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五十三章 蛇的想法
    张队长自作多情讨了个无趣,有些脾气了。将枪插回腰间,冷哼一声,郁闷的离开。再不管这些鸟事儿了,自己这么紧张,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儿,找谁说理去?

    钻进树林里,爬上一根树杈,将帽子脱下来遮在脸上睡觉。

    那些青年见队长走了,便一个个警惕、警告的瞪了李寻一眼,又四散去了隐秘的地方警戒。

    许专家满脸苦涩:“我不知道你在这啊,唉,我还以为……”

    许专家想说,还以为它早死了呢。毕竟他认识李寻那会儿,小宝都已经十几岁了。一只鸟而已,它就算寿命再长,那也活不过二十年吧。可谁想到啊,它竟然还活着,真是命比王八还长。

    脑袋挨了一下,真冤。

    小宝冷笑:“以为我死了是吧?”

    许专家连忙赔笑说没有没有,都知道,宁得罪李寻,也不要得罪他身边这只鸟。李寻有时候大度,不往心里去,能讲道理。

    这鸟纯粹就是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又阴又坏,偏偏手段层出不穷。

    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这话一点不假,你说这一只鸟而已,他的命咋就那么长呢?

    许专家连忙又喊了一个东北虎的战士:“那谁,你过来。”

    “专家,怎么了?”那战士被许专家点名,有些紧张。

    许专家将穿在树枝上那半熟的野鸡双手递给他:“找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把这只野鸡厚葬了吧。”

    战士愕然的瞪大眼珠子,呐呐无语。

    林青山爆喝一声:“还不快去!”

    “是,是是是。”

    战士捧着那油腻腻的野鸡,背上工兵铲连忙去找好地方了。

    小宝跳到许专家肩膀上,尖喙戳在他耳朵上说:“不长记性啊,你咋就那么爱吃鸟?以前你孙子吃烤麻雀,让老子好好教训了一顿,你这个当爷爷的,现在也开始不长记性了。”

    许专家满脸尴尬,只是苦笑,不知道说啥好。被一只鸟训话,这场面相当怪异,重要的是,许专家他还没脾气。

    小宝又警告道:“我告诉你,这附近的鸟类都被我收编了,它们和你严格来说算是战友。你这个畜生啊,哪有把自己战友杀了吃的道理?以后不准吃鸟了。”

    许专家叹口气:“我也没想到啊,我还说这林子里鸟咋这么多,就喊人打了只野鸡,说晚上混混嘴巴,我也没想到它跟你有关系啊。”

    小宝还想说啥,李寻笑着将它抓回来,放在自己兜里:“小事小事,该吃还是吃,别让它看见就行了。”

    “寻哥,唉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啥叫该吃还是吃?”小宝的脑袋又从兜里钻了出来,喊着说。

    李寻将它又按进去,将拉链拉上,笑看了眼许专家说:“脑袋去包扎一下吧,这下不轻。”

    许专家摸摸脑袋,头上少了一撮头发,没了一层头皮,手一摸,痛的直咧嘴,连忙说:“小事,这也怪我,嘴欠。”

    周围一众专家满眼惊叹的看着这一幕,回味无穷。

    一个专家壮着胆子问:“那是个啥鸟啊?这么聪明?通人性,还能对话?”

    “是八哥吧?我只知道八哥聪明,没想到这么聪明啊。”

    “不对呀,鸟类说话,主要是模仿,它们只是习惯性发声,自己不知道啥意思,你给吃的,它就说。这只鸟,咋能跟人对话呢?你咋教的啊?”

    “李寻是吧?托大喊你声小李,你这八哥是从哪儿得的啊。”

    “这八哥大脑构造和别的不一样吧?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

    “别装兜里,闷坏了,你快把鸟掏出来让我们看看呗。”

    “……”

    众专家催促李寻把小宝拿出来,要和它对话挑趣儿。

    而坐旁边跟前的许倩云却莫名的脸一红,心中不断的重复,把鸟掏出来让我们看看呗……

    李寻将拉链打开,小宝自己跳了出来,站地上冲一帮专家嚷嚷:“有啥好看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唉,我说你们能不能说点正事儿啊。”

    一众专家大眼儿瞪小眼儿,片刻后,哈哈大笑。

    牛专家说:“你好。”

    等了半天,小宝不说话。

    他又说:“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宝的眼里闪过一丝人性化的无奈之色,说:“妈的,遇到一群神经病,寻哥,你还是让我进你兜吧。”

    这搞笑的场面却并没有人笑。

    那一众专家猛地面色郑重了起来,心中惊叹,不对,这只鸟它还真不是仅仅只是通人性和会对话。它,它竟然有智商和情商,而且还不低,这简直太骇人听闻了。

    许专家知道,这些人和自己当年第一次见着小宝一样,心思开始活泛了,想要去得到,并且研究了。

    这个想法是绝对不能有的,许专家连忙转移话题:“李寻,我听他们说生命探测仪探不到它,咋回事儿啊?”

    李寻没说话,小宝说:“龟息呗,还能有咋回事儿,它都快成妖了,这点本事都不会么?”

    许专家点点头,听见这句话时并未像其他专家那样面露疑惑震惊之色。

    别人不知道龟息,他怎能不知道?

    又问了一句:“龟息者,其实就是修炼出了一种能够控制心肌的手段。将心肌紧绷,控制心跳减速,或者停跳。但其实它还是有思想,能察觉到外界的一切变化。不行,不能这样两眼一抹黑,必须确定它在不在下边啊,不然明后天这河里水干了,我们就被动了。”

    李寻说:“我也这么想的,可我又不敢下水,生命探测仪又不顶用,能有啥办法?”

    许专家说:“我看你们隔会儿往水里打一枚榴弹。是吓唬它,警告它别上来是吧?那你有没有试过,打榴弹的同时去探测它呢?榴弹的威力不小啊,在水里一爆炸,就算它再怎么龟息,有一会儿的功夫还是会心跳加速的。那不是控制心肌就能成的,那个控制不住,是一切生物害怕巨响的本能。”

    李寻一拍额头:“对啊,我咋没想到呢,还是你点子多。”

    小宝也不由得点头,心道这专家就是不一样,刚到场就给出了个正确方法。

    小宝又问道:“还有件事儿,那蛇为啥一直待在水底下,一动不动,也不跑,说不通啊。”

    许专家笑道:“这有啥说不通的,老牛你说说。”

    牛教授清了清嗓子,说:“简单,蛇这种生物,是打洞的,它本身不是生活在水底下的,它也不能在水里呆久了,也要换气。它现在不跑,也不出来换气,这说明这水底下恐怕有个蛇洞,那是它家,它不能跑。”

    林青山在一旁也好奇了:“那不对啊,既然下边有洞,它受了伤为啥不进洞呢?”

    牛教授一拍大腿:“它一进洞,不是就会被人堵着了嘛,进了洞之后,它就不知道水面有啥动静了,一时半会儿肯定不敢出来啊。还不如就在水底下,就待在洞口呢,反正你们也不敢下水,能把它咋样?等有了情况,它再进洞也不迟啊。再说了,到时候要是看实在情况不对,它可以不进洞,直接跑了啊,比现在从水底下跑了要划算。”

    “划算?哪里划算了?”林青山还是没太明白。

    牛教授一瞪眼:“它不是受伤了么?那一跑肯定会更痛,体力流失更快啊。而且跑不到多远,肯定要上来换气,换气的时候被发现了那不白跑了嘛?倒不如就待在水底下呢。它在赌,赌你们不敢下水,但它又没接触过社会,不知道咱能让河水断流啊。”

    李寻皱皱眉头:“我咋觉得没这么简单呢?”

    许专家也沉声道:“那还有一种可能,蛇生性狡猾,善于诱捕猎物。它不跑,恐怕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它引诱你下水呢。或者说,它引诱你跟它进洞。哎呀我也不知道,更深的可能性还有,但我也不知道它的智慧比不比得上当年那个玩意儿。”

    “更深的可能性是啥?”李寻追问。

    许专家说:“更深的可能性,那就要忽略它是动物的这个条件了,咱把它当做诸葛亮一样聪明的人,那这个人,它就有可能是在用计了。如果假设它知道河水会断流的话,那它就肯定是在引我们进洞。目的就不说了,但这个可能性小,它不可能知道河水会断流。”

    李寻沉思片刻,看了眼神色严肃起来的专家们,心中知道,这些来时没把此行放在心上,只当是来见识大自然瑰宝的老头们,这会儿是严肃了,紧张了。

    这蛇有点聪明啊,不能以常理度之。

    小宝这时候突然开口:“它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屠杀沟渠村,又屠杀许家山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我们来许家山村,动静挺大的,它应该会知道吧?它知道它还去屠村,这是有目的的吧?要说就是嘴馋了去吃人,我反正不信。”

    许专家一拍额头:“对啊,我怎么忽略了信息上给的这一茬了。我刚开始看它屠村的消息,我下意识的以为这是动物的本性呢,现在看来,不那么简单啊。它怕李寻,但是它知道李寻来了,知道李寻来了还要在李寻眼皮子底下屠村,这要说没目的性,我也不信啊。”

    李寻沉默着,在篝火旁用匕首割掉一只烤兔腿喂进嘴里,并没有说话。

    那牛专家却苦笑一声:“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研究了一辈子动物,竟然让一条蛇给难住了,它咋比人还聪明呢,我隐约都有点觉得,这是不是个圈套了。”

    李寻闻言,两眼一亮,牛专家的话点醒了他。

    这没准,还真是个圈套。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