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三十七章 分析
    李寻问:“你没有问过他们么?”

    “这有啥好问的,钱挣回来就成了。对了,我们到底啥时候走啊,我真的不敢在这个地方多待。”

    许定山有些惊惧的左右看看:“你想知道的我全都说了,我们真的啥时候走啊?”

    李寻深深的看了许定山一眼,暂时分不清许定山到底是知道,但是不想说,还是是真的不知道。

    外边的人做什么生意,这也不是重点。就算是杀人放火抢劫,也暂时和现在要做的事无关,他只在乎一切和大蛇有关的线索,而其他的那些,今天在场的刘局长和许倩云等人,自然会记在心上的。

    许定山一句啥时候走,让众人都期待无比的看向了李寻。

    是啊,快走吧,快离开这个地方吧。

    这里实在是恐怖无比,谁能想到,自己等人竟然是在深更半夜住进了死人的家里。

    李寻瞟了眼众人,说:“你们走吧,出了山就好了。别怕,越怕越霉,心里无所畏惧,一鼓作气走出去屁事儿没有。”

    说完,李寻往床上一趟,便不再发言了。

    林青山愣了愣:“怎么?你不走么?”

    李寻摇摇头:“我就不走了。我在这里睡一晚上,我看看还有没有啥线索。而且我不喜欢露营,有床让我睡,我没理由还要半夜离开啊。”

    “可这里不是人睡的啊。”林青山嘀咕道。

    李寻笑呵呵的说:“那是给鬼睡的?”

    林青山呐呐的不敢说话,心道自然是,但是却不敢明说。

    李寻随意的挥挥手:“好了,你们不用操心我,你们走吧。从来都是只有见着我跑的,没可能有见着我还敢上来的魑魅魍魉。活人,死人,都是人。怕啥?为啥要怕?就算这不是房子,是个棺材,我都觉得睡棺材里比露营强多了,好了,你们快走吧。这会儿走出去,还能在外边睡几个小时呢。”

    林青山张张嘴巴,好想说一句:要不我留下陪你吧,可终究,没有那个胆量。

    许倩云张张嘴巴,也好想说一句:要不我们都不走了,留下来陪你吧。可她也没有这个胆子。

    至于刘局长,往人后一藏,生怕李寻来一句:要不你留下来陪我吧。

    目送众人离开,李寻起身将这卧房的门关上,看着月光从外边洒进来,将屋里照得反而阴森无比。往床上一靠,双目没有聚焦的看着一处墙壁,心中开始梳理着这一切。

    沟渠村,说老实话,非常诡异。

    但其实造成沟渠村诡异的,不是鬼,而是人,是许家山村的人。

    一个村子,没了便没了,人死了就死了。许家山村的人还反倒在这里修庄园,修别墅,把这里硬是发展成了陵园。

    你外人不知道走到这里来,说不准就要在这死人屋里睡一觉。不说有什么不好,至少晦气的很。

    所以说,最可怕的其实反倒还是人了,鬼一点也不可怕。

    但李寻却在想,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大蛇的气味呢?

    就在这家的院墙边上,那大蛇的气味虽然淡,可是却没有消失。

    如果十年前灭的沟渠村,那大蛇的气味和痕迹早就没了。但是现在却有气味,这说明它才来过不久啊。

    但它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食物来源,凡人修建的房子对它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且最诡异的是,除了气味,这里竟没有看到任何痕迹,以它的体形,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它是如何做到举重若轻的呢?

    李寻想不通这些问题。

    可是一阵阴风袭来,却让他精神抖擞了一些。

    “吱——”的一声。

    木门被风推开,看起来相当可怖诡异。

    李寻理都没有理会,他知道,陵园之中肯定是有怪诞之事的。你怕了,那你就不得安宁。你要当做啥事儿没有,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

    他不管你什么鬼啊神啊,神鬼怕恶人,李寻自认为是恶人。

    “呼呼——”

    阴风又来,窗帘被吹的瑟瑟发抖。

    李寻将牛角弓往床上一拍,冷喝一声:“有完没完了!”

    一声吒喝,平白响彻在这屋中,格外响亮。牛角弓的弓弦被撞击,发出‘崩’的一声轻响,却凌厉无比。

    那门当即‘啪’的一声又关上了,窗帘顿时停止了抖动,阴风不再。

    屋里顿时温暖如春……

    翻来覆去,睡不着。倒不是因为怕这环境,而是因为有太多的问题想不明白,好像谜团一样,想的人脑袋疼。

    李寻索性穿衣起床,就着那微弱到几乎没有的光线,摸索着出了房门。

    冷风吹来,精神更加抖擞。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又回头看看身后的庄园,李寻笑着喃喃道:“不知道就算了,这一知道,还真觉得这像是一座坟。这么空的围墙和院子,里边就独一栋小楼,我还真当这是当地的特色建筑呢。”

    自言自语,也没人理会他。

    李寻随即又对着那夜空,打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手指放置在唇间,‘句句句’的叫唤,这声口哨穿透力极强,在整个夜空中都传遍了,传出好几座山,回音缭绕。

    吹完口哨之后,李寻又回了房间。

    刚回到床上躺下不久,就听到一阵‘扑腾扑腾’的声音响起,一只黑色的头上生出凤冠的八哥飞了过来。

    小宝自觉的飞到床铺上,把自己盖在被子里,闭眼就睡。

    李寻也没看它,只是看着墙壁,似是呢喃的说:“我总觉得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啥阴谋?”

    小宝没睁眼,说了一声。

    李寻道:“沟渠村明明是十年前就被屠村的,结果前段时间才被人发现成了空村。前段时间才被发现蛇牙,还有山洞里没有腐烂的尸体。那是谁开枪把蛇牙打掉的呢?这里其实是一个陵园,为什么这里却还有大蛇的气息呢?”

    问完问题之后,李寻将刚才许定山说的事情,和一些自己的推测也说了出来。

    小宝睁开了眼睛,抖擞精神说:“这真是一个陵园啊?”

    “恩。”

    “不是吧,我都没看出来。我从天上飞过来,就只是觉得这里建筑风格有点怪,真没想到这竟然是个陵园。”

    李寻点点头:“我也没想到啊。”

    小宝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你要说许家山村迷信那条蛇的话,那么至少许家山村的人是不敢开枪的,对不对?至于那伙发现这里的驴友……你说他们说谎了没?”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