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珠之武天宗师 > 第043章 眼神传功
    “师傅,您……武仙拳到了什么境界了?”阿拉贡被武小薇扶着,傻傻地看着武天,喃喃地问道。

    武天被问住了,他刚刚可不是用的武仙拳,而是使用的万花筒的瞳术。现在脑袋还疼着呢,‘疼痛感似乎越来越重了,是我的错觉么?万花筒瞳术,以后还是慎用吧。’他想道。

    刚要回答阿拉贡——

    “武仙拳,什么武仙拳?之前就听这小子说了,是你教他的什么厉害的拳法么?让他如此有自信,学会了就能应付姓龙的他们?”鹤见脸上神色捉摸不定,眯着眼看向武天。

    武天刚刚还单掌打没了半座山,现在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笑了笑,随意地说:“一点粗浅武艺罢了,你想学?我教你啊。”

    见到鹤见冷哼了一声,武天也没在意,又道:“你我师兄弟一别已经将近二十年,今天晚上好好喝几杯。”

    鹤见不再言语,看向后面屋子的门。

    武天为不可闻地一叹,他顺着鹤见的目光看去,只见几人身后的屋子里,一个中年妇人倚在门边,呆呆地看着这里。她的目光是那么地复杂,喜悦,激动,以及……一点点哀伤。

    武天心中触动,多年夫妻,他一眼就看到妻子眼底的那一丝丝哀伤。

    他懂。

    又过去了六年,武芳芳如今已经三十有六,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好几条。而武天呢,不仅原本就拥有比一般人更长的年轻时光,现在又因为魔界的缘故,少过了六年岁月,现在的他,外表看起来和二十多的年轻人没有区别。

    就连阿拉贡如今都有17岁了!而且阿拉贡因为常年习武练功,又在这数年来主持武仙流大小事务,故而长相老成,看上去竟和武天一般年纪似的。

    “芳芳,我回来了。”武天走过去,扶住武芳芳的柔弱的双肩,看着她含着泪水的眼睛,轻声说道。武天的语气里没有任何异样,还如这些年对妻子的态度一般无二。

    而鹤见呢,在后面看着武天与武芳芳,眉头大皱。

    这次找上武仙流,见到武芳芳已经与武天成婚生子,他是有些意外的。在他看来,武天这老东西明明清楚,他们两个是喝了长生水的人,这种情况下才与芳芳师妹成婚,这不是害她么。

    到时候,一人生一人死,又是何苦来哉?

    “师傅。”鹤见的徒弟走到鹤见身边。

    鹤见看向他,示意有屁快放。

    他徒弟嘿嘿一笑,附耳低语说:“徒弟我……有件事想请师傅,与师伯说一说。”他说话的时候,还不安分地拿眼睛往一旁与阿拉贡站在一起的武小薇身上飘。

    他这眼神,鹤见哪还能看不出来?

    “你这臭毛病,倒是和你师伯以前一个样子!”鹤见冷哼一声,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而那边,武小薇正扶着被龙师傅打伤的阿拉贡,发觉鹤见的徒弟老是往自己这里偷看,一瞪眼:“你看什么看!”

    鹤见徒弟嘿嘿一笑,看向阿拉贡的眼神不怀好意。

    阿拉贡揉了揉胸口,龙师傅虽然被他师傅的那一掌吓成傻子,但手上的功夫可是实打实的,三拳两脚打得他胸口气血逆行,实在难受。他瞥了鹤见的徒弟一眼,不屑地撇撇嘴。

    ————

    晚上,鹤见与他徒弟,和武天一家以及阿拉贡一起吃了饭。

    饭席上,鹤见的徒弟对武小薇大献殷勤,话语间带着明显的讨好。并且时不时地拍起了武天的马屁,什么“师伯武功,简直通神了!”、“师伯这身武术,怕是已经是天下间的第一人了!”、“师侄要是能有师伯万分之一功力,也足能自傲了……”云云,不仅搞得武小薇反感得直皱眉头,鹤见这当师傅听了更是想揍这小子。

    你亲师傅还坐这儿呢,居然就这么毫不遮掩地拍起武天的马屁了!但一想到武天白天的那一掌,鹤见又仿佛陷入了魔怔一般,嘴里的饭菜都变得苦涩起来。

    凯琳塔一行,一路以来的表现深深地刺激了鹤见。原本因为大魔王的阴影,鹤见都快要放弃武道了,但就是因为那次旅程中,武天的种种表现,让鹤见重生了不服气的心思。

    这老色鬼都没被打垮,并且还脱胎换骨,我呢?真的要沉沦么?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十数年来不分寒暑地钻研武道,定能一举超越武天,便是自己开创的鹤仙流,也绝对要比武天更强,教出的徒弟,也绝对不会比他的徒弟差。

    但是……这所有的信心,都在武天今天的一掌之下,化为虚无了。

    什么门派强弱,什么弟子高低,这些到底还都只是外在,身为一名武道家,在自身实力上输了武天那么多,多到……鹤见生出一种强大的无力感,一种自我怀疑:我这辈子还有希望能够追上今天的武天么?

    半空,武天与鹤见并立。

    清风吹拂。

    “你徒弟啊?”武天指了指地面上,似乎主动找上阿拉贡在说些什么的……那个一直跟在鹤见边上的年轻人,问道。接着才发现,鹤见居然在一旁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鹤见回过神来,眯眼看去,看到了自己徒弟和武天的那个大弟子,心里骂了一句臭小子的色毛病,说道:“哼,只是个不成器的东西罢了。这小子见了你闺女,跟我这求了好几次,要娶你闺女呢!”

    “呵……”武天闻言一笑,仿佛听了什么笑话。

    “你要把你闺女许给你那个大徒弟?”鹤见看出了武天的眼神,随即冷哼道,“不是我打击你,我这徒弟可不比我,比起你那个怂包徒弟可强得多!你看看你收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哪里像个武人?”

    “是么?”武天不动声色,人却往地面上的阿拉贡和鹤见徒弟那边落去。

    鹤见眯了眯眼,跟了过去。

    阿拉贡对鹤见徒弟的语言挑衅不胜其烦,这人神经病吧,找上自己一通嘲讽,什么“你以为你配得上小薇么?”“小薇这样的女人,自然是更强大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之类的。

    这人也太没脸没皮了点吧,小薇都叫上了?

    正当阿拉贡忍不住想和这小子动动手的时候,发现他师傅武天飞了过来,赶紧问候道:“师傅,您怎么来了?”

    鹤见徒弟也讨好地见礼:“师伯,师傅。”

    武天点点头,看向鹤见这徒弟,问:“你就是老鹤收的徒弟?”鹤见徒弟看了一眼武天身后的鹤见,十分纳闷,师伯连这都不知道么?他点头道:“是,正是师侄。”

    “想娶武小薇?”

    鹤见徒弟吓了一跳,随即又觉得激动,师伯这么问,那显然师傅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呀,连忙回答道:“是!师侄对小薇师妹一见倾心,正想向师伯……”

    武天摆手打断他,又看向正不知道该怎么好的阿拉贡,问道:“你呢,对小薇是什么心思?”

    阿拉贡一咬牙,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大声道:“不敢瞒师父,弟子对师妹倾慕已久,师妹也中意弟子,一……”

    “好了,站起来,练了这么些年武,膝盖都练软了么?”武天皱眉,等阿拉贡起身了,又对阿拉贡与鹤见徒弟两人说道:“既然你二人都有一个心思,又都是习武之人,那就干脆比试一场,赢的,我将女儿许给他,输了……阿拉贡,你输了,就别再见我了;你嘛……”

    武天说着,冷冷地看向鹤见的这个徒弟,道:“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鹤见徒弟张大了嘴,没想到武天的态度这么粗暴,看向武天身后的鹤见,发现师傅脸色也不好看。

    阿拉贡激动得脸色通红,大声道:“弟子要是输!自然绝无颜面再见师傅!”

    武天道:“那好,明天早上八点,就在后面断山上,你二人比试,输的也就别下来了,自己随便找个方向走吧——你怎么看?”最后一句是对鹤见说的。

    鹤见冷哼:“你女儿,自然你说了算,问我做什么。”说完,冷冷地瞧了一眼他徒弟,离地飞走了。鹤见的徒弟挠挠头,感觉自己师傅大概是要将自己骂个狗血淋头了……不过管他呢,只要能娶到师伯的女儿,有师伯撑腰,师傅还能怎么着呀?

    得意洋洋地瞥了阿拉贡一眼,“师伯,那师侄就先回去了。”鹤见徒弟行了一礼,跟着鹤见飞去武馆的方向走了。

    只剩下武天师徒在原地了。

    “师傅……”阿拉贡呐呐地开口。

    “怎么,没信心么?”武天问,似笑非笑的神情。

    “不是……只是觉得,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对不住小薇师妹?”阿拉贡闷闷地说。

    武天露出一丝笑意,很快敛去,他拍了一下阿拉贡的脑袋,喝道:“抬头!”

    阿拉贡茫然地抬头,顿时看到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他怔怔然地睁大了双眼,瞳孔中倒映着一个猩红的人影,这人影在他眼中一遍又一遍地在演练一种神秘莫测的武术。这武术与阿拉贡生平所见的任何一种武术都不同,它每一秒钟都在变化,每一瞬间都有不同,根本没有任何招式可言。

    这不是武术,而是一种“意”。

    猩红的小人缓缓推出一掌,平淡无奇,却能令虚空震荡。

    一分气,打出数分力。

    一气化双,化三,化四,化五……

    阿拉贡呆在原地,仿佛傻了一样,直到武天再次一拍他脑袋,才猛然惊醒!

    “师傅,我懂了!武仙拳!原来这就是武仙拳!”

    阿拉贡神色激动,脸色都变得潮红,眼中全是兴奋。这六年以来对武仙拳的每一分思考,都在这一刻全部串联起来,所有零碎的片段,都好像瞬间拥有了一个真正的灵魂,联成了一个整体!

    武仙拳,原来如此!

    武天笑了笑,踹了阿拉贡一脚,道:“回去吧,明天要是输了,别说是我徒弟!”阿拉贡嘿嘿一笑,眼前忍不住浮现起了师妹的样子。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