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珠之武天宗师 > 第024章 在海边练武
    ps:看了书评,有些地方的确是不合适,所以把这章改了改。欢迎继续批评指正,有道理我就听。嗯……如果我说明后两天周末三更,能骗来多少推荐票或者打赏?

    ————

    前面是一座海边的小渔村,地方偏僻。

    武天一行四人来到这里,武小薇好奇地站在筋斗云上,眺望不远处的海边。她长大着小嘴巴怎么也合不上,“好大呀,妈妈,这就是大海吗?好漂亮!”武小薇还是第一次看见大海。

    事实上,武芳芳也是第一次看到大海,现在也被大海的壮阔无边给震撼着。

    “去那边村子看看吧。”武天带着他们走向那边的渔村,隐约能看到有人从渔村里走出来,是已经发现了他们这些外来人了。

    阿拉贡跟在后面,现在所有的包袱、包裹都已经扔在他身上了,他师傅美其名曰为锻炼……忽然,他惊讶地看向那边越来越近的村子。

    这些人,怎么都不穿衣服的?

    “啊!爹爹他们好羞羞!”武小薇吓得埋在筋斗云里,不敢再去看那些渔村里的人。

    武天也皱起眉,看着面前这群不穿上衣、只有一条遮挡布的男男女女。这些土著居民普遍肤色古铜,这是常年日晒的结果。他们此时围观着武天四人,露出比武天他们还要惊讶的眼神。

    这几个人……怎么还穿衣服的?太不可思议了!

    阿拉贡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他在武天耳边问道:“师傅,这……”武芳芳也在一旁看向武天,武天摇了摇头,不再往前走,改了个方向,去往海边沙滩另一端的小树林那边,他说道:“算了,走吧。”

    “爹爹,他们怎么不穿衣服啊?”武小薇这才从筋斗云里抬起头,十分不解地看着武天。武天想了想,说道:“你觉得他们不穿衣服奇怪,说不定他们认为咱们穿衣服更奇怪呢。”

    “爹爹骗人,穿衣服有什么好奇怪的?”武小薇显然不这么想,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后传来哇啦哇啦怪叫的声音,那些渔民居然三三两两地跟了过来。他们一路跟,一路对前面的武天他们指指点点,脸上带着嘲笑、鄙视的神色。

    武芳芳一声不吭地跟着丈夫走,手紧张地抓住武天的衣袖。武天宽慰地拍了拍妻子的手。阿拉贡郁闷地说道:“师傅,这些人太讨厌了,要不要去教训一下?”

    武天瞥了这个徒弟一眼,说道:“做自己的事,不必理他们。”

    阿拉贡还要再说,忽然被一颗石子砸中后脑,吃痛之下,阿拉贡怒气冲冲地向后看去,果然是那些不开化的渔人扔的。

    “哈哈哈……”跟在后面的渔人们哄笑,仿佛看见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依旧指指点点。

    武天却什么也没表示,他是真的觉得没什么可生气的。后面跟着的那些人,在他眼里跟一堆蚊虫、野兽、路边的野草一样,没什么区别。

    海贼王里红发香克斯能任由一个杂碎往他头上倒酒也能一笑置之,路飞索隆在酒馆里面对所有人的嘲笑殴打却不还手。

    这不是能忍,而是心境、眼界就和那些人不在一个层次上。

    强者不是靠欺负弱者变强的,而是靠超越自己,靠击败更强者。

    “太坏了!”武小薇小丫头却气鼓鼓地,毫不示弱地跟那些人对瞪,结果对面的一些男渔夫居然把遮挡布都扯开,晃悠着裆下那玩意儿,神气扬扬。

    武小薇“哇”地一声,吓得躲到了父亲怀里。

    武芳芳也扭头。

    “太气人了!”阿拉贡咬牙切齿。

    一直不以为意的武天也眯起眼睛,他不动声色地将妻子女儿推到身后,眼神平淡地看着对面那个做着侮辱动作的人形物体,缓缓抬起手……

    一道雷火交缠的光束,从他食、中并指上激射而出,“嘭”地一下,那个人形物体就变成了无头的人形物体,抽搐着无力地倒了下去。

    嘲笑声戛然而止,诡异地安静出现在对面的那群人中。很快,“轰”地一下,作鸟兽散了。

    “走吧。”武天转身。

    ————

    走过沙滩,四人来到那片小林子中,武天去找合适的木材搭建木屋。

    阿拉贡功力尚浅,顶多帮他做一些体力活。赤手空拳劈树为木的手段,他暂时还做不到的。武天一边随意地用手刀劈砍出合适的木材,瞥了一眼在旁思考着什么的阿拉贡,笑了笑,问道:“想到了什么吗?”

    “弟子在想,师傅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出手,后来出手了。”阿拉贡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想出答案了吗?”

    “想出了。”

    “说说看。”

    阿拉贡缓缓说道:“师傅你问我为什么要习武,我当时只是觉得,跟着师傅习武是我唯一一条可以离开农地的路了。”

    “那现在呢?知道自己为什么习武了?”

    阿拉贡说道:“师傅,我想我习武的愿望……是想要有力量去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和事!”他目光炯炯,盯着武天。

    武天笑了笑,一拍阿拉贡的脑袋:“赶紧把自己屋子弄好,还想睡我和你师娘的屋子不成?”说完,他走进木屋里,右掌一翻,蓬,一团炽热的火焰出现在他掌心。

    “嗯!”

    阿拉贡大声应道,只感觉浑身充满了一股力量。他学着武天的做法,在武天的木屋边上也搭了个木屋。不过他可没能耐用手掌夯下木桩,只好搭积木一样堆了个屋子,估计风大一点就得散架。

    等到屋子里的空气被火球蒸热,向外滚滚流动,武天看了看脚下,又去外边弄了些木材,将地上铺上了一层木板。这时,去林子里摘野菜的武芳芳母女两个也回来了。

    “我去弄些肉来,这里是海边,再去寻一些海鲜。”

    武天说道,走远了。

    等星夜降临,海边的两件木屋前亮起火光,一家三口外加一个小徒弟吃吃聊聊,夜晚就这样过去。

    黑暗的林子里,隐隐有人影一闪而逝。

    第二日,阿拉贡一大早就被他师傅拉起来,绕着海岸线晨跑。没了包袱行李在身上,武天这回居然让他扛着一条沉重无比的大木桩跑……海浪阵阵,拍打在脚上,远处的海边隐隐有鱼肚白泛起。

    阿拉贡的海边苦修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每天早起晨跑之后,就被他师傅赶去海礁石上,迎着海浪习武练拳。至于其他的各种千米负重极限跑、背着小山一样的木堆在沙滩上做俯卧撑却不允许一根木头滚落下来……等等各种花样,更是叫阿拉贡苦不堪言。

    转眼,已经是三个月过去。

    “哗啦!”

    阿拉贡练拳的位置越来越深,现在所处的地方离岸已经很远,几人高的海浪扑过来,他却能在礁石上一动不动,自顾自地打拳。他光着上身,露出块块精壮强悍的肌肉,海水、汗水在他身上滑落,透露出一种阳刚的美。

    “也不知道师傅这次什么时候上来……”阿拉贡看向远处的海面,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忽然,一道身影从海水中“砰”地冲出,悬浮在海面上空,不是武天又是哪个?

    武天吐出一口气,脸色有些无奈。

    用海水压力替代重力室,效果还是太低了。而且……武天握了握拳,他现在这具身体的潜力,几乎已经到头了。最近一年多来,他能明显地感觉得到,自己的力量进步越发地缓慢起来。

    武天向岸边飞去。

    阿拉贡看了看天色,也从礁石上跳入海水中,噗噗噗噗噗,飞快地游向岸边。

    ————

    晚上,阿拉贡坐在武天面前。

    “气,是每个人身体深处都潜藏的一股生命之源……”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