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珠之武天宗师 > 第040章 武仙流被围(第三更)
    “你的眼睛……”

    乌木真呐呐地说,刚刚短短时间里发生的一切,都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忽然之间,冲出了杀手,差点就把武天给杀死;忽然之间,武天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地重新站了起来;忽然之间,武天就把自己的眼睛给挖了下来;忽然之间,武天的眼睛又长出来了……

    武天笑了笑,从袋子里取出三颗仙豆,道:“这是凯琳塔上仙人赐的神药,不论受了什么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吃了它就能够恢复。”说着,将三颗豆子递给乌木真。

    乌木真一听还得了,赶忙摆手拒绝:“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

    武天不以为然,直接塞进乌木真手里,说道:“别婆婆妈妈的,你们在这大森林里讨生活吃,难免会受伤,这东西留着说不定就能保一条命。当我是朋友,就收下。”

    乌木真眉头拧成个大疙瘩,他腿边儿上的儿子问他:“阿爸,叔叔给你的是什么呀?好吃吗?”武天告诉他:“不好吃,而且吃上一颗,你七天都吃不着好吃的了。”

    “那要了干什么!”小孩儿奇怪。

    “哈哈……”武天笑了,拍拍乌木真宽厚的肩膀,道,“兄弟,就此别过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哦,嗯,那再见……”乌木真愣愣地。

    武天瞥了一眼旁边地上的两颗圆滚滚的眼珠子……眯起眼睛,想到了什么。随即,他洒然一笑,屈指射出雷炎光芒,将两颗眼球“嗤”地烧得粉碎。

    他原地腾空而起,“啪”,已经向远处飞去。

    上一世,在得知自己成为了兄弟相残的宇智波一族之后,武天就对为了兄弟的万花筒互相残杀这种事深恶痛绝,现代社会赋予他的道德感和底线,令他本能地排斥这种事情。

    而这种排斥导致了两个结果……第一个,就是他最后被他的哥哥宇智波武藏,逼得无路可退,只好自爆与他同归于尽。

    而第二个结果……就是他压根不会宇智波的换眼手术。对于如何使用另一双万花筒写轮眼令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消除缺陷,他是一点都不明白,也从来没有想过去了解。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哥哥未必能开启万花筒,也原本以为就算他能够开启,以他们兄弟的感情,他哥哥也未必能做出那么绝的事情,他原本以为……

    “哼。”武天翘起嘴角。

    很快,他就在空中飞得看不见人影了,渐渐消失在天边。

    乌木真仰头看着,神色怔然,久久地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

    武天在高空极速飞向撒远城,感知着武芳芳他们三人的气息,一路飞驰。

    很快……武天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不在城里了?搬到了城外?还有很多股陌生的气息……怎么回事?这股气,是鹤见?我不在的六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武天心中奇怪,再次将速度提高!

    反正暂时也没有了失明的危机,武天索性打开万花筒写轮眼,使用双眼“御气”、“化气”的瞳术——

    三十倍,舞空术!

    嗡——

    他的人影飞行的速度暴涨!

    但没有飞多久,武天在天上的身影就是一晃,差点跌落下来。

    “嘶……”武天咬着牙,拧着眉用力揉太阳穴,尴尬地低声自嘲道,“也太得意忘形了,虽然没有瞳力枯竭失明的危险,以我现在的精神力,想要毫无顾忌地使用万花筒瞳术,也不现实。”

    自己挖自己双眼的痛楚,都没有让他皱一下眉头,但这种精神深处滋生的疼痛……却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摇摇头,武天继续重新使用九倍武仙拳的舞空术,赶向感知中撒远城外的阿拉贡他们所在的地方。

    ————

    撒远城外,一座山的山脚下,武仙流的山门道馆所在地。

    乌泱乌泱一大群人围在道馆里,几乎快要挤出大门。在内馆门口,场地中央,阿拉贡站在那里,17岁的他带着身穿白色武道服的武仙流弟子,顶住了所有人的压力。

    一个月了,这些因为武仙流名号而找上门来的人,已经堵着武仙流山门道馆一个月了,天天来叫着要见武仙流的开派师傅武天。但……阿拉贡他们还想知道他师傅去了哪儿呢!自从六年前武天的外出,他们就再也没得到过武天的消息,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武小薇则是在后面的屋子里陪着她母亲武芳芳。

    而在阿拉贡边上,有一高一矮两个人飘浮在那里。

    其中一个,正是当年在多林山边上与武天分道扬镳的鹤见,而另一个,大概就是他这些年培养出来的弟子了。

    鹤见袖手旁观,嘴角隐隐有冷笑,似乎想看武天这武仙流的笑话。

    “妈,没事的,阿拉贡大哥肯定能应付他们。”武小薇陪在自己母亲武芳芳边上,挽着她的手臂安慰道。武芳芳神情凄惶,看着外面这围着自己一家的陌生人,喃喃道:“天哥,你去了哪里啊……”

    “今天是期限的最后一天了,既然敢自称‘武仙’,为何武天大师傅,不出来见见咱们啊?也好让咱们会会什么……武仙大高手的身手啊!大家伙,你们说,是不是啊!”

    围着武仙流道馆的人里,为首的一个大声说道,边说边看阿拉贡他们的方向。

    “是啊!武仙怎么不敢出来啊!”

    “什么武仙啊!我看就是一个乌龟仙!”

    “哈哈,说得好,乌龟大仙!乌龟大仙生了个漂亮的乌龟女儿!”

    “他们!混蛋!”武小薇听到这些污言秽语,气得眼睛喷火。

    “哈哈哈……”飘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鹤见倒是听得发笑,乐得可以。而他旁边飞着的那个弟子也在陪着笑,带着讨好的表情。

    “去你吗的,会不会说话!”“要打架现在就来啊!”“谁怕谁啊!骂人算什么本事!”……

    白色武道服的武仙流弟子也怒了,像当年的胖子(当然现在是精壮小伙子了)和阿龙已经有忍耐不住的趋势了。

    “龙师傅,说这些话,就有些过分了吧!”阿拉贡也生气,但他忍住了。这不是这六年来第一次有人因为武仙流的名头打上来的人了,只不过和以前不同,这一回来的人,他也没有把握能不被打败。

    来的这批人,带头的大师傅,就是在武术界赫赫有名的龙师傅。这龙师傅一身拳术出神入化,是成名多年的老牌高手了,阿拉贡经营武仙流这几年来,听闻了这个人许多传闻。现在亲眼见了龙师傅本人,更是心里没底。

    ‘都怪我没用,如果能学会师傅的武仙拳……哪里还用与这些人啰嗦!’他心里自责,这些年他从未怠慢过对武仙拳的钻研。

    但是,让绝招之类的提高威力,他能做到,而让自己的一身功力时刻保持在数倍的爆发力……这就完全办不到了。

    似乎就有那么一道坎,拦在他面前。

    坎外边儿,是他和其他人;里边儿,站着他师傅。

    而他,隔着这道坎,连他师傅的背影都看不清楚。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