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二十五章 命殆
    两名战士不断打哈欠的时候,另一处的黑暗中,却有一个人始终密切的关注着这两名值班的战士。

    这人正是许支书,而此时的许支书,却穿着一套运动服,背着一个大背包。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类似于望远镜的东西。

    透过这望远镜,许支书所看见的是整个夜色全被一种绿色的光芒笼罩,远处黑暗中的两名战士的一举一动,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夜视仪!

    谁能想到,这穷乡僻壤的乡巴佬竟然如此与时俱进,连这大好几万的高科技产物都配备的有。

    从侧面也能印证,这许家山村,是真的富有。村里没有别的财富,唯一的财富就是——出亿万富翁。

    见两名战士的眼皮子已经招架不住了,许支书放下夜视仪,默默的背着手离开了。

    始终没发现,沿途一路,树上的鸟儿都始终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哞~”

    牛棚里的大黄牛不舒服的叫唤了一声,接着,脖子上的铜铃被摘了下来。

    许支书牵着牛,低声给妻子说:“今夜我得去一趟了。”

    媳妇有些忧心:“能明天白天去么?我今天右眼皮老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不成,白天就没机会了。现在麻沸散的药效刚来,再大的动静,传到这里来,他们也听不到。白天就不行,白天有了动静,他们立马就知道了。都是特种兵,一个个灵的跟山哨子似的。”

    “可是天已经这么晚了,又危险。”

    “危险啥啊?龙神爷爷保佑着,逢凶化吉。”

    “那你注意安全啊,送了就赶快跑回来。”

    “省心吧你。”

    “那要不要叫栓子他们跟你一路去?”

    “嘿,你这娘们儿烦不烦人?动静越小越好,就我一人去吧。”

    说着,许支书就牵着大黄牛,走小路离开了。

    “扑腾扑腾”

    许支书没注意到,在他的身后,一些鸟儿一跳一跳的在枝头上跟着。

    悠悠荡荡的走到了河边,站在铁索桥的桥头上,许支书看着这奔涌不息的河流,心中涌现了强烈的不安感,还有一种畏惧感。

    这条河,正是白天李寻等人走过的河流,正是那条结束了刘虎性命的河流。

    看着铁索桥上新铺的木板,许支书惊奇一声:“咦?竟然是从龙河上过的路?这些人,运气还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哞——”

    老黄牛忽然开始不安分的挣扎了起来,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

    许支书一巴掌趴在牛脑袋上,骂道:“老子喂了你这么久,你还没点随时牺牲奉献的心理准备么?白眼狼。”

    一边说着,许支书一边扯着牛绳,使劲儿把老黄牛往河边拖拽。

    一边拖拽,一边高声唱喝道:

    “龙神爷爷喂,龙神爷爷喂,龙神爷爷喂。”

    唱喝了三声,许支书大声吼叫道:“事发啦,上头下来人啦,捉你来啦。”

    吼叫完之后,许支书便站在河边点了根烟,默默的吸了起来。

    而此时,黑暗的河中,却默默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瞳孔。

    那一颗眼珠子,足有小车轮毂那么大,瞳孔之中的黑色竖线妖异无比,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可是这瞳孔之中的眼神,却充满了人性化,本来诡异的瞳孔之中,却闪过了一抹浓烈的悲哀之色。悲哀之色浮现片刻,随即又隐藏了下去,变得清冷了起来。

    片刻后,奔涌的河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许支书连忙扔掉烟头,咬着牙使劲儿把这老黄牛往水里拖拽。

    “啪啦”

    一脚踩进水中,许支书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嘿呼嘿嘿的吼叫着,使劲儿拽。

    牛环将老黄牛的鼻子嘞的鲜血淋漓,可老黄牛此时却像是已经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无论如何都不肯下水。

    许支书没办法,从背后背包里掏出一杆柴刀,猛地一挥,直接斩断了老黄牛的前蹄。

    “哞——”

    一声撕心裂肺的绝望牛叫响起,许支书趁此机会,再往后退了几步。河水没过他的胸膛之时,老黄牛终于下水了。

    一下水就有了浮力,许支书连忙趁热打铁,借着这浮力将不断摇头挣扎的老黄牛往河中间去推。

    老牛进了水中,受那中心漩涡的吸引,绝望的向漩涡之中漂浮而去。

    松了一口气,许支书拍拍手,喃喃道:“该说的我都说了,龙神爷爷,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言罢,许支书便淌着河水往岸边走去。上了岸之后,连忙脱掉衣服裤子,蹲在岸边将水往干的拧。想是回去赶紧洗个热水澡,山里的夜晚还下水,一伤风,那就是病根啊。

    可显然,许支书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黑暗之中的河边,突然出现一双阴鸷的目光,眼神之中满是残暴的神色。无声的接近,然后猛地扑了过去。

    “啊!”

    一声尖叫响起,许支书回头一看,却见是一个全身滑溜溜长着四条腿儿一个尾巴的黑色怪物,正咬住了自己的下半截,将自己往水里拖去。

    “啊,救命啊,救命啊。”

    许支书起了一身的白毛汗,双手抠进岸边的泥土之中,不断的挣扎。可无论如何挣扎,也根本挣扎不出这怪物的巨口。

    这怪物力气奇大,四肢不断的刨着地面往水里退,力气可比刚才的老黄牛要大多了。

    “哇哇哇~”

    怪物的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婴儿啼哭之声,响彻整片夜空,吓得那些跟来就叽叽喳喳的鸟儿都不敢发出声音了。

    “救命啊,救命啊。”

    许支书的声音开始虚弱了起来,带上了哭腔和水声。

    他的整个身子,已经进了水。进了水之后,被往后拖拽的力量更大了,许支书拼命的挣扎,可却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咕噜噜”

    一阵气泡声响起,许支书再也没有冒出过这水面。

    他喊着龙神爷爷保佑,龙神爷爷就在水里,却并没有保佑他……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