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三十四章 吓唬人
    坟窝子里,竟然是住在了坟窝子里?

    这里一大片的庄园、别墅,全是给死人住的么?

    许倩云真的要崩溃了,她突然好怀念京城的单身公寓,好怀念国安部分配的家属楼,好怀念那个人挤人的地方。

    反正不管什么地方吧,只要让自己能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深山之中,这每一个庄园,竟然都是一个坟窝子?每一个庄园里,住的竟然都是死人?

    李寻舔了舔嘴皮子,继续说:“这里的风水局,本就不适合阳宅,但却极其适合阴宅。这阴宅在卧虎藏龙之局里,葬在此处的人,福及后代。许家山村适合人住,可是这沟渠村却不行。或者,我猜测,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沟渠村吧?呵呵。”

    李寻说完这话,自己也变得茫然了起来。

    为什么沟渠村会是阴宅呢?如果沟渠村全村都只是一个死人村的话,那么大蛇又怎会到这里来吃人呢?

    是谁开枪,一枪打掉了大蛇的牙齿?

    大蛇在某个山洞之中,吐出来的,又是谁的尸体呢?

    揭开一个谜团,更多的谜团又出现了。隐约觉得这是个局中局,可是却再也没更多的证据来指向这个局中局了。

    李寻想不通什么,从许定山的怀中抽出自己的牛角弓,擦拭片刻背在自己背上。

    正想说什么,许倩云呐呐道:“要不,我帮你拿着这弓吧?”

    许倩云话音刚落,刘局长走上前来,干笑道:“我觉得这重物不适合女的拿,还是我来拿着吧。”

    “说得对!”

    林青山走上前来,说:“恩,这弓重,不适合女人和胖子拿。我身强力壮,干活多点也是应该的。我来拿吧。”

    “队长,要不还是我拿吧,哪有领导干重活的。”

    “队长我拿吧。”

    “……”

    一听说这里是阴宅,一想到刚才许定山着了道了。

    再一想到李寻这牛角弓的杀气大到几乎是立竿见影,又想到任何邪祟都害怕杀气大的东西。

    这一下,被吓坏的众人那简直将牛角弓视若珍宝啊。不用,就捧在手心里就是一种福气。

    李寻没有理会他们,自顾将牛角弓拴在自己背上,说:“可以叫醒他了。刚才不让你叫是因为,那个时候强行叫醒,会让许定山得神经病的。现在安安神,可以叫醒了。”

    林青山说了声‘好嘞’,上前抡圆了耳巴子,‘啪啪啪啪’的就是正反各两组。

    耳巴子打完,许定山一个猛子坐了起来,不住的喘着粗气。眼神里一片惊恐,可是却不再空洞了。

    看着周围有这么多人,许定山先是疑惑,然后便显得安心了。

    人在害怕的时候,最好的安慰就是身边有很多人陪着。

    许定山一咕噜爬了起来,警惕无比的在房间里左右看看,连忙哀求道:“我们走吧,快离开这里吧,别在这里待了。走吧,我求你们了,爷爷们,我叫你们爷爷了。放我一马,让我走吧。不,我们走吧。”

    许定山还想像白天一样,下意识的说放他离开。可一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想到外边正是午夜,顿时怂包了,一个人他咋敢回许家山村啊?半路得吓死了。

    李寻笑了笑说:“好啊,那你走嘛。这会儿我们谁都不拦你。”

    许定山满脸哭丧:“我们一起回吧,回许家山村,一起走。”

    其实这个时候,所有人的心声几乎都是和许定山一样的。

    听说这里根本就是个坟窝子之后,就连林青山这坚定的无神主义者,都吓的头发立起来了。这个时候,简直没有比回许家山村更好的选择了。就算是走夜路,连夜赶路那也无所谓,只要能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正儿八经的鬼地方。

    而李寻却翘了个二郎腿说:“不走,既然来了,我倒要好好看看这里有些啥。”

    言罢,眼神一厉看向许定山,沉声道:“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说么?”

    许定山装傻充愣:“说啥?说啥啊?啥意思?”

    李寻叹口气:“你自己要没事找事,那我也没办法。林队长,收兵吧,把他拷在床上,我们走,把门从外边反锁了,把他在这屋里先关个一天一夜。”

    “啊!不要!”

    许定山尖叫一声,脸色变得惨白之极,竟然被李寻一句话吓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别说许定山,就连许倩云和林青山等人,都齐齐打了个哆嗦。

    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人在这里过一夜都觉得后背发寒。更别说在知道了这是个啥地方,在见识到了着了道的人的情况下了。

    这是正儿八经的,比死还要难受啊。

    毫无疑问,如果把许定山关在这里关一天一夜。第三天来的时候,许定山绝对死了。

    人吓人是能吓死人的,自己吓自己,自己给自己不断的心理暗示。即使没有鬼,也会想象出一个鬼来杀死自己。

    李寻面色冷酷无比的站了起来:“我再也没兴趣听你说任何东西了。林队长,行动。”

    林青山呐呐道:“真的……真的啊?”

    “走吧,我都懒得看见他了。先把他在这里关一天一夜,让他面壁思过,然后再放他回去。他之前袭击刘局长,刘局长是国家干部来着,按理说得拘留吧?就当拘留。”

    李寻说完,走出了房间。

    许定山疯了,彻底崩溃了,啊的嘶吼一声,哭喊着跪了下来:“我说,我说,我啥都说。你想知道啥,我都说。”

    李寻摆摆手:“我没兴趣知道了。”

    “求你了,我说,我全都说。”许定山不停的求饶。

    李寻笑了笑,又坐了下来:“那你先说,我满意了你就跟我们一路,不满意了,就把你关在这里。”

    “求你了,一定要满意啊。我啥都说,真的,一点都不隐瞒。”许定山哭着说,他甚至不怕李寻的严刑逼供,甚至不怕死。但是却怕被关在这里。就算只有一天一夜。

    林青山等人心中齐齐打了一个寒战,突然觉得李寻的手段好恐怖。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