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十章 给脸不要脸
    众位老板都在暗中思索着,这时忽然传来了两声冷笑。

    众人抬头望去,出声的依然是黄老板。

    “苏老大,你的这个主意的确是不错,但却有点不切实际。

    商人逐利,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我们这里若是按照你说的来弄,先期的确会招揽过来不少顾客。

    但昌德坊那边的人若是反应过来,也仿照着我们这么弄,地域的优势顿时又显露了出来,我们照样还是抢不过人家。”

    众人纷纷点头,黄老板的担心的确有道理的,昌德坊那帮人肯定能干出抄袭这种事情来的。

    苏信放下茶杯,摇了摇头:“他们模仿不来的,昌德坊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他们的地皮大小都不一样。

    我们长乐坊的地域是以前官府规划的,甚至就连楼层都是一模一样的,而昌德坊那边呢?

    那边可是在朝廷迁都后从废墟里面重新建起来的,店面有大有小,有一层的小酒馆,也有三层的大赌坊。

    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商铺,甚至就连州府衙门的一些建筑,也都在那里。

    这样一来,他们便无法达成像我们这样的互换。

    即使想模仿,也顶多是一些有势力有钱的商家直接将周围的店面盘下来,弄成我们的模式。

    昌德坊这种中心坊市的地皮价值千金,有几个商家能有如此大的手笔?

    常宁府的底蕴各位都知道,这种财力雄厚的商家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整个昌德坊能有三成模仿成功就不错了。

    但这三成,却绝对满足不了整个常宁府的需求。

    剩下的客人要想享受到这种服务,就必须要来我们快活林!”

    众人闻言点点头,苏信的计划一环套一环,基本上能想到的可能性,都被他给想到了。

    现在众多商家犹豫的也就只是那一成的干股了。

    对于这些商人来说,每月那几十两的例钱交的都跟在拿刀子剜他们的肉一样,更别说现在还要拿出一成的干股了。

    沉默了半晌,黄老板这才开口:“苏老大,你这个主意的确是不错,但我顺德赌坊小本经营,最近手头紧,可拿不出什么钱来,还是不折腾了吧。”

    虽然黄老板对于苏信有些轻视,但对于苏信这个计划,他还是很赞成的。

    不过赞成归赞成,但他却不能同意。

    一成干股太多,他不想给,也不能给!

    现在给了苏信,万一官府那边眼红,或者是苏信那位义父虎三爷眼红,也要来挖一成干股怎么办?

    所以这个口子坚决不能开!

    但不同意苏信的条件,却不代表他不会按照苏信的计划来做。

    先拖一段时间,因为最近手头紧嘛,等过段时间,他照样可以串联几位老板,按照苏信的方法来办。

    到了那个时候苏信想要他手中的干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场的都是老油条,黄老板话一出口,他们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过这些人生意小,可不敢跟苏信公然对放。

    但他们不说话,那模样就是默认为拒绝了。

    “黄老板,人有时候太精明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苏信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到了黄老板的身边。

    看着苏信走近,黄老板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临身,让他猛的一个哆嗦。

    不过他自认为身份地位和那些小酒楼的老板不一样,所以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苏老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听不明白?那我就慢慢给你讲明白。”

    苏信斜挂在腰间的铁剑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硬拉过黄老板的右手按在桌子上,可笑的铁片子剑刺出,直接将黄老板的右手和桌子穿在了一起,深入数尺,黄老板的手上顿时就只剩下一个剑柄!

    “啊!”

    黄老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那飞溅出来的血花溅到了他旁边一个人身上,顿时吓得他连连连后撤,还踢翻了椅子。

    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大跳,谁都没想到苏信说出手就出手,事先竟然一点预兆都没有!

    季刚的眼皮子一跳,没有说话,但嘴角的笑容已经收敛,眼中带着震惊之色。

    李坏却是一直盯着那没入桌子下方的铁片子剑,眼中闪烁着丝丝不明的意味。

    能用一柄薄铁皮便能如同插豆腐一样的插入人的手骨和一寸厚的红木桌子,这种速度和力量可不一般。

    “苏老大,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醉月楼的刘老板连忙劝说起来,但其实他也是吓坏了。

    他们即使知道拒绝苏信分红的要求会得罪他,但也没想到他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他们的身份跟那被苏信打残的王胖子可不一样,那只是一个小药铺的老板,而他们却是常宁府内有名的大商人。

    每年他们给官府的赋税就有上千两,官府又岂能看着他们被帮派欺凌?

    如果帮派一手遮天,那谁还会给官府上税,把钱都交给各大帮派当保护费不就得了?

    所以对于他们这些大商人,各大帮派的态度还都是不错的,只要你守规矩,那我也不会为难你。

    像苏信这样一言不合立即动手,那根本就是疯子!

    倒时候官府震怒,飞鹰帮根本就挡不住,第一个就会把他扔出来当替罪羊交给官府发落!

    在场的众位老板即使面对飞鹰帮帮主沙飞鹰他们也不会惧怕,因为那是一个讲规矩的人。

    但现在碰上苏信这么一个不讲规矩的疯子,他们却无可奈何。

    看着趴在桌子上疼的满头大汗的黄老板,苏信淡然道:“真拿我苏信当棒槌糊弄?拖延时间啊,用了我的计划,却不打算给我分红?嗯?”

    黄老板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像他这种常年养尊处优的大老板,什么时候受过这份罪?

    苏信这时却闪电般的将铁片子剑从他右手当中拔出,再将他左手按在桌子上,以同样的方式一剑刺入!

    黄老板顿时又发出了一声惨嚎,听的在场众多老板心头一跳,黄老板这两只手,算是废了。

    苏信环视周围,在场的众位老板没有一个敢跟他对视的。

    “其实我这个人是很讲规矩的,我出计划,你们赚钱吃肉,我就跟着喝点汤,这过分吗?

    拿了我的东西却不想付钱,那好,我只能亲自来取了。”

    铁剑拔出,苏信抓住黄老板的头发,铁剑直接探入他的口中狠狠的一搅,顿时一截血红的东西被带了出来。

    苏信贴在黄老板的耳边轻声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其实你的嘴很臭啊?”

    不过此时黄老板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在苏信把他舌头割下来的一刹那,他便已经痛晕了过去。

    “现在,有人同意我的计划了吗?”

    在场的所有老板忙不迭的点着头,现在这种情况他们敢不同意吗?不同意的,已经成为了废人在地上躺着呢!

    “那就签订文书吧。”

    苏信一挥手,黄炳成立刻叫人把笔墨纸砚都给端上来,写下干股的转让文书。

    不过在场的众人老板虽然嘴上没有人说些什么,老老实实的写下了转让文书,但心里却是在不断冷笑着。

    你苏信今天做的这么过分,我们倒是要看你怎么收场!

    将染血的剑锋在黄老板的身上擦了擦,苏信冲着黄炳成一挥手:“去把兄弟们都叫进来。”

    苏信手下现在只有不到七十名帮众,但这些人一齐进来,还是显得这大厅稍显拥挤。

    那些帮众看到躺在地上,满嘴鲜血,仿佛死了一样的黄老板,都是打了一个哆嗦。

    这位老大下手,还真是狠啊!

    看了一眼下方的帮众,苏信沉声道:“出来混江湖的,其实就是想把自己的命卖一个好价钱。

    我苏信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求你们白给我卖命,现在我这里有一个机会,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干。”

    苏信指着躺在地上的黄老板:“顺德赌坊的黄老板现在被我给废了,你们也都看见了。

    现在谁站出来去官府自首,说人是他废的,我就给他白银三百两,从此他的家人父母,我苏信养了!”

    在场的众多帮众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三百两白银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现在苏信手下的这些帮众,只有少数的几个是飞鹰帮以前的老人,大多数都是从长乐坊本地招募来的。

    这些人出身贫民窟,平日里好勇斗狠,却是连一个温饱都难求。

    现在三百两银子摆在他们面前,不由得他们不动心。

    看到这些人意动,苏信又加了一把火:“去自首也并不代表就会死,我会在外面打点,保证你三年之内就会放出来。

    进大牢里面呆三年,出来之后,我苏信手下必定有你一席之地!”

    众位老板惊骇的看着苏信,还带这么玩的?

    这时一名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帮众站出来,恶狠狠道:“这罪老子顶了!三百两银子,足够俺娘和俺媳妇还有儿子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这名帮众对苏信一拱手:“苏老大,俺这条命就卖给你了,只希望帮中的兄弟能给俺看着点,别让俺媳妇拿着俺的卖命钱去偷人!”

    全场顿时轰然大笑,但也有些帮众暗自后悔,自己怎么就没站出来呢?

    现在想想看,三年的大牢换来三百两银子,这简直是太值了!

    他们以前小偷小摸,打架斗殴什么的也被关进去几个月过,现在不就是时间长一点嘛,自己怎么就怂了呢?

    “放心,我也不要你的命,等你去自首,我立刻就安排讼师去保你,银子也会送到你家。

    在场的兄弟们都可以看着,我苏信言而有信,若是反悔,我也不用在这常宁府内混了。”

    那名帮众点了点头,径直转身离去。

    在场的众多老板立刻将脑袋垂了下来,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

    这一刻的苏信让他们感觉比方才辣手废掉黄老板的苏信更可怕。

    他比那些满脑子都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帮派中人,更加懂得官府的心思!

    伤人犯法是没错,但官府不会考虑是谁伤的人,他们只会考虑到自己的政绩,自己的面子。

    苏信现在乖乖把罪犯送到人家面前,面子人家有了。

    暗中的打点也不会少,里子人家也有了,凭什么还跟苏信过不去?

    至于黄老板,没人会在意的,甚至在场的一些商人们,都在想着如何把他的顺德赌坊接手过去。

    “行了,今天与诸位相谈正欢,我也就不留诸位了,计划想必诸位心里都有数了,这段时间,大家就可以开始进行装潢了。”

    众位老板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躺着,生死不知的黄老板,暗自里撇撇嘴。

    这也能叫相谈正欢?

    不过现在他们可不敢跟苏信龇牙,纷纷笑眯眯的拱手告辞。

    “其他人也都下去吧,老黄留下。对了,把黄老板给我抬下去,好生照料着,别让他死了。”苏信吩咐道。

    伤人和死人可不一样,如果黄老板真的死了,官府那边也不好解释。

    等到人都走后,黄炳成哈着腰,一脸敬佩的恭维道:“老大,这样的办法都能让你给想到,老黄我是真的服了。”

    “不算什么,小伎俩而已。”苏信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虽然黄炳成认为苏信是在谦虚,但其实苏信这手真的只是小伎俩而已。

    这种事情在前世可是很多的。

    在这里没人用过,甚至连想都没想过,那是因为这里的帮派看中的,只是实力而已。

    “实力,才是王道啊!”

    苏信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若是有实力,也不用搞这些低三下四的小手段了,这些东西,正是黄老板那些商人喜欢玩的。

    飞鹰帮帮主沙飞鹰有着后天大圆满的实力,如果这事情换成是他来,别说废了黄老板,就算是当场杀了他,官府也会装作没看到。

    而官府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力量。

    常宁府四十九个坊市,除了中间的昌德坊,分为东、西、南、北各十二坊,每十二坊都有一个总捕头。

    这四大总捕头各个都是后天大圆满之上的实力,他们手下的捕快更是超过百人,所以才能镇压得住常宁府的三帮四会,哪怕是面子上的镇压。

    “老黄,一会拿三百两去给那位顶罪的兄弟送去,当着大家的面送。

    还有去找一下常宁府内最有名的讼师,让他去帮忙脱罪,刑期必须要三年以下。

    常宁府内的各个衙门,该打点哪个,你应该比我清楚,不用省钱,尽情打点,以后还有打交道的地方。”

    黄炳成道:“安家费三百两,讼师倒是不贵,十几两就能找一名不错的讼师,而衙门那里,恐怕没有一千两是下不来的。”

    苏信点了点头:“一千多两嘛,比我想象的还要少一些。”

    “可再少我们也拿不出来啊。”黄炳成苦着脸道:“我们唯一的五百两,都让您送给虎三爷了,现在帮里,就剩下点散碎银子了。”

    苏信淡淡道:“顺德赌坊那么大,那黄胖子的身家不说十万,几万还是有的,这难道不是钱吗?”

    “老……老大!废了黄老板,我们可以找人顶罪,但拿了顺德赌坊的财产,官府是绝对会插手的。”黄炳成吓了一跳,连忙劝阻。

    伤人夺财,这种事情可是要比废了黄老板严重了,这可是触及到了官府底线的。

    他们现在是江湖帮派,要是伤人夺财,这可就成了打家劫舍的强盗了,那跟帮派可是两种性质。

    “几万两银子我们当然吃不下,也没想过要吃下,你去把顺德赌坊的财产都统计一下,列出一个清单去交给虎三爷,他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所谓的官府底线,根本就不存在。

    只要钱足够多,实力足够强,那这个所谓的底线,说不定会偏到什么地方去。

    黄炳成将信将疑的走出去,苏信又吩咐一句:“去的时候你可能会看到季刚,不要惊讶,就当没见到他。”

    点了点头,黄炳成若有所思的走出去。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