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三十六章 许家山村
    许定山又道:“其实,那个阴阳先生是个真有本事的。他一句关于龙神爷爷的话都没说,但是他绝对知道这一片有龙神爷爷。他离开这里之后,才打电话回来说,每个月喂它,试试能不能把它养家,养出感情来。

    这样的话,许家山村才可能有后代出现,还警告我们,千万不要给别人说,否则龙神爷爷被发现的那一日,就是许家山村彻底灭亡之时。唉,你们知道么,从十年前开始,每个月就是三十六只羊,七十二头牛啊。每个月,买这些牲口,就是几乎一百万啊。”

    林青山等人皆尽瞪大了眼睛,听着从许定山嘴里说出来的故事,震惊的无与伦比。

    一个月需要三十六只羊,七十二头牛?每个月要用一百万,砸进那条河里去?

    每个月一百万,这么多年下来得多少钱才够用啊。

    再想起那条河,众人脑海中甚至觉得,那河里流的不是水,是红艳艳的钞票。那是一条被钱砸出来的河。

    不怪许家山村的人迷信,不怪他们愚昧。而是因为这就和瘾君子是一样的,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了,戒不掉,摆不脱。

    许定山又说:“每个月百十万,谁招架的住这个消耗啊?有人说不给了,第二天就死了,惨死。”

    李寻皱了皱眉:“惨死?怎么死的?那大蛇冲进村子杀人了?”

    许定山惊恐的摇摇头:“不是的,是突然间就发疯了,又哭又笑,然后一头撞在树上死了。”

    “啊?不是他杀?”

    “对啊,不是他杀,他自己就死了。然后许支书就说,大家千万不要再提了,龙神爷爷有神通,谁对它不敬就要遭报应的。然后这些年来,果然都是,谁敢对龙神爷爷不敬,第二天就死了。都是失心疯,然后一头撞在树上。”

    许定山严肃无比的说。

    许倩云狐疑的说:“真的假的?那只是一条生物,并非一个神灵。”

    “嘘,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小心遭报应啊。”许定山面色惶恐的道。

    李寻却突然发问了:“是不是每次有人说大蛇坏话的时候,许支书都在场?”

    “是啊,不过也不止许支书,当时有好多人都……”

    说着,许定山突然愣住了,他眼里闪过了一抹震惊的目光,呐呐道:“难道是许支书……”

    李寻觉得许定山还不算傻,以前是被蒙蔽了,敬畏心大过了怀疑心,所以便没有对这方面起疑心。而现在经过自己这么一问,瞬间就醒悟了。

    十多年没想通的问题,一句话点醒。这说明,许定山的心底潜意识,其实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他的表意识不敢这样去想罢了。

    李寻又问:“你们村里是不是有个懂医术的人?”

    许定山摇摇头:“没有。”

    刚否决,又立马改口:“不对,会医术的有。但他会的不是医术,他只会配药。看感冒都看不好,但就是爱摆弄草药。他不会看病,只会配药。你要自己知道自己得了啥病,给他一说,他给你配的药,一副下肚立马就好了。但你要是自己不知道自己啥病,那他也看不出来。他配药厉害,就是不会看病。”

    “是哪个?”

    “许支书。”许定山默默的说。

    李寻心道果然,能配出麻沸汤,没理由不会配其他的中草药。

    “他们不是得了失心疯,是中毒了。”

    许定山惊愕的看着李寻:“是中毒么?”

    李寻看了眼他的眼神,呵笑道:“其实你自己知道答案,又何必来我这里寻求肯定呢?”

    许定山叹了口气,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一样,低声呢喃道:“其实,整个许家山村,大家都心知肚明,许支书有鬼。”

    “怎么有鬼了?”许倩云问。

    “是他告诉我们龙神爷爷来了,每次都是他组织大家去祭祀龙神爷爷。他简直已经是龙神爷爷的话事人了。而我们都从来没有见过龙神爷爷,只知道那河里不太平。大家一般都隐约猜得到许支书杀了几个人,但是都没人肯定,也没人愿意说出来。我们宁愿相信,许支书是为了我们好。”

    刘局长眼里尽是鄙夷之色:“你们真是一群愚昧的山民,愚昧,无知,迷信,封建。”

    许定山说:“迷信就迷信吧,愚昧就愚昧吧。手中的票子,是实打实的。许支书的儿子是第一个走出大山的,是第一个成功的,是第一个成为大老板,然后光宗耀祖风光回来的。村里的年轻人,也全都是跟他出去,然后一个个成为大老板的。”

    “其实许家山村的一切,都是许支书家里的人扛起来的。是他家先富,然后带领大家富起来的。没人说,但都记着恩。所以,我们其实不愿意相信许支书会害我们。他敬畏龙神爷爷,敬畏到了骨子里,说只要敬畏龙神爷爷诚心的,就一定会光宗耀祖……”

    许定山开始神叨叨的诉说起了往事。

    而众人听着,却眉头齐齐皱了起来。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村支书的行为啊。

    因为从许定山后续的话里,众人竟然觉得这许支书的做法,完全就和一个传教的神父没什么区别了。

    从许定山嘴里说出的神圣的许支书,几乎已经快成为一个能让人信仰的神了。

    信到了一种愚昧、迂腐的程度。甚至于,李寻这些人来了,他们都要全村作对来抵抗。

    而李寻是比较奇怪的,问道:“我想知道,你们村里的年轻人,在外边都是做什么生意的啊?就算这里是藏龙卧虎的风水局,也不可能灵验到药到病除的地步吧?”

    许定山愣了愣,却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

    “是啊,不知道。反正就是大老板,你管他做啥生意呢。”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