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三章 开进
    李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猎人?

    刘局长马上就知道了。

    价钱一谈妥,李寻甚至不问具体事件经过,不做任何准备,只是说了声:“有哪些人去?”

    许倩云拿出一个名单递给了李寻,李寻拿过名单看了看,点头道:“去的人都进屋来。”

    许倩云看向林青山:“林队长,现在可以让你的人都来了。”

    林青山有些不爽,而又疑惑的瞟了眼李寻,拿出对讲机说:“都下车,进屋。”

    他心里很不爽,不爽有三点,一是李寻太过高傲了,自己甚至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只知道他太高傲。二是这家伙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国家竟然还同意了,凭什么啊。三是,他不是自己的领导,可是却在向自己发号施令,又凭什么?

    李寻完全不在意林青山的目光如何如何,曾经也是,所有人没有见识过自己的手段之前,都只是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他们脑海中的那种猎人。当他们见识过自己的手段之后才会知道,原来世界上有一种他们不知道的猎人。

    而刘局长瞟了眼那名单,却发现自己的名字竟然也在其中,心中开始惊慌了,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成为了名单上的一员,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入这个名单的。

    他也懂了,这次进山,根本就不是只为了找这么一个猎人,而是找到猎人的同时,就出发。那八辆车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在这名单之上。

    片刻后,门被推开。十四个背着制式大号旅行包的汉子走了进来。

    十四个汉子就犹如十四胞胎一样,高矮胖瘦相同,发型都是板寸,每一个都穿着统一的服装。上身一件迷彩T恤,脸上挂着一个黑墨镜,下身是多功能军用防水裤,脚踩嵌着钢板的牛皮登山鞋。

    这是东北虎特战大队的十四个成员。

    他们进屋的瞬间,往那里依次排开跨立一战,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冷肃了下来,杀气腾腾,冷厉无比。

    这也看不起,那也瞧不上的刘局长,当场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这便是军威!

    李寻轻描淡写的瞅了眼那十四人,点点头:“还行,都跟我进里屋来。”

    还行?

    林青山差点要暴怒了,看着李寻的背影,恨不得冲上前去一记锁喉。

    可是幸亏许倩云早已预料到林青山的反应,连忙制止住了林青山,压低声音焦急的说:“你别冲动,我敢保证这次之后,你会对李先生心服口服的。接触过他的所有人,在之前都是像你一样,可后来,一提起李先生,都是从心底的尊敬。”

    林青山冷汗一声,嘀咕道:“能让我心服口服的,只有我的老领导。”

    许倩云没再理会他,跟着李寻往里屋走去,心里感慨:你的老领导,见着这只鸟也得恭敬的喊宝爷,你的老领导见着李寻,犹如老鼠见了猫。

    一众人等疑惑的鱼贯走进里屋,奇怪的是,进了里屋才发现,这里屋竟然比外边的堂屋面积还要大。这种建筑风格,却是闻所未闻。

    而引人注目的是,里屋正面的墙上,挂着一个近乎两米长,外边蒙着一层牛皮的弯月形条状物。这弯月形条状物之下,是一个供桌,供桌上香炉水果一应俱全。颇为诡异,这个供桌供的竟然就是这么个弯月形的东西。

    林青山心头一颤,惊呼道:“这是反曲弓?”

    李寻头也没回,点燃三根香插进香炉中,轻声道:“对。反曲弓。它的名字叫‘追’。”

    听见李寻承认,这下不仅林青山惊呆了,在场所有人都不淡定了,不断的惊呼议论。

    这真的是弓?这竟然真的是一把弓?

    开什么玩笑,近乎两米长,弓片的直径约莫一个人的大腿那么粗。你只能说它长得像弓,可李寻竟然说,它就是弓!

    两米长,大腿粗的反曲弓,那是人能拉开的么?大象踩一脚,它也不带弯曲的啊。

    “今日出山,还得借追爷一臂之力,弟子李寻上香祷告。”

    李寻并不理会身后的各种惊呼,只是自顾的将三根香插进了香炉之中,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那个名单,将其烧成灰之后也投入香炉之中。

    末了,又说:“出山人员名单尽皆在此,望追爷保佑平安而归,少不得一人,死不得一人。诸事作罢,弟子李寻再来还愿。”

    说完之后,李寻闭眼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这‘追’从墙上取了下来。打开供桌下的抽屉,从中取出了一卷金属制的,像是弓弦的东西。又取了三根特质的箭矢插进西装夹层,将弓往肩上一抗:“走吧。”

    林青山和他的一众大头兵都看傻了,木呆呆的看着背着一张比他身体还长的巨弓的李寻,从自己身边走过去。心都在颤抖,不断的给自己心理安慰,他拿这张弓,应该是某种仪式,是纪念品,象征着平安的意义。他不会真的射这弓的。

    如果真有人能把这张弓拉开,林青山可以毫不犹豫的对他鞠一躬,喊声心服口服!

    一众人等鬼使神差的跟着李寻走了出去,直奔车队而去。

    留在后边的林青山拉住许倩云,心惊胆战的说:“他真能使那张弓么?”

    许倩云捂嘴一笑:“我没见过,但我以前跟他接触过的同事说,李寻有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能力。不是狙击手的那种象征性的千里之外,是真正的千里之外。有人说,他曾经一箭把山射穿,直接将猎物射死在山腹之中。”

    林青山嗤笑一声:“是么?呵呵,拭目以待吧。不过,他那弓是啥做的啊?木头吗?成天被供桌这么烟熏火烤的,早就没有韧性了吧?还能用么?”

    许倩云轻笑一声,眼里颇为羡慕的说:“他那张弓是古董,也许你不会相信,那张弓已经有一两千年的历史了。”

    “一两千年?那他还舍得用?”

    “用,是一种尊敬。那张弓,是唐初薛仁贵的弓。传说是薛仁贵的弓,以前叫震天弓,但是谁也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

    说完之后,许倩云就走出去了。

    林青山愣在当场,薛仁贵?心中呵笑一声,越说越玄乎了。

    站在揽胜车前,李寻回头看了眼张家村,笑着对那些眼里有畏惧之色的村民点头。心中有留念,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八年。

    可是今次一别,便再无缘相见了。身份一旦暴露,李寻就不会再出现在那个地方,下次的隐居之所,也许是天南,也许是海北?谁知道呢。

    “再见!”

    李寻将‘追’绑在揽胜的车顶,对张家村众村民挥了挥手,呐喊出来。

    众多村民也许也感觉到了一种‘相忘于江湖’的悲切,纷纷叫喊:

    “寻哥再见。”

    “一路平安,好好协助公安同志办案啊,屋里我们帮你照看着。”

    “小寻啊,注意安全,完了还是回来住,你一直都是张家村的人。”

    “……”

    ‘嘭’关上车门,李寻头也不回的坐了进去,不再去看这里的一草一木。

    林青山瞟了揽胜一眼,眼里有些复杂的神色,钻进了大切诺基之中。

    刘局长面色有些纠结,这会儿他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次,是要让自己一把老骨头跟他们去冒险啊。

    太恐怖了,胳膊那么长的獠牙,这得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而他也明白为什么特种兵出动了,还专门来请这个拥有一只怪鸟的神秘家伙。他们,是要去猎杀这只怪物啊。

    有点懂了,为什么李寻是一个自己不知道的猎人。因为,那怪物就是自己不知道的怪物。

    他不想去,很害怕,很恐惧。可是却又不敢提,去了有可能生死两茫茫,反正危险肯定是大大的有,生与死的几率两说。可不去,乌纱帽不保这是百分百的。

    去与不去,是个问题。

    许倩云没有理会他,从他身边走过,径直也坐上了揽胜。

    顿时,场中只剩刘局长一个人满脸无奈,痛苦。

    看了眼还在那里观望的村民,愤怒的大吼:“看什么看,公安局办案,再看,把你们都抓进去。”

    村民作鸟兽散。

    刘局长这才一拍大腿,叹口气:“唉,命啊!”

    忌惮的看了眼那辆揽胜,刘局长选择坐大切诺基,和林青山同车。虽然林青山冷酷的像是机器人,可也比那个国安部第十八局秘书,与那个神秘的猎人同车好。

    “嗡~”

    揽胜发动,七辆大切诺基齐齐发动。

    八辆越野绝尘而去。

    小宝扑腾着翅膀,在高空飞行,始终不离车队。

    一行奇怪的组织,终于开始向大兴安岭真正的深处,开进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