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四十七章 你也配跟我讲规矩?
    “铮!”

    一声金铁交吟的铿锵声传来,一柄飞刀击飞了苏信的剑,让那汉子逃过了一劫。

    那汉子脸上再也看不到不屑的表情,而是充满了惊恐。

    他辈子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快的剑!

    “咳咳。”

    黑色房屋的门不知道何时已被推开,走出来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

    这人看样子只有四十多岁,但鬓角却已经满是白发,显得老态十足。

    不过他人虽然显得苍老,但面相却十分的凶恶,特别是他一只左眼,仿佛是被人硬生生的扣下的一般,只留着一个窟窿,显得狰狞至极。

    “飞鹰帮的苏老大?手下的人不懂规矩,您是堂堂大头目,不会跟一个小毛贼一般见识吧?”老狼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苏信嗤笑一声:“揣着明白装糊涂?老狼,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来了。你手下的人不懂规矩,难道你还不懂吗?”

    老狼的面色一冷,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大头目竟然如此的不给他面子,一句话就将他挤兑到了墙角去了。

    “苏老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当你的永乐坊大头目,我管我的黑水街,反正这地方你也看不上,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如何?”

    “井水不犯河水?那也行,前两天知府大人公子的钱袋丢了是你干的吧?把钱袋和里面的暖玉交出来,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老狼的面色一变,他以为苏信是跟以前的戴冲和陈到一样,都是想来打他的主意,但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这事而来的。

    若是其他的事情,老狼不介意卖苏信一个面子,就当是买自己一个安宁了,但偏偏这件事可不行。

    深深看了苏信一眼,老狼沉声道:“苏老大,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而是这件事我真的办不到。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东西是我们拿了,但我们却不可能交出来。

    今天他丢了东西来找我要,明天你丢了东西也来找我要,那我手下的兄弟还吃不吃饭了?

    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就算知府大人亲自来管我要,我也不会给的。”

    苏信摇摇头道:“老狼啊老狼,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给脸不要脸?”

    “苏信!你什么意思?”

    老狼独狼当中露出了恼怒之色,他现在人虽然废了,但却不是谁都能轻辱的!

    “什么意思?给你面子叫你一声老狼,不给你面子,你就是一条病狗而已!

    带着一堆毛贼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还敢来跟我说规矩?简直就是个笑话!”

    “苏信!你欺人太甚!”

    老狼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从怀中掏出了四柄飞刀,同时向着苏信激射而去!

    他原本不想跟苏信动手的,对于这些帮派中人,他也没打算招惹,因为对方后面毕竟是一个帮派。

    当初戴冲和陈老大来找他麻烦,其实他们并没有动手,他只是展露出了自己的实力,自然让对方知难而退。

    没有好处的战斗,无论是戴冲还是陈老大都会干的。

    而老狼也趁此机会将事情夸大宣扬出去,让人以为戴冲和陈老大都在他那里吃瘪,这样才能显得他名声大。

    事后戴冲和陈老大虽然都知道这件事,但也只是觉得这老狼做事不地道,再加上他们也没有把握胜过这老狼,更没脸去帮中请救兵,便一直都没来找他麻烦。

    但现在对上咄咄逼人的苏信,他是再也没办法隐忍了,大不了杀了苏信,自己去其他坊市讨生活去。

    四柄飞刀被苏信轻易闪过,老狼佝偻的身形却猛的扑过来,身形仿若猛虎一般,气势惊人。

    老狼双手如爪,尖利的指甲仿佛利刃一般,竟然闪耀着点点寒芒,一股阴冷的气机,缠绕在双爪之间。

    他这武功脱胎于少林七十二绝迹当中的龙爪手,根脚十分的不凡。

    这门武功据说是一个邪道高手袭杀了一名少林武僧后得来了一卷残篇,然后再结合自己的功法创造而出。

    虽然不如龙爪手刚猛强悍,但却更胜在阴邪狠辣,以前他在最巅峰的时候,甚至凭借这一爪将一个人硬生生的撕成两半。

    苏信站立不动,面色无悲无喜。

    若是全盛时期的老狼,现在苏信只能退避三舍。

    但现在的老狼却只是一只没了獠牙的病狗而已,武功废了一半,更是失了胆气。

    动手之时竟然还先扔上几把暗器来壮胆,这种套路哪里像是一个曾经开山立寨,手上人命无数的强人?简直就跟江湖毛贼差不多了。

    跟这些小毛贼混在一起久了,这老狼恐怕也把自己当作是毛贼了!

    等到那一抓快来到自己身前时,苏信终于动了。

    一拳轰出,恨意滔天!

    恨天地不公,恨苍天无眼!

    狠!狠!恨!恨极拳!

    仇恨有力量吗?每天有人都在恨,为情所恨、为权所恨,贪嗔痴恨!

    这些就是恨的力量,老狼挡不住。

    第一拳,老狼的手骨碎裂,锋锐的利爪断裂成了碎片,右手鲜血淋漓。

    第二拳,老狼的右臂被轰碎,软趴趴的垂在了身子旁边。

    第三拳,老狼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去,身子无力的在抽搐着。

    绝望,深深的绝望,这种无力的感觉老狼曾经也经历过。

    十年前的他意气风发,带领着手下兄弟啸聚山林,就算是朝廷的人路过湘南密林,他也敢带着人撕下一口肉来。

    直到他那一天他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那个人只是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持一柄幽泉剑,挑了他的山寨,杀了他的兄弟,而他却只能躺在地上装死人。

    后来他知道那少年的名字,他叫何休,后来被人称为‘剑公子’的何休。持剑五派之一,名剑山庄的继承人何休!

    面对何休,老狼绝望无力,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去报仇,所以他隐居常宁府,收编了数百个扒手毛贼,躲在不透光的屋子里缅怀着自己辉煌的过去。

    但现在苏信的三拳却彻底将他击溃。

    一样的年纪轻轻,一样毫无抵抗的被碾压。

    正如同苏信所说的那样,他不是什么老狼,只是一只病狗!

    苏信走到老狼身边,躺在地上的老狼只能看到苏信黑色的靴子,但此刻他却不想抬头。

    “把钱袋和暖玉交给我。”

    老狼咳出一口鲜血,挣扎着爬起来,对一旁已经吓傻的手下道:“去把我的箱子拿出来。”

    那名手下愣了一下,再看到老狼那狰狞的独眼后才反应过来,立刻去屋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箱子交给老狼。

    打开箱子,里面珠光宝气的一片。

    老狼手下的扒手每次拿到东西,都会先交给老狼看一眼,如果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他都会珍藏起来。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要维护自己的规矩,就算是知府大人来了,他也不会把偷到的东西交出去。

    但其实这些东西他都收藏着,不敢用也不敢去典当,生怕其他人找上门来,而他又拿不出东西还给人家而遭到报复。

    老狼从其中拿出一个钱袋交给苏信,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枚雕刻着异兽的玉佩,入手温润,正是那价值连城的暖玉。

    收起钱袋,苏信转身就走,这时老狼却忽然道:“等等。”

    苏信转过头去,眉毛一挑。

    老狼拿出一个银白色的瓷瓶交给苏信,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来:“这东西我是用不到了,也没资格用,你拿着吧,只希望你能放我这些兄弟一条生路。”

    老狼听说过苏信的事迹,他可不是什么慈悲之人,眼下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自己这条黑水街,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吗?

    不过老狼仍旧想试一试,他不想自己再像十年前那样,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那个人的剑下,而自己却只能躲在死人的尸体底下瑟瑟发抖。

    他对外宣扬自己是被兄弟背叛才会这样,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兄弟背叛了他。而是他,背叛了当年曾经发誓同生共死的兄弟。

    “这是什么?”

    老狼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我手下的兄弟从一个武林人士手中偷到的,药香浓郁,应该是一种极品的疗伤药或者是辅助修炼的丹药,反正不管是什么,我都用不到了。”

    老狼真正受伤的不是身体,而是他的心。

    心被废了,即使有再好的药也治不好。

    接过那瓶丹药,苏信淡淡道:“从此以后黑水街归我苏信管,但我不会派手下人来干涉你,黑水街以后,还是黑水街。”

    走出黑水街,那名带路的帮众简直对苏信是崇拜至极。

    自己的老大果然是飞鹰帮的传奇,以前让戴冲和陈老大吃瘪的老狼在他手中,简直不堪一击。

    其实苏信击败这老狼也没什么可自傲的,他现在的窍穴已经打通了六十个,快要接近后天中期了。

    而这老狼曾经应该很强,但现在却只剩下十个窍穴不到的实力,顶天武技比较厉害点,战斗经验丰富点而已。

    苏信直接以力压人,瞬间将其击败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这恨极拳的威力苏信也很满意,不愧是温书大反派元十三限传下来的绝技。

    恨极拳便已经如此强大,苏信很想见识一下,那惊天动地的伤心小箭,该是有多么的惊艳。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