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二十八章 戏耍
    许建国身体越发的颤抖,颤抖的厉害,一双老眼里全是泪花和哀求之色,带着哭腔说:

    “你别说了,别说了,求你了,别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李寻却继续幽幽说道:“但沟渠村的人却懂得反抗,用土枪打崩了它的一根牙齿。你们呢,却只能做束手待宰的羔羊。它不高兴了,随时会来屠村。既然已经吃过人肉了,它也许会上瘾,这里方圆千里将会毫无人烟。”

    “……”

    “你们以为是那条大蛇保佑了你们?错,此处的风水是一个福局。只要祖坟安葬在这里,居住在这里,后代子孙都能福泽广大。那条蛇,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龙神爷爷,就是看中了这里的风水局,才迁移过来的。而你们,却以为是那条大蛇在保佑你们?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你认为呢?”

    李寻反问了一句。

    许建国彻底崩溃了,颤抖着手去推搡围住他的战士,可是一个老汉,如何推得动身强力壮的特种兵?

    几下无果之后,哀求道:“放我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求你了,放我走吧。”

    李寻没说话,挥了挥手。

    那几个战士让开一条路,许建国逃也似的跑掉,一边跑一边擦眼泪,身体还在颤抖,这是过度惊吓的征兆。

    而李寻却看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我们要去沟渠村,找个人来指指路。”

    许建国站定,犹豫了很久,这才转身对李寻点点头,快速离开了。

    许建国离开后,许倩云呐呐道:“有点草率了吧?怎么这个时候摊牌啊?”

    李寻看着许家山村的方向,幽幽说:“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不是来源于我本身,应该是这许家山村。必须得快点摊牌,我想拨开云雾见青天,那大蛇到底在哪里,我得快点找到它。”

    许倩云还想说什么,性子急的林青山却打断道:“对,我觉得你这样很好,有啥就利利索索的摊牌,老跟别人绕圈子又没啥意思。”

    许倩云白了林青山一眼,心里嘀咕,一根筋,直肠子。

    又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寻说:“去沟渠村看看吧,我就想不通了,这许家山村就已经这么偏僻了,那沟渠村还要更偏僻,现在这些旅游的人怎么找到这些鬼地方的?”

    刘局长也乐了:“是啊,要不是跟你们来,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辖区里有这么两个村儿呢。太偏僻了,都快自成一国了。”

    几人正交谈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有些不爽的说:“你们要去沟渠村啊?”

    林青山点头:“对,是你带我们去么?”

    那中年人老不乐意的挥了挥手:“跟我来。”

    “……”

    片刻后,一匹健硕的马儿开始在这深山中飞奔了起来,马上骑了个人,正是那中年人,名叫许定山。

    李寻等一大队人马紧随其后,跑的气喘吁吁的。

    林青山都想一枪把许定山从马上打下来了,嘿,这家伙,他骑着马,让自己这些人跟在后边跑。惯的啥毛病,肯定是没挨过暴脾气的打。

    说来这马儿也真是神了,在所有人的印象里,马儿就只擅长在平原上奔跑,在草原上奔腾。

    谁能想到,这马儿的越野能力也这么强?

    那一蹦就是五六米的距离,从这边山上,蹦到那个悬崖。

    人走这山路,都得谨防一失足成千古恨,一脚踩空就坠崖了。

    可这山里的马儿竟然如履平地,在那悬崖山石上跟个猴子似的蹦来跳去,根本无视所有障碍物。

    马上的许定山也是好骑术,马背上连马鞍马镫都不要,铺一床褥子就那么骑了上去。两手抱着马的脖子,就跟他本来就长在上边的一样,怎么都抖不下来。

    难以想象,这深山之中竟然出奇人。

    “喂,你跑慢点行不行?”

    林青山扯脖子大喊,看了眼自己的兵,一个个都快累瘫了。再看刘局长,累的脸都白了。就只有李寻这个怪物,面不红心不跳,一点也不急,胜似闲庭漫步一样紧紧吊在后边。

    这东北虎特战大队武装负重越野跑的时候,都没这么不要命过。连绵几十里的山路,前边这骑马的狗曰的,却是一点速度都不减啊。

    人怎能快的过马?

    要命的是,一路连休息都不行,始终要保持那个速度跑,这谁受得了?别说特种兵了,铁人都不行。

    还不敢掉队,一掉队就要完犊子,可能得迷失在这深山野林之中,很久都走不出去。也难怪刘局长那体质,竟然能始终不掉队了,比起要命的累,他更害怕一个人落在这深山野林里。

    前边的许定山抓了抓马鬃,‘吁’的一声,马儿前蹄立起,稳稳的停在了半山腰上。

    许定山转回头来,不屑的说:“就这还当兵呢?咱山里的一个半大孩子,都比你们强。”

    林青山掏枪,怒喝一声:“你他妈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许定山顿时哑口无言,他只是看不惯李寻一行人等,确实是骑着马故意刁难他们的。其实马都累的不行了。

    这会儿林青山一恐吓,许定山就怕了,他还真害怕林青山一枪崩了他。

    就停住的这么会儿功夫,林青山提着手枪走到他跟前,伸手薅住许定山的脖领子往下来一拽,顿时,这汉子就坠了马。他以为林青山要枪毙他了,吓得连滚带爬的跪在地上双手抱头,颤声说:

    “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耍你们。别打我,别打我,我屋里上有老下有小,我错了,别打我。”

    林青山自然是吓唬他的,手枪的保险都没开。

    但却不解气,用枪口戳了戳许定山的额头,骂咧一声:“你们许家山村全村人都是些刁民,天高皇帝远,还不服政府管。”

    “没有没有,我们都是好老百姓。”许定山连忙说。

    林青山冷哼一声,没搭理他,摸了摸马儿的背脊,赞道:“好马。”

    随即指了指身体有一下没一下颤抖,脸色发白,嘴皮乌青的刘局长,不耐烦的道:“动作快点,你骑马。让他狗曰的试着走走路。”

    刘局长是真的累到了极限,已经完全是凭着肌肉的本能在走路了,一摇三晃的走到跟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无表情,两眼憔悴的抓住马鬃,在林青山的帮助下垮了上去。

    刚一上马,刘局长当场脑袋往下一趴,不省人事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