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二十四章 困
    李寻惊奇的看着刘局长:“你不是醉了么?”

    刘局长干笑两声:“被一泡尿憋醒了。”

    李寻也无法分出此话的真假,也不去细想。

    许倩云紧张的逼问:“到底啥药效啊?你别卖关子了?”

    李寻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你们今天吃的东西,被人下了药了。吃不出来么?我以为刘局长吃不出来无所谓,可没道理你国安部的办公室秘书,还有这特战大队的队长也吃不出来啊。”

    此言一出,就连已经睡着的特战大队成员,也都一个个面色狂变的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顿时,整个屋里就和僵尸出笼了一样,每一个人都直挺挺的坐着,用一种让人发毛的眼神注视着李寻。

    林青山有些颤抖的问:“到底,到底是啥药效啊?我真没吃出来,我们是中毒了么?不对呀,我没吃出怪味儿啊。”

    许倩云也有些害怕了:“我们,该不会是中了什么毒了吧?哎呀你这人,你怎么不提醒我们呢。这许家山村本来就怪的很,每个人都可疑的很,你明知道,还不提醒我们?”

    说着,许倩云又踹了刘局长一脚:“都怪你,贪吃人家的野山羊肉,这下好了吧,让人把咱团灭了。”

    刘局长被踹倒后,一咕噜又爬了起来,顾不得解释什么,只是问:“到底啥药效啊?你倒是说啊。”

    李寻道:“不是毒,你们可以放心。有人给菜里下了麻沸散,但很聪明的没有下在一起,因为害怕被吃出来,害怕药效太明显引起我们的察觉。在不同的菜里,加了不同的中药材。而加在一起之后,就成了麻沸散。”

    “啥是麻沸散啊?”

    一个战士问。

    许倩云听见麻沸散三个字,放松了下来,不是害命的毒就好,不是能毁容的毒就好,不是让人残废的毒就好。

    看了眼那战士,不爽的说:“麻沸散都不知道?就是麻醉剂,只不过是中国古时候的麻醉剂。古时候做外科手术的时候,就是用麻沸散来麻醉人的。”

    那战士喃喃道:“噢,我们现在是等于被人打了麻药了?唉?那不对啊,我身上怎么不麻呢?而且,我也没想昏迷啊。”

    李寻解释道:“因为人家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让我们昏迷,也根本不是要麻醉我们。人家的目的,是要让我们在这里安稳的睡一觉。忘记说一点了,当药效甚微之时,麻沸散起到的作用,基本上是安神、安眠、舒缓神经、镇定、安痛。”

    林青山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说:“你的意思是,他们还是好心?知道我们累了,所以让我们更好的睡眠?”

    许倩云气的一拍林青山的脑袋:“你能不能聪明一点啊?我的天啊,你究竟是怎么当上大队长的?正因为我们跋山涉水,身心疲惫,所以人家才更要让我们睡的香。”

    “啥意思啊?”

    林青山还是没想通这个道理。

    李寻说:“因为我们这两天经历的太多了,战士们大多都身心疲惫,受到了惊吓,受到了悲伤。所以,其实我们就算不服用麻沸散,也会睡得很香。可是,人家知道特种兵睡觉,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就用麻沸散,索性让我们全部都睡着。都睡的香。人在困顿的时候,神经会变得迟钝,就不会有那么高的警觉了。而这时,村里有什么动静,只要人家想瞒着,你们基本不会知道。”

    林青山顿时反应了过来,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我靠,竟然敢给爷爷们下药?哎呀****,我简直不能忍啊,恨不得让机枪手把这许家山村一锅端了。”

    许倩云瞪眼沉喝一声:“你干嘛?冲动什么?说话声音小点。”

    林青山粗重的喘了几口气,满脸愤怒的又坐了下来。

    刘局长一听是麻沸散,心里大石落了地,往下一躺,说:“唉,你们先聊,我这会儿酒劲儿又来了。”

    言罢,竟然就传来了呼噜声。这下,连李寻都分不清他到底还是不是装的了。

    许倩云惊问:“你的意思是,今晚许家山村会有行动?”

    李寻泡了一大缸子浓茶,喝了一口说:“八九不离十吧。”

    “会是什么行动呢?”许倩云又问。

    林青山此时却忽然来了一句:“我早就知道这许家山村有问题。”

    许倩云不耐烦的抽了他一下:“你别吵。李寻,到底会是什么行动?”

    李寻摇摇头:“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

    “哦。”

    许倩云失望地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四个值夜班的战士分成了两组,一组前半夜,一组后半夜。

    后半夜值班的这会儿先在外边睡着,那瞌睡来了挡都挡不住啊,脑袋一沾枕头,呼噜声立马就响起来了。

    让那两个值班前半夜的看得好生羡慕。

    掏出一根烟点燃,何虎打了个哈欠,蹲在墙角下嘀咕:“我经历了这么多阵仗,从来没有这么累过,这么害怕过。”

    藏在大树枝桠中的王虎也心有余悸的说:“是啊,接到任务,我还以为是哪里出了一头蟒蛇,需要我们捕捉到动物园去呢。来的时候我还说,这次任务简单啊,顺便当个休假。可是看见给我们配发的武器时,我就开始觉得不对了。尤其是看见那根獠牙的时候,我就预感,这次恐怕要出大问题。”

    “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动物啊?太恐怖了,别说咱们是徒步来的,我估计就算我开黑鹰直升机,加装眼镜蛇导弹。任务是轰炸那头大蛇,我估计我甚至都不敢按发射键。那么大的蛇,谁敢杀啊,听说杀了蛇后半生是会有报应的。何况是那么大的蛇精。”

    “不杀也得杀,我估计那个李寻也没把握活捉,只能杀。因为我基本上想不到,他能有啥办法去活捉,徒手么?开玩笑。昨天见着的那条大蛇,咱们这些人一起上,都捉不到活的。更别说那估计少说几十米长的巨蟒了。”

    “唉,不聊了,你值会儿班,我这会儿咋这么瞌睡呢。”

    “凭啥啊,我也困的不行。这两天太累了。你值班,我睡会儿,等下你叫我。”

    “那咱就都别睡,都扛着。”

    “你大爷,还是不是兄弟了?快,让我睡会儿,我困得不行了。”

    “我也困啊。”

    “……”

    两人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眼皮子开始打架,强忍困意隐藏在黑暗中,觉得痛苦无比。可是战士的操守,却让他们始终无法真的闭上眼睛,只是在想睡与挣扎中徘徊。

    PS:刚建了个Q/群,大家可以进来侃侃大山,群/号488/460/986。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