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二十九章 东十二坊总捕头
    虎三爷和飞鹰帮等高层的心思被苏信估算的没错,之后的一个月,苏信没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自然也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这一个月以来苏信手下那帮人倒是进步神速,内功修为每个人至少都打通到一到三个窍穴。

    虽然不多,但对于他们的力气却是能增加不少,不过这同时也证明,他们这些人里面就没有几个武道天赋好的。

    唯一能在武道上有所成就的,除了李坏打通了十七个窍穴外,就只有一个李青了。

    李坏在没有内功的情况下都能练出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他的天赋自然不用多说,而这李青也是够让人惊喜的,这一个月他竟然打通了九个窍穴。

    要知道李青之前可是没有一点武道基础的,现在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苏信决定摇摇培养他一样。

    毕竟以后碰到帮战,不能光是靠自己跟李坏出手,起码也要有几个能独挡一面的人物,这李青值得苏信去培养。

    现在每天上午苏信已经不用特意去教导他们内功了,打通了一个窍穴之后,自行修炼就可以了。

    下午也变成了互相对战,而不是再继续被苏信虐。

    当修炼成了习惯,就不用再继续被人督促了,苏信所幸一天都没有到堂口,而是等到晚饭之后去堂口看了一眼便出来了。

    “老大您来了?”苏信刚一出门,便看到带着几名兄弟在巡视接头的李青。

    “走,跟我溜达一圈瞧瞧,对了,老黄呢。”苏信一边溜达着一边问道。

    李青答道:“黄爷去给虎三爷送银子去了,这个月的分红各大商铺的老板都已经主动上交齐了。”

    苏信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哦,这一次他们这么痛快了?”

    李青嘿嘿笑道:“以老大您的威势,他们敢不痛快吗?要么交银子,要么交命,是个聪明人就知道怎么选。”

    “所以说,人有时候就是贱,非要见了血,才知道害怕。”

    苏信慢慢溜达着,欣赏着快活林的夜景。

    此刻天色才刚刚黑,但快活林街上却是人声鼎沸,要比白天热闹十几倍。

    现在的快活林才能配得上它的称呼,起码在这常宁府,谁一听有好玩的地方,第一个反应就是来快活林。

    正在此时,苏信他们的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名公子哥打扮的年轻人,手持一柄短刀飞快的奔跑着,顿时吓得大街上的人群向着两侧躲去。

    苏信能看出来,这年轻公子哥并不会内功,但肯定也是个练家子,特别是一身的轻身功夫相当的不错,如果苏信不用内力,速度绝对跑不过他。

    看到站在道路中间不动苏信几人,那年轻公子哥立刻大吼道:“都给老子滚开!”

    这一嗓子的功夫,那年轻公子哥就已经来到苏信等人的身前,看到苏信他们还没动,眼中不禁露出一丝凶光,挥刀便斩。

    李青冷哼了一声,立刻站了出来。

    对付这么一个小角色若是还要让老大动手,岂不是显得他们太没用了?

    原本悬挂在腰间的带刺短棒下一刻就已经来到了李青的手中,短棒一挡、一拨、一抽,顿时那年轻公子哥便惨嚎一声,短刀直接被抽飞,右手顿时鲜血淋漓。

    其他几名跟随着李青的帮众立刻动手,两脚将那年轻公子哥给踹跪了下来,枪尖死死顶着他的脖子。

    看到李青的出手,苏信暗中点了点头,还算不错,李坏这一个月的教导没有白费。

    这李青出手干脆利落,临战经验丰富,再加上修习了内功,力气也不差,跟战堂的那些精锐相比,差的估计也就是身上的那股杀气了。

    那年轻公子哥的后面,醉月楼的刘老板领着几名拿着木棒的伙计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到被苏信手下压在地上的那年轻公子哥,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操!你小子到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我老刘这辈子见过吃霸王餐的,但他奶奶的还是头一次看到嫖霸王鸡的!”

    苏信等人的面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上青楼嫖霸王鸡?这厮也是个人才啊。

    “刘老板,怎么回事?”苏信问道。

    此时的刘老板可显得有些狼狈。

    这老皮条客生了一副儒雅俊秀的好皮囊,不过现在却是面色通红,头发散乱,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跑的。

    刘老板指着那还在地上捧着右手哀嚎的年轻公子哥,咬牙切齿道:“就是这个王八蛋,下午直接把我醉月楼给包场了,要了最漂亮的姑娘,点了最贵的酒菜,结果玩完了就想跑!”

    苏信诧异的看了那年轻公子哥一眼,他身上穿的是上好的江南锦绣,一身衣服就几十两银子,这种公子哥会逛青楼不给钱?

    不过估计也就是他这一身打扮和做派,才将狐狸似的刘老板都给蒙了过去,当着大爷似的伺候了一下午,结果毛都没捞到。

    “那行,这家伙就交给你处理,想怎么炮制你就怎么炮制吧。”苏信挥挥手,准备将他交给刘老板,但冷不丁的却感觉到一丝不对。

    “先等等。”

    苏信按住那年轻公子哥的脑袋,对方顿时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但却被苏信直接一巴掌给抽懵了过去。

    在他脸上摸索了一阵,苏信猛然一掀,一张人皮面具被他给掀了下来,露出来的却是一张四十来岁,猥琐中年人的面孔。

    拿着那人皮面具,苏信仔细打量了两眼,道:“呵呵,这玩意还挺精致的,我差点都没看出来。”

    要说这人皮面具还是挺完美的,就是这家伙的行为有些可疑。

    寻常的公子哥可没有这么快的轻身功夫,也不会有随手拿刀砍人的狠劲。

    “咦!?这家伙我好像认识,好像是前两天官府通缉的采花贼啊。”李青忽然说道。

    “采花贼?”

    李青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昨天官府还满大街的张贴他的画像。

    这厮在一个月之内坏了十几个姑娘的名节,据说其中还有府衙主簿家的小姐,这才引得全城通缉。怪不得一个月都抓不到他,原来这厮还精通易容术。”

    “原来是这样啊。”

    苏信看着那采花贼露出了厌恶之色,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对女人用强的人,虽然上辈子他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为人出头而被打死,但他仍旧讨厌这种人。

    以这采花贼的轻身功夫,就算是去当飞贼都能赚个盆满钵满,拿着银子却醉月楼逍遥。

    但他偏偏要坏了人家姑娘的身子,这就太该死了,苏信有些不爽。

    “刘老板,这厮还有案底在身,交给你也是个麻烦,我回去直接将他剁了喂狗,留个脑袋交衙门领赏。”

    “全凭苏老大您吩咐。”刘老板笑呵呵的拱手,好像没有听到苏信要把人剁碎了喂狗这句话。

    “等等,先别喂,我们为了抓这王八蛋全城跑了十多天,先把他带回去给主簿大人出出气,然后再喂。”

    几名身穿公服的捕快分开看热闹的人群走进来,当先一人三十来岁,面冠如玉,嘴角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他右手握着两颗铁胆,在掌心不断的把玩着,这一个只有老年人才有的动作在他做出来,却是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鄙人东十二坊总捕头铁无情,苏老大,幸会啊。”铁无情笑着拱手,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苏信面色一凝,这位他早就听说过名字的铁无情,无疑是他重生以来见过的最强者,甚至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深不可测!

    铁无情并没有故意用自己身上的气势去压迫苏信,但身为武者,苏信自然能感觉到铁无情身上那股强大气血带来的压迫感。

    “什么苏老大,铁大人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了,如果您不嫌弃,直接叫我苏信就好了。”

    面对铁无情,恐怕就是沙飞鹰在他面前,也不敢自称老大。

    铁无情也不客气,直接指着那采花贼道:“家伙我带着弟兄们追了他十多天,但都被这家伙的易容术给躲了过去。

    这次多亏有你帮忙抓了他,要不然主簿大人就该等的不耐烦了,把他交给我,功劳簿上肯定有你苏信一笔。”

    看着那采花贼,苏信忽然道:“铁大人好像说错了什么事情吧。”

    铁无情身后的那几名捕快顿时神色一冷,手不由自主的抚到了自己腰间的朴刀上面。

    飞鹰帮的一个小头目而已,竟然还敢跟自家老大谈条件,简直就是找死!

    苏信指着那采花贼道:“这采花贼分明是铁大人带领手下不懈追踪,靠着蛛丝马迹破了他的易容术,这才将他堵在醉月楼中抓捕归案的,这里面可没有我苏信什么事,都是铁大人您的功劳。”

    那几名捕快顿时傻了眼,握住刀柄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

    铁无情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开始慢慢放大:“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PS:感谢书友独创性吃大餐、书友160407120653849、恕己及人的打赏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