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十八章 奇怪的事
    许家山村。

    位于大兴安岭原始丛林深处,就在这片卧虎藏龙的局中。

    全村有二十户,人口约莫四五十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只有妇女和老人孩子留在这村里。

    也是感慨无论多么偏僻的地方,竟然都住的有人,这一片应该算的上是原始丛林了,可其中竟然依然有人烟。

    而事实上,居住在许家山村,以及更往深处走的沟渠村之内的百姓,确实是比住在外界的山民要好的多。

    因为这片山脉乃卧虎藏龙之势,此间必有龙脉,人杰地灵。不仅仅会诞生深山中的那些奇怪精灵,而且还会使得居住在此处的百姓钟天地灵气于一身。

    “你们好你们好,我是许家山村的村长,快嘛,村里坐,村里坐。”

    许家山村的村支书,老远就迎了出来。他只是看众人都穿着特战服,都背着高规格的枪械。一眼就断定了,来者身份都是很大的,绝对不是什么进山打猎的人。

    这是在刘局长的下辖,刘局长理所当然的做起了主导,背着手摆着官腔说:“你就是这许家山的村长啊?这些都是省上下来的,你给安排一下吧。”

    村支书看了眼刘局长,皱着眉头呢喃:“咋觉得你这么眼熟啊,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刘局长迈着八字往里走,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是不是电视上?”

    此言一出,村支书猛地一拍额头,面色大变紧追了上去:“哎呀,是市局的刘局长,哎呀,你老人家怎么亲自来了?快快快请去我家。”

    “嗳,就不叨扰了,与民同乐与民同乐嘛。随便在哪里都行。”

    “刘局长,快里边请啊。哎呀,战士们,快里边请。”

    “……”

    去了村支书的家中,一阵闲聊,刘局长摆着官架子听了许久的阿谀奉承。心中终于好受了一些,觉得这两天受到的提心吊胆也不知不觉间愈合了许多。

    “唉,说起我们许家山村啊,这简直就是一块宝地。算命先生说这是大兴安岭聚宝盆,那简直是……”

    刘局长正色打断道:“你怎么能搞封建迷信呢?”

    李寻却笑着扬扬下巴:“你继续说,怎么就是大兴安岭聚宝盆了?”

    村支书看了眼刘局长,不敢说话。

    刘局长却连忙道:“李先生让你说,你就说嘛。”

    “是是是。”

    村支书喝了口茶水,兴奋的说:“我们村自古以来就出英雄豪杰,现在是爱出亿万富翁。就咱们村二十多户人家里,十八个出去打工的年轻人,都在短短几年里成了咱东北有名的富翁。每一个都身价过亿,啧啧,前边的沟渠村也是,年轻人一出去就是亿万富翁。但是整个大兴安岭就咱这两个村出亿万富翁,一出这山沟沟,就都穷的很了。”

    刘局长愣了愣:“出亿万富翁?你说的是亿万富翁,不是万元户?”

    “哎呀,刘局长啊。现在哪户人家不是万元户啊?万元户早就过时了,现在咱们村子每年过年,年轻人回来的时候。一年在外面挣个千八百万的,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林青山也惊奇了:“你开玩笑呢吧?你们村出亿万富翁的几率这么大?有些地方一个县都难出一个,你们这村就拢共二十户人家,出了十八个亿万富翁?”

    村支书唾沫星子乱飞,郑重的说:“真的。我们村的首富去年带回来了一个高人,那高人开了一卦,说我们村还有那个沟渠村有神龙保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人,一生平安,福泽大的很哟。县上早就下令,让我们退出深山,往城里搬迁了。可那算命先生当时就说的是,搬不得,能住在这里是福气,一搬出去就没了。”

    李寻点点头,继续问:“算命先生还说啥了?”

    “说了些我们听不懂的话,对了,他还说希望我给他批一块地。他死了以后,要安葬在我们村里。喏,就是那山脊上。”

    李寻透过窗户,顺着村支书指的方向看去,忽然笑了起来。

    村支书等人不解:“笑啥?”

    李寻瘪瘪嘴:“他倒是会选地方,啧啧,坟葬在那里,岂不就是骑龙之势了?福泽后辈六代啊。”

    “啥意思?”

    村支书问道。

    李寻没有解释,摆摆手说:“我问你件事啊,你知道沟渠村么?”

    “知道啊,往前百十里地就是沟渠村了。说起沟渠村,也了不得啊,他们村也是光出大老板。出去的年轻人,基本上是出去十个,十个都成事。”

    村支书说起来,开始摇头感慨。末了,又看向刘局长说:“我们这里人杰地灵,但是欠开发呀。刘局长,回去一定要美言两句……”

    还没说完,李寻打断道:“那前段时间沟渠村的人没了,你知道吗?”

    村支书有些不爽的看了李寻一眼,自己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夸这里到处都好,就要说最重要的画龙点睛一笔了,这年轻人怎么不知好歹给人打断了呢?

    没好气的说:“什么有了没了啊?不晓得。”

    村支书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你不知道?”

    村支书见这来的所有人竟然都异口同声的说话,着实吓了一跳,呐呐道:“知道,知道什么呀?我不知道啊,什么知道不知道?”

    李寻皱着眉头说:“沟渠村离你们这么近,他们村的事情你不知道?”

    村支书说:“沟渠村咋了?”

    “没咋。”

    李寻淡淡说了一句,然后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喝起了茶叶。也是另类,这穷山恶水里,村支书家竟然泡的是雨前龙井,果然是出富翁的地方。

    刘局长这时也顾不得听村支书吹牛逼了,连忙问了一句:“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封建迷信也作数,反正就是奇怪的事,都给我说。”

    “奇怪的事?”村支书呢喃一声,心里开始猜测刘局长这一行人来到这里的目的了。

    “对,就是奇怪的事情,越离奇越好。”

    刘局长一边说着,心中一边惊疑不定,这是怎么回事?沟渠村离这里不远,全村都莫名其妙失踪了,这里的村支书竟然不知道?

    村支书一拍额头连忙说:“对了,奇怪的事情,有。”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