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五十六章 突袭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许定山的身上,终于要说了么?

    而这时,李寻却疑惑的耸动了一下鼻子,皱眉暗道:“蛇腥味?”

    不是大蛇,是普通的小蛇的味道,类似于鸡肉与鱼肉混合闷在一起,放久了,放臭了的味道。

    初时,李寻并未对这个气味有过多的在意,深山之中有蛇也是很正常。

    可是那个味道,竟然在不断的接近自己等人,这瞬间引起了李寻的警惕。

    他顺着气味四处搜索,却又什么都没发现,从气味方向上判定,似乎是从许定山的身后而来,可任凭李寻努力的寻找,也还是没有看见半点踪迹。

    “我……唉,那我还是说吧。你说话算数不?这位老爷子?”许定山问。

    许专家微笑道:“如果我说话都不算数了,那么在场这么多人也就没有几个是讲信用的了。放心吧,我既然说了,自然能做到。”

    “那我就长话短说吧……”许定山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正此时,李寻瞳孔一缩,猛地看见许定山脚后跟处的泥土忽然拱了起来,一条翠绿色漂亮的犹如翡翠般的蛇破土而出,身子一曲,直接弹射了上去。飞扑起来一米多高,张大那漂亮的小嘴,直勾勾的对着许定山的脖子就咬了过去。

    “小心!”

    李寻爆喝一声,直接从身上取下一根箭矢,将其当做利刃般猛地砍了过去。

    “噗”

    一声入肉的轻响,一条血线飙射出去,洒了许倩云一身,吓得她尖叫的手舞足蹈往后推。

    青蛇被斩为两段,身首分离。

    而此时,许定山却猛然惨叫了一声,双手往后脖子处抓去,越抓叫的越凄惨,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得。

    李寻也骇然的瞪大了眼,手中拿着还在滴血的箭矢,愕然看着许定山脖子上挂着的那个翠绿的蛇头。

    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地上的半截蛇身在不断的扭动,看起来诡异无比,让人毛骨悚然,断口处还在不断的往外射血。

    而许定山的后脖子上却是一个漂亮的简直完美无瑕的蛇头,正死死的咬住不松口,咬的许定山吱哇的叫唤,满地打滚。

    众人刚开始还不知道许定山发啥疯,可是一看见地上那扭动的无头蛇身时,猛地变得毛骨悚然了起来。

    许专家等人哎呀一声,下意识的不断后退,然后不断的扭动脑袋去查看哪里是不是还有蛇。

    这一幕不仅让这些老专家吓得魂不守舍。就连东北虎的战士们,都一个个汗毛直立,不断的到处看,不断的用脚踩踏地面,心里有了阴影了。

    这蛇竟然能从地下钻出来,然后跳起来咬脖子。

    这太恐怖了,完全一点动静都没有,许定山就中招了。

    李寻也惊呆了,他提早就发现有蛇了,刚开始以为是过路的。可是越接近的时候,他就越觉得不对劲,可是搜索片刻,却没找到。万万没想到,这蛇竟然能在土里钻,竟然是从土层下爬出来的。

    爬出来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跳起来就咬许定山的脖子。

    李寻就算反应再快,用箭矢挥出去这也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更没想到,这蛇的意志如此坚定,就是非要把许定山往死里咬。身首分离,那脑袋竟然还继续飞过去咬,简直太可怕了,这让李寻都有些心寒。

    “啊!是啥玩意儿啊。快给我取了,是啥玩意儿啊。”

    许定山满地打滚儿,闭着眼睛惨叫。

    一双手往后脖子摸,却只摸到黏糊糊的东西,摸不出那是蛇脑袋。当然,如果那蛇没有被斩断,他肯定一摸就摸出来是条长虫。

    可光剩个脑袋,他就算再熟悉蛇,在这惊慌疼痛之下,也是分辨不出来的。

    跟前围了一圈人,就那么惊恐的看着许定山满地打滚儿,硬是没一个人敢上去把那蛇脑袋取下来。

    李寻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将箭矢上的血甩干,然后插回腰间。连忙走上前去,一手扶住许定山的脑袋,一手掐住那蛇脑袋。

    拇指和食指死死的往蛇的嘴角一抠,那蛇自然而然的就张大了嘴巴。

    取下蛇头后,李寻甩膀子直接将那脑袋扔河里去了。给林青山使了个眼色后,一把扶起许定山,让他背对那扭动的蛇身,问道:

    “没啥,落下来个树枝,扎你脖子里了。”

    李寻宽慰一句,扶住许定山的肩膀往前走,远离那扭动的蛇身,抓紧时间问道:

    “你刚想说啥?对了,那大蛇给我们布的到底是个什么圈套?”

    许定山愣了愣,一手摸脖子,一边疑惑的说:“刚才不是树枝吧?挺疼的,像是被啥东西咬了一下……”

    李寻急的沉声吼道:“我问你话呢,大蛇到底给了我们什么圈套?”

    许定山被李寻一吓唬,连忙说:“我也是隐约听人说的,说和别人无关,主要是引一个叫李少主的人来这里,来了之后呢,好像是要让他……”

    说着,许定山猛地翻起了白眼,双手抱着脑袋,全身抽搐了起来。

    李寻飞快往他后脖子看了一眼,瞳孔一缩,却见许定山的后脖子已经肿胀的犹如猪尿泡一样了。

    李寻连忙将他放倒,左手虎口犹如一双铁钳,死死的箍住他的后脖子。不让血液往头上流,另一只手猛地锤击了两下许定山的胸膛,然后一掐人中。

    爆喝一声:“好像是要让他干啥?”

    许定山清醒了一点,有些无神的喃喃道:“痛……头晕。”

    “我问你话呢,是要让他干啥!”

    李寻急疯了,双目血红的又是一声爆喝。

    这么一声爆喝,直接吓得那些专家组众人大气也不敢喘,将那发誓不再多管闲事的张队长,都惊得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许定山被吼的清醒了,看了眼面前李寻的模样,连忙道:“说一个李少主和龙城、狗城、鹿城还有个啥城,有不死不休的死仇,要引君入瓮,要……”

    说着,许定山又断了,这次不是头晕。而是他不断的想说话,可是却惊恐的张大眼睛,双手不住的抠喉咙。

    李寻看去,只见许定山的脖子已经肿起了两圈,整个脖子和脑袋连成一线,都看不出那是脖子了。

    紫红色,亮晶晶的。

    喉结都没了。

    就是脖子这么一肿,肌肉膨胀,卡住气管和声带,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了,同时,他连一口气都喘不上来了。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