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猎人 > 第七十七章 老鼠
    戴上防毒面具之后,虽然还是有很浓的臭味,但这已经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了。

    李寻平复了呼吸之后,站了起来,摇了摇有些发昏的脑袋,有些疲惫的说:“抱歉,不得不承认,从这一刻起,我的鼻子就不灵了。接下来的路,凭直觉吧。”

    众人有些失望。

    但是却理解。

    在能让人窒息、昏厥的恶臭之中去分辨气味,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分析空气的仪器,可以去将气味分辨成很多种,来进行详细的分析。

    但李寻是个人,他的嗅觉神经连接到大脑。他无法像是机器一样,去忽略那些气味的副作用来进行分析。

    老许拍拍李寻的肩膀,感慨说:“也没人想到这洞里竟然会这么臭啊。”

    牛教授问:“李寻,从刚才的气味中,你说前边是啥东西啊?”

    李寻想了想:“太冲了,但是,里边大概应该是腐烂的气味、排泄物的气味、血腥味、动物身上的哄臭味的混合味道。”

    “动物身上的哄臭味?是哪种动物啊?”

    李寻摇摇头说:“不确定。其实长毛的动物,身上那种哄臭味都是差不多的。那种哄臭里,有些酸,应该是尿液的味道。”

    老许呢喃两声:“酸臭?该不会是老鼠或者黄鼠狼吧?狐狸也有可能,骚臭。”

    李寻没说话,牛教授却接茬道:“怎么可能是老鼠呢?老鼠的天敌就是蛇啊,这洞里住着大蛇,敢来老鼠么?黄鼠狼也不对,黄鼠狼倒是爱钻洞,但它们也怕蛇啊。”

    老许嗤笑了一声:“那你说,哪种动物是不怕蛇的?我说那大蛇。人都怕那大蛇,你说动物怕不怕?哪种动物又不怕它?狮子老虎呢?”

    众人一愣,对啊,好像是这个道理。没有什么动物是不怕那大蛇的,既然没有什么是不怕的,那前方就可能会出现不确定的动物了。

    现在唯一确定的就是,前边……也许会有很大的危险。

    等李寻彻底恢复了之后,提着强光手电再次上前:“甭管什么动物,总是要经过的。无论是啥,它们都怕人。”

    众人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不再去细想了。

    继续开始往前走,这时,李寻却开始警告大家要小心了,因为气味越来越浓了,这说明距离那某种动物就越来越近了。

    众人都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行走着,忽然之间,张队长回头说了一声:“干啥?”

    后边的人一愣,纳闷的看了张队长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队长皱皱眉:“问你话呢,拍我干啥?”

    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战士愣了愣,呐呐道:“我没拍你啊。”

    “你没拍……”

    张队长说着,一侧头,忽然看见肩膀上有一双绿豆大小的闪着红光的眼睛,手电筒下意识的一照。

    饶是张队长这经历颇多的铁血硬汉,也被这突然之间的场景吓得头皮都炸了。

    哎呦的惊呼了一声,身子连忙往后跳,同时伸出手去拍打。

    后边的战士们通过夜视仪看清了,这……竟然有一只老鼠蹲在它的肩膀上。

    这老鼠和别的老鼠不一样,却见这老鼠全身漆黑,身上的毛发湿哒哒的一股一股的,看起来非常恶心。最不同的,就是这老鼠的一双眼珠子,竟然是红色的。它正蹲在张队长的肩膀上看着张队长,和他对视。

    ‘啪’

    张队长一巴掌将这老鼠扇到地上,惊魂未定,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愤怒的冲上去,重重的一跺脚。

    ‘嘭’

    鲜血四起,只听那老鼠‘吱’的叫唤了一声,就变成了一滩烂肉。

    张队长犹不解气,冲上去又踩了几脚,一边踩一边骂咧。

    这老鼠可是把他给吓坏了,最重要的是,还让他刚才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个人。

    李寻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那老鼠的模样,瞳孔猛地一缩,想要大喊一声住手,可随着‘吱’的一声叫唤,已经晚了。

    老许察觉李寻有恙,忙问了一声:“咋了?”

    李寻一边将防毒面具戴的紧紧的,一边将外边的西装脱下来包住脑袋和脖子,连忙大喊道:“快,有帽子的把帽子戴上。没帽子的把外套脱下来把脑袋包着。有没有火把,快点火。”

    众人还在纳闷,看着动作急促的李寻,眨眼将自己包裹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人,还想不通发生了什么呢。

    下一刻,一个战士便发出了凄厉无比的尖叫声,众人看去。

    却见那战士发了狂一样,手舞足蹈的在原地不断的跳,一边跳一边凄厉的惨叫,一边疯狂的脱衣服,抓着衣服狂抖。

    片刻后,混杂着他的惨叫声,他的身体里传来‘吱吱吱’的尖锐叫声。

    然后,就看见已经脱的只剩一件T恤的战士,衣服下鼓鼓囊囊的有一个凸起,那个凸起在快速的游走着。

    那战士脸上惊恐无比,一手揭开自己的迷彩T恤,一只手疯狂的伸进衣服里开始掏。

    片刻后,他的衣服里又响起了‘吱吱吱’的叫声。

    “啊!”

    那战士狂吼一声,手掏了出来,却见他手里死死的抓住了一只同样的黑色老鼠,那老鼠满嘴是血,眼睛同样是放着红光。即使被抓在手里,那老鼠还是在不断的扭动、挣扎,撕咬他的虎口。

    “啊,我艹啊!”

    那战士惊怒交加的爆吼一声,甩膀子就奋力将那老鼠扔了出去。砸在墙上,没动静了。

    那战士惊魂未定,连忙自顾的开始脱衣裳,T恤刚脱下来,众人就看见了他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咬痕。不是咬一个口子就算了,而是有咬痕的地方,那一块肉都没了。刚才那老鼠,竟然在吃他的肉!

    众人看得一阵恶寒,包括李寻,全身的鸡皮疙瘩,瞬间都起来了。

    那战士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周身上下,不断的骂咧:“恶心死老子了,痛死老子了,娘的,它从哪里下来的,钻我脖领子里去了。哎呀,恶心死我了。”

    此言一出,众人只觉得后脖子也开始发寒,看看李寻已经全副武装了,这才知道包裹住脑袋意味着什么。

    不用说,所有人都开始疯狂的脱外套、戴帽子,包裹住脑袋,露出脸来,却必须要遮住自己领口。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