽然只是一流而已,算不得顶尖,可他使毒的功夫,却是不错。

    对于毒,东方玉没什么研究,可一力降百巧,武功,此刻的东方玉足以和慕容复这样的高手比肩了,厮杀了一百多个回合之后,东方玉抓住了个机会,折梅手化作眼花缭乱的掌法,一掌印在丁春秋的胸口,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脉。

    杀了丁春秋,完成了与师父之间的承诺以后,东方玉起身往天山赶回去,自从当初天山上的战斗结束之后,天龙八部的剧情就完全没有惯性了。

    慕容复隐居燕子坞,听段誉说似乎已经和王语嫣成亲了,永远没有再过问江湖事的意思了,萧峰和阿朱,隐居关外,牧马放羊,当真是好不快活。

    段誉,当了他的大理国皇帝,成日是忙得焦头烂额的,至于那虚竹,到现在东方玉都没见过他,想来还是在少林寺当个快乐的小和尚吧,没有诸般烦恼。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骑着一匹小毛驴,杀了丁春秋以后,东方玉心情畅快了许多,嘴里不由得高唱《笑傲江湖》的曲子,优哉游哉的往天山走去。

    “阿弥陀佛,东方先生倒是好兴致呢”,不过,路边一声佛号,却是打断了东方玉的曲儿。

    “明王,好久不见,今日当真有缘”,看到路边的僧人,东方玉微微一怔,此人赫然是大轮明王鸠摩智。

    “东方先生,小僧是听闻你要去星宿海,所以特意来寻你的,没想到,我倒是晚了一步,恭喜东方先生解开心结”,鸠摩智低眉垂目的笑道。

    “明王高义!”,东方玉钦佩说道。

    当日对他有指点之恩,今日生怕自己在丁春秋手底下吃亏,不辞千里从吐蕃敢来,的确是够仗义。

    咚!

    鸠摩智还正要说几句,突然,虚空之中,一尊类似于棺材般的金属大箱子出现了,由虚转实只不过顷刻,旋即,铁门关闭,装着东方玉的大箱子冲天而起,化作虚幻消失。

    鸠摩智抬头望天,长大了嘴巴,瞠目结舌,此情此景,闻所未闻,“莫非?那东方先生?得道成仙了?”。

    嘉银大厦,电梯叮的一声,在18层停下,身穿一袭黑色长衫的东方玉,看着熟悉的电梯,一时间百感交集。

    自己,回来了?在天龙八部的世界里,自己差不多呆了一年了,终于回来了?

    若不是自己身上一袭古代的黑色长衫,以及体内奔腾的内力,东方玉几乎要怀疑那天龙八部中的遭遇,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梦境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