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三十章 平静
    许定山有了警觉,再问也已然问不出什么来了。

    李寻索性不再说话,就站在山坡上远眺隐约可见的沟渠村。

    沟渠村的建筑风格和许家山村不一样。许家山村是一种聚集式的风格,而沟渠村是分散式的。

    许家山村有村庄,是在一处山坳之中的盆地里,总共那么几十户人家的房子,都是修在一起,居住在一起的。

    可是沟渠村却不一样,没有村庄,只有名义上的村属,却极其分散。

    几乎是这个山头上修一座房,那个山头上再修一座房。房屋之间的距离跨度都极大,从这一家到另一家串门,距离近点的邻居估计得走十几分钟的山路。远一点的邻居,那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都是正常的。

    这就是沟渠村。

    不知道名字的来源,也没什么沟渠,这就是一个怪异的村落。

    站在这边山坡远眺,对面的山头上有一座沟渠村的建筑,一座砖瓦房。占地很大的面积,几乎占了半面山坡,别墅都无法相提并论,这跟庄园似的。

    这种建筑风格也就只有这卧虎藏龙之局里才会出现了,李寻也只见过深山里许家山村和沟渠村这么有钱了。

    按理说这种深山之中,普遍的都应该是夯土房子,可这两座村庄,却一个比一个阔绰。

    许家山村的建筑,一座土房都没有,全是砖砌的洋房,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两三层的小楼。屋里客厅基本都是地板砖或者大理石铺就,除此之外,就是土炕了。却不仅仅只是土炕,许家山村的土炕下边烧的是蒸汽水,几乎家家户户外边都有锅炉房。二十四小时供暖,二十四小时热水,有钱的让大城市里的人都汗颜。

    天知道这些建筑材料,这些人是怎么运送进这深山老林之中的。许倩云甚至想到了是不是直升飞机运送的。

    而沟渠村更夸张,虽然修的分散,你一座山我一座山的。

    可是家家户户要么是别墅,要么就是庄园,看起来虽然没有富丽堂皇的感觉,可是却极有城中新农村的感觉。

    一般都是外边很广阔的围墙,硕大的院子,里边种的有菜,有花草,有树。然后硕大的院子里,孤零零的就只有一栋平房。

    看起来非常大,其实内里设施并不豪华。可以理解,这毕竟是深山老林,建筑材料一般很难送达,能到现在这种水平,已经很让人咋舌了。

    林青山用望远镜看了看山头的那一户人家,啧啧称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深山里的人家,竟然这么有钱。”

    许倩云抢过望远镜也看了片刻,感慨说:“这活的比城里人富裕多了,来之前,我还觉得沟渠村,铁定是一个到处寒窗败瓦的穷苦山村呢,现在感觉我错了。”

    很正常,也许这两个村庄曾经是寒窗败瓦。可是,只要但凡有一户人家把房子修起来了,同村人的那种攀比心理,肯定会争先恐后的去修的。

    李寻看了看天色,说:“今晚在沟渠村随便找一户人家过夜吧。”

    言罢,一马当先的下山,向着沟渠村而去。

    林青山急忙问道:“那他呢?”说着指了指许定山。

    李寻淡淡的说:“你觉得呢?我们肯定还需要向导啊,戏耍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青山笑了笑,心领神会,温和的看了眼抱着树的许定山,忽然大喝一声:“给我绑了!”

    “唉,唉,不要啊,我不去那里,你们放我回去,别绑我,放开我啊。”

    心中早就对他有怨念的战士们哪会听他的嚎叫啊?

    本来是温柔手段,他一嚎叫,那就是强制手段了。

    一个战士把他放倒之后,顿时有人把他按在地上,双手反别在背后,不由分说的一根绳子就穿过了手腕,绕过双肩,五花大绑。

    听他叫喊,实在是烦了,又找来一块擦枪的破布,团了一团堵在许定山的嘴里。

    顿时,整个山间就只能听见那‘唔,唔,唔’的嚎叫了。

    一个多小时后,李寻一行人,终于赶在天黑前,到了一户沟渠村的院落前。

    “嘭”

    林青山一枪打掉门锁,众人推开大铁门走了进去。

    一进这院子,李寻就快步走到了东边的墙头,趴在这墙上闻了许久。

    许倩云问道:“发现了什么么?”

    李寻沉声道:“蛇腥味,不是那条二十米的,是另一个不同的蛇腥味,上边带水腥气。应该是我们要找的那条大蛇。”

    许倩云惊声道:“若是那大蛇有几十米长的话,重量至少也上了十吨吧?它是怎么从院墙上爬过,而不留痕迹,不压垮这院墙的呢?”

    李寻摇摇头:“这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沟渠村绝对是被那大蛇给屠了。”

    “它不至于啊,为什么屠村却不留一丝痕迹呢?是在故意隐瞒自己的行踪么?可它为什么要隐瞒行踪呢?”

    李寻又摇摇头,想了好久才道:“应该是在隐藏行踪,但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随即又挥了挥手:“好了,不想这个了,天暗了,先去屋里准备收拾睡觉吧。”

    一众人等闻言,有些略微紧张的往屋里而去。此时此刻再看这房子,总觉得有那么一股子阴森。

    而许定山自从进了这院子之后,脸色就不对了,全身都在颤抖,脸色发白,这明显是受到了惊吓。

    李寻实在是想不通,一条蛇,究竟是如何让整个许家山村的人都这么惊恐的?甚至于连说坏话都不敢,连大蛇来过的地方都害怕?

    进了里屋一看,却见电磁炉上的铁锅里还有饭,饭桌上还摆着一盘子青椒肉丝。

    就好像是正在开饭呢,一家人突然就消失了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突兀,那么的诡异。

    林青山等人看着这屋里的一切,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有战斗的痕迹,那还能稍稍让人心安一点,可越是这种平静到不像话的局面,才越发的让人觉得恐怖压抑。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